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426  

2014-05-04 10:5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426章 四海殿芙蓉园
    庞太师说到了当年关于七歌的一些事情,让众人心中形成重重疑团,尤其是太皇太妃提到,赵普小时候被七歌的鬼魂吓到过,更是令众人觉得难以置信——是什么鬼魂,能吓着赵普?
    公孙突然很好奇地问太皇太妃,“赵普被吓到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啊?”
    太皇太妃微微一愣,随后笑问,“先生是指泽岚被吓到之后的反应?”
    公孙点头。
    “嗯。”太妃还真是认真想了想,道,“要吓着泽岚可不容易啊,我印象中他就被吓着过两次。被吓着之后可好玩儿了,会踹东西,然后跟欧阳一起说脏话。”
    公孙眨了眨眼,“他是和欧阳一起被吓到的?”
    “四海殿那次是他们五个兄弟一起去的。”太皇太妃捂嘴,“回来的时候小脸都煞绿煞绿的,不过那会儿都才十几岁。”
    “四海殿?”展昭好奇。
    白玉堂则是更好奇,“他们五个都吓到了?”
    太妃点头,“是啊!”
    见众人疑惑四海殿,八王爷道,“四海殿是一座废弃的宫殿,皇宫以西,就在芙蓉园的后头,芙蓉园和四海殿是一起封存起来的,四周围还造了高高的围墙,十来年没人进去过了。”
    展昭像是想起来了,“哦!我就说御花园西边的围墙凹进来一块,还想着是什么结构,敢情是封住的墙?”
    太师点头,“皇宫西边可邪门了,尤其那一带,都隔出去了。以前找有名的风水先生幽明上人看过,他说那地方的确风水有些问题,而且煞气太重。”
    “煞气重?”公孙对风水也是有研究的,幽明上人是道家的高人,精通风水和周易八卦,在江湖上也是很有地位,必然不会胡诌,只是……
    “皇宫怎么会在煞气那么重的地方建别院?”白玉堂疑惑。
    “这宫殿是早前留下来的,历朝历代经历过几次大乱,每一朝都要出点事,再加之地势低又阴森,走近就是阴风阵阵。”八王爷毕竟年幼时也是宫中长大,对这座宫殿印象深刻,“现在用围墙挡上了,所以没那么可怕,我小时候那会儿都没围墙,远看那一座楼阴森恐怖!”
    太皇太妃也点头,道,“我年轻那会儿听宫里一些老人说过,那个地儿本来就不好,以前做过冷宫,有四口井。前朝纷乱,改朝换代太频繁,每次出事,大批的宫女太监怕被抓,都直接投井自尽。
    “这种事情有那么多人相信?”白玉堂似乎不以为然,“有人装神弄鬼吧?”
    “泽岚小时候就这么想,他也不信邪,所以带着一帮兄弟跑进去玩儿,这不吓得不轻么。”
    八王爷也点头,“我那会儿也挺不放心的,本想找人拆了那座楼永绝后患,不过微尘大师建议保留,封存。”
    众人惊讶。
    天尊问,“封起来是微尘的主意啊?”
    八王爷点头,“微尘大师说,世间万物都有个因果,那鬼屋虽然煞气重,但皇宫本来就是煞气最重之地,留下那座楼还能挡煞,所有不干不净的东西汇聚于此,反倒不出来祸害人,不是挺好么。存在皆因果,顺其自然。”
    殷候和天尊挑眉——大和尚又玄妙了。
    “皇上这次要调查的究竟是芙蓉园还是四海殿?”展昭问。
    公孙也好奇,“早前不是都相安无事了么,为什么这会儿突然提起?”
    庞太师皱着眉头,压低声音说,“都说了出点儿事!去年年底的时候,宫里有几个丫鬟太监,闲着玩把戏。”
    众人都不解,“把戏?”
    “哎。”太皇太妃叹了口气,“皇上后宫妃子不多,丫鬟小厮却多,以前庞妃性子比较厉害,震得住,太后又管得比较严,所以丫鬟太监们都很规矩。可是这两年庞妃做了娘之后人性子宽容了不少,脾气也好了。”
    太师也在一旁点头,“是比以前温柔不少。”
    “太后年纪大了也没心思了,另外几个妃子都是性格温顺的。”太皇太妃无奈,“这宫里一没事儿吧,毕竟丫鬟小厮们年纪也不大,小孩子心性,就开始胡乱玩闹了,最终闯出祸来。”
    众人心说,一群小太监小丫鬟还能玩出什么祸乱来?
    “他们太闲所以去闯鬼屋了么?”展昭问。
    太师苦笑,“呦,展护卫,你当他们都跟你们似的飞檐走壁啊?那些小孩儿也就赌赌钱说说闲话。”
    众人搞不懂其中有什么关联。
    “不过有几个胆子大的,就玩儿了些不该玩的东西。”太师道,“详细点说,是琼妃宫里的丫头搞出来的。里头有个丫鬟叫嫣翠儿,琼妃的贴身丫鬟,丢了一枚耳坠。这一副耳坠是琼妃给她的,相当贵重,丢了一只可惜了。嫣翠儿那天记得是戴出去的,后来忙着搬东西,进进出出可能丢在哪儿了,一群丫鬟在宫里可劲找都没找着,于是不知道谁出的主意,说是问地精。”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小四子好奇问公孙,“爹爹,地精是什么?”
