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462  

2014-07-12 20:3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462章 从未离去
    次日清晨,喵喵楼的房门打开。
    这次案件虽然复杂,但周藏海这么多年坚持记录,包大人已经弄清楚了案件的来龙去脉,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了赵普,开封府尹同时也是龙图阁大学士的包大人,则是要全力投入到春试的准备当中去了。
    展昭和白玉堂昨晚上一宿都没睡好,两人一闭上眼睛,就是周藏海临死前哀怨的哭喊声,还有天尊和殷候看着银妖王画像时候的神情。
    白玉堂躺在床上,听到展昭在那一头翻来覆去,跟烙饼似的折腾。
    同样的,白玉堂虽然不跟展昭似的翻腾,但展昭也能感觉到,白玉堂一直都没睡着。
    白玉堂还记得小时候,天尊总是带他回陷空岛、映雪宫和冰原岛,仔细想想,天尊虽然很喜欢把他带在身边,但却一直在避免自己太过依赖他。五爷有爹娘、外公、姑姑、四个比亲哥还亲的兄长,还有陷空岛的一大家子、现在又有展昭和开封府一众朋友,他虽然和天尊单独生活在一起的时间最久,却从来没有一种自己孤苦伶仃,只能和天尊相依为命的感觉。即便是曾经只身行走江湖的时候,他也没有一刻觉得自己孤独过,因为他知道还有很多亲人在。
    展昭此时则是更加感慨,他从小到大简直就是群养,魔宫三百多个魔头,一天住一家,一年都不重样,所有的魔头都拿他当孙儿一样,每天都是满满的爱,相依为命孤苦伶仃是什么?他从来不懂。等来到了开封府,虽然身在庙堂,但包大人也拿他当子侄多过下属,嘘寒问暖还怕他吃亏,因为武功好和身份特殊而被人算计利用的事情一直都没发生过……这是多么的幸运?
    后半夜的时候,展昭感觉白玉堂悄悄爬了起来,走了出去。一直等到鸡鸣的时候,白玉堂才回来,躺在床上睡到天亮才醒。
    展昭起床后看到白玉堂脱在床边的靴子上沾了好多木屑,纳闷——耗子大半夜不睡,跑出去做木匠了么?
    洗漱之后出门,两人走到院子里,觉得天也蓝太阳也亮。这时,对面的小屋门一开,小四子穿着一件鹅黄色的新袍子,冲出来,站在太阳底下的院子中间伸直两只短短的胳膊一个大大的懒腰,抬眼看见他俩,团子立马笑开了,“猫猫白白早!”
    展昭和白玉堂瞬间有一种被治愈了的感觉,心情舒畅。
    “槿儿。”
    院门外,已经练完功的小良子一身汗跑了进来,小四子拿着帕子给他擦擦汗.
    月牙儿和辰星儿在一旁的石桌上摆着早餐,看到小良子跟泥里滚过一样,就过来抓住他带走洗澡换衣服了。
    小良子边走边蹦跶着跟小四子说,“槿儿,我们一会儿去庙里求签吧!包夫人说要去拜拜,过两天小馒头就要考试了。”
    “嗯!”小四子笑眯眯点头,回头问展昭和白玉堂,“猫猫和白白也去么?”
    展昭和白玉堂点了点头,看着精神气爽的俩小孩儿,莫名觉得,又治愈了一层。
    ……
    等展昭和白玉堂到桌边坐下准备吃早餐,公孙从门外走了进来,嘴里咬着半根油条,手里捧着厚厚一叠书卷。
    走到桌边,公孙将书稿递给展昭和白玉堂,问,“要看么?”
