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602  

2015-03-05 11: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02秘密    
    五爷受惊的结果是什么?

    此时,东皇山上山下的人都出来观望,因为青天白日的,也没刮风也没下雪,但是东皇山被冻住了一半,从衙门开始到门口的商铺都冻成了晶莹剔透的冰雕。门口的行人或者衙门里的管事一个两个冻得直跺脚,哆哆嗦嗦跑出来看这奇景。

    天尊拽着殷候上山去,说要瞧瞧是什么虫子把他徒弟给吓成这样。

    大和尚玄宁边走边打滑,“哎呀,白老五这几年内力见长!”

    而此时东皇山上,长孙晋等人也都感受到了这股来自山下的,不同寻常的内劲,纷纷跑出来看。

    长孙晋问司徒悦,“天尊到了山下?”

    司徒悦皱眉,“我只看到了白玉堂和展昭,没看到天尊啊……”

    “这不是天尊的内力,应该是白玉堂的。”这时,明西师太走了出来,瞧了一眼山下。

    “白玉堂?”长孙晋惊讶,“他小小年纪,有这样的内力?”

    明西道,“毕竟是天尊亲自挑的,果然是有过人之处。”

    “还以为是天尊……”长孙晋早前听女儿回来跟他说见着了天尊和殷候,就有些后悔当时没亲自跑去参加酒楼揭牌,不然就能见到这两位武林至尊了。

    “如果是天尊的话你这整座东皇山都要冻上了。”明西说着,一撇嘴,“再说了!你要见那路痴干嘛?不就是一满头白毛尽会添乱的傻帽么!”

    东皇门师徒众人嘴角直抽——老太太这么多年了还在记恨呢……

    “阿嚏……”

    到了衙门口,天尊突然一个喷嚏。

    殷候和玄宁都挑着眉瞧他,“呦,你还有冻伤风的时候?”

    天尊揉着鼻子,“我发现最近说我坏话的人越来越多!”说着,瞄殷候,“那帮小的都不怎么尊重我!”

    殷候心说——你这就叫自作孽!

    众人跑进衙门,庞煜一个没留神脚下一打滑,哧溜一声滑进院子里摔了个四脚朝天。

    “哎呀!”小侯爷扒拉了半天也没站起来,包延想去扶他一把,没想到也摔了一跤。

    天尊溜达进来四外瞧,“嚯!自从十三岁那年,我骗他那一大缸红豆是蟑螂籽,立刻会孵出小蟑螂之后,就没见他炸毛炸成这样啦!”

    殷候扶额,陆雪儿还真舍得把儿子给这二货!

    众人进了里边的院子,就见满地晶莹的冰晶,花草树木都冻上了,宅子晶莹剔透异常的好看,跟一整座水晶宫似的,大宅门口,一群人正在围观。

    太师摸着胡须仰着脸看冰雕的飞檐,点头,“喔!这个可以有!”

    包大人也点头,“巧夺天工!鬼斧神工!”

    殷候无奈,这俩老头也是闲的……

    衙门里其他几个官员面面相觑——发生了什么事儿?

    而院子里,白玉堂坐在一张冰冻住的石头凳子上,一脸杀气。

    展昭正在一旁摸他头,顺毛进行中——乖哈,冷静冷静!

    庞煜和包延下台阶的时候又打了个滑,一直摔到书房门口。

    包大人和庞太师低头一看,俩儿子顺着地板就滑了过来。

    天尊和殷候也凑了过来,就见书房里场面更加诡异——半间书房都拿冰给封住了,厚厚的冰层里,靠墙是挂着一具缠满了蛛网的倒挂尸体,而地上和大半面墙上,是密密麻麻的黑色蜘蛛,那些蜘蛛的姿势是朝着前方冲,可惜都被瞬间冻上了,冻得那个结实!

    殷候敲了敲冰面,转脸看天尊。

    天尊摸着下巴,“喔!原来是蜘蛛闹的!”

    “好多蜘蛛啊!”小侯爷扒着冰面盯着看,“尼玛好恶心!”

    包延也纳闷,“这是谁捅了蜘蛛窝啦?!”

    “蜘蛛是黄通肚子里爬出来的!”太师一指里头那尸体。

    众人看了看黄通张着的,黑洞洞的嘴,都忍不住一抖——难怪白玉堂要疯。

    门外一阵响动。

    众人转脸看,就见玄宁带着那群小和尚,都摔了进来,几个小和尚滑得满地滚。

    钱久问包拯,“大人……这……如何是好?”

