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449  

2014-06-10 09:3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449章 毒蛛阵
    兵戊见到展昭的起势,头盔后的双眼凶光毕露。
    就近观战的白玉堂等人默默交换了一个眼色——不管这个兵戊是什么来头,他绝对杀了不少的人,这双眼睛并非是普通江湖小角色的眼睛。赵普不禁怀疑此人的真实身份……此人来自何处?一般战场上杀红了眼的才会有这样的眼神,如今太平盛世,他看着年纪又不大的样子……什么情况?
    霖夜火摸着下巴,对已经从城楼下边跃上城墙观战的邹良说,“他的眼睛好像有点问题。”
    眼力极好的白玉堂刚才已经看到了,此人是重瞳子,眼内双瞳相叠,因此看起来眼睛怪异。他的双目有一定的迷惑性,按照他的内力,应该还会一些利用重瞳制造的幻觉,跟他对战必须小心。
    展昭手握剑柄的同时,直视着对方的双眼,随后微微一笑。
    兵戊跟展昭对视了一会儿,冷声道,“果然,你不吃这套。”
    “所谓的两生剑。”展昭突然开口,“应该是用战场杀过人的刀打造的,属于杀戮之气过重的兵器,再加上你内力制造的幻术,让人产生恐惧感。”
    兵戊看了看自己的剑,坦然点头,“一般兵器只要碰到我的两生剑,立刻就会看到炼狱景象,通常不用动手对方就已经死了……不过对于你这样的魔头之后,果然是不管用呢。”
    众人又默默对视了一眼——这指桑骂槐的是暗指殷候,兵戊这是开始反击了?
    展昭一挑眉,坏笑,“你语气里有一股子醋味儿。”
    众人微微一愣。
    兵戊也一愣。
    “嗯……”展昭又打量了一下兵戊,脸上有些了然,“又一个手下败将的后人啊……”
    展昭此言一出,就见兵戊的眼色更寒。
    众人暗地里叹了口气,果然……论耍嘴皮子,展昭是绝对不会输的。
    天尊也惊讶,“他竟然猜到。”
    殷候白了他一眼——其实也不是太难猜吧,去找白玉堂的仇家多半也是因为你。
    兵戊双手一握两生剑,一跃而起,侧向举剑砍向展昭,“今天让你知道谁才是天下第一!”
    话音落处剑已经到了。
    展昭站在原地没动,等到兵戊的剑都快到眼前了,他突然拔剑出鞘……
    观战众人都微一皱眉——破绽?
    因为兵戊的两生剑是有两头的,长剑的剑锋阻挡展昭巨阙的时候,胳膊肘一转,另一头的剑带着剑风偷袭展昭肋下。
    无论剑多快,但收招总要个时间。这里动作再快也不可能比过两生剑的进攻,因此……这一招对于展昭来说,或者对于所有用剑的人来说,都是破绽。
    然而,武功太弱的看不清这里头的动作,武功比较高的那几个啧是恍然大悟。
    赵普摸着下巴,“原来是因为这个才换手拿剑啊……展昭这狡猾的!”
    白玉堂也是双眼紧紧盯着展昭拿着巨阙剑鞘的右手——剑是虚的,剑鞘才是实的!展昭从一开始就已经想到了对付两生剑的方法。或者说,展昭应该是一直都有思考过,一旦遇到这种两头剑,要怎样对敌!
    霖夜火点头,“哎呀,展昭果然不只是一个单纯的吃货!”
    邹良佩服地看了看他——单纯的吃货?南宫他们都说展昭是开封城镇宅的貔貅!
    就在兵戊的短刀刀刃到了展昭肋边的时候,展昭手中巨阙剑鞘突然对着他手肘挥去……这一招跟巨阙扫过根本没区别,因为剑鞘上带着内力形成的锋利剑风,如果被削到,兵戊的手肯定连着手肘一起飞出去。
    兵戊微一侧身,但是侧身的同时,原本虚晃的巨阙却变实了,一剑扫过他面门。
    兵戊猛地仗剑阻挡,并且偏头躲过……但他退后几步的时候……头盔上还是发出了崩裂的声音,“咔哒”一声,头盔的面罩部分裂开。
    巨阙果然是削铁如泥,展昭那一剑并没要兵戊的命,不知道是他有意手下留情,还是兵戊走运。
    兵戊跃到不远处的屋顶上,单手拄着两生剑,单手一托自己的面罩,露出一双重瞳鬼目,看着展昭。
    展昭也微微一个后撤,双手一合……巨阙还鞘,依然是刚才的起势。
    众人看得张大了嘴。
    这一招简直是克两生剑的绝招!展昭的巨阙只要在剑鞘之中,对方就不知道真正进攻的究竟是剑还是剑鞘,在拔剑的一刹那,就需要防住两方。可巨阙的剑和剑鞘是一样长的,两生剑却是不一样长的,因此无论是单剑还是两生剑,就这么被这简简单单的一招拔剑给压制了。
    展昭微笑,“传说中的斩鬼剑第一式,四目修罗剑。”
    天尊和陆天寒都看殷候,“你确定没教过他?”
