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472  

2014-08-04 10:26: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72兵分三路
    次日清晨,展昭和白玉堂起床出门,就看到院子里,叶知秋带着一群小孩儿正在做早锻炼。
    叶知秋才来了一天已经正式升级成为开封府孩子王,大概是因为个子不高长得又是娃娃脸,所以小孩儿们都跟他比较亲近。不止小孩儿,连院子里的猫猫狗狗都喜欢他,尤其是上了些年纪的妇人们,都觉得他可爱。意外的,叶知秋在开封府的丫鬟里也很受欢迎,大概开封府平日看来看去都是些帅高个儿,这回来了个小个子,倒是很新鲜。
    叶知秋感受到了姑娘们的爱,觉得开封府真是个好地方啊……于是决定赖着不走蹭饭吃。
    白玉堂一偏头,低声提醒了展昭一句,“你开封第一萌宠的地位要动摇了。”
    展昭干笑着瞧白玉堂,那意思——是啊是啊,怎么办啊?
    辰星儿和月牙儿捧着早点进来,身后跟着白福。
    “五爷。”百福到了白玉堂身边,道,“二爷和四爷晌午的时候就能到码头了。”
    白玉堂惊讶,“这么快?”
    “二爷一听刑天号找到了,自然是连夜赶来了。”白福说着,拿了一张单子给从屋里出来打着哈欠的赵普,“王爷,货单,东西随着二爷的船一起来。”
    “哦?已经来啦?”赵普接过来看了一眼,满意点头,“速度真快啊!”
    白福乐呵呵,“那个自然,王爷要的么。”
    展昭好奇凑过去看,边问赵普,“买东西啊?”
    赵普点头,“新的战船今天到码头。乔广之前在陷空岛参观船坞的时候,说看到很多韩二爷自己设计的水炮还有弓弩架绝赞,于是订了一批。”
    白玉堂点了点头,赵普也算有面子的,他二哥设计的这种东西都是自己用从来不往外卖的,也就赵普能跟他要到。
    赵普笑嘻嘻跟白玉堂道,“价格也便宜,二哥果然是够意思,嘿嘿。”
    白玉堂哭笑不得,他二哥也算够本了,赵普都管他叫声哥。
    公孙兴致勃勃从房间里跑出来,边招呼赵普,“赶紧吃饭,吃了饭就去码头。”
    展昭等人到了桌边坐下,展昭好奇问公孙,“你也去看船啊?”
    “嗯,同船来的还有一批我要的药材。”公孙将爬上凳子的小四子和小良子拉过来,往嘴里塞吃的。
    “爹爹,吃了早饭去易茗阁听书么?”小四子拿着勺子瞄公孙。
    公孙才想起来,前几天他们听说易茗阁来了个很有趣的说书先生,讲江湖故事的,易茗阁本来生意就好,他一来,连位子都订不到了。庞煜早前托人帮忙,才订到了一桌,说好了是今天带小四子去……
    公孙双手合十跟小四子讨饶,给忙忘了。
    小四子眯着眼睛看他爹——就知道是这样。
    公孙眼巴巴瞧儿子,“要不然……爹爹还是陪你去吧?”
    小四子一晃小手,嘟囔了一句,“算啦,男人事业为重。”
    “噗……”
    一旁赵普一口粥喷了出来,其他人也都失笑。
    小四子说完就抬头看展昭和白玉堂,那意思——你俩跟我去么?
    展昭直晃头,心说,猫爷我也事业为重。
    白玉堂跟小四说,“我和猫儿今天要跟周广去西郊小湖边找那个老头打听恶壶岛的事情。”
    小四子眨眨眼,撅嘴看天尊——听戏什么的尊尊会喜欢的吧?
    不料天尊指了指白玉堂和展昭,表示他也好奇恶壶岛的事情,另外比起听书他更想去看钓鱼。
    小四子又去看殷候。
    殷候尴尬,“我约了无沙和微尘喝酒……”
    小四子眯眼——两个大和尚又跑去喝酒了……
    小良子给小四子夹了个包子,“槿儿,要不然就咱俩带着小馒头他们去吧?”
    庞煜道,“一桌子能坐八个人呢!多去几个人呗,挺难定的别浪费啦!”
    公孙着急——找不到人带孩子了!
    这时,就见霖夜火举手,“我去吧,我闲,而且今天伊伊要练琴不用我陪。”说着,火凤不忘腹诽一句——哑巴一大早就跑码头去了。
    公孙松了口气,拜托霖夜火帮忙照顾两个孩子。
    小四子和罗鸢罗莺已经熟识了,就问姐弟俩要不要一起去。
    罗鸢点了点头,罗莺却有些犹豫……毕竟,他俩正被人追杀,现在出去玩儿好么?