    包大人让王朝马汉通知公孙他们来验尸。

    此时,门口又进来了几个人,是东皇门的人。

    走在前边的是花一尘,进门跟钱久打了个招呼,“钱大人,我师父让我来看看出了什么事。”

    钱久点头,回头看太师和包拯。

    花一尘觉得有些古怪,往书房里看了一眼,忍不住皱眉——他看到了黄通诡异的尸体。

    远处正给白玉堂“顺毛”的展昭注意着花一尘的表情。

    花一尘见到黄通的尸体显然很吃惊,也有些疑惑,不过反应倒也并不是太大……如果他事先不知道黄通失踪,就这么看到尸体应该很震惊才对。可钱久提起过,衙门让东皇门帮忙找过黄通,因此他可能是知道……这种反应倒是也没什么不妥。

    展昭正观察,就感觉白玉堂动了,于是低头看。

    五爷抬起头,看了看展昭还放在自己头上,跟平时拍小五或者幺幺姿势差不多的手。

    展昭眨了眨眼,笑嘻嘻把手收回去。

    白玉堂又瞧了瞧眼前这座水晶宫,伸手摸了摸下巴,似乎是略尴尬——反应貌似大了点,转过脸,就看到远处,天尊捂着嘴正在嘲笑他。

    白玉堂望天。

    天尊闪过来,凑近看自家徒弟的脸,随后摇头拍他肩膀,“为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憋着!害怕就叫么!”

    边说,天尊边欠揍地学着小四子平日受惊时捧住脸的样子喊,“哇啊!虫子!好可怕哦!”

    白玉堂磨牙,就想拍他一脸雪,一旁展昭倒是摸着下巴想象了一下,那什么……如果真的被吓得叫起来,没准也挺好玩儿。于是,展昭开始不受控制地想什么情况下白玉堂回比现在反应更大,比如说天上下虫雨什么的……

    展昭正想呢,就感觉有人揪了一下自己耳朵。

    伸手揉了揉,展昭瞄白玉堂。

    白玉堂挑眉——想什么呢!一脸坏笑!

    展昭搔搔头,仰起脸看了看天,觉得还是别下虫雨了吧,万一把耗子吓跑了就不好啦!

    花一尘看着还使劲嘲笑白玉堂的天尊,有些惊讶,他原本以为能教出白玉堂这种性格,天尊指不定多严肃呢,而且外表看起来也的确仙气逼人,没想到是这种性格啊……

    展昭本来想问问花一尘知不知道些什么,就算问不出来,探探口风也好。

    只不过花一尘溜得更快,对众人拱了拱手,“不打扰众位查案。”说完人就跑了。

    展昭皱眉,“跑得挺快。”

    白玉堂看一旁,其实他也想跑来着。

    展昭瞧着白玉堂的样子嘴角都翘成猫儿唇了,这耗子天不怕地不怕,怎么就会这么怕虫子呢?

    这时,外头呼啦啦涌进了一大群人来,赵普带着公孙大队人马杀到了。

    众人进门仰着脸参观,小四子提着公孙的小药箱,张大了嘴——真的变成水晶宫啦!

    公孙站在那具尸体前,隔着厚厚一层冰,看众人,那意思——你们谁给想个办法?这样子怎么验尸啊?

    “这天气,等冰都融掉要好几天吧?”庞煜问,“要不然用火燎一下?”

    只是小侯爷还没叫人拿来炭盆,公孙突然一摆手,“等下!”

    众人都望向公孙。

    公孙蹲在地上,盯着那一大群被冻上的蜘蛛看了起来。

    小四子就在他旁边,小良子怕他滑倒摔跤,在后边扶着他。

    小四子问公孙,“爹爹这个是什么蜘蛛?”

    “呃……”公孙皱着眉头,似乎不是太确定。

    众人都等着他说。

    良久,公孙终于开口,道,“这是最普通的蜘蛛!”

    众人都看了一眼黄通的尸体,又回头看公孙——你确定?

    公孙摆摆手,道,“是很普通的蜘蛛然后被养成这样的!”

    众人都歪着头看他,“怎么养?”

    赵普嫌弃脸,“这年头怎么乱养东西?这玩意儿也太恶心了!”

    一旁,白玉堂默默点头表示同意。

    “虫子有什么恶心的?”公孙不解,“你们知不知道每个人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无意识地吃进或者吸进一定数量的虫子……”

    只是公孙话没说完,小四子赶紧捂住他爹的嘴,众人下意识地看白玉堂。

    果然,五爷脸色更难看了,展昭拽着他袖子不撒手,生怕耗子真被吓跑了以后找不见了!

    又研究了一会儿,展昭伸手,把白玉堂耳朵捂住,问公孙,“那些蜘蛛为什么在黄通的肚子里?”

    问完,展昭才放开白玉堂的耳朵。

    公孙很淡定地回答,“哦,它们应该是在他肚子里做窝来着,生小蜘蛛……”

    众人都叹气。

    白玉堂瞧了瞧展昭——你倒是别撒手啊,关键的时候没捂住!

    包大人道,“这何时才能解冻?”

    “先把蜘蛛那块弄下来!”公孙道,“就这么解冻了,蜘蛛会逃走的!”

    “还活着?”白玉堂惊讶。

    公孙点头,“很多虫子都是冻不死的,冬天没虫子不太表它们冻死了,只是找个暖和的地方过冬而已……”说着,他又指了指黄通的尸体。

    白玉堂望天。

    小四子眯着眼睛瞧着他爹——爹爹你是不是故意的?

    公孙揉了揉小四子的头,那意思——给虫虫报仇!