    “嗯,传说中的一种神仙,是地上花草死去之后形成的,召唤出地精,可以帮忙寻找一切丢失在地上的东西。”公孙说完,对目瞪口呆的众人强调,“只是传说而已,根本没人见过。”
    “那些丫鬟召唤地精,谁知召唤出事情来了!”太师摇头,“她们也就是半认真半玩闹的,谁知道把口诀念错了,你们猜她们把谁召唤出来了?”
    众人面面相觑。
    白玉堂不太清楚召唤出来是什么意思,“召唤?”
    “就是通灵被上身了么!”太师神神秘秘道,“七歌啊!她们把七歌给叫出来了!”
    众人一愣。
    展昭哭笑不得,“是不是有人在恶作剧啊?”
    公孙也点头,顺便轻轻拍了拍怀里捂着耳朵鸵鸟状的小四子。
    “几个丫鬟手拉手玩通灵,稀里糊涂唤醒了七歌的幽魂。”太师总结了一下,“关键是七歌说的话。”
    “她说了什么?”
    “七歌上的是嫣翠儿的身,她说,她当年是被人杀死的,而那个杀她的人现在还在宫里。”太师一挑眉。
    众人都皱眉。
    白玉堂想了想,“是否那嫣翠儿知道七歌的事情,所以假借上错身说出来,想让人给七歌报仇?”
    太师轻轻摆了摆手,“别着急,事情还没完呢。”
    众人皱着眉头听后续。
    “那些丫鬟说嫣翠儿说话的时候整个人的眼神和声音都变了。”太师接着说,“七歌似乎十分的怨恨,她说,如果不找到杀她的凶手,她就咒整座皇宫不得安宁,第一个咒的就是香香。”
    众人听得后脖颈子冒凉气——这不是要赵祯的命么?
    庞煜“霍”地就跳起来了。“她咒谁?小爷找道士先先咒得她魂飞魄散信不信!”
    “哎……”太师摆了摆手,示意庞煜别急,“这事情说来离谱不值得相信,但是你不担心啊?”
    庞煜听着也有些毛了,“这女鬼怎么这样啊?”
    “她没说害死她的人是谁么?”白玉堂问。
    “她自己也不知道,只说,杀害她那凶手的线索,在四海殿里。”庞太师道,“说完,她就离开了嫣翠儿的身体,翠儿之后就身染重疾,经过几个太医诊疗总算是保住了命,但是关于那晚发生的事情她都不记得了,不过么,有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众人都看太师,“这还不够诡异?还有更诡异?”
    “翠儿通灵直到得病那段时间,她耳朵上都只有一只耳坠,另一只不是丢了么?”太师问。
    众人都点头,那丫头找什么地精不就是为了找耳环的么?
    “南宫派得力的侍卫保护她安全,皇宫又戒备森严,但是第二天早晨……嫣翠儿的耳朵上有两只耳环。”太师一挑眉,“另外一只回来了。”
    众人都愣了。
    小四子都快钻进公孙咯吱窝了,小脸蛋儿煞白。
    小良子也听得一双眼睛睁得溜圆,“那耳环怎么回去的?”
    太师一摊手,“没人知道。”
    “那事情发生了有个大半年了吧。”展昭算了算日子,“也没有应验啊。”
    “万幸的确是没应验,相安无事,但是没应验不等于没出事……”太师说到这里,颇为忧心,“香香这几个月,每个月都会有一次差点出事。”
    “出什么事?”庞煜心肝儿都吊起来,这外甥女可是他的性命。
    “今年年初的时候,香香好端端站在池塘边跟皇上一起喂鲤鱼,突然一头栽进了莲花池里。幸好皇上眼疾手快一把接住,当时一团乱。皇上问香香怎么了,香香揉着背说,‘推推’。”太师道。
    庞煜睁大了眼睛,“有人推她?”
    太师点头,“皇上就在她身边,四周围都是大内高手,身后还站着俩太监,方圆一里以内根本不可能有人靠近!”