    展昭和白玉堂看了一眼封面,认得是昨天从周藏海画院里搜出来的那些卷宗。
    “我今早从皇宫拿来的,皇上天不亮的时候让南宫纪来拿走的,据说和庞妃一起看到天亮。”公孙坐下,接过小四子给他盛的豆腐花来,边摇头,“周藏海在里边记录了好多皇宫秘闻,这人在宫里住了好久,记录得比史官的详细多了,连当年狸猫换太子的细节他都知道。”
    “那岂不是牵涉到很多宫廷秘闻,赵祯让你拿出来?”展昭惊讶。
    “他让我问问你们想看不?想看就看了,不看的话,他派人封装好之后收进春堂阁里。”公孙喝着粥,对展昭和白玉堂道,“一定要看啊,我昨晚上就看完了,周藏海这个人真是叫人又恨又怜,而且他还有写到一些关于妖王的部分。”
    展昭收下卷宗,问公孙,“那案子怎么样了?”
    “还有些涉案人,赵普去抓了。”公孙摇摇头,“七歌也挺可怜的,黄夫子祖孙也很无辜,总之,幸好周藏海的计划没有实现,也有妖王在天之灵保佑的成分在吧,总之这次是逃过一劫。”
    “外公和天尊呢?”展昭准备一会儿吃了早饭和白玉堂慢慢看书稿,但是发现几个老人都没出来吃饭。
    “天尊和殷候一早出门了。”换了一身衣服清清爽爽的小良子道,“我早晨起来练功的时候看到的,无沙大师和邹玥伯父还有伊伊出门吃早饭去了。”
    “少爷。”
    这时,辰星儿捧着一笼屉烧麦进来,边跟白玉堂说,“岛主和二小姐今天一早说是回映雪宫去了。”
    白玉堂微微皱眉,“都不说一声就走了啊……”
    月牙儿捧着一碗牛肉面跑进来,“岛主说让少爷你今天别去管天尊,明天他就好了。”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今天?
    “今天是妖王过世的日子。”门外,赵普一身官袍走了进来,接过辰星儿递给他的筷子,坐到公孙身边,准备消灭那一碗牛肉面。
    展昭想了想,“兵戊说的三天后天下大乱……就是今天吧?”
    赵普点了点头,“我师父今早也走了,他临走的时候说,今天是妖王过世整一百年的日子,原来妖王留在天尊身上的内力只能维持一百年,这一百年一过,压制天尊内力的妖王内力就会消散,最糟糕的结果是今天殷候为了阻止天尊同归于尽,不过目前来看,已经变成了最好的结果。”
    展昭托着下巴,“你师父是因为知道今天日子特殊,才会跑去冰原岛找来了鲛人的鳞片么?”
    赵普点头,“他说现在看看也是多此一举,一切冥冥中自有注定。”
    “也不算多此一举啊。”公孙道,“要不是他帮忙,可能现在还是一团糟,月楼和四海殿都幸亏有鲛鲛在。”
    “那倒是。”展昭点点头,边回头瞧了瞧蹲在后边一座石灯上,仰着脸看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的鲛鲛,还有鲛鲛身边打着哈欠的幺幺。
    展昭回过头,就见白玉堂低头默默吃早饭,一声都不吭,说起天尊那会儿,也没动声色。
    展昭托着下巴好奇问他,“你不担心么?”
    白玉堂端着碗看他,神情像是问——担心什么?
    展昭微微眯起眼睛,瞧着白玉堂——这耗子,好似是做了什么的样子。
    吃过了饭,赵普带着欧阳和邹良继续去忙案子的事情,公孙去龙图阁给包大人帮忙,展昭和白玉堂本来准备看卷宗,不过被小四子拉走拜佛去,说是可以路上看。
    开封府门口突然来了几辆大马车,南宫纪亲自带着几百侍卫护送,展昭和白玉堂走到门口一看,就见包夫人走上了其中一辆马车,来迎她上马车的是柳公公。
    展昭好奇问南宫,“还有别人去拜佛么?”
