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444  

2014-06-01 15:4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444章破绽
    晚上的时候,众人各有各忙,抽了个空,白玉堂拽走了天尊,说要问他点事情。
    天尊被白玉堂拽进房里,展昭跟进去,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心谨慎地关门。
    天尊一脸狐疑地看着俩小孩儿,狐疑,“你俩要干嘛?难道要跟为师一起干什么坏事么?还是要对为师干坏事?还是要指使为师去干什么坏事?”
    白玉堂对天尊一向没辙,看他耍嘴皮子耍得欢,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展昭看他——要不然我来问?
    白玉堂点点头。
    天尊到了桌边坐下,边摸幺幺的脑袋,边慢条斯理瞎嘀咕,“其实哦,冰鱼族还是正经挺不错的,还有条冰鱼可以玩,银狐也不错的么,可以多养几只狐狸……”
    天尊正絮絮叨叨,展昭给他倒了杯茶,边小声问他,“天尊,问你个事情。”
    天尊喝着茶抬眼看展昭——问啥?
    “我娘和玉堂的娘是不是谎报年龄了?”展昭开口。
    “咳咳……”天尊捶胸口,似乎是被热茶呛到了,边摇头,“哎,你们两个真是不懂女人的心。”
    展昭和白玉堂嫌弃地看着他——这么多人里就你一个光棍,你还好意思说别人不懂女人?
    天尊摇头,“女人都是叫小一岁好一岁的!今年如果四十啦,一定要说三十九!你们俩的娘脾气那么坏,如果敢说她俩老……”
    “啧。”展昭和白玉堂一起阻止天尊絮叨,“没问你这个!”
    天尊捧着茶杯不满地看着两人——我发现你俩一点不尊重我。
    白玉堂叹气,对展昭摆了摆手,道,“还是我来吧,我娘是我外公亲生的么?”
    天尊眨了眨眼,点头,“是啊,我看着生出来的,生出来的时候是一个小雪球。”
    “你确定?”白玉堂不解,“可是……时间对不上啊。”
    天尊接着歪头,“什么时间?”
    “换心的时间。”展昭一句话,天尊喝茶的动作停掉了,随后仰起脸,掏掏耳朵,突然失聪状,“你们刚才说什么?”
    展昭和白玉堂来气——装傻!
    天尊赶忙站起来,“啊,我出去溜达一下……消消食,晚上吃太饱了。”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摆明情况不对,一人一手抓住他胳膊不让他走,同时看了一眼门口……鲛人过去,关门落门栓。
    天尊扭回头看两人,“人多了不起啊!”
    “问你正经的!”白玉堂道,“为什么我娘的岁数和外婆换心的时间对不上?”
    “嗯……”天尊憋了半天,最后扭脸,“我忘记了!”
    “你肯定没忘!”白玉堂道。
    天尊不满,“你怎么知道?你一直都说我忘性大。”
    “对啊。”白玉堂点头,“问题是你从来没有承认过!”
    天尊托脸,“不管,你俩问殷候老鬼去!”
    展昭和白玉堂默契地对视了一眼——殷候嘴巴多紧啊,心眼又多,问他哪儿有问你轻松。
    天尊瞧着白玉堂,不开心,“你也觉得为师好骗?”
    白玉堂尴尬,“没。”
    “那你们不去问殷候?”天尊不满,“我说多了殷候那老鬼又要说我了。”
    “我们不说不就行了。”展昭戳了戳天尊。
    天尊显然动摇了,似乎有些犹豫,“嗯……”
    “说来听听。”展昭跟天尊打商量。
    天尊轻轻地“啧”了一口,最后道,“我要是告诉你俩,你俩不准跟殷候说。”
    展昭和白玉堂一起点头,天尊果然是比较宠后辈,又好说话。
    天尊小声道,“其实我们有混淆掉时间。”
    展昭和白玉堂不太明白,“混淆什么时间?”
    天尊搔了搔头,“那几个圣地,我们唯一进去过的就是万咒宫。”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天尊他们的确提起过当年进入万咒宫,但是没细说他们是去干嘛。
    “万咒宫是进去之后百病得治永生不死的么?”展昭问。
    天尊干笑了一声,“你们也见过迷城的,迷城是怎么让人战无不胜一统天下的?”
    “万咒宫也是骗人的?”白玉堂问。
    “倒也不算是骗人,只是……反正妖王用得挺好。”天尊看了看两人,“权当是妖王对陆天寒的一点补偿,不然也没你俩。”说完,天尊戳戳白玉堂的脑门,“不准说妖王坏话知道不?”
    白玉堂摸着脑门看天尊。
    天尊正色,“你看陆天寒说过妖王不好没?”
