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440  

2014-05-27 10:36: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440章 初探四海殿
    展昭和白玉堂想单独跑去皇宫,可惜那群“家属”一听探鬼宅,就都跟上了。
    小四子和小良子紧跟不放,小良子兴奋,小四子怕怕不过也好奇。天尊和殷候自然也有兴趣,吃得太饱回来的无沙大师也要出去活动一下筋骨,跟着众人进宫找霖夜火。
    天尊和殷候被问起那枚鳞片的事情,也挺吃惊的,似乎都是第一次听说。
    展昭好奇问殷候,“你俩也不知道鳞片的事情么?”
    “陆天寒可能知道。”殷候道,“关于冰鱼和海龙的事情只有他们自己的族人知道,而且严格保密,不过么……”
    殷候说着,疑惑地看展昭,“你也能看见?”
    “我抓着玉堂能看到。”展昭道。
    “真的么?”天尊伸手去抓白玉堂,可是抓了之后,他左右看,还是看不到那人。
    “看不见啊……”天尊郁闷。
    殷候也试了一下,还是看不见。
    展昭抓了一下白玉堂的衣服,就能看到了。
    天尊和殷候疑惑,为什么只有展昭能通过抓住白玉堂的方法看到呢?
    众人又看手拉手走在前边的小四子和小良子。
    萧良大步往前走,小四子则是边走边好奇地仰着脸,看着自己左手边的方向。
    白玉堂通过小四子的视线,可以确定他是在看鲛人。
    “小四子。”展昭问,“你也能看见么?”
    “嗯!”小四子点头,还挺开心地伸出两根手指头比划了一下,“比刚才还清楚了一点点,好像白白哦。”
    展昭惊讶,于是让小四子来抓一下白玉堂试试,小四子跑过去抓了一下,又看了看,摇摇头,“和刚才一样的哦,没有变清楚。”
    于是……众人得出结论——只有展昭能做到,理由不详。
    “那你能跟他说话么?”白玉堂问小四子。
    小四子撅个嘴,“我刚才有叫他,他不理我。”
    “不可能哒。”天尊很笃定地摇头,“他只听玉堂的话的。”
    展昭眨了眨眼,“那我刚才让他脱衣服他也脱了……”
    众人默默地看了展昭一眼——脱衣服?
    展昭想到这里,抓住白玉堂的手,对鲛人招了招手。
    走在一旁的鲛人就朝展昭走了过来。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
    展昭笑眯眯,“很乖啊,比玉堂还温顺。”
    白玉堂无语地看了看展昭。
    天尊和殷候都看无沙大师,无沙大和尚耸肩——他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众人很快来到了皇宫门口。
    宫门口不少侍卫在,倒不是加强戒备,而是在捡地上的碎砖块。四海殿外的围墙拆除之后往外运,散落了不少碎石在路上,车马碰到容易有危险。
    见众人进门,有侍卫提醒小四子小心被绊倒。只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小四子一不留神,真让石头绊了一下,往前就扑。
    小良子跑的稍微前面了点,往回跑已经来不及了,众人都想上前接,天尊一抬手准备用内力捞一把……但是小四子却被人拦住了。
    众人微微一愣。
    小四子保持着倾斜的姿势停在半空中,转脸看扶住他的鲛人。
    展昭顺势抓住白玉堂的手去看……果然是鲛人救了小四子。
    于是,展昭点头,边跟白玉堂说,“他不是不理小四子么?心肠还挺好啊。”
    殷候和天尊更加纳闷了——怎么可能?他应该只是个象征或者说征兆而已,并非是人,怎么能够救小四子?
    而此时,白玉堂有些疑惑地看着还保持着刚才姿势的鲛人。
    小四子站好了,仰脸跟人家道谢。
    但是鲛人没反应,站了起来,退到一旁,跟着白玉堂继续走。
    展昭见白玉堂疑惑,就问,“怎么了?”
    白玉堂微微地摇了摇头,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
    白玉堂刚才在小四子跌倒的一刹那,看到鲛人就在他身边,所以想让他去扶一下……但是白玉堂并没有说出口,鲛人就已经照做了。
    想到这里,白玉堂看了鲛人一眼,没出声,而是用想的——拽住小四子。
    果然,就见那鲛人伸手,轻轻一拽小四子的腰带。
    小四子走不了了,不解地回头看鲛人。
    那鲛人依然面无表情地站在他身后。
    直到白玉堂想——放手。
    他松开了手。
    小四子撅个嘴,仰着脸看鲛人。
    “槿儿,干嘛呢?”萧良拽着小四子。
    白玉堂摸了摸下巴,继续想——摸摸小良子的脑袋。
    这时,众人就见小良子蹦了起来,“谁摸老子的头?”
