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429  

2014-05-09 10:51: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429章 雨中惊魂
    赵祯和小四子聊着聊着,就将当年的秘密说出来了。七歌的死,多多少少跟赵祯有些关系。赵祯又是因为庞妃而误了跟七歌的约会,因此七歌现在变成鬼来找香香麻烦,倒是也说得通。
    当然了,这种说得通是建立在真的有鬼这个前提之上的。
    此时,天空之中乌云密布惊雷滚滚,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下来。
    众人在园中凉亭里坐着,继续刚才的话题。
    展昭就问赵祯,“七歌当年想说什么,皇上一点都不知道么?”
    赵祯十分为难地摇了摇头,“朕是真不知道,如果有什么征兆,朕也不会因为听琴而耽误事。其实当时朕还以为又是因为九叔的事情。”
    展昭好奇,“跟赵普有什么关系?”
    “九叔当年准备去边关了。”赵祯道,“七歌想要跟着去,跟朕说了好几回。”
    展昭和白玉堂挑眉。
    “你们也知道,九叔是去边关打仗的,带个丫鬟在身边成何体统?再说了,他老粗一个,打死他他也不肯带个丫鬟。”赵祯无奈,“很多人都劝过七歌,但是她死心眼。”
    听到这里,白玉堂突然问,“她对赵普执念那么深,就算真的还魂了,那也应该去找赵普才对吧。”
    展昭摸着下巴点头——有道理。
    小四子紧张了起来,“鬼鬼要找九九么?九九会有危险么?”
    赵祯轻轻拍了拍小四子的脑袋,示意他不用紧张,边对展昭和白玉堂道,“我刚才跟九叔聊了聊,他这些年没被什么鬼啊神啊的骚扰过,尽是他骚扰别人了。至于眼下,我这不是把他撵出去了么,留在宫里不太安全,太妃也是这个目的才去的开封府。开封府里有包卿坐镇,鬼神难近。”
    “其实我最好奇的是。”展昭很感兴趣地问,“当年七歌的鬼魂是怎么把赵普吓到的。”
    白玉堂也点头,“以赵普的性格,就算当年他只有十几岁,出来个青面獠牙的鬼怪站在眼前他应该也不会怕的吧,更何况还是认识的人……”
    展昭点头。
    小四子也点头,“九九胆子可大了,比他胆子大的应该只有爹爹了。”
    赵祯下意识地看了小四子一眼,问,“你爹是个书生而已,胆子那么大么?”
    “那是啊。”小四子点头,“爹爹说啦,做郎中的要是胆小趁早别做。”
    展昭和白玉堂默默为天下郎中汗颜了一下……也不是人人都跟公孙似的那么彪悍的。
    “其实朕当时也很好奇,跟九叔打听过。”赵祯道,“那日是他路过芙蓉园,说是突然听到一些声音,好似是身后有什么。”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这个有些离奇啊,虽然那时候赵普还小但功夫应该极好了,谁那么大本事,在他完全没发现的情况下出现在他身边?难道有天尊殷候的功力?
    “九叔说他当时回头看没人,再回过头,眼前站着个红衣服的女人。”赵祯接着道,“他说那女人的脸都没人色了,但是他认得出来是七歌。”
    “七歌不会武功吧?”展昭问。
    赵祯失笑,“当然不会……”
    白玉堂也皱眉——不会武功,怎么做到无声无息地靠近?
    “九叔疑惑是因为对方站在他眼前,却是完全没有活人的气息。”赵祯回忆着赵普的描述,“他说感觉像是一个僵尸站在自己面前,眼睛也是接近灰白色,然后黑色的嘴,像是要咬人。但是跑的又很快,动作迅捷,不像是轻功倒像是被什么扯着的木偶……九叔抓她的时候踹翻了两堵墙,后来动静把侍卫们引过去了。”
    赵祯说着,问一旁安安静静站着的南宫,“你后来跟侍卫们打听到得事情也说一说。”
    南宫点头,对展昭和白玉堂道,“我当时找最先赶到的侍卫们打听,他们也说看到一个红色衣服,僵尸一样面容苍白,嘴唇黑色的女人像是缩骨一样缩进了墙缝里,然后九王爷踹翻了墙,他们也没找到那女鬼。”
    “缩进墙缝?”白玉堂又问了一遍。
    南宫点头。
    展昭摸了摸下巴——就是让天尊和自家外公来,也不可能缩进墙缝里去吧,这是什么功夫?”