    南宫点点头,道,“太后和庞妃都在。”
    展昭和白玉堂了然。
    小四子和小良子也被抱上了马车,展昭跟白玉堂带着无所事事来凑热闹的霖夜火上了后边的一辆马车,手里捧着周藏海的手稿,准备路上看。
    车马缓缓前行,众人要去城南的南安寺祈福。
    展昭和白玉堂本来看到太后和庞妃也去,就想不去了,不过南宫纪倒是十分欢迎他们同行,有他们在也不怕出事,他能轻松一些。展昭倒是也想去南安寺一趟,经历了这么多事,他想去看看妖王的雕像。
    ……
    马车一路也不算颠簸,车子里的展昭、白玉堂还有霖夜火一起翻看着周藏海的手稿。
    手稿之中记录了很多很多。
    首先从周藏海的生事来说,他原本是普通人家出身的,父亲是画师,所以他画得一手好画也是有原因的。但是他很小的时候父母相继病死,五岁开始流浪,无家可归。幼年时候的周藏海经历了人世间所有的苦难,当时又正逢乱世,因此他见到的是这个世道最糟糕的一面。后来他被人收留开始学武,七八岁的时候,已经可以替人杀人赚钱了。
    他像一只小动物一样活着,颠沛流离,有天下大雨,他病的很重,趴在脏兮兮的巷子里等死。
    就在周藏海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的时候,有人路过他身边。
    周藏海记得那是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少年,一身雪白,走到他身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当时雨下得太大,他满脸都是头发,也看不太清楚,只记得一身纯白有些刺眼。
    那少年用一点温度都没有的声音问,“他要死了吧?”
    这时,有另外一个声音传来,听着应该是个大人,“比你还小,真可怜,一定受了很多苦。”
    “那死了也是好事吧。”少年用没有一丝感情的语调说着。
    当时,周藏海很同意那少年的话,死了的确是一件好事。
    不过另一个声音却说,“你这个笨蛋,这么小就死了怎么会是好事?”
    少年不解,“这世道这么不好,多活几年不也是多受点苦?”
    周藏海虽然不能动,但是暗暗点头,少年说的是对的。
    另一个声音却说,“没准活着能碰到好事哦。”
    “好事?”少年疑惑,“比如说呢?”
    “比如说,长命百岁儿孙满堂什么的。”
    “那算什么好事?”
    “总之会有好事,走吧。”
    “你不救他?”
    声音渐渐远去。
    周藏海缓缓抬起头,他也疑惑——这人怎么这样?说他可怜却不救他,那还说些什么?
    费劲地睁开眼,周藏海看到的是两个远走的背影,两身白衣,一个大人一个半大小孩儿,手牵着手,慢悠悠地往前走。
    那个大人的声音依然是轻轻松松的,“是他会碰到好事又不是我,我为什么要救他?”
    小孩儿眨眨眼,“那他还是会死吧?”
    “应该不会吧,他是长命百岁的面相。”
    “根本看不到脸吧?”
    “有看到!”
    “有么?”
    “有的。”
    “你又骗人!”
    “没有!”
    “真的啊?”
    “嗯!”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走出了巷子,离开了被雨幕遮挡住的,周藏海的视线。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藏海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突然不想死了,也许……活下去真的可以遇到好事情?
