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470  

2014-07-28 14:07: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470章 兽夹岛
    展昭将眼前好奇的一群人挪开,从喵喵楼屋顶上跃了下去,轻轻地落到了白玉堂身边的石桌上,顺手抱起小四子,坐下放到腿上。
    见白玉堂看自己,展昭就道,“那个是金银阁的少东家艽天任。”
    白玉堂微微皱眉,“金银阁?什么地方?”
    展昭眨眨眼,略带惊讶地瞧着白玉堂,“你没听过么?”
    白玉堂摇头。
    展昭摸下巴,困惑状自言自语,“喔……我还以为他们挺有名。”
    “江湖门派?”白玉堂问,“看着功夫还不错。”
    “门派倒是挺新的,刚成立大概三四年的样子。”展昭道,“金银阁就是那种你给钱他就帮你办事的地方,当然了明面上是不作违法乱纪勾当的,但是私底下怎么个情况就没人知道了。”
    白玉堂点了点头,不过还是瞧了瞧展昭,因为感觉到,那个艽天任对待展昭的态度似乎不太一样,两人很熟的样子。
    展昭见白玉堂也不多问,但是表情还是能看出有点好奇,于是也不主动说,等着他问,托着下巴跟他聊别的。
    白玉堂用别人的话形容是一贯冷淡,但是用展昭的话形容就是过分害羞,于是……展昭就瞧着他想问又不好意思开口的纠结样子偷着乐。
    喵喵楼上其他人也落到了院子里,殷候摇头看展昭——贼猫又欺负老实人……亏得白玉堂平时处处纵容他。
    坐在展昭腿上的小四子突然仰起脸,问展昭,“猫猫那个人是谁?”
    展昭眨了眨眼,低头看小四子。
    小四子歪过头,“他好像跟你很熟的样子?是朋友么?”
    展昭嘴角动了动,瞧了瞧白玉堂。
    白玉堂端着茶杯气定神闲喝茶——小四子问你呢。
    展昭捏了捏小四子的腮帮子,“泛泛之交而已,还有啊,你记住那种人长的就是拐孩子的脸,千万不要相信他的话,知道么?”
    “唔。”小四子认真点头,歪过头继续问,“那你俩怎么认识的啊?认识多久啦?平日来往么?你看他顺眼么?”
    展昭哭笑不得,小四子问题还挺多。
    “我初来开封的时候金银阁刚刚建立起来,新门派没什么规矩,当时没少跟他打交道。他消息很灵通,门路也多,有我破案需要的线索。另外他初来乍到,难免跟本地的江湖帮派之间发生冲突,是非不断。不过这人诡诈狡猾,每次都是让衙门出面解决麻烦,顺便还能利用官府排除敌对扩张势力,是个会算计的人。”展昭说着,顺手摸了摸小四子的脑袋,“此人无利不起早,他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来提醒我一句得‘罪斎天宝了’之类,绝对是有利可图……不过也是条线索。我跟他平素没什么往来,我看他也十分非常之不顺眼。”说完,展昭也歪头问小四子,“满意了没?”
    小四子眨眨眼,转过脸歪头看白玉堂,笑眯眯说,“满意了!”
    白玉堂略微有些尴尬,放下茶杯伸手轻轻摸了摸耳后,站起身看看天色,“不早了,睡吧。”
    说完,心情轻松地回屋。
    展昭瞧着他的样子也没忍住笑,回头捏小四子的腮帮子——小家伙还挺向着那耗子。
    小四子揉着两边腮帮子眯着眼睛瞧展昭——猫猫就会欺负白白!