    殷候笑了,摇头,“我真的没教过他,这剑总共十三式,是根据传说中专门斩鬼的十三修罗命名的……我带他去拜佛,指给他看过那十三个修罗的塑像,应该是自己琢磨出来的。”
    天尊眯眼睛——以后有空要多带玉堂去看佛像。
    白玉堂观战中忽然感觉一股寒意,回头看了一眼,天尊背着手站在远处屋顶上,不知道正琢磨什么。
    “四目修罗是长了四只眼睛的修罗,前后左右各有一只,意为无懈可击。”赵普低声道,“原来如此,的确是无懈可击的拔剑之式”
    展昭眨了眨眼,“大概……是这样用的吧。”边说,边回头看了殷候一眼。
    众人都一惊——这个时候回头?
    小四子捧脸——猫猫又来了!
    小良子则是蹦跶——肯定是故意的!
    殷候哭笑不得。
    兵戊果然看准时机一刀抽出……这次他没有正面进攻,而是从展昭身后,剑也不是由上而下,而是由下往上扫过……
    但奇怪的是随着剑风,展昭像一片羽毛一样被挑到了半空中,到了兵戊头顶上方,忽然在空中一个转身,由上而下……用刚才跟兵戊第一招进攻时几乎一模一样的招式,巨阙出鞘,直砍下去。
    兵戊双手合十握住两生剑一挡……展昭手中一变,握着巨阙的手和握着剑柄的手一合,跟刚才兵戊用两生剑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的动作,手肘一转……巨阙的剑鞘狠狠击向兵戊的肋下。
    完全一样的进攻模式、不同的是不一样的威力,以及……巨阙的剑鞘比短剑更加长。
    兵戊一侧身斜着跃出几丈远,单手抓地才停了下来,两生剑的一段插入屋顶的瓦片之中,因为屋顶是斜的,兵戊差点掉下去。
    他虽然没有去捂自己的肋下,但众人相信他绝对被展昭打中了,而且应该是伤了,不伤也肯定很疼。如果不是那一身金属的笼式盔甲,展昭这一招至少能打断他几根肋骨。
    兵戊低着头,抬起眼,两只眼珠几乎没入眼皮之中,用一种怨毒的目光看着展昭。
    展昭将巨阙还鞘,“第二式,镜中修罗。”
    众人脑中同时显现出一尊站在镜子里的修罗的佛像,据说镜中修罗可以变成任何镜子前的鬼魅的样子,混入鬼魅之中,将它们集体斩杀。
    观战众人都心中了然,只有展昭和殷候这种天赋异禀的类型,才会看了一眼之后就将对方的功夫学会,果然是殷候独创的剑法,只有他的传人才可以使用,别人就算知道剑谱也不可能学会。再者说,疑殷候究竟有没有写剑谱,还真不一定。
    兵戊缓缓地站了起来,单手握住两生剑的剑柄,突然一收……就见长剑缩了回去,留在外边的是短剑。
    小良子踮着脚看,边问,“那小子要认输了么?”
    “还早呢。”天尊道,“兵蛛王的看家本事是短剑。”
    “短的剑跟长的剑对阵不会吃亏的么?”公孙好奇。
    “也不见得。”天尊摇了摇头,“如果是近身战的话,短剑未必吃亏,而且他身上还有盔甲,比较占便宜才是真的。”
    “对啊,剑这么长,要怎么近战?”萧良问殷候,“巨阙可以近战的么?”
    殷候轻轻地摸了摸下巴,“这个兵戊,比兵蛛王要有脑子。”
    天尊也点头,“当年兵蛛王是用更长的那一头剑跟殷候打的。这就意味着……”
    “之后的打法会和殷候当年的打发不一样。”陆天寒道,“展昭会怎么做呢?”