    见罗鸢为难,叶知秋给她夹了个包子,拍拍她脑袋,“不用担心。”
    展昭也点头,“这里是开封,不用怕,谁敢送上门来正好。”
    罗莺点头。
    辰星儿也月牙儿见她瘦巴巴的穿的还是男装,有些心疼,本来挺好看个姑娘,一定吃了不少苦头。
    于是两个丫头就带着罗莺去换了条好看的裙子。
    包大人抽空跟众人一起吃早饭,对于两个小孩儿的经历也是相当的在意,嘱咐展昭,“这案子一定要查清楚,是什么人在搞鬼。”
    展昭点头,派了王朝马汉去监视卫通,另外开封府也安排了不少眼线监视天宝堂的人。
    饭后,众人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公孙和赵普带着欧阳龙乔广和邹良集体出动,去码头等船,顺便帮白玉堂和展昭接一下韩彰和蒋平。
    展昭、白玉堂和天尊带上周广,去了西郊,找那个钓鱼的老头。
    包大人继续忙春试、殷候去找朋友喝酒,最后……庞煜和包延还有霖夜火、叶知秋,带着四个小孩儿,去易茗阁喝茶听书。
    兵分几路各自行动,众人出门前觉得会是顺畅的一天,却不曾料到,各种不可预测的麻烦,正在前方等着他们。
    ……
    今天新船到码头是十分隆重的事情,船的数目也多,赵普带了一些水军和很多船工准备检查船舶。
    赵祯今天也说了,想来看看新船,估计晌午的时候会到。皇上出巡么,虽然只是开封家门口晃一圈,但一大早街上还是可以感受到一丝紧张的气氛。
    龙乔广和邹良一大早先带人赶到了码头,做一些准备工作。
    开封的码头分为内外两个,毕竟是河港不是海港,所以规模没有那么大。内码头就在水军军寨附近,而外码头相比起来略大一些,在城南,连通运河,每天很多船舶进出。
    水军在开封的码头其实也只是暂时的操练,因为沿海一带的水军军营和更大的码头都在建造,彻底竣工起码还需要一年的时间。水军的兵力也相当薄弱,全部带到开封来训练过之后才能有战斗力。
    赵普为了水军这点事可是一个头两个大,总之,有了船有了人马,先操练着再说。
    到了码头众人也都有些傻眼,一大早码头真不是一般的热闹。
    装卸货物的各种商船都借着天没亮的时候进港,现在码头上起码上千人在装卸货物。
    幸好赵祯派了好几个掌管水运的官员来帮忙沟通,让腾出地方来等待战船进港。
    公孙跟几个船主商量怎么挪动船只,赵普等几个武将都在一旁干看着,公孙不止聪明会的方言也多,这四面八方来的船主们满嘴叽里咕噜各种方言,也只有公孙能跟他们说上话。
    等码头的商船都挪得差不多了的时候,众人发现还有几艘大船,停泊在进出港口的重要位置上。
    赵普找来水运的王大人问,“那三艘是什么船?”
    王大人微微皱眉,告诉赵普,“那貌似不是商船。”
    赵普就有些纳闷了,这三艘船都是楼船,一艘两层两艘三层,船体庞大看着也坚固,别说跑水运了,做战船也可以。
    “是私人的船?”龙乔广有些不解,“船身上都有统一的徽纹,是一家的么?”
    “这是四河帮的船。”王大人告诉众人,“四河帮是江湖门派,就是青河帮、红河帮、黑河帮和白河帮的联盟,门派在开封城内有总堂,应该是跑海运的……”
    赵普点了点头,也懒得管这些,“让把船挪开别挡着水路。”
    “联系不上船主……”王大人只擦汗,“已经派人去四海帮问了,不过说是堂主不在,话事人也都不在,一起跑去江南谈事情了,家里那些下人都做不了主,门派其他人也没在。”
    赵普皱眉,看了看其余几人。
    龙乔广摸下巴,“江湖门派啊……”
    欧阳也觉得有点儿意思,“看来故意挡着河道的成分居多,莫非有仇怨?”
    王大人也尴尬,犹豫半晌,跟赵普道,“那个……王爷,四河帮的帮主叫方星戮,是原来水军都统方杰的侄子。方杰没有儿子,所以拿侄子当儿子那么养大的。”
    “哦……”赵普倒是笑了,点点头,“原来如此。”
    欧阳和邹良对视了一眼,龙乔广摸着下巴,“难怪不给面子了。”
    公孙好奇问,“怎么回事?”
    “方杰原本当水军都统当得挺好的……也算是个人才,不过此人脾气暴躁,喜欢体罚士兵。”赵普抱着胳膊道,“被他一怒之□罚致死的士兵不在少数,军营之中怨声载道。大概七八年前吧,某天,有一个妇人跑到开封府跟包相告状,说他儿子被方杰吊在军营日晒雨淋已经两日,再不救人就没命了。包大人亲自去了军营询问,方杰不见他,其他兵将也不敢言语。后来有个小兵悄悄告诉包相,那士兵受罚的原因只是因为不小心摔烂了方杰的一个茶杯。”
    公孙皱眉,“摔烂个茶杯要赔上条命啊?”
    “所以说方杰残暴,包相当时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方杰并不把他放在眼里。”赵普道,“方家官场江湖都相当的有门路,家大业大又有军权,不过不巧……“
    公孙点了点头,“不巧的是这些权利都是前朝留下来的,他正撞上赵祯想要收回那些权利的时候?”