    “有几个侍卫当时就吓坏了。”南宫道,”不过芙蓉园就在四海殿附近,平时也没少出事,大概见怪不怪了吧。”
    “这宅子结构都是逆风水而行,走势诡异,常年照不到阳光。”白玉堂道,“处处都是阴宅的造法,为什么在皇宫里,会有这么一所宅子呢?”
    展昭也看赵祯。
    赵祯道,“哦……这宅子最早建造的目的,是因为鬼神之说。”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
    “据传说,这四海鬼殿是广顺年间,也有说是显德年间建造的,有说是郭威造的,也有说是柴荣……当然也有传说是太祖造的……”
    展昭和白玉堂嘴角抽了抽,看着赵祯,那意思——究竟有准没准的啊?
    赵祯搔了搔头,“朕也不是很清楚,朕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不在皇宫住,以前的事情没多少人知道。”
    展昭和白玉堂倒是也不纠结,管他谁造的呢,关键是这玩意儿造了干嘛用。
    “这四海殿,是用来完成冥婚的。”赵祯回答,“皇宫之中皇子早夭的事情时有发生,未婚的一定要进行冥婚,不然据说是会祸及后世。”
    展昭和白玉堂都一愣,“冥婚?”
    “哦!”小四子一拍手,“我见过冥婚哦!”
    赵祯瞧他,“民间也很多么?”
    “嗯嗯。”小四子点头,“以前村里有钱人家的儿子死掉了,听信一个算命瞎子的话,非要娶一个十六岁的漂亮姑娘回家冥婚。有一家人欠他们钱,于是闺女被拿来抵债了,别人家花轿进门的时候都欢天喜地的,就是那家新娘子哭的可惨了。后来爹爹假装算命骗他们,说冥婚要死人对死人,不然不吉利,他们才把新娘子放掉。但是换死人又不是那么容易,于是最后爹爹给他们弄了个纸人。”
    赵祯挑眉,“公孙先生机智啊。”
    小四子笑眯眯,“那是,不过后来那个新娘子死活要嫁给爹爹,然后爹爹只好带着我跑出去买药避风头,然后就遇到了展展他们……”
    众人哭笑不得,原来还有这种事啊,还真得谢谢那姑娘。
    赵祯让小四子一逗又乐了一会儿,接着跟展昭和白玉堂道,“皇宫里冥婚也是渐渐演变,最开始的时候据说很残忍,都是殉葬的,后来慢慢用活人代替,就是守活寡,最后死人配死人貌似也有过。只不过死人摆放的时间太长,出现了疫病传播,于是接着换活人守寡。这么一来二去好几十年。楼里阴森恐怖,配了冥婚的还都是些年轻貌美的姑娘,进去不是吓死就是吓疯,自缢的、跳井的、服毒的,那是不计其数。”
    展昭和白玉堂双眉皱着就没分开过,心说难怪这几代皇氏都人丁单薄、后宫混乱还短命,简直是造孽之后咎由自取。
    “后来随着四海殿越来越邪门,冥婚之制终于被废除。”赵祯靠着扶手托着下巴叹了口气,“四海殿封起来之后就更加少出事了,芙蓉园也围上之后就是彻底清净了,偶尔一些风言风语,倒是没什么大事。”
    “四海殿和芙蓉园真的经常闹鬼?”展昭好奇。
    赵祯看端着茶点过来的陈公公,示意他说说。
    陈公公叹了口气,“老奴在宫里都几十年了,这四海殿和芙蓉园闹鬼的事情时有发生。丫鬟侍卫碰到的最多了。
    “那公公有碰到过么?”展昭好奇。
    陈公公点头,“有啊!”
    展昭和白玉堂都似乎有些兴趣。
    陈公公道,“老奴小时候进宫没多久就碰到过,就在芙蓉园附近,有个白衣服的女人在游荡,我只看到个背影没看到脸,那女人脖子老长老长了,脖子上还围着根白凌子。”
    展昭和白玉堂皱眉——真的假的?
    展昭又看南宫纪,“不会你也碰到过吧?”
    南宫倒是很坦然,“宫里好多侍卫都碰到过,我自己没碰到过,但是有影卫守夜的时候看到鬼火、还有最多的是在芙蓉园看到灯笼在飘。另外……就是有侍卫看到墙上有奇怪的影子。”
    展昭心中好笑——原来这皇宫当差那么刺激的啊。
    白玉堂忍不住问展昭,“开封府有么?”