    众人讨论的时候,就见兵戊忽然往前一冲,就地一滚……
    “好快!”霖夜火一挑眉。
    众人也惊讶,兵戊的轻功看得出来相当好,关键是他动作灵活,而且他那一身盔甲似乎很适合滚,这满地一滚还真是不好防备。
    展昭并没躲避,而是站在原地,手中巨阙转了个圈,背在身后,同时脚下移动……
    “哇!”小四子拍手,“转起来了!”
    众人就见展昭脚下滑动,整个人都像是转了起来一样,避开了兵戊近身之后直扫脚下的几剑。
    虽然兵戊动作迅猛而且专攻下盘的打发十分烦人,但是展昭动作极快,跟只猫一样上蹿下跳,动作还流畅带风,红色衣袂飞舞间,连踢带踹,不止没被剑伤到,反而还踹了兵戊好几脚,依然是保持着踹人只踹脸的风格,打得兵戊火往上撞。
    白玉堂双手拄着刀看着,摇头——跟展昭比速度,有病……
    兵戊见下盘攻不下,转而反手拿剑攻上方。
    众人都皱眉——这才是关键!已经被兵戊打到了近身,下盘可以用灵活的脚步躲过去,但上边呢?
    可还在众人替展昭想法子的时候,展昭早已开始跟兵戊过招。
    就见他剑都没有出鞘,一手背在身后,单手像拿匕首一样反手拿着剑,剑柄朝上。
    赵普摸了摸下巴——喔呦?
    展昭这一招十分怪异,但是也十分有用。
    兵戊的短剑一近身,巨阙都会阻挡,而与兵戊的进攻方法不同,展昭用直长的巨阙挡住短剑进攻的路线的同时,剑梢则是在进攻兵戊的膝盖,手肘还在压制兵戊的手腕……于是,兵戊变成了在展昭巨阙的压制下,每次进攻都被单手挡下。
    展昭微微低着头,几缕头发滑落遮挡住侧脸,众人只能看到他的下巴而看不到他的眼神,显得异常冷峻。兵戊则是根本不能抬头……近身战速度之快看得人眼花缭乱。
    小良子已经忍不住了,连窜带蹦到了白玉堂身边蹲下,就见展昭一改平日的温和谦恭,以一种绝对的实力压制着兵戊的每一次进攻。
    兵戊久攻不下,手肘每次抬起,都会被展昭准确地击中,膝盖则是被巨阙击到了好几次,现在都有些麻木了。
    这种有力使不上的感觉,打得兵戊蛮劲发作,猛地喊了一嗓子,左手对着展昭一直微微低着的脸一掌拍了过去。
    于此同时,展昭一脚猛地踹向他膝盖。
    兵戊向下一跪,手掌就拍空了,展昭回身一脚将他踹了出去,退后一脚踩在屋顶的边缘,迎风而立,一手始终背在身后。
    兵戊则是被直接踹出了屋顶,往下落去。
    小良子在白玉堂身边直蹦,“好帅!”
    白玉堂没说话,红衣温润的外表下,是必胜之心,展昭这种外在性格和内里本质极大的反差,就是他最大的魅力所在。
    观战的所有人都默不作声,不止如此,连围观的百姓也似乎是看傻了眼,展昭收拾兵戊的过程其实非常快,因为两人都是快速进攻型的打法,一连串的激战之后,无论内行还是外行只有几个感觉——兵戊并是不好对付的角色,是个高手!但是展昭绝对能赢他!而且还是压倒性地赢他!
    然而,在众人看来已经打赢了的展昭此时却抬起头,望向对面屋顶刚才兵戊掉下去的位置,轻轻一皱眉。
    同时,就见本来已经摔下去的兵戊猛地窜了上来。
    窜上半空之后,众人就见兵戊身上的盔甲张开,样子像极了一只巨大的蜘蛛,他跃到半空之中,脸上的头盔已经掉了,裹着脸的绷带散落,露出的面目狰狞可怖,惊得众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这小子是毁过容还是怎么的?
    “展昭!”
    兵戊怨毒的嘶吼声带着一股强大的内力,就见他双手在空中张开,抓着自己盔甲的两边,猛地往外一拽……
    天尊一皱眉,“毒蛛阵?”
    殷候也脸色一沉,暗暗替展昭捏把汗——要小心啊乖孙,不能小看他。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