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468  

2014-07-24 11:07: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468章 龙骨
    白玉堂带着罗莺罗鸢两姐弟还有叶知秋和天尊来到水军军营附近的时候,就见门口场面浩大。城门一开,几千个水军狂奔出来,站在空旷的地面上深呼吸,影卫们都幸灾乐祸地招呼士兵们过去吃西瓜。
    “喔唷……”叶知秋踮着脚四外张望,“不都说大宋朝水军菜得很么?没有啊……一个两个蛮有精神。”
    白玉堂也有些疑惑,这时,城楼上有人打了声口哨,众人抬头看,就见赵普靠在城墙头上,端着个茶杯,身边站着刚刚降落没多久的幺幺。
    白玉堂看到他,轻轻一扬头,算是打个招呼。
    赵普点点头,看到除了白玉堂和天尊之外,还有三个不认识的小孩儿。
    叶知秋也在下边抬头看,一眼瞧见赵普,就问白玉堂,“那个是谁?”
    罗鸢仰着脸看了看,对叶知秋道,“他两个眼睛颜色不一样的,应该是九王爷赵普吧?”
    白玉堂很惊讶地看罗莺,“你连整个都知道?”
    罗莺点头,“嗯,新亭侯是在他那里吧?我在刀谱上看到过。”
    白玉堂更觉奇怪,那本刀谱是谁在写的?不过江湖上收集这种信息的人也不在少数……可能是一些热衷于兵器的人,隐居在恶壶岛吧。
    赭影跑了过来,“五爷你怎么来了?”
    “正好路过这边……”白玉堂也没好意思说是天尊迷路了,一直迷到军营门口,所以只好进来了。
    天尊看了看那些士兵瘫坐在地上吃西瓜,一个两个跟刚刚跑了几百圈似的,就问,“这是干嘛?”
    “集训啊。”欧阳少征晃悠过来,“话唠给他们打基础呢。”
    白玉堂可是见识过龙乔广说话的功夫,倒是也觉得挺好笑。
    “这仨小孩儿谁啊?”欧阳少征本来就是高个儿,猛一眼扫过去仨矮个儿,于是觉得是三个小孩儿。
    白玉堂扶额,果然,叶知秋蹦跶起来,“你才小孩!老子二十三了!”
    叶知秋别看个子矮小,嗓门儿还挺高。
    他这一吼,一旁几千将士和欧阳少征以及城楼上的赵普都望过来。
    现场沉默良久,就听欧阳“噗”一声乐了,跺着脚,“哈哈哈……”
    军营内的霖夜火邹良等人就听到外边传来笑声,心说什么事儿这么乐?于是都上城楼看,小良子也蹦跶了上来。
    欧阳伸手摸叶知秋的脑袋,“十三吧?别冒充大人……”
    话没说完,叶知秋一抬手拍开欧阳的手,一蹦多高,对着欧阳的面门就踹。
    欧阳一闪头避开,一挑眉,“嚯……”
    将士们也一惊。
    靠着城墙正看热闹的赵普摸了摸下巴,“哦……原来是个高手。”
    就这样,城门口,欧阳和恼羞成怒的叶知秋打了起来,众人也不管他俩,反正都是高手,倒是可以趁机看一下叶知秋的功夫。
    叶知秋动作极快轻功极佳,而且个子太小所以极度灵活,滴溜溜直转,晃得欧阳都有些眼晕。火麒麟也幸亏功夫好,不然非被这小孩儿踹翻不可。不过两人无冤无仇,也就打着玩玩而已。
    叶知秋正蹦跶,就听城楼上突然有人喊了一声,“小叶子?”
    众人一愣,抬头看。
    就见小良子蹲在城楼上赵普身边,歪着头叫楼下的叶知秋。
    霖夜火也走了过来,一眼看到,还挺惊讶,“叶冬瓜?!”
    叶知秋嘴角一抽,“小狼崽……火鸡?!”
    众人看看城楼上又看看城楼下——认识的?
    正在白玉堂身边的天尊摸了摸下巴,问叶知秋,“你这点儿轻功不是那瞎子教的吧?”
    叶知秋还没说话,城楼上霖夜火摆摆手,“别打了,自己人,这冬瓜是林茶儿胖老头的外孙。”
    众人一愣。
    霖夜火的话说完,除了天尊和白玉堂之外,其余人一起歪头——林茶儿?谁啊这么耳熟?哪家的丫头?
    白玉堂揉眉心,提醒,“给小四子养狐狸那个胖老头。”
    “哦!”众人一拍手——想起来了,那个西域第一吃货的胖老头啊!
    叶知秋和欧阳也不打了,欧阳继续啃西瓜,叶知秋抱着胳膊问白玉堂,“你们认得我外公?”