    展昭没回答,来给两人端茶的陈公公直笑,“哎呀白少侠,有包大人在,开封府还能有鬼啊?”
    小四子很好奇地问赵祯,“皇皇你碰到过没有哒?”
    赵祯微笑问,“你说鬼啊?”
    小四子点头啊点头。
    赵祯无奈地笑了笑,“幸亏没有,不然就惨了。”
    小四子笑,“皇皇也和小四子一样胆子很小么?”
    赵祯苦笑,“朕胆子倒是的确不太大,不过不能承认!吓着了也要挺住!绝对不能叫出来”
    小四子眨了眨眼,“干嘛要挺住?叫出来对身体好点哦,爹爹说的,吓着了憋住对身体不好的。”
    赵祯点头,“可朕是皇帝啊,一朝天子被鬼吓着了说出去那可就惨了,所以朕要死撑住!”
    小四子同情地看着赵祯,最后伸手拍了拍赵祯的肩膀,“皇皇最惨了。”
    赵祯欣慰地点头,“是啊!你也这么觉得?”
    小四子认真点头,“嗯!皇皇做自己不喜欢做得事情,然后大家都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了,所以皇皇最孤单了,还没人愿意跟你做朋友。大家都自由自在在外边玩哦,皇皇就被关在宫里呢,多没劲,这辈子吃亏死了!还不能去太白居吃饭,御膳房里的菜拿到桌上都冷了一半了。”
    赵祯盯着小四子看了良久,随后搂住蹭,“就你最贴心了,他们都欺负朕!”
    小四子继续同情地拍赵祯,“下次我们带火锅来宫里吃吧?白白家里送来的海鲜可新鲜了。”
    “嗯嗯!”赵祯满意地搂着小四子,“朕收你个干儿子吧!不还给公孙先生了。”
    小四子戳赵祯,“差辈儿了,我是九九的干儿子。”
    “那咱么做亲兄弟!”赵祯倒是难得没正经了起来,一旁陈公公无奈地摇头,皇上也就跟小四子能逗几句。
    正这时,几个丫鬟扶着青莲过来了。
    青莲这会儿脸色好了很多,换了干爽的衣服,刚才太后知道她吓着了,拉着她好一顿安慰。
    赵祯很温和地问了她这会儿的情况,陪她来得丫鬟说,太医都给看过了,没事儿,就受到点惊吓。
    “你是让什么吓着了?”赵祯问。
    青莲道,“回禀皇上,奴婢刚才在青园附近打一些香樟树的嫩芽下来,准备给太后做熏香用。突然就听到有人叫我,是个女人声音,我回头不见人。起先我以为自个儿听错了呢,就也没太在意,继续往里走打香樟叶,就又听到有人叫我……奴婢一回头,发现四外没人了,青园里就我一个,于是我有些害怕,收了兜子就向外走。没走几步,忽然听到背后又人叫我,还有什么东西碰了我肩膀一下……我听宫里老妈妈们说,背后有鬼拍肩不好回头的,万一吹灭了肩头的阳火就要被鬼缠上了,所以我撒腿就跑。拐过院子的时候我回了下头,看到后头有个灯笼在飘,吓得我连兜子都顾不得了,冲出来脚下停不住,就栽在河里了。”
    说着,青莲回头瞧了瞧在白玉堂身边打哈欠的幺幺,莫名觉得好可爱哦……刚才就是这家伙救了自己。
    青莲简单叙述了一下自己的经历。
    此时电闪雷鸣,雨势也是有增无减,莫名气氛就很适合讲鬼故事。
    小四子听着有些害怕,赵祯拿袍子给他披上,边问南宫,“你刚才带人去,有找到灯笼么?”
    南宫点了点头,让一旁侍卫端上来一样东西,道,“灯笼没有了,但是找到一些烧焦的木头,看得出来是一个宫灯的形状。”
    展昭和白玉堂都凑过去看。
    灯笼烧得都快成碳了,就剩下半个轮廓,可以看出是宫灯的下半部分……不过这种款式的宫灯已经很久没人用了。
    众人聊得热络,小良子一直在凉亭边坐着,剥着桂圆,自己一颗,幺幺一颗,然后一起往湖里吐桂圆核。听到这边的对话,小良子突然回头,问,“为什么每次闹鬼不是鬼火就是鬼灯的,都没有什么新意的。”
    小四子好奇问,“小良子你也见过闹鬼么?对咯,小良子也是皇子。”
    箫良“啧啧”两声,对小四子道,“槿儿,那些都是骗人的!以前狼王堡也出过一次。”
    白玉堂问箫良,“闹鬼的事?”