    赵普一笑。
    龙乔广道,“当时我正好回开封述职,皇上把我找去,让我带着人马和包大人一起进的水军军营。不过说实话,包大人派人抓方杰的时候,那些士兵没有一个替他求情的,反而是各个捡回条命的感觉,倒是后来指证他总共无故害死过多少士兵,就有不少人跑出来作证。”
    公孙问,“那后来呢?”
    “毕竟方杰有战功,皇上没要他的命,但是所有官职都解除了,让他回乡去养老。”赵普道,“后来听说方杰悬梁自尽了。于是他的后人再没有人做官了,改了江湖门派……敢情做得还挺大。”
    公孙皱眉,“那这船是故意挡道的?这么大胆子啊?”
    “的确应该是诚心添堵的。”龙乔广抱着胳膊。
    邹良问,“派人把船拖走吧?”
    龙乔广歪着头看了看那几艘大船,“这么简单么?”
    “我也觉得,如果方星戮有心添堵,没准还有其他手脚。”欧阳话刚说完,就听前方有人高喊了一声,“这船是不是漏水啦!”
    赵普皱眉。
    欧阳跑去前边看了看,回来告诉众人,“那几艘大船都漏水了,正在下沉。刚才有几个船工看了,如果拖船的话,可能沉在出口的地方。不拖,等一会儿也会沉在这里……总之无论怎么样都是挡住出入口。”
    赵普脸色一变,“娘的,姓方的不要命了?”
    “人家不说了么,话事人都不在,不知情,开封府办事论罪要讲证据,总之是麻烦。”欧阳冷笑,“主动挑衅,那个方星戮还蛮有种的啊……”
    公孙看赵普,“怎么办?如果战船被拦在外边……”
    赵普也不悦。
    龙乔广皱眉跟赵普道,“四河帮再怎么也就是个江湖门派,竟然敢这么找麻烦,有些蹊跷。”
    欧阳点头,“我也觉得,除非真的不要命了。”
    赵普沉着脸不说话,盯着那三艘船看得出神……
    ……
    另一头,西郊外。
    展昭和白玉堂并排走着,周广在前边带路,这次还有他那三个一起挨了军棍的兄弟同行,四人性格还挺开朗,出谜语问天尊,逗得天尊蛮开心。
    西郊小湖泊众多,的确是个垂钓的好去处,一路走,都能看到不少钓客。
    众人在城外大概十里地左右的一个小山坡前停下,翻过山坡,就见下边是一个村庄,大片大片的鱼塘。
    今天大概是收鱼的日子,鱼塘上很是忙碌,水被放干了大半,村民们打着赤脚拿着丝网,正在收鱼。
    展昭立马乐了,“好多鱼塘!回来买几尾鲜鲤鱼回去糖醋吧?”
    白玉堂点头的同时,莫名觉得展昭说“鱼塘”两个字的时候,听着有些别扭。忽然想起之前听辰星儿她们调侃说,光听名字,就知道展大人最中意我们家五爷了……名字?!
    白玉堂看了看兴致勃勃看人家抓鱼的展昭,不会吧……
    “在那边!”绕过几个鱼塘,周广突然指着前方一座小桥下边的河岸说。
    展昭等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就见一个老头拿着鱼竿坐在岸边,正看着水面。
    展昭看清那老头长相后,顺手抓了白玉堂一把,问,“我是不是眼花?”
    白玉堂也惊讶地看着那老者,摇头,“没……的确很像!”
    天尊原本在路边农家买了一坛子米酒,开开心心喝着溜达过来,一抬眼看到那老头的样子,“噗”一声嘴里的酒都喷了出来,随后,众人就听到“哈哈哈哈”的笑声传来。
    转脸看,只见天尊边跺脚边指着那老头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周广等几个士兵面面相觑。
    那老头也抬头望过来,似乎不解。
    展昭和白玉堂也有些哭笑不得。
    “这也算是条线索吧?”展昭问白玉堂。
    白玉堂点了点头,“他当年能逃过一劫,没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
    开封城最大的茶馆,易茗阁内。
    众人到了订好的位子落座,边喝茶边聊天,听着热场的弹唱,等着一会儿说书先生登场。
    罗鸢和罗莺什么都没见过,四处张望分外的好奇。
    叶知秋拿着个茶杯架着腿托着一边腮帮子跟霖夜火闲聊。
    庞煜抓了把瓜子,边嗑边问跟小四子一起议论今天要听书目的包延,“我说小馒头,人家都在家里念书,你个马上要春考的到处玩不要紧么?”
    小四子也点头,“小馒头这几天完全没有念书。”
    包延瞥了庞煜一眼,“读书当然靠平日积累,零时抱佛脚有什么用,倒是你,考试准备得怎么样了?”
    小侯爷摸了摸下巴,“还行吧,这次铁定不会是最后了……”
    话没说完,庞煜突然一扭脸,嘟囔了一句,“晦气。”
    包延不解。
    庞煜拿着杯子遮着嘴,小声跟包延说,“碰到瘟神对头了!”
    包延不解,“谁?”
    庞煜对着身后右侧的一桌努了努嘴。
    包延好奇地望过去,了然——果然是碰到了小螃蟹的对头。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