    展昭尴尬地搔了搔下巴——逗他玩而已么。
    小四子顺手搂住展昭,“猫猫今晚我要去你们屋里睡。”
    展昭估计小四子还是因为看到不明景象的事情在害怕,就点头,将他抱进屋。
    幺幺和小五也跟着展昭白玉堂进屋了。
    其余众人无话,各自散去。
    公孙回来之后发现小四子不在,跑去展昭房里瞧瞧,小四子已经钻了被窝搂着展昭的胳膊睡熟了,公孙无奈只好回去自个儿睡……
    偏偏赵普也不在,公孙在屋里转了个圈觉得好“寂寞”,睡意全无,索性跑去藏书阁。
    果然,包延和庞煜都挑灯夜读呢,公孙搬了把梯子爬上书房第二层,去找一些常年没人翻阅的,关于岛屿的古书,想寻一下有没有恶壶岛的线索。
    ……
    皇宫里,赵祯听赵普和包拯讲完关于恶壶岛的事情,微微皱眉,摸着下巴,“恶壶岛……”
    “六十年前有人在什么岛上养过怪物么?”赵普问,“你爹或者我爹有这兴趣爱好没?”
    赵祯倒是挺为难,他比赵普年纪还小,谁知道这事儿,于是就问陈公公。
    陈公公摇了摇头,但同时又轻轻地一拍手,道,“老奴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
    三人都看着他。
    陈公公道,“老奴小时候,在宫里听几位郡王说起过,关于当年刑天号的另外一个传闻。”
    “另一个传闻?”赵普好奇。
    “虽然刑天号沉没的原因众说纷纭,但是有一点基本是肯定的,就是船上载的是士兵。”陈公公说。
    赵祯和赵普都点头,战船么,自然是装士兵了。
    “可老奴听那两位郡王聊的时候说,船上装的,其实是满满一船,五千多个囚犯。”
    “囚犯?”赵祯吃惊,“装那么多囚犯干嘛?”
    “具体好像都是战犯,是来自南方异族的贵族和被俘虏的士兵,貌似送他们出海就是想把它们丢在某座荒岛上让他们自生自灭什么的。”陈公公道,“老奴当年太小,站在郡王们身边给他们倒酒,他俩你一言我一语的,于是就听了个大概,不过他俩也没具体讲是什么岛。接着说道刑天号沉没的事情,他俩笑言遭天谴了,说得还挺开心的。老奴当时虽年幼,但对他俩拿这么惨的事情来说笑,很是反感,于是也就没听下去,找个机会溜走了。”
    “哪两个郡王,还活着么?”赵祯问。
    陈公公无奈摇了摇头,“过世好些年了。”
    赵祯皱眉,不过好奇心被勾起来了,估计今晚要睡不好了,便跟赵普说,“你们明天找到那个什么老头要是问出线索可记得来告诉朕。”
    赵普点点头。
    说话间,南宫纪来了,手里拿着之前他拿去给赵普他们看的,目前正在打捞中的疑似“刑天号”船体的图。
    “皇上,臣找几个有名的船工看过了,他们都说,形态结构非常像传说中的刑天号,但是感觉小了点,这种大小的船现在也是做得出来的,最多也只能载一两千人,可能是只样船。”
    “样船?”赵普摸下巴,“就是准备造大船之前,先造一艘小船试试看的意思?”
    南宫纪点头,“船工们是这么说的。”
    “嗯……”赵普点头,“会不会恶壶岛上的那艘才是真正的刑天号呢?占据了整个裂谷……这么大一艘船是怎么跑进裂谷里去的呢?”
    “会否是涨潮的时候行驶了进去,退潮就搁浅在那里,出不来了?”包大人问,“后来也可能是地震或者其他原因,潮水再不进入那道裂谷了,最后落叶堆积,变成了如今模样?”
    赵普和赵祯都觉得有可能,可同时又存在另一个谜题……
    “那么粗的锁链另一头栓着什么东西?”赵普忍不住问,“怪兽?腿那么粗的锁链要栓多大的怪兽?老虎狮子肯定没必要,栓幺幺都不需要那么粗的铁链!”
    “而且那玩意儿显然还吃人,幺幺不吃人的。”赵祯作为真龙天子,对幺幺向来是爱得深沉,龙书案上还摆着小四子送给他的,幺幺的小木雕。
    盯着那木雕看了一会儿,赵祯突然微微地皱了皱眉,随后开口道,“那船如果是刑天号那得多少年前就在岛上了?什么怪物命那么长?退一万步讲,就算真的有……都六十年前的事情了,没准现在都死了已经。”
    赵普和包拯都下意识地看了看赵祯——话锋转了?