    “嗯嗯!”小良子点着头,双手一挂幺幺的脖子,顺势滑下来。
    幺幺尾巴一甩……小良子落到了小四子身边,托着下巴跟众人说,“那是我四岁的时候,那天晚上,有一个宫女也在狼王堡皇宫的后花园僻静的地方,看到了一个会飞的灯笼,她也跟莲莲似的,吓得满处跑。我娘正带着我逛花园呢,一脚踹飞那灯笼。就看到灯笼着火了,然后……空中咻那么一下,划过一道流星。”
    众人都一愣,小四子歪头,“流星?”
    白玉堂想了想,笑了,“有人装神弄鬼吧,用细线挂着灯笼滑动,细线上有火油十分易燃,火烧到灯笼的时候,那根细绳也着火了。估计是丝线之类的,一烧就成灰,且纤细坚韧不易发现,白天可能根本看不到,晚上就好像空中一道流星。”
    小良子拍手,“就是!我娘后来查出来了元凶,是宫中几个侍卫!他们跟宫外一个半仙儿合谋的,准备弄出皇宫闹鬼的事儿,好进来捉鬼骗钱!顺便再说我娘祸国殃民什么的,哼!”
    展昭失笑,摸了摸小良子的脑袋,“可惜祸害错了人。”
    小良子一挑眉,“那可不么!我娘那可是西北第一的母老虎!再说了,敢说我娘坏话,我爹不扒了他们的皮算便宜他们。”
    众人听着小良子一说一闹,青莲则是皱着眉歪过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展昭问她,“青莲,你仔细想想,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青莲似乎是真的想起了什么,道,“我虽然没看到火光,但是我在打香樟树的嫩芽的时候,的确看到有一些树枝上有焦痕。树叶也有被一切为二的,留下的半截跟被烧过似的。我看了一眼没注意,不过树自个儿不太可能变成那样。”
    青莲正说着,忽然“咔嚓”一声。
    一个雷响得惊天动地的,小四子吓得一蹦。
    青莲和一旁几个丫头也是一捂耳朵。
    展昭和白玉堂则是下意识地回头……就见不远处的一处花园中得树木正好被雷电给劈中了,窜起多高的火焰来。
    这时,就听远处有人喊,“青园着火啦!青园着火啦!”
    展昭皱眉。
    白玉堂也是疑惑,”这么巧?”
    “青园是什么园子?”白玉堂问。
    陈公公道,“御花园里树木最多的地方,多是香樟树、红棉树、龙眼树之类,还有不少果树,夏天避暑最合适的园子。”
    展昭起身,想去青园看看,但是小四子伸手拉住了他袖子。
    与此同时,天整个黑了下来,电闪雷鸣兼疾风骤雨,四周围的树木被吹得东倒西歪的,侍卫们纷纷进入回廊避雨。
    南宫也觉得情况不对,对赵祯道,“皇上,进屋暂避吧。”
    赵祯点了点头,让众人一起进书房。
    ……
    此时的开封府。
    赵普将窗户关了,给他娘加了件披风。
    八王爷也皱眉,“这天气是怎么回事啊……”
    太后用手捶着退,也显得有些焦虑,她风湿还挺严重,每次刮风下雨都会难受。赵普记得刚才太后的丫鬟去给她熬药了,估计风大雨大那丫头跑不回来了。
    赵普说去给太后拿药。
    太皇太妃紧张,“你一个人去啊?”
    赵普差点乐了,“娘,我去厨房拿药又不是去打仗。”
    老太太左右看,想找个人。
    赵普已经跑出去了。
    “哎呀……”太皇太妃着急。
    八王爷端着杯子在一旁安慰她,“没事儿,这是开封府,什么不干不净的能上这儿来?”