    那一天,周藏海拖着病体一直走,最后昏倒在了逍遥潭附近,被人救起。
    逍遥潭是个奇怪的地方,里边很多人,一人一间屋子住着,彼此却大多不认识,也没交情。每天饭点会有人送饭来让他们吃,每天都有一些官差一样的人进进出出,想赚钱也可以,会给你任务,有杀人的、也有救人的。周藏海从逍遥潭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才知道,原来这个世上有那么多无家可归的人。跟那些人也算不上朋友,那些都是传说中的“坏人”,各个都擅坑蒙拐骗,各个都作恶多端死不足惜。
    后来,周藏海渐渐发现,逍遥潭是一个假的江湖门派,是受到皇族控制的地方。逍遥潭里的人做了太多坏事,等到最后,他们也是被推出来承担各种后果的“恶人”,江湖人鄙视的地方。
    虽然周藏海觉得很卑劣也很不公平,但想想又似乎没什么不对,做了坏事本来就是要付出代价的,没人会管你是不是被人“利用”、受人“支配”、没得“选择”等等,不重要,也算是一种命吧。
    周藏海在逍遥潭生活了很多年,看着逍遥潭盛极转衰,最后成为替罪羊,武林公敌。
    不过这几年里,周藏海真的遇到了一件好事。
    有一天,他又看到了那个白衣少年。那个少年看着年纪比自己大一些,但是神情气质却与初见是没两样,仙人一样不怎么像普通人。不知道是谁惹了他,从逍遥潭门口一路踹进来,没人能跟他过上一招,连武功也不像人。
    跟那白衣人一起来的还有一个黑衣服的少年,走在他后边打着哈欠懒洋洋的。周藏海那么巧,跟那黑衣少年对视了一眼……光是看眼神,周藏海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身体不听使唤,觉得很可怕。
    就在两个少年将逍遥潭搞得一团乱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你俩不要那么粗暴,要讲道理。”
    周藏海听到声音的时候,愣住了,抬起头看走进来的人……那声音,就是那个大雨天,在巷子里说他是“长命百岁面相”的声音,那个说了他很可怜却不救他的怪人。
    走进来的人二十几岁吧,一身白衣一头黑发。周藏海原本已经扔了画笔改握刀剑很久很久了,都快忘记了纸墨是什么样子,但是看到那人的一刹那,他很想把他画下来。这个人是不是世上最好看的他不知道,但是他感觉到自己看到他的时候,很开心……开心是什么?对于周藏海来说,是一种已经遗忘太久的滋味。
    周藏海之后打听,那人的名姓众人不清楚,只知道大家都叫他银妖王,那两个少年叫什么名字他也不清楚,一个被称为天尊、一个被称为殷候,虽然年纪很小,但是这两个人的武功,大概是他这辈子见过最好的。银妖王戏谑地称呼这两个少年为酱油组,看他们相处的样子,有些像是父子、也有些像是师徒……感情很好的样子。
    银妖王来是因为逍遥潭里有人冒充天尊出去做了些不好的事情,那个人叫周药。
    具体周藏海没深究,他倒是很认真地打听了很多关于银妖王的事情,而最让他震惊的是,这个看着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可能已经一百岁了。
    周藏海当时是这样想的——难怪是银妖王呢,原来根本不是人啊……
    之后,周藏海再见到妖王的时候,是那人来通知逍遥潭的人赶紧跑,要爆炸了。
    妖王从逍遥潭救出去的人不多,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而且逍遥潭的人也不相信他……不过周藏海躲过了一劫,只有脸炸伤了些。
    逍遥潭整个被夷为平地之后,周藏海在废墟里走着,看着满地的尸体,体会着那些无家可归的人,最终的命运。四周围乱糟糟的,他当时边走边想,那些人活着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好的事情呢?或者说,如果他们一直活下去,会不会遇到什么好事情?
    周藏海在废墟里又一次看到了天尊和殷候,后来银妖王也来了,带着他俩走了。
    他当时听到殷候说,“那些江湖正派都在庆祝铲除了逍遥潭这个魔窟。”
    天尊淡淡回了一句,“嗯,江湖人都喜欢庆祝一下死人什么的。”
    妖王没说什么话,带着他俩离开,在走远之后,周藏海确定妖王回头看了一眼,而至于是在看废墟,还是废墟里的他,他也不确定。
    周藏海因为功夫不错,还有些利用价值,最后被收进了皇宫中,做了李昪的“走狗”,自愿接受去监视银妖王的任务。在那个小院里,周藏海见了银妖王两次,一句话都没说上,妖王就离开了……再之后,经历了王朝覆灭等等事情,周藏海一直也没再见到银妖王。多年之后,他听说银妖王死了。
    银妖王的死像是一个分界点,乱世结束,太平盛世到来,天下安定,颠沛流离的人们开始安居乐业。
    江湖武林也变得有规矩了起来,周藏海这些年见过许多江湖门派的掌门,有些是大师、有些是侠客……但是他每次都会想,这些人,在当年逍遥潭被炸毁的时候,有没有庆祝过?有没有因为那些“坏蛋”的死而开心过呢?
