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435  

2014-05-18 12:48: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435章 绝学
    展昭等人跟着包大人匆匆来到了龙图阁,就见门口已经有皇城军维持秩序。
    龙图阁和太学就在隔壁,太学的学生总也上这里来看书,黄大人又是太学的夫子,因此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太学好多学生都围过来看。
    展昭到了门口,一眼瞅见了踮着脚往龙图阁里看的欧阳淳华。
    展昭过去拍了一下他肩膀。
    淳华看到展昭,赶忙问,“黄夫子真的死了啊?”
    展昭点点头,边示意王朝马汉他们先进去。
    白玉堂也走了过来,他大概知道,展昭想问问淳华知不知道什么线索,太学的学生消息都很灵通,淳华又是包打听的活泼性格。
    “黄夫子平时为人怎么样?”展昭问淳华,“有没有什么仇家?”
    淳华搔了搔头,“黄夫子平时是凶了点,严了点,人也比较古板,不过也不至于有人会杀他吧?会不会是自己想不开的啊?”
    展昭微微一愣,看淳华。
    白玉堂也有些不解,“我好像见过这个黄大人,是不是七八十了?”
    展昭点头,和白玉堂同样困惑,“自己想不开自杀?这个年纪很少见的吧。”
    淳华看了看两人,随后一拍头,“哦!你俩不知道啊!”
    展昭和白玉堂一起看他,“不知道什么?”
    “哎。”淳华一摊手,“黄大人的孙儿一个月前过世了。”
    “孙儿?”展昭惊讶。
    “叫黄舒叶,也是太学的,今年本来准备参加春试的,大才子来得。”淳华也觉得挺惋惜。
    “那么年轻怎么会死?”展昭好奇,“生病么?”
    “不是,说来也是倒霉吧,他不小心摔倒,脑袋撞到了桌子角,就这么死了。”淳华道,“好似是他熬夜读书太累了,站起来的有点快然后就晕了……黄夫子就这么一个孙子,这几天我们看到都茶饭不思的,人瘦了一圈。”
    白玉堂皱眉,“已经这样了,还在通宵赶春试的试题?”
    “他闲下来也是唉声叹气想孙儿呗,还不如忙一点,好不去想些难过的事情。”淳华道。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自杀……那就不会有魂魄跑来开封府,让包大人帮忙抓住凶手报仇了吧?
    展昭和白玉堂别过淳华,进入了龙图阁。
    此时,公孙已经蹲在尸体旁验尸了,小四子提着个小药箱在一旁站着,赵普就站在小四子身后,皱眉看着地上的尸体。
    包大人站在书桌旁,翻看着桌上凌乱的卷宗。
    展昭和白玉堂走了过去。
    公孙抬起头对众人说,“摔死的。”
    众人都皱眉。
    公孙先生扶着尸体的头部让众人看后脑,“他这里磕到了硬物。”边说,边指了指桌角。
    众人顺着公孙手指的方向,只见桌角有一点血迹。
    小四子十分同情这老夫子,摇了摇头,“是不是熬夜太累了,所以走路不小心滑到了啊?”
    展昭盯着尸体看了一会儿,小声问白玉堂,“觉不觉得,巧了点啊?”
    白玉堂看展昭,也点头,“等于和他孙子一样的死法。”
    “什么一样的死法?”公孙耳朵尖,听到了就问。
    一旁的包大人大致讲述了一下黄大人孙儿意外身亡的事情,“本府也是昨天才听说的。”
    “好可怜喏。”小四子觉得这爷孙俩太不幸了,小良子抱着胳膊在一旁,仰着脸问,“不觉得很奇怪么?”
    众人都看他。
    箫良围着桌子转了个圈,“后脑勺磕到桌角,那得背对着桌子摔下去才行吧!站得离桌子还不能太近,这个要撞到其实高难度啊!更何况俩还撞到了一个地方呢。
    ”其实小良子说的很有道理。”公孙显然也有疑问,“黄夫子倒下的方向不太对,磕到头没理由这么平躺着。人应该是软的么,歪着躺更合理,可这尸体的状态感觉像是一根棍子倒下来撞倒后,滚到了一旁。”边说,公孙还边指着地面,“而且地上血迹也好少。”
    众人都点头——的确是不太自然。
    紫影将一叠卷子给包大人,“大人,都在这里了。”
    包大人拿过来,翻看着卷子,似乎有些不解。这些卷宗刚才都是散乱地落在房间里,包大人让影卫们帮忙都捡起来。
    “怎么了大人?”展昭问包拯。
    包大人皱眉,道,“都是试卷。”
    公孙好奇,“春试的试题不是还没有定下来么?”