    “这倒是……”太皇太妃还是有些担心。
    ……
    同时,开封府门外涌进来了一大群人。
    公孙的雨伞都被吹散架了,衙役们蓑衣帽子飞了一大半,好容易跑回开封府。刚才要不是他们拦着,没找见七歌骨灰的公孙差点让他们把所有的坟都抛开,幸好被众人给拽回来了。
    抱着那坛子被公孙判定为“不是骨灰”的东西的赭影全身都湿透了。
    紫影拿着两件大蓑衣帮着公孙挡雨。
    到了门廊下,公孙看了看落汤鸡一样的众人,又看了看身上最干的自己,有些过意不去,道,“赶紧换衣服去,泡个热水澡,我给你们去煮些驱风寒的汤药。”
    说完,公孙顺着门廊,跑去厨房了。
    ……
    赵普走向厨房,在半道看见了躲在走廊里,着急的直转圈的丫鬟玉儿。
    “王爷。”玉儿看见赵普,可算看见救星了。她刚才熬了药,这会儿要给太皇太妃拿,但是风雨太大了,她个小丫头弱不禁风的,风雨里打着伞都站不稳,而且雷声也大,她都不敢走出去。
    赵普让她回去陪太妃,药他去拿就好了。
    玉儿松了口气,赶忙跑了。
    赵普也不打伞,他内力深厚,不让雨水沾身不是件难事。
    走了几步,赵普就皱眉……似乎风雨中,还有些奇怪的声音。
    赵普微微一愣——这种感觉似曾相识,他猛地一回头,身后并没有人,又转回身想往前走,但是瞬间愣住。
    一道闪电,蓝色的电光照亮黑压压的天空,惊雷声气,天空像是要炸开一样。赵普回过头的瞬间,就见眼前的大雨中,站着一个红衣服的女人,黑发遮了大半张脸,黑发没遮挡住的地方,只露出了一只灰白色的眼睛,还有苍白的脸,以及灰黑色的嘴唇。
    赵普站在原地跟那人对视。
    眼前的“女鬼”依然没有任何的活人气息,它缓缓地抬起头,就在这时候,突然……赵普就听到一阵焦急的脚步声,还有一声大吼,“赵普!后退!”
    赵普一愣,后撤一步,耳边一个花盆飞了过来,正砸向那女鬼。
    女鬼后退一步的同时,赵普就听到身后有人跑过来,踩中了水坑啪啪直响,随后胳膊被人拽了一下,公孙窜到他跟前,手里拿出一包药粉朝着那女鬼的面门就扔了过去。
    黄色的粉末散开,被雨水冲掉了一半但还是有一些沾到了那女鬼脸上。
    赵普就听到那女鬼喉咙里发出了“咳咳”两声。
    公孙从腰间摸出两枚药丸,往那女鬼脚上就砸,“果然是尼玛装神弄鬼!有本事别咳!”
    随着轰隆隆又一声雷声响起,那女鬼脚边炸开的药丸溅起黄色的水花。
    公孙拦住赵普,就见女鬼被水花溅到得裤腿上出现了大大小小的窟窿,一股酸味刺鼻,破掉的裤腿下面露出的皮肤,却不是惨白色的,而是人得肤色。
    赵普一挑眉,公孙还想拿药丸砸。
    再看那女鬼,突然往后一跃飞起,像是被强行拽走的风筝似的,贴着墙壁“哧溜”一下,缩进了墙缝里。
    公孙要去抄墙边的铁锹砸墙,被赵普拦住了。
    公孙回头,气势汹汹问赵普,“受伤没?那妖精一定是人假扮的吓唬你呢!”
    赵普看着公孙,只见他全身都湿透了,黑发贴着脸颊,脸上却是凶悍,那神情,只在听到有人欺负小四子的时候,才会出现在公孙脸上。
    公孙见赵普傻呆呆的,伸手摸他脑门,“不是被吓着了吧?那玩意儿是假的,世上才没有鬼!别怕哈!”
    赵普低头,专注地看着眼前这个比他矮了大半个头,瘦不拉几,不过正勇敢试图“保护”他的书呆子。
    公孙也注意到赵普两只眼睛的“灰瞳”没有出现,那表示他应该不是特别紧张吧。赵普紧张的时候,灰色那只眼珠会变淡……不过这会儿两只眼珠突然都变深了,好像两只都变黑了似的,这是什么情况?
    公孙正想翻翻赵普的眼皮研究一下,突然闻到一股糊味,眯眼回头,“谁把药烧焦啦?!”
    正想冲进厨房看个究竟,胳膊被赵普拽了一下。
    公孙一个愣神,再明白过来,已经被赵普拉进怀里,搂住,抱紧。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