    再之后,周藏海做了两件事,一件是练功,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要学会天尊和殷候的所有功夫,想要打败天尊和殷候,证明自己比他们强。而另一件事,就是调查银妖王的死。
    在调查到真相之后,周藏海恨上了一个人——那个看起来冰雪一样一尘不染又冷酷无情的少年,那个银妖王一直牵着手带在身边的少年,那个江湖武林公认的天下第一,天尊!
    经过多年的调查,周藏海查到了异族的事情、四大圣地的事情,以及万咒宫的事情……
    霖夜火看完那些手稿,忍不住道,“周藏海也真行啊,这几十年他干了多少事情?找到了当年逍遥潭存活下来的人,又查清楚了异族的四大圣地、学了乱七八糟各种武功,钻研天尊和殷候的功夫……做这一切的动力只是为了再见银妖王一面啊?”
    白玉堂将一卷手稿放下,道,“周藏海以及逍遥潭中众人的命运都很悲惨,有时候幸运与悲惨只是一步之遥而已,如果万咒宫真的可以扭转乾坤改变过去,那周藏海只要改变哪怕一点点,可能一切都会不一样。”
    “是想重头再来过么?”展昭问。
    “也难怪。”霖夜火点头,“重头再来对于现在觉得幸福的人来说是场灾难,而对于现在觉得不幸的人来说,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可能时间过得太快了吧。”展昭道,“一转眼都过去一百年了,周藏海真的如银妖王所说,长命百岁,只可惜……”
    “其实他已经是幸运的了,相比起死在逍遥潭的那些人来说。”霖夜火道,“太平盛世来临的时候,他也只有二十多岁的年纪吧,如果如银妖王说的,走另外一条路,比如说儿孙满堂什么的。殷候和天尊在银妖王死后也不断被卷入事件之中,以他俩的武功和身份,根本不可能被人遗忘。但周藏海是可以的,只可惜世人都忘记了他,他却没有忘记妖王。”
    “是不是我想多了?”展昭忽然很感兴趣地问,“当年在巷子里,银妖王没有救他,却说了长命百岁和儿孙满堂两句话给他,是否是给他指了一条路?妖王认为正确的,他可以走的路,但是周藏海没有走。”
    三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霖夜火摸着下巴感慨,“啧,妖王还真是……”
    “这里写了,七歌是周藏海捡来的弃婴,完全听命于周藏海,后来编造了身世送进宫做宫女。在宫里的目的就是找去万咒宫的地图以及九龙轮盘的线索。”白玉堂翻看着周藏海手稿上对这一段的记录,“周藏海将七歌当女儿一样养大,七歌知道周藏海想找万咒宫,后来她在春堂阁找到了卷轴,聪明地拼出了密语之外的字符,知道了万咒宫究竟能干什么。七歌和赵祯还有赵普相处太久,感情深厚,不想一切重头开始,所以一直犹豫。另外,最让七歌无法忍受的是,周藏海想要害赵普。”
    霖夜火不解,“周藏海和赵普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害赵普呢?而且他当时都百十来岁的人了,赵普只是个小孩儿。”
    “会不会……”展昭问,“赵普让他想到了小时候的天尊和外公?”
    白玉堂点了点头,“他手稿中有对年幼时赵普的描述,他说,他从赵普两只不一样的眼睛里,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两个天之骄子的影子。七歌原本是他养大的,但是她只是给赵普赵祯做了一段时间的婢女,就想跟着赵普去边关远离他……他讨厌赵普,所有像天尊和殷候那样活着的人他都讨厌!”
    展昭叹气。
    霖夜火也摇头,“这个人真是……就是因为这个他杀了七歌么?”