    影卫们帮着七手八脚忙活开,将冰层凿开,先把冻住的蜘蛛都放到一个箱子里,让自己解冻。

    随后众人拿着火盆放到书房里,而外围地面的冰层不算厚,已经开始解冻。

    等冰层融化得差不多的时候,公孙走到了尸体旁边,检查尸体。

    黄通的尸体此时湿哒哒的,影卫们放了两个炭盆在一旁烘烤。

    公孙对那些蜘蛛丝很感兴趣。

    “黄通是怎么死的?”展昭好奇过来问。

    公孙指了指黄通的脖颈处明显的淤青,道,“被掐死的!”

    展昭看那几个手指印,“好像是一只手掐死的。”

    公孙点头,摸了一下黄通的颈部,“颈骨整个断掉了,袭击他的人应该内力很高!”

    “那这些蜘蛛丝呢?”赵普瞧着有些别扭,“干嘛杀了人还用蜘蛛丝挂起来?”

    “而且还封在了墙壁里。”展昭问公孙,“墙面为什么那么硬?蜘蛛丝有这么坚固么?”

    “应该是掺了药水……”公孙道,“只要蜘蛛结好网,然后滴一些药水到网上,那些柔软的蜘蛛网会瞬间石化,所以感觉坚韧,伪装成墙壁也没人发现。”

    “感觉凶手并不想被我们找到黄通的尸体。”展昭摸了摸下巴,“而且还伪造了黄通辞官的信件,目的何在?”

    众人在书房里分析黄通的死因。

    门口,白玉堂看着屋檐上,因为冰雪融化,而有水滴落下来,滴滴答答的。

    正走神,五爷感觉衣摆被人拽了拽。

    白玉堂低头,就见小四子笑眯眯仰着脸看他,边伸出两只小手——要抱抱!

    白玉堂将他抱起来。

    小四子打开小荷包,从众多的红包里,翻出了那个他平时装糖果的小包,打开来,取出一颗薄荷味的绿色糖果送到白玉堂嘴里。

    白玉堂觉得清新的薄荷味有一种让人安心的感觉。

    小四子将糖包叠好,塞进白玉堂的衣服里揣好。

    白玉堂看了看塞进自己兜里的薄荷糖。

    小四子又去翻腰间的小包,拿出两个白色的蜡丸来,在白玉堂的耳后蹭了蹭,又拿蜡丸蹭白玉堂的手腕子。

    白玉堂不解。

    “这样蹭两下,所有虫子都不会靠近你的!”小四子把两颗蜡丸也塞进了白玉堂的袖兜里,“这样晚上睡觉就不会有虫子偷偷爬上来了,然后要是以后看到虫子觉得身上痒,就也蹭两下,也会好的。”

    白玉堂盯着小四子看了良久,将他放到地上,蹲下跟他对视。

    小四子歪着头看他。

    白玉堂从腰间摸出一把钥匙来,塞给小四子。

    小四子不解。

    五爷说,“五庄的钥匙,那宅子以后归你了!”

    小四子张大嘴,“哈?”

    五爷摸了摸他的头,“压岁钱……”

    还没等白玉堂说完,书房里,公孙的药箱子飞了出来。

    白玉堂一偏头闪开了箱子,小良子飞扑过去接住。

    公孙在书房里跳脚,赵普拦住公孙。

    展昭扶额。

    白玉堂就感觉有人拽了拽他袖子,转过脸,只见天尊蹲在他身边,伸手,“我也要压岁钱!”

    白玉堂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像是想起了什么,塞了一样东西给他。

    天尊见是一个木制的小锦盒,就不解地打开,“是什么?”

    五爷站起来,退后一步,说,“苏州府的地图……”

    话没说完,天尊眼皮子一抖,拿着装地图的盒子丢他。

    白玉堂又一偏头躲开……那盒子正巧砸中了他身后的一个花盆。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一冻,花盆脆了,众人就听到“喀拉”一声。

    再看,那花盆上出现了细细密密的裂纹,随后整体碎落。

    不过因为花盆里边的泥也冻上了,所以花盆碎掉之后,盆里的土壤还是完好无损的保持原样。

    就听到庞煜突然惊呼了一声,包延也说,“盆里的是什么啊!”

    众人顺着包延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就见那花盆里,除了泥土之外,还有一个骷髅,上边的盆栽根系是断的,看来只是掩人耳目的假盆栽。而下边你离的骷髅头则是白森森的,骷髅中心镂空了,底部填了红色的泥土,有一株红色的三叶草一样的植物,种在泥里,也被冻住了。

    包延走过去看,“这是什么草啊?”

    “别靠近,有毒!”公孙喊了一声。

    吓得庞煜拉着包延退后一步,脚下一滑,又摔了出去。

    公孙跑过来看,惊讶,“这是火尸草!”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此行来苏州府的目的……开封府金铺小徒弟谭少岩拜托他们查的,那个给了他“火尸散”,要求打造掺金指环的神秘人。

    众人都下意识地去看还挂着的黄通——这位两浙路转运使,究竟藏了什么秘密?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