    展昭一直抓着白玉堂的手呢,目睹了全过程,但是他可不知道是白玉堂在想,鲛人只是照做,好奇地问白玉堂,“他这算是调皮么?怎么招惹小孩子了?”
    白玉堂笑了笑,觉得很有意思,看了看空中——你会飞么?
    想完,那鲛人忽然一纵多高,落到了一旁的屋顶上。
    展昭惊讶,“会轻功的?”随后,又疑惑,看白玉堂,“身法跟你好像啊。”
    白玉堂点头,他此时对这不知道是传说中的冰鱼还是鲛人的家伙十分好奇,说他是人吧,他好像根本不是真实存在的。可说他不是人吧……又可以真真切切地触摸到,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白玉堂脑袋里闪过了好多种念头,也许,这鲛人的产生有一定的原理可以解释,并非神神怪怪……等外公到了,应该会更清楚真相。
    众人来到了四海殿前的芙蓉园。
    此时,围墙统统拆去,整个御花园西苑完整地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四海殿的整体颜色的确呈红色,虽然红色不算少见,但是这座楼似乎红得有些怪异,暗沉的红色不知道是不是年代过于久远造成的,总觉得红里还透着黑。
    “这种颜色是怎么弄出来的?”展昭忍不住问。
    “据说是先用烟将木材熏黑,然后再刷红油。”
    这时,众人身后传来说话声,回头,就见赵祯穿了一身便装,笑眯眯站在那里。
    众人看了他这一身打扮,都忍不住皱眉。
    赵普问,“你要干嘛?”
    赵祯兴致勃勃,“探鬼楼啊。”
    众人一起看赵祯身后的南宫纪,南宫一脸的惆怅,只能眼神示意众人——怎么拦都拦不住啊……
    赵祯神采奕奕,“不怕!朕有真龙护体……”
    赵普眼色一寒,“回去。”
    众人一惊,瞄着赵普——有种!
    赵祯双眼微微眯起,瞧着赵普,那意思——朕就不走,你能怎样?
    赵普一挑眉,对南宫纪道,“去告诉太后。”
    南宫眨眨眼。
    赵祯立刻颓了,不满地看赵普……对视片刻后,赵祯一指赵普,“你也不准进!”
    赵普愣了愣。
    赵祯对一旁欧阳少征一挑眉,“去告诉太皇太妃!”
    ……
    众人默默地看着僵持不下的叔侄俩,各有弱点啊……
    “不如……”南宫和欧阳提议,“都别进?”
    赵祯和赵普看两人,异口同声,“你哪边的?!”
    南宫和欧阳默契地不说话了。
    最后,僵持不下的两叔侄在小四子的调停下达成共识,一起进去,但是要多带侍卫,并且要走中间,不得冒险不得落在后边,不准单独行动,万一有什么不妥必须马上出来。
    赵普相对来说还好一些,九王爷自保绰绰有余,还要保护公孙爷俩呢。赵祯就比较麻烦些,虽然他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但跟这几个绝顶高手比起来还是差了一大截,于是带上了南宫纪还有戈青,四海殿外围也被一大群大内高手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满。
    戈青一来,天尊就逗人家,“小馄饨。”
    戈青脸绯红,给天尊行礼,“天尊。”
    赵祯还挺好奇,问戈青,“小馄饨?”
    戈青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众人叹气,心说这状态带他进去不要紧吧?戈青平时挺好的,一见天尊立马傻呵呵的。
    原本,小四子和小良子两个小屁孩是绝对不会带进去的,但是小四子和小良子表示不带他俩就告诉两个皇奶奶……于是,众人都斜了赵祯和赵普一眼,标准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最后,大人们协商了一下,还是带上两个小家伙,不过为了安全着想,进行了如下分配。
    公孙由赵普保护,邹良和欧阳少征保护赵普,影卫们保护他们几个大将。
    赵祯带着南宫和戈青,走在天尊、殷候和无沙大师中间,做到万无一失。
    小四子归展昭保护,小霖子交给霖夜火,白玉堂熟悉机关,负责带路。
    众人准备就绪,正要进楼,又来了俩闲人,红九娘和吴一祸,也跟着一起进了。
    霖夜火一手提着小良子,四周围看了看着拖家带口男女老少的感觉,无奈叹一口气,“什么探鬼宅啊,简直就是游园会,一点气氛都没有了。”
    ……
    众人先参观了一下芙蓉园,院子里的花草早就枯萎了,一股萧条的感觉,蛛丝和灰尘落了满地。
    不过有趣的是,在众多枯朽的芙蓉花之中,有一株竟然还盛开,而且枝繁叶茂,生机盎然。
    本来,一株开放的茂盛的芙蓉花应该是让人心情愉悦的,但是在众多枯柴烂草之中,唯一开着这么一株,花越是艳丽,就越是诡异得厉害。
    赵普小声问公孙,“这是什么现象?”