    “这里还有另一层原因。”展昭翻看着卷宗,道,“原来七歌当年因为形迹可疑,而被刘后派人跟踪,刘后也知道了春堂阁里卷宗上,关于万咒宫的事情。”
    展昭惊讶。
    刘后发现了周藏海的存在,而周藏海又是知道当年狸猫换太子真相的人,两方发生了冲突,最后刘后和周藏海达成默契,合力干掉赵普。
    “刘后也想杀赵普么?”展昭问。
    “可以理解。”白玉堂点头,“没有赵普的话,赵祯就好像没有利爪的鹰,永远飞不出刘后的笼子,就算日后当权,知道狸猫换太子的真相,也未必有这个能力报仇。”
    “七歌同时知道了狸猫换太子和万咒宫的事情,所以着急找赵祯,她除了担心赵普之外,其实也担心赵祯会有杀身之祸,并且觉得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自己不过是个宫女,赵普和赵祯却拿她当妹妹一样,所以不忍看两人遭遇不测。另外,七歌觉得赵祯日后一定可以当一个好皇帝,所以就算为了天下苍生,她也要将真相讲出来……结果,周藏海发现了她的背叛,怒极将她杀了。但是她也算周藏海唯一的一个亲人,周藏海将她留在了芙蓉园里,让她离去得好看又平静。为了不节外生枝,刘后命人速速将七歌火化,并且制造了闹鬼的传言。七歌鬼魂袭击赵普这件事,是周藏海策划的,周藏海本来想干掉赵普,但没想到的夭长天暗中救了赵普。周藏海发现了夭长天的存在,知道事情不妙,于是不再轻易对赵普动手,以免暴露了自己。”霖夜火看得直摇头,“皇宫也是个修罗场啊,好危险!”
    “后来赵普去了边关,赵祯登基,包大人任开封府尹,赵祯和赵普逐渐掌握大权,羽翼丰满,狸猫换太子真相大白,刘后倒台。”白玉堂想了想,“刘后当年提醒太后,宫中隐藏着能让王朝倾覆的人,但是却又不说明白,应该也是矛盾的心情吧?”
    展昭点点头,“一方面对养育了那么多年的赵祯有一定的感情,另一方面又觉得,如果可以再来一次……她的命运可能也会不同。”
    霖夜火叹气,“如果可以重新再来一次,谁也不想背负着这么个天大的秘密一辈子都睡不好。”
    “周藏海重新建立了逍遥潭,找到了当年逍遥潭爆炸之后活下来的人,还有当年一些丧命于万咒宫的江湖人的后代,其中兵戊就是兵蛛王的后代。而假冒成月楼戏班的那些人,是当年逍遥潭丧命的那些人的后代,他们各有各的怨恨,各有各想要重新开始的理由,于是聚集到了一起。那些闹鬼的戏法是因为周藏海继承了很多逍遥潭高手的骗术,而制造出来的。”
    “当年逍遥潭的确骗子聚集,周藏海在里边生活了那么多年,应该学会了不少。”白玉堂道,“再加上他武功那么高,要装神弄鬼实在不难,聚集在手下的应该也都是些高手。”
    “只可惜武功再高也打不过天尊和殷候,所以只能等一百年,等到天尊身上妖王的内力消散,等着他暴走和殷候同归于尽么?”霖夜火问,“还有就是利用假造当年进入万咒宫的人又复活了这一点,让天尊和殷候想法子再去万咒宫,于是就将一切线索引向春堂阁的卷轴上边,这样赵祯就知道了万咒宫的秘密,于是,赵祯应该会千方百计想找到九龙轮盘。”
    “本来计划是可以很成功的。”展昭道,“先是通过七歌的案子,让赵祯因为找万咒宫而和开封府众人反目,天尊身上银妖王的内力解除,月楼一台戏让天尊失控之后制造乱局,老人家们同归于尽。而我们必定不会就此罢休,可能会拿着九龙轮盘和卷轴去找万咒宫。赵祯一定会阻止,那时候彼此会起冲突,赵祯和赵普说不定还会反目。不管怎样,只要前往达万咒宫,他就能尾随而来,最终实现他的愿望,一切重头再来。”
    “只可惜,没有一样随了他的心愿,人算不如天算吧。”白玉堂淡淡道。
    “黄夫子的孙儿在春堂阁偶然发现了卷轴的秘密从而送命,黄夫子调查孙子死因,结果也被铲除。”展昭叹气,“宫里和宫外都有不少他的手下,这里有名单,赵普已经带人去抓了。”
    “喂,你们看这一段。”霖夜火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凑过来给展昭和白玉堂看,“原来那两只翔云兽也是他养的,他在调查春堂阁残卷的时候,查到了当年四海殿的建造其实是一座掩人耳目的藏宝库,他那天本来是想让翔云兽带着四海殿飞出皇宫,出了皇宫之后一路在开封府大街上飘的时候,一路撒钱。这样全城的百姓肯定会一起跑出来捡,他当时准备了很多磷粉和火油,准备在开封大街上放火。”
    展昭张大了嘴,“他在想些什么啊?”