    包大人点头,“对啊,这是初稿,本来准备今天下午定下来之后给皇上过目……按理来说只有三份手写稿才对。”
    “可是这里有几十张的样子啊。”展昭道。
    “都是不同的人的笔迹。”白玉堂翻看了一下。
    公孙从乱糟糟的卷子里挑出了三张一样笔迹的,给包大人看。
    “这三份是我们之前讨论的时候用的初稿。”包大人皱眉,“其他的都没有见过,笔迹也潦草,不认识是谁的。”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展昭压低声音问,“大人,会不会是有人偷偷抄写了,准备卖得?”
    赵普皱眉,“泄题了么?”
    包大人面色凝重,“按照数量来说,可能是拿到题目之后匆忙手写的,很多人一起写,这是准备拿去卖?”
    “春试就在眼前……这次的春试那么重要,成绩优秀者可以直接参加殿试,绝对是大好机会。”赵普皱眉,“该不会是有人泄了题目,被黄大人发现了……然后招来了杀生之祸?”
    众人面面相觑。
    展昭问包大人,“除了大人和黄夫子,还有几个人能拿到题目?”
    “总共就这么几个人而已。”包大人列举了一下一起探讨题目的老夫子们……
    众人都觉得不太可能,每次考试出题的基本就这几个老古董,这些无论是不是当官的,都是名扬天下的大文豪老学士,视金钱如粪土的书呆子,谁都不可能会泄题去卖钱。
    “外来的人做的手脚?”赵普问。
    包大人怎么都想不通。
    展昭查看了一下门窗,“没人破门破窗而入的痕迹。”
    众人正皱眉,小四子突然伸手拽了拽赵普的衣摆,指着桌子腿附近的地面,“九九你看呀。”
    赵普低头,眯着眼睛看……桌子旁边没什么东西,有些不解地看小四子。
    “看呀。”小四子继续指着地面。
    展昭凑过去蹲下……立刻明白了过来。
    他们都比小四子高了太多,所以都没看到……原来桌子腿旁边掉了一根细细的,银色的几乎透明的丝线。大人站着根本看不到,蹲下,从小四子的位置看,才能勉强看清楚。
    展昭把那根细细的丝线捡了起来,放到桌上。
    “又是这种蜘蛛丝一样的细线……”白玉堂觉得无语,这黄夫子的死,莫不是也跟那装神弄鬼的“蜘蛛精”有关系?
    “这人什么毛病?”展昭不解,“一会儿出现在皇宫、一会儿是开封府一会儿又来龙图阁……
    一切都疑团重重,众人始终很在意今早出现在开封府的黄夫子的“鬼魂”,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正这时,外边多罗跑了进来,在门口对赵普比了个手势,示意——来了!
    赵普一蹦,“这么快到了?”
    众人都知道,大概是赵普的达旦已经进开封城了。
    包大人对赵普道,“王爷……这里交给本府就行。”
    赵普点头,伸手抱起小四子,“小四子,去不去接达旦?”
    “好喔!”小四子点头。
    小良子也往外跑,“霖火鸡来啦!”
    赵普抱着小四子看公孙。
    公孙示意自己还要在这里处理案子,不忘嘱咐赵普,让他跟小四子都小心些。
    赵普点头,抱着小四子往外跑,影卫们分成两半儿,一半跟赵普去,一半留下给公孙打下手。
    展昭和白玉堂在一旁,瞧着赵普和公孙两人……感觉、貌似……有点、不同?
    众人黄夫子的尸体运送回了开封府,此时,开封的大街上热闹非凡,大队人马已经到了城外了,浩浩荡荡的迎接队伍和看热闹的人群,将街道围了个水泄不通。
    而跟外边的热闹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开封府的仵作房间里,此时气氛阴森凝重。
    公孙站在尸体旁边,眼前是黄夫子的尸体。
    外头,影卫们抬进来了另一具尸体。
    随着尸体被抬进来,众人都皱眉,一股腐烂的尸臭让人生厌。这是黄夫子那位入土刚到一个月的孙儿黄舒叶的尸体,公孙刚刚让影卫们挖出来的。
    影卫们也有些困惑——公孙似乎一直在叫他们挖尸体啊!
    公孙用沾了药水的帕子捂住口鼻,掀开盖着黄舒叶尸体的白布。
    展昭看了一眼,皱眉,黄舒叶的尸体腐烂得