    白玉堂点了点头,“他现在应该还在陷空岛养狐狸。”
    “哦……罗子柴老头儿也在陷空岛么?他俩倒是能做个伴。”叶知秋伸手接过紫影捧过来的西瓜,给罗鸢和罗莺,边问白玉堂,“你陷空岛人很多么?有其他小孩儿不?我想把这俩孩子交给我外公养着。”
    白玉堂点头,示意——没问题。
    罗莺看了看叶知秋,罗鸢一手拿着西瓜,一手抓着叶知秋的裤腿。
    叶知秋拍了拍他脑袋,“你们随我外公住一段时间,再去清盲岛随我师父住一阵子,是学功夫还是念书到时候再看。”
    罗鸢还是抓着他裤腿。
    叶知秋无奈,“我要到处跑,你俩总跟着我要变野孩子了,你姐姐还要嫁人呢。”
    罗鸢还是抓着不放。
    罗莺拍了拍她弟弟,“乖,他会经常来看我们的。”
    罗鸢眨眨眼,看叶知秋,那意思像是问——真的么?
    叶知秋逗他,“笑一个么,你先跟着我外公和我师父学学功夫,等你长大点儿我教你,到时候你就跟着我当徒弟吧。”
    罗鸢盯着叶知秋看了一会儿,竟然真的笑了,撒了手,小跟屁虫一样跟着叶知秋。
    众人觉得挺有趣,不过这孩子也是真的很奇怪。
    绯影带着两个小孩儿去一旁休息,赵普等走了下来,众人到了树荫下的茶棚里坐着聊了一下,才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众人这才明白,难怪罗鸢这么奇怪,应该是吓坏了。
    “恶壶岛?”赵普皱眉,“什么地方?”
    众人都摇头。
    “出动几百个杀手杀了全岛的人,就是为了抓这两个小孩儿么?”邹良问。
    叶知秋坐在一条长凳上,两条小短腿晃啊晃的,边喝茶边道,“可能没这么简单。”
    “怎么说?”众人好奇。
    “杀手的数量极多,而且门派不一。”叶知秋道,“起先他们的确像是想要活捉这两个小孩儿,但最近突然变成追杀了。”
    白玉堂也点头,“刚才卫通原本就准备杀了两姐弟。”
    霖夜火皱眉,“那帮江湖人又干什么缺德事了?连这么小的小孩都要杀?”
    ……
    傍晚的时候,展昭和公孙带着小四子一起来到了码头的水军军营前。
    就见一个茶棚里,众人正坐着喝茶。
    一群男人拿着茶杯坐在长凳上,大概聊着什么酒啊、天气啊之类的话题。
    展昭嘴角抽了抽——暮气沉沉……
    公孙也摸下巴,“喔,果然是一群无趣的人。”
    说话间,就听到小四子欢呼一声,“九九!”然后飞扑了过去。
    城楼上瞧水军们操练的小良子一听到小四子的声音,直接从城楼上蹦了下来,“槿儿!”
    公孙和展昭对视了一眼——立刻生机勃勃了。
    众人坐下之后,展昭对恶壶岛的案子挺感兴趣,似乎有意想打听一下路怎么走,趁着最近没案子,跑去一趟。
    不过叶知秋是个路痴,具体路线还得问罗莺。
    说话间,军营的伙夫跑来告诉众人,今天从运河送过来的新鲜海货里有一条两百斤重的苏眉。
    众人一挑眉,展昭眼睛都眯起来了。
    “干脆留下吃鱼吧。”赵普站了起来,招呼众人进军营。
    小四子刚才一路听展昭他们说什么恶壶岛叶知秋之类的事情,反正他也就听个大概。
    不过这会儿,他拉着公孙的手,边走边看不远处背手拿着一根几乎等身长的布条的叶知秋。
    叶知秋也看到小四子了,大概是因为继承了他外公红狐族对白狐族天生的好感,叶知秋觉得小四子哈可爱,想着一会儿介绍罗莺罗鸢姐弟给他认识,再加上萧良,四个小孩儿能一起玩就好了。
    小四子放开公孙的手,跑上两步,到了展昭和白玉堂身边。
    白玉堂低头,就见小四子跑到自己身旁了,抓着自己的衣摆,边走边瞧一旁的叶知秋。展昭也看到了——小四子整体个性就跟个兔儿似的,对什么人感兴趣了,就先悄悄跑近,然后躲起来观察一会儿,再找个机会说话。
    叶知秋自然也瞧见小四子了,见都跑到身边了,就笑眯眯看他。
    小四子眨了眨眼,问,“那个……“
    “嗯?”叶知秋笑得开心啊,真可爱!
    “那个……你几岁?”小四子终于问出口了。
    叶知秋张了张嘴,“呃……二十三……”
    小四子一愣,盯着叶知秋看。
    叶知秋眯起眼睛。
    小四子又问了一声,“你……六岁的时候,多高?”