    天尊摸了摸下巴,“这个倒是真挺奇怪的。”
    “早春那会儿,我闺女和太后他们在院子里给香香量尺寸做衣服,突然房上一块琉璃瓦砸下来,直对香香的脑袋,幸亏柳公公一把接住了瓦片。”太师叹气,“柳公公立刻就上了屋顶,不过他确定当时应该没人,影卫们也完全没发现人。可那块琉璃瓦本来好好的,没理由会掉下来。”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柳公公是太后的贴身太监,那老公公功夫不是一般的好,没可能有人无声无息地靠近,而他和影卫们完全不发现的。
    “就在前几天,又出了一回事。”太师接着说,“那日香香跟着梁夫子正学字呢,皇上正好得闲,在一旁看香香描字帖。本来香香描得挺好,突然停下笔,发呆。”
    “累了吧?”公孙问,“小四子以前学字的时候也是描着字帖突然累了就睡着了。”
    “皇上也以为香香睡着了。”太师道,“可就在这个时候,香香突然在纸的空白处,写了‘七歌’两个字。
    众人倒抽了一口冷气。
    “皇上当时把她手里的笔都扔了,抱着闺女冲出书房,梁夫子也是不知所措。”太师道,“香香才学字几天?就会描字帖,根本不会写七歌两个字。”
    公孙惊得嘴都捂上了,“那之后呢?”
    “皇上找来了郎中给香香检查,完全没病,香香也是一切正常,会叫娘会叫爹的,饿了吃困了睡。皇上又找来了微尘大师。”太师无奈,“这不微尘大师和柳公公全天十二个时辰守着香香,门口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几百个影卫,我闺女晚上都睡不好,那俩大黑眼圈啊!”
    “爹你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早说?”庞煜都跳起来了。
    “之前真没什么事。”太师也十分困惑,“就这半个月出的这件最离谱!那会儿皇上已经知道你们踏上归途了,就想着等你们回来了可以彻查此事,谁知道突然变得那么诡异。”
    众人听完都觉得费解。
    殷候一直没说话,不过也是面露疑惑,“让香香亲手写出‘七歌’两个字,还的确是难以解释。”
    “皇上为了安抚七歌,已经派遣工匠开始拆四海楼和芙蓉园外边的墙了,就是当年建造的墙壁太厚了,估计得拆几天。太后也在芙蓉园前焚香祈福,告诉七歌,一定会帮她查出害她的凶手,让她给些时间宽限。”
    说到这里,太师长叹了一声,“就在太后说到这里的时候,所有烛火灯笼突然就都灭了……芙蓉园里一盏宫灯亮了起来。”
    众人嘴角直抽,这真的是闹鬼的节奏啊!
    “等侍卫们手忙脚乱点上烛火,你们猜怎么着?”太师问。
    庞煜都快急死了,“爹你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啊!”
    “桌子上有用血写的‘三十’两个字。”太师回答。
    “三十?什么意思?”白玉堂问。
    太师摇了摇头,“不清楚。不过灯灭的时候,正好是太后跟七歌商量,让她宽限几天……所以……”
    “是七歌限定三十天之内破案么?”展昭问。
    太师点了点头,“老夫也这么觉得。”
    “这也太诡异了。”展昭觉得不可思议。
    “我也向来不信鬼神之说。”公孙摇头,“只是……当时那么多绝顶高手在,如果是诡计,是怎么实施的呢?”
    白玉堂倒是觉得这不是重点,“七歌威胁香香的确不可原谅,不过她的要求也并不是太不合理啊。“
    众人都点头——七歌不管是真的冤鬼索命还是有人装神弄鬼,目的是为了查清楚十二年前宫里那件神秘的谋杀案,查清楚之后,不就真相大白了么?她的怨恨解除,香香自然也就没有危险了。而且如果那杀人凶手真的还在宫里,难保不是个危险人物。
    “要查案就要先要确定七歌的死因。”公孙问太师,“她的尸体葬在何处?”
    太师摇了摇头,“七歌是火化的。”
    “什么?”展昭皱眉,“为何火化?”
    “她当时死得不明不白,宫里人生怕是有什么怪疾,而且她也没家人,所以照例火化。”太师回答。
    “骨灰呢?”公孙眼神一凛,“在哪儿?”
    “呃……在青山脚下葬着呢。”太师问,“先生,灰也有用?”
    公孙站了起来,“化成灰我也能查出她是怎么死的!”说完,带上影卫衙役,挖骨灰去了。
    众人默默瞧着公孙的背影,总觉得有些奇怪——是不是错觉呢?似乎公孙先生对这个案子,比对别的案子还上心思些。
    太后微微地笑了笑,点头喝茶。
    展昭也站了起来,跟太师八王他们道了声少陪,拽着白玉堂出去了。
    出了门,白玉堂问展昭,“去哪儿?”
    展昭一笑,“自然去看看那座芙蓉园和四海楼啊!”
    两人走出一段路,回头,就见殷候和天尊晃悠着跟上来了,身后还有包延庞煜,以及手拉手的小良子和小四子,还有跟屁虫一样的小五和头顶掠过的幺幺。
    展昭深呼吸,“哎呀,我们查案你们跟来干嘛?”
    众人望天——我们也好奇么。
    白玉堂看了看在空中盘旋的幺幺,也有些无力。
    府衙里,庞太师跑出来了,“一起去吧,皇上刚才还念叨,想看一眼白龙呢。”
    无奈,展昭和白玉堂只好“扶老携幼”,再带着两只不怎么靠谱的宠物,进了宫。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