    “毁灭之类的事情吧。”霖夜火无奈摇了摇头,“这个人貌似一辈子都没开心过,因为执念太深么?”
    “不过有一点我觉得很奇怪。”展昭放下卷宗,靠着马车的车窗,“周藏海真的查到了很多事情,他是从哪儿查到的呢?好似是有什么人告诉他一些当年的事情一样。”
    “我也有这种感觉。”白玉堂道,“还有,他这里提到一句,他本名并不叫周藏海,这名字是那个人送给他的,意思是他想要找寻的一切,都在海里。”
    “周藏海很少提到妖王的名字,都是用他和那个人来代替,但是这里的‘那个人’,似乎并不是指妖王。”白玉堂道,“刚才公孙也说,看完所有的手稿,总觉得周藏海省略掉了一部分。”
    “嗯……”展昭听了白玉堂说的,突然想起了什么,将手中的书稿合上,看书的缝线处,道,“我刚才就在看,这里是不是写了数字?”
    白玉堂和霖夜火凑过去,就见在缝线下边,很隐蔽的地方,写着数字。
    三人对视了一眼,按照数字的顺序,将所有手稿都排在了一起,可是……
    “按照数字应该有三十本,可是这里只有二十八本,少了两本哦!”展昭道。
    “昨天包大人就说搜出了二十八本手稿,没说三十本啊。”白玉堂道,“刚才公孙也说,昨夜送进皇宫的就是二十八本,拿出来也是二十八本。”
    “于是是少了两本的意思么?”霖夜火问。
    “遗失了?或者……”展昭看了看白玉堂和霖夜火,“被人拿走了。”
    “难怪看来看去总觉得少了些什么。”白玉堂皱眉,“希望只是遗失了,或者写坏了被销毁了。”
    “也不是没可能,毕竟全部连在一起读起来,并没有很跳跃的感觉。”霖夜火见展昭和白玉堂盯着那些手稿皱着眉心事重重的样子,无奈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两人的肩膀,“你俩也开心一点么。”
    展昭和白玉堂抬头看霖夜火。
    火凤凰抱着胳膊靠着车门道,“大和尚昨天大半夜突然跑来摇醒我,很开心地说他可以圆寂了。”
    展昭和白玉堂一惊,睁大了眼睛看霖夜火。
    霖夜火无奈,“我还以为他失心疯了,不过看着真的很开心的样子,就问他怎么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怎么了呢?
    “老和尚说他受妖王嘱托,要看着俩长不大的小孩儿,谁知道一看看了一百年,这回可算长大了,这下他没什么遗憾,什么时候圆寂都没问题了。”霖夜火一耸肩。
    展昭和白玉堂下意识地去敲木头。
    “无论如何天尊和殷候可以看开这一点比什么都强,案子也破了,至于别的么……”霖夜火仰着脸自言自语,“从周藏海那家伙的经历看,冥冥中真的有注定,不是担心就会变好,也不是不担心就不会变坏,顺其自然吧。”
    说话间,马车停下,前边传来了小四子和小良子的说笑声。
    展昭挑起门帘,雄伟的南安寺就在眼前。
    微尘大师出门迎接,庞妃扶着太后,包夫人牵着两个小孩儿,随大师进入寺庙。
    南宫负责警戒,霖夜火拽住个小和尚问他那个佛祖管美貌?拜了之后会变帅边漂亮,吓得小和尚们纷纷逃窜。
    展昭和白玉堂也不陪着霖夜火疯,从旁边的角门进去,刚进门,就碰到个胖乎乎的小和尚。
    “展大人、白施主。”
    两人一看,认识——之前来也碰到了,微尘大师总带在身边的小徒弟虚言。
    “白施主你又来啦。”小和尚笑眯眯跟白玉堂打招呼。
    白玉堂似乎有些尴尬,展昭狐疑地看他——耗子,你还单独来过?
    “有斋堂么?”白玉堂问。
    “有啊。”虚言指着不远处风景挺好的一座凉亭,“二位施主要吃斋饭的话我去给你们拿,斋堂那边人多。”
    白玉堂点头,指了指凉亭,示意就那边。
    小和尚跑去拿斋饭,白玉堂就拽着展昭去凉亭。
    展昭回头看了看远处的宝塔,道,“我想去看银妖王来着……“
    “改天吧,今天妖王没空。”白玉堂拽着展昭进凉亭,“南安寺的青豆斋饭挺好吃的。”
    “你什么时候吃过?”展昭跟着白玉堂往前走,疑惑,耗子今早回来一股青豆味儿,难道昨晚宵夜是来南安寺吃的斋饭?
    就见白玉堂边走边仰着脸看天色,似乎是在算时辰。
    “看来刚刚好。”白玉堂在凉亭里坐下之后,自言自语。
    展昭好奇问,“什么刚刚好?”
    白玉堂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托着下巴,看着远处的宝塔发呆。
    展昭眯眼瞧了他一会儿,也不问了,跟他一样,托着下巴,看着宝塔发呆。
    ……
    南安寺的宝塔里,天尊站在窗前,目瞪口呆看着突然出现在窗外屋顶上,有些虚幻却又分外真实的银妖王。
    殷候也有些傻眼,妖王也不说话,就一道影像,如梦似幻的,像是从梦境中走出,站在外边的屋顶上,看着他俩。
    天尊盯着发呆,殷候四外找了找,最后在屏风后边找到了一个结构复杂的木架,架子上摆放着上好的冰玉镜子,还有几根水晶柱子。四周围挂着好几幅银妖王的画像,各种角度。这些画像从落款上看,都是周藏海画的。昨天的确听说从周藏海的藏画之中,找到了好几幅妖王的画像。
    妖王抱着胳膊,之前白玉堂在开封府捣鼓这个架子的时候他看到过,说是黄夫子鬼魂突然消失就是用这东西制造出来的假象。不同的是,那个黄夫子的“幻象”可以动,因为架子前边有活的人在假扮,而这边的妖王不会动,因为是几幅不同角度的画像组成的。但是……
    殷候从屏风后边探头看,就见天尊已经出了窗户,静静地坐在妖王身边,就和小时候一样,双手放在膝盖上,望着远处天空中的浮云。
    殷候淡淡地笑了笑,走过去,跟天尊一起并排在屋顶上,双手撑在身后,仰脸看天。
    湖心的凉亭里,展昭就看到宝塔外的屋顶上,天尊和殷候并排坐着,身后站着妖王,震惊的同时,眼前忽然闪过一个画面……也是这样晴朗的天气,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大风吹得草丛波澜起伏。
    山坡上,坐着两个小孩子。
    一个白衣服,弓腿坐着,双手放在膝盖上,另一个一身黑衣,叉腿坐着,双手撑在身后,两人好像刚刚练过功,正仰着脸吹风。
    这时,身后一个人走了上来,白色的衣袂和黑色的长发被大风吹得微乱。走到两个小孩儿身后,那人伸手一手一个拍了下脑瓜。
    两个小孩儿仰起脸。
    身后人蹲下,笑眯眯一手一边掐住两个小孩儿的腮帮子,“呦,回去吃饭了,酱油组!”
    ……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案子完结了,下章新案子。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