    叶知秋看了看小四子,抱着胳膊想了想,道,“嗯……也就你这么点儿高吧。”
    众人都刷拉一下回头看小四子,就见小四子突然搂主一旁白玉堂的腿仰着脸忧心忡忡地问,“爹爹我,二十三的时候会不会也这么高?我最近都没长个儿……”
    白玉堂哭笑不得,公孙也被气乐了,小四子估计受的刺激不小,搂住白玉堂就叫爹了……
    众人莫名觉得其实叶知秋这身高挺适合软萌软萌的小四子的,不过也没人敢说,想着用个什么法子安慰一下他。
    就见叶知秋抱着胳膊摆了摆手,“怎么可能,红狐族都是矮个儿,白狐都是又高又帅的,放心吧。”
    小四子微微一愣,指了指自己,“又高又帅?跟白白这样么?”
    众人默默地瞄了小四子一眼——喔?要长成白玉堂那样?小家伙要求还挺高。
    叶知秋瞄了白玉堂一眼,叹气,“差不多吧……”
    小四子抿着嘴,心满意足。
    众人默默想象了一下……愿望是好的,不过现实么……
    天尊本来想吐槽一句“我家玉堂六岁的时候比你高一个头呢……”不过被白玉堂及时地捂住了嘴。
    晚饭过后,众人聚集在一起谈恶壶岛的事情。
    赵普找了水军里的几个老兵来询问,可奇怪的是,竟然谁都没听说过恶壶岛这个名字。
    展昭问罗莺,这岛名有没有什么出处。
    罗莺挠了挠头,“爷爷告诉我们是恶壶岛,岛上的居民也说那里是恶壶岛……但是岛上是常年没外人来过。”
    众人都看叶知秋。
    叶知秋一耸肩,他的船就那么随着水流飘过去了,也不知道是怎么进去的。
    而罗莺和罗鸢根本就没出过小岛,他们离开也是顺着水流飘,具体讲不清楚方位,只知道转出一片礁石区之后,就可以看到远处的海滩。
    “在近海的话,应该不会太难找。”邹良问了海滩的位置,派人去寻找。
    这时,南宫纪赶到了军营,交了一样东西给赵普,道,“刑天号可能真的找到了,这是下水查探的水兵还有一些造船的船师画出来的水下图,龙骨保存完好。”
    赵普接了图纸,众人都凑过去看。
    “真的找到啦……”展昭惊讶。
    仔细看,图纸应该是有名的画师画的吧,十分详细精致,有一些船身上的徽章和雕刻图文全部仔细地画了出来。
    公孙拿过来看,“嗯……这个图案的确是刑天号那个时期的皇家图案……”
    白玉堂虽然不太过问陷空岛船坞的事情,不过还是比其他人了解的多一点,仔细看了一下之后,五爷摸了摸下巴,“不觉得稍微小了点么?”
    “小么?”展昭看着图纸上标注的龙骨长度想象了一下,“很大了吧……还那么多层。”
    白玉堂挑了挑眉,也没多想,“嗯……大概我想象中的太大了吧……二哥跟我讲起的时候我以为还要更大一些。”
    “这个图案各种眼熟啊。”叶知秋瞄到了一眼船头的徽章,就招呼罗莺来看,“这个是不是恶壶岛上的庙里有啊?”
    罗莺和罗鸢都凑过来看。
    罗莺点了点头,“恶壶岛上到处都是这种章纹还有图案呢,这个是船的龙骨么?”
    众人都点头。
    展昭问,“你知道龙骨啊?恶壶岛也有造船么?”
    “恶壶岛有一个很大的裂谷,裂谷里面有这个东西。”罗莺指了指图上的龙骨,“我问过爷爷那是什么,爷爷说是船的龙骨。”
    众人面面相觑。
    赵普好奇,“在裂谷里?多大?”
    “那个好大的。”罗莺想了想,“占据了几乎整个裂谷呢。”
    众人都愣了,随后异口同声问,“裂谷多大?”
    罗莺搔了搔头,“大概半个岛那么大吧……”
    叶知秋补了一句,“那个裂谷我倒是远远看了一眼,横跨整个岛屿那么大吧,里边有船的龙骨?”
    “还有很多骷髅。”罗莺道,“平时爷爷都不让我们去那个地方的。”
    白玉堂微微皱眉,“感觉比图纸上这艘要大……”
    “联系到屠村的案子……会不会跟那船的龙骨有关系?”展昭问,“图案章纹一样,就涉及到沉船,会不会峡谷里那艘才是刑天号?”
    众人正聊着,刚才被赵普找来询问恶壶岛的一个老水兵跑了过来,告诉赵普,“元帅,我在军营里打听了一下,有人听说过恶壶岛!”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