    赵祯摆了摆手,“朕最近只求风调雨顺,你们查案子归查案子,早年间那些怪力乱神的事情还是搁着别碰了。”说着,指了指包拯,“爱卿好好准备春试。”又指了指赵普,“九叔管好水军训练的事情,低调哈,低调!”
    赵普和包大人微微皱眉,皇帝是被之前几次案子闹得心烦了么?此次刑天号和当年送囚犯去恶壶岛的事情牵连甚广,的确可能扯出什么不相干的事情来。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赵祯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而临时改变了主意让他俩别去调查恶壶岛的事情?
    二人无奈,也觉得该收收心先忙眼前的事情,案子交给展昭白玉堂他们查吧。
    ……
    等赵普和包拯都走了。
    赵祯站了起来,走出书房,在花园里背着手转了两个圈,似乎是有心事。
    南宫纪毕竟跟随赵祯已久,对他的性格十分了解——恶壶岛虽然是荒岛,但应该是属于大宋境内,有人一下子屠杀那么多人,赵祯必然会勃然大怒。另外……用囚犯喂怪物这种事情也是会让赵祯不悦的,为什么没发火呢?连好奇心都藏起来了,这里边应该有缘由。
    赵祯背着手转到最后停了下来,南宫就站他身边,问,“皇上……不想查恶壶岛的事?”
    赵祯摇了摇头,“朕刚才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不知道怎么跟包卿和九叔他们开口。”
    南宫纪疑惑,“关于恶壶岛的么?”
    赵祯皱眉,对南宫招招手,两人回到了书房,赵祯示意南宫关门。
    南宫纪关好门回到书桌旁,就见赵祯翻箱倒柜正找东西。
    南宫赶忙帮他搬箱子,最后……赵祯从存放他父皇遗物的箱子里,找出了一样东西来。
    南宫纪有些不解,赵祯拿出来的是一块石头,像是普通的岩石,溪流河滩边很常见的那种有棱角,一半是晶石一半是岩的普通石头。
    南宫疑惑地看着皱眉坐在龙书案前,盯着那块石头发呆的赵祯。
    赵祯眼睛都不眨地看着那块石头大概有一炷香的时间,最后抬起头。
    南宫纪实在是忍不住了,“皇上,这是什么?”
    赵祯朝他看了看,道,“小时候,一次朕在宫里的河边踩到了这块石头,脚滑破了。”
    南宫纪眨了眨眼——这……跟案子有什么关系?
    “当时父皇跟我在一起。”赵祯接着道,“他把这块石头捡了起来,盯着看了良久,突然跟我说,‘果然这种形状的都有危险啊。’”
    南宫纪一愣,下意识地去看那块石头的形状——这是一块整体呈半个鹅蛋型的石头,下边岩石结构较为平整,上边凸起,白色晶石错综复杂,在正中间,有一道裂缝,几乎将整块石头一分为二。
    赵祯拿着那块石头,道,“我当时也没怎么在意,不过父皇很认真地将这块石头给我,让我收好,说……如果看到一样形状的石头,不要接近。”
    南宫纪皱眉,“怕皇上再弄伤么?不像先皇的性格啊……”
    “后边还有一句呢。”赵祯淡淡一笑,“最危险的,还是这样的岛屿。”
    “岛屿……”南宫皱眉。
    “知道这种岛叫什么么?”赵祯问。
    南宫摇摇头。
    “父皇说,这种岛,叫兽夹岛。”赵祯道。
    “兽夹……”南宫倒是顿悟,“嗯……形状上的确像是捕猎用的夹子。”
    “兽夹岛……”赵祯喃喃自语,“恶壶岛就是兽夹岛!”
    “兽夹岛是什么地方?”南宫一头雾水。
    赵祯来气,抬手一拍他脑门,“失忆了你?!”
    南宫被拍了一下,忽然想起来了,惊呼一声,“啊!”
    赵祯瞪了他一眼,南宫赶紧将后边的话吞了下去。
    赵祯伸手摸着下巴皱眉,“这回真的是麻烦了……”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