    公孙想了想,道,“其实也不是太反常,可能就这里可以淋到雨,所以唯一一株花活了下来。”
    众人都点头——也对。
    赵祯看了看那棵芙蓉花,微微皱眉,没多说什么,继续往前走。
    就在赵祯身旁的殷候注意到赵祯的神色,似乎是对那朵芙蓉花有些在意。
    不过殷候向来都不是太热心赵氏子孙那点事,要不是因为展昭,他也不会来趟这浑水。
    吴一祸初来乍到,看了看那四海殿,忽然问,“我那天在喵喵楼上往这边看就觉得有些怪,这是不是鬼抬轿的造法?”
    众人脚下一滞,都默默地回头看他——什么造法这么不吉利?
    殷候和天尊都点头。
    精通建筑的白玉堂给一旁众人解释了一下,“是阴宅造法里比较特别的一种,当中正殿,两边两个角楼,有两座桥相连,感觉就像是两头两个人抬着一顶轿子。这种造法说抬轿是好听,古时候也叫抬棺,因为两个抬轿的角楼一个黑顶一个白顶,就跟黑白无常似的,所以没人会这么造,极不吉利。
    众人都点头——原来如此。
    走到门口,众人遇到了第一个难题……原来四海殿没有正门,只有左右两侧两扇小门。
    于是,众人都看白玉堂——走哪扇门?
    白玉堂抬眼看着右边的那扇门……按理来说,早先鲛人交代了,展昭在左边,危险在右边……那是不是应该走左边的门?可是鲛人此时站在右边,似乎又是想让众人从右边的门进。
    然而此时白玉堂有些不确定,因为他自己的本意也是想从右边的门进。根据他掌握的关于阴宅左右门的说法,通常都是右进左出。于是,白玉堂疑惑,是不是自己的想法,控制了鲛人呢?
    展昭见白玉堂犹豫,抓了一把他的手,瞧了一眼,就指了指右边,那意思——鲛鲛叫你走右边!
    白玉堂无奈——鲛鲛……
    白玉堂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跟着鲛人走右边。
    走向大门的时候,白玉堂就觉得脑后一痛,伸手摸了一把,转过脸,就见展昭一手抱着小四子,一手拽下他两根头发来。
    白玉堂看着展昭——猫儿,会秃的。
    展昭则是将头发在自己手指上绕了两圈,扎住,抬眼看了看前边,欣喜地对白玉堂眨眨眼——看得见诶!
    白玉堂倒是有点惊讶——不用抓着也看得见?
    展昭伸出帮着白玉堂头发的手指对他晃了晃,那意思——绑着你头发也可以看到,回去多拔几根下来,我让辰星儿他们帮忙编根手链带上。
    白玉堂下意识地摸了一把自己的头发……编手链。
    “咳咳。”
    两人正在门口“眉来眼去”,就听身后咳嗽声。
    回头一看,就见众人都望着他俩,表情那个嫌弃——你俩到底走是不走?天天在一块儿还这么腻歪呢?
    于是,展昭和白玉堂带着众人一起往四海殿右侧的大门走,边走,展昭下意识地去看了看小四子的表情。
    小四子没有任何紧张或者不适的表情,还是搂着展昭的脖子,有一点进鬼楼的小害怕又有些小期待,展昭放下心来。
    一脚踏进了四海殿,众人就觉得地面都是冰凉的,“嗖”一下,一股寒意从地底直冒上来。
    小良子一蹦,“嗨呀!真的邪性啊。”
    然而,小良子刚蹦了一下就被无沙大师按住了,“嘘。”
    众人都一愣。
    只见天尊和殷候同时仰起脸,望着黑漆漆的楼梯上方,开口说了两个字,“有人!”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