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447  

2014-06-06 10:04: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47天空的缝隙
    皇宫里,赵祯双手托着腮,两眼紧紧盯着桌上的东西,皱着眉头神情严肃地问南宫,“你觉得呢?”
    南宫看了看赵祯,又看了看桌上的东西,“皇上自行定夺。”
    赵祯抬眼看他,“给朕出出主意。”
    南宫为难,“臣……不精通此道。”
    赵祯一脸不满,“做臣子的理应为朕分忧!”
    南宫无语,看着龙书案上两条美美的小裙子,莫名一股无力的感觉。
    赵祯一手一条拿起来,就见一条是粉色的纱裙,做工考究,粉色渐染,腰间有纱带,轻柔飘逸。另一件是鹅黄色织锦,绣工卓绝华贵典雅,有些类似男装,十分帅气。
    赵祯拿着两条小裙子犹豫不定,“香香今晚要跳新学的舞给朕看,穿哪套跳好呢?”
    南宫纪扶额。
    赵祯拿着裙子在书房里转圈,“粉色这件看着乖巧温柔点,但是鹅黄这件朕喜欢,看着那么帅气……”
    南宫看着窗外和煦的午后阳光以及枝头的小鸟,第一次觉得,皇上可能真的是太闲了。
    赵祯正在纠结,外头一个侍卫跑进来,“皇上,达旦到了。”
    赵祯点头,示意请进来。
    不过侍卫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南宫纪,道,“达旦带了几个随从,虽然摘了佩刀,但是不肯接受搜身。”
    南宫微微皱眉。
    赵祯倒是无所谓,摆摆手,“算了,都让进来。”
    南宫皱眉,“皇上,不合规矩,起码让随从在外边等。”
    那侍卫也说,“属下也是这么说的,但是那几个侍卫好似怕我们害达旦似的,十分凶悍……”
    赵祯轻轻点头,示意——无妨,放进来吧。
    侍卫无奈只好出去照办,南宫有些紧张,到了窗边示意四周的侍卫加强戒备。
    赵祯将两件香香的新裙子收起来,边取笑南宫,“你紧张什么,达旦又不会害朕。”
    南宫有些介意——虽然皇上对达旦礼遇有加,但是对方因为先皇的缘故,始终对皇室存着戒备。这次召达旦进宫,估计皇上是要谈册封的事情。之前几次都没有谈妥,但是最近可能达旦年纪大了想为子孙留谋利,那日太皇太妃跟他提起,他竟然答应了,于是皇上自然开心,也就随他的意了。
    达旦风风火火地进来,南宫抬眼一看,果然,身后跟了四个随从,都是人高马大,武功不弱的感觉。
    达旦虽然不喜欢赵氏皇族,但是对赵祯还算可以,而且最近心情甚好,因此笑呵呵就走了进来,还给赵祯行了个礼。
    赵祯赶忙亲手将他扶起来,请他坐下。
    达旦身后几个随从差点跟进书房来,被书房门口两个侍卫挡住。
    赵祯刚要阻止,达旦回头看了看四人,一摆手,“都在外边等。”
    四人就杵在门口,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双眼直直看着书房里的情况。
    达旦微微有些不解,一方面是觉得失礼,赵祯已经给足了面子,连侍卫都让他带进来,自己毕竟这么大年纪了,不能总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吧,让后辈看笑话。另一方面,达旦从刚才开始就觉得那几个侄子有些问题。
    这几人性格各异,但都跟他亲近,且有好动活泼爱说话,昨天还吵吵闹闹,今天怎么一个两个那么严肃?
    赵祯和达旦坐下之后顾着聊天,没太注意周遭,南宫纪却是感觉出了一些异样来——达旦带来的这几个侍卫,身上透着一股浓浓的杀气……这一点相当的不寻常,要说防备警惕,也不用带着杀气吧?
    南宫留神观察那四人,就见他们双眼无神,也没个目标。这一点就更加奇怪了……发呆的时候还杀气四溢?而且四个一起。
    戈青最近一直都被南宫安排在赵祯身边,虽然戈青很年轻,但他的内劲毕竟是天山派学来的内家正宗,对于内力的判断比一般人要强得多。
    戈青就忍不住皱眉——这是杀手才有的气息,目的是为了刺杀,但是目标是谁以及什么时候动手,都要等待指示,因此才会时刻都这么准备着袭击。
    戈青对南宫使了个眼色。
    南宫也预感到情况不对,看了看赵祯……但是此时赵祯完全没注意到,而是和达旦相谈甚欢。
    南宫只好看了戈青一眼,那意思——盯紧!
    戈青点了点头,就在他准备回头的一刹那,忽然……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袭来。
    戈青一愣。
    南宫瞬间以为是天尊的内力,倒是戈青能分辨出完全不是天尊的内力,但是内劲很强,而且,这内劲中也裹挟着杀气。
    就在内劲来袭的一瞬间,戈青喊了一嗓子,“有刺客!”
    随着戈青一声喊,四周围落下几个影卫,都被寒气冻伤,与此同时,达旦的四个随从靴子里抽出暗藏的匕首,杀了进来。
    ……
    赵祯和达旦一惊,抬头,就见门口人影耸动,四周围也是寒气逼人。
    达旦一眼看到自己几个侄子竟然面带杀气冲了进来,疑惑的同时也知道糟糕了,于是喊了一声,“住手!”
    但是平时对达旦言听计从的几个侄儿却是完全不听命令,直扑赵祯而来。这种行为简单描述一下就是刺王杀驾
    赵祯坐在龙书案后边,抬头看了一眼,南宫已经挡在了他眼前,抽刀出鞘……
    达旦就感觉一股劲风扫过,暗暗赞叹……赵祯身边果然是有人啊,南宫纪就算放在江湖上,也是绝顶的高手。
    南宫并未下杀手,此时情况未明,他也不是傻子,就算达旦要暗杀赵祯,也不可能把自己一个糟老头留在房间里才下令手下行刺,这不是先把自己的老命搭上了么。
    南宫用内劲将四个随从震了出去,喊了一声,“护驾!”
    随着南宫的话音落下,四周围落下无数影卫,将书房团团围住,另有侍卫将那四个随从制服,与此同时,皇宫中钟声四起。
    大批士兵涌向书房的方向。
    后宫里,正跟香香逗乐的庞妃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就被几个贴身的女影卫拦进了屋里,后宫门口大批侍卫出现。
    庞妃脸都白了,她隐约已经听到外边再喊——有刺客。
    香香也被这动静吓哭了。
    ……
    而此时御书房内更加的危机。
    达旦惊魂未定,他大风大浪经历不少,但是此时情景还是有些骇人。
    书房外众侍卫严阵以待,而最让达旦惊讶的却是赵祯。
    就见这位看起来有些文弱的年轻皇帝,此时不慌也不忙,坐在龙书案后,手中拿着个茶杯,淡定地看着外边被擒住的几个达旦随侍。
    达旦对赵祯刮目相看的同时,明白过来,自己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
    可还没等他开口,南宫突然一闪到了赵祯身旁,抬手一刀挥向屋顶……
    随着南宫的动作,“轰”一声,屋顶上破了个大口子,几个影卫摔了下来。
    南宫手中刀带着内劲,将房顶落下的瓦片从赵祯头顶扫开,然而……破屋顶而入的并非是什么刺客,而是一股极寒的内劲,南宫清晰地看到整个书房从屋顶开始冰封,冰层向下一点点扩散,自己手中刀的刀刃都已经冻住。
    南宫意识到来人内力深厚来者不善,于是用上所有内劲抵制寒气,同时一脚踹开龙书案,书案飞起的时候,带起了地上一块地板。原来龙书案下方,有一条地道。
    赵祯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伤感,抬头看了南宫一眼。
    南宫没有看赵祯,只说了一句,“皇上珍重。”
    ……
    赵祯眉头一皱,牙缝里蹦出两个字,“你敢!”
    南宫着急,他就算倾尽内力估计也只能支撑片刻,此时寒气已经冻到了刀柄,自己的手已有刺痛的感觉,赵祯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然而赵祯就是不走,南宫对已经冲进来帮忙的戈青使了个眼色,戈青就想强行带赵祯下地道。
    门外众多侍卫完全不知道发生何事,有上了屋顶的也被内劲冻伤,摔落下来,这一切发生太快,瞬息就已无生路。
    就在南宫看着冰开封冻住自己手,半边身体开始有麻木感觉的时候……忽然……
    “轰”一声。
    一股火焰窜起,顺着南宫的手一直往上,随后猛地散开,绕着书房一周,最后直冲破掉的屋顶。
    这股热度瞬间解除了寒气,南宫收回手,手上只有一些冻伤,但是并无大碍……同时,他也松了口气,他知道——救兵到了!
    院子里的众多士兵影卫在刚才千钧一发之际都使不上力,冲到门口的功夫南宫就差点被冻住,赵祯也差点丧命……可一股无名无源的邪火不知从何而来,救了驾之后,火焰窜上半空就变得很细,似乎顺着什么丝线在走。
    能够将火使用到这种地步的,据众人所知只有红九娘。
    可是众人抬起头,没看到那一抹红色的倩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声龙吟……巨大的海龙蜥从皇城外掠了进来,从众人头顶划过后直冲云霄,追着那燃烧着的丝线就去了。
    南宫抬起头,就见这条及时出现的龙果然是幺幺。
    而这时,幺幺背上,展昭那一身熟悉的红色官袍显得特别惹眼,他踩着龙背,被带到半空之中。
    而另一个白色的身影已经落到了众人身边。
    戈青喊了一声,“师叔祖!”
    众人一起转脸——白玉堂年轻的面孔跟这显老的称呼极度的不协调,却是极度地叫人安心。
    白玉堂看了看南宫的手,抬手点了他肩膀处的穴道。
    赵祯站在一旁,仰脸看着天空,边吩咐,“叫太医。”
    几个侍卫正想跑去找太医,就听门口有人说,“不用太医了,神医来了。”
    众人转过脸,就见赵普扛着公孙,身后萧良扛着小四子,已经到了。
    公孙双脚一沾地,就来看南宫的情况。
    小四子捧着小药箱跟上,公孙给南宫查看了手臂的情况之后,拍胸口,“好险好险,再晚一刻你这手就废了。再坚持一会儿整副内脏都会冻住。”
    南宫抬起头,正对上赵祯的目光。
    赵祯眯起眼睛——罚你一年俸禄!
    南宫无奈——救驾也要罚?
    戈青过来将地道的入口封死,顺便将书案摆好,也松了口气——虚惊一场啊。不过同样作为侍卫,戈青也是十分佩服南宫。为赵祯死,似乎是他时时刻刻都可以做的事情,连一点点挣扎和犹豫都没有。
    赵普走到白玉堂身边,看着越飞越高的幺幺和展昭,边问,“刚才的功夫是红九娘的么?”
    白玉堂点了点头,“冰鱼记性很好,用过的就不会忘。”
    “可没有红九娘的内力啊。”赵普好奇。
    白玉堂微微一挑嘴角,“借了个内力比九娘高的。”
    说着,往外看了一眼,众人也转脸,就见殷候到了院子外边的屋顶上,随着他一起来的,还有天尊他们。
    南宫叹了口气——难怪那股火的内力强到一下子就压制住了寒气。
    戈青好奇问白玉堂,“是谁行刺?什么目的?”
    白玉堂看着此时正在空中盘旋的幺幺,回答了一句,“一会儿抓住了,你自己问吧。”
    在场不少侍卫都是高手,都忍不住好奇——整个行刺过程几乎是一瞬间发生的,只感觉到内力而没看到人,对方究竟什么来头,展昭和白玉堂要怎么把人找出来?
    殷候落到院子里,用内劲将达旦几个随侍脖子后边的东西拔了出来……就见真的是几只蜘蛛。唯一的不同是,这几只蜘蛛并非是活得,而是类似于某种黑色的金属做的,关节处十分灵活,可移动。蜘蛛的八只腿死死潜入达旦几个随从脖子的后方,拔掉后,脖子上出现了几个窟窿,在往外冒血。
    随着蜘蛛被拔掉,那几个随从也似乎是醒了过来,揉着脖子一脸的茫然。
    殷候看了看那些金属蜘蛛,手一挥……内劲将四只黑色的蜘蛛压成了一整块黑色的铁片。
    扔了铁片,殷候没张嘴,内劲却是准确地传了出去,传到屋顶上看热闹的天尊耳朵里——没错,就是兵蛛,不过做的手法跟以前不太一样。
    天尊微微地笑了笑,拽了拽身后的无沙和陆天寒,指了指屋顶,“坐,看孩子们打架什么的,最好玩了!”
    ……
    而此时,高空中的展昭站在幺幺背上,双眼专注地望着下方,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直到幺幺绕着皇宫转到第二圈的时候,展昭忽然笑了,微一挑眉,“找到!”
    众人仰着脸,就看到展昭似乎丢了什么东西下来,那东西在空中还改变了方向,最后下落。
    白玉堂抬手接住,是一块墨玉飞蝗石。
    将石头一收,白玉堂低声似乎是自言自语,“去吧。”
    展昭巨阙在手,对身后突然出现的鲛鲛一挑眉——在那儿!
    瞬间,鲛人从展昭身后冲出,同时,白玉堂也将手中墨玉飞蝗石对着半空猛地扔了出去。
    随后,众人就听到“啪”一声响。
    天空中,出现了一道裂缝,之后裂缝扩张成了一个口子,天空中出现了诡异的裂纹,就好像是裂开的冰层一样。随着裂纹扩散,就有冰块掉落下来,最后,一个人从缝隙中窜了出来。
    白玉堂已经顺势追着那人而去,同时,展昭也从幺幺背上一跃而出,两人离玄之箭一般,直扑那个从“天空的缝隙”之中,钻出来的人。
    赵普摸着下巴看完这一切,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么躲着的啊,难怪来无影去无踪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