    白玉堂摇了摇头。
    “殷候嘴巴这么损有说妖王不好没?”天尊拍了拍展昭和白玉堂的头,“反正万咒宫都毁了,应该不会再出乱子,不要多问。”
    展昭和白玉堂听了个一知半解,因为万咒宫而混淆了时间么?万咒宫里究竟有什么秘密?怎样能百病得治不老不死呢?和时间有关系?
    “你俩闲不闲。”天尊换了个话题,“查八哥儿的案子还有练鲛人不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么?!“
    展昭和白玉堂愣了愣,“八哥……”随后无语,“是七歌!”
    天尊摸头,“不管七歌八哥,你们且小心。”
    “小心什么?”展昭和白玉堂问。
    “夭长天给你们冰鱼鳞,是因为看到了幺幺。”天尊自言自语,“你们那么高调把海龙蜥带了回来,别说……没准真会有大麻烦找上门。要是真跟四大不归地有关系,妖王那最糟的预言没准就真应验了,大宋岌岌可危啊。”
    “妖王的预言究竟是……”展昭还想问,就见天尊猛地使眼色,然后端着茶杯说,“喔,这个茶叶不错啊,哪里弄来的?为师饿了,想吃宵夜!”
    展昭和白玉堂看着天尊——你刚才说你吃太饱要去消食。
    说话间,有人砸门。
    展昭和白玉堂看了门口的鲛人,鲛鲛转回头开门。
    门口,站着殷候。
    展昭和白玉堂回头,天尊喝茶。
    殷候瞧了瞧三人,脸上不解——都没睡呢,锁门干嘛?
    天尊放下茶杯,“我去吃宵夜。”
    说完,跑了。
    殷候叹了口气,看展昭和白玉堂。
    两人收拾桌上的东西。
    殷候看了看门外,将门关上,道,“以后关于过去的事情问我,不要问天尊。”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没做声——问你也要你肯说啊,你那么狡猾。
    殷候皱眉,“你俩也不怕问天尊,他想起些什么不该想的来,跟之前那次一样?”
    展昭和白玉堂愣了愣,随后不说话了——这么严重?
    殷候交代完,就准备出门了。
    展昭忽然问,“银妖王的预言究竟是什么?最糟糕那个?”
    殷候停下脚步,站在门前。
    良久,就听殷候道,“妖王说过,最糟糕的情况就是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展昭和白玉堂皱眉,忍不住问,“从头开始,是什么意思?从哪儿开始?”
    “你俩也许就不存在了,很多都不存在了。”殷候自言自语。
    展昭和白玉堂就觉得心惊——不存在?
    “呵呵。”殷候低声笑,“我的命、天尊的命,都是定好的,妖王也算准的,但是你们没发现,我跟天尊的命变好了么?”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
    “因为妖王弄乱了时间。”殷候淡淡道,“但是命中注定的事情一旦改变了,那么与之相关的其他一切也都会变。”
    展昭和白玉堂体会着殷候的话。
    “已知变成了未知,最后的结果会怎样,妖王自己都不知道。如果真的导致了很严重的后果……那么只能从头再来。”殷候说着,摇了摇头。
    展昭和白玉堂坐在那里,想着各种的可能性,妖王弄乱了时间?
    殷候双手按着门把,准备开门离去,却又停下了脚步,回头说,“妖王其实还预言过最好的未来。”
    展昭和白玉堂都抬起头,“最好?”
    展昭问,“最好是什么样?”
    殷候微微有些走神,“最好的就是……还能再相见。”
    “谁和谁再相见?”展昭和白玉堂追问。
    殷候没在回答,微微地笑了笑,开门出去了。
    房间里,剩下展昭和白玉堂相对而坐,两人都只有一个想法,无论如何,都要尽量避免最坏的,追求最好的了,对吧?!
    ……
    晚些时候。
    包大人和庞太师回到了开封府,二人是从皇宫过来的,进门就来找展昭和白玉堂。如意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下来,四海殿四周围戒备森严,但是皇宫下午的时候又闹鬼了,有灯笼在飞,如今是人心惶惶。
    “再加上达旦在这里,过阵子又是春试,所以皇城军的人马增加了不少,皇宫里也加强了戒备。”包大人道,“欧阳将军刚刚被委任统帅皇城军,原先那些统领们似乎有些意见。”
    展昭不解,“皇城军原本的统帅是欧阳老将军,皇上也早有意思等西域再太平几年,就调欧阳回来做皇城军统帅,这不是谁都知道的事情么,有什么意见?”
    太师笑了笑,坐下道,“展护卫厚道,皇城军之中不少高手,大多名门之后,与欧阳将军背景接近,可是有一点,他们都没有战功。皇上明显更信任赵家军,年轻人么,仕途受阻不满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老夫有一些别的发现。”
    展昭和白玉堂都认真听太师分析,太师别看长得草包样平日也喜欢装傻充愣,这可是个明白人。
    太师道,“老夫怀疑,七歌的案子,和皇城军中的某些人,有些关系。”
    展昭微微一愣——这可是大线索。
    “太师有怀疑对象?”白玉堂问。
    “具体是谁需要你们去查,不过老夫见也没什么线索,所以提供些看法。”太师笑了笑。
    展昭看了看包大人,包拯点头,显然他和太师之前交流过看法……觉得还挺靠谱。
    “大概去年吧,皇城军提拔了些人。”太师慢悠悠道,“都是些青年才俊,有老臣极力推荐,晋升也快。趁着开封府出巡,九王爷他们都不在开封,这帮人很好地表现了一把,皇上也十分赞赏。”
    展昭想了想,“这是好事啊。”
    “所以说你厚道么。”太师一笑,“,你们一回来,这帮人不就没表现机会了么。”
    “正常。”白玉堂道,“开封本来就太平,开封府破案又快,能有皇城军什么事?也就帮忙救救火搬搬东西之类的吧。”
    “可不是么!”太师点点头,“七歌这事儿闹起来之前,有一次皇上请一群臣子饮宴。”
    展昭和白玉堂无语,赵祯也是闲的,这么喜欢请人吃饭呢?
    皇上大概也多喝了几杯,就跟欧阳老将军聊起了什么时候让欧阳少征回来,接了皇城军统帅的职位,这样也好陪在老将军身边。欧阳老将军当然开心啦,老头也是个粗人,和皇上聊得挺好……老夫就在一旁,你们可是没看见其他几位才俊和自家爹爹那面色。
    展昭和白玉堂点头——可以理解。
    “之后没多久,就出了七歌的事情,眼下这节骨眼上,皇城军需要量大增。刚才皇上让人加派人手,但是那几个老臣就趁机提出了给几位统领分工,让他们固定管辖开封的各个区域。”
    展昭和白玉堂都皱着眉头——皇城军有辖区但是都是轮班制的,这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兵马,主要是维持治安的,怎么可能固定谁管哪个区,那皇城岂不是很快就会分帮结派?
    但是现在人手不足,那几个统领这么做,有点跟赵祯讨价还价的意思。当然了,也不是特别明显。
    白玉堂干笑了一声,“难怪赵普跑得连踪影都不见,看来是闻着味儿了。”
    “嘿嘿。”太师点头,“九王爷不爱此道但是毕竟从小耳濡目染,心中有数。”
    “那皇上岂不是恼火?”展昭替赵祯想想也不容易,“这节骨眼上还争权夺利。”
    “为什么他们有这个胆量?”白玉堂很是不解,虽然赵祯脾气温和,但那是表面,此人心眼极多而且不动声色,再加上赵普也在这儿呢,那帮人哪里来的底气?
    展昭也点头,“这么有底气?”
    太师指了指二人,“就是这一点奇怪!那帮都是聪明人,集体犯傻了不成?”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
    “老夫觉得,他们言谈之间,似乎很有把握,开封府和赵家军,解决不了这个案子,或者说……还会出更大的乱子。”太师一笑。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这俩都是聪明人,一点就透。
    “如果再出事,开封府和赵家军都解决不了,但是他们却能解决,那就真的有讨价还价的资本了。”展昭道。
    包大人摸了摸胡须,“本府也觉得有这么点儿意思,所以皇上下午的时候装傻充愣,偏偏安排欧阳将军提前接手皇城军。”
    展昭一笑,“激将法啊?”
    太师和包大人都点头。
    “是他们几家联手干的么?”白玉堂问。
    “没准。”太师摆摆手,“老夫敢肯定他们没这个本事单干,但是应该是知道些什么。”
    展昭点头。
    太师补充,“九王爷已经派人暗中盯着这几家了。”
    展昭和白玉堂嘴角轻轻地一抽——赵普那只狐狸!
    “那太师觉得我们能干什么?”展昭问。
    太师笑了,“我听煜儿说你们养了个背后灵。”
    展昭和白玉堂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坐在幺幺的窝边,盯着正打瞌睡的小五看着的鲛鲛……背后灵?
    “闹鬼这种事情吧……”太师提醒,“是人遇上了都怕!不怕的只有一种情况。“
    展昭和白玉堂都了然,“知道是怎么搞出来的!”
    太师点点头,“所谓引蛇出洞,你们不妨也装神弄鬼去吓唬吓唬那几个人,说不定能唬出些什么来,记住了,要吓唬儿子,儿子比老子好骗。”
    展昭和白玉堂相视一笑,又看了看鲛鲛——用他来装神弄鬼那简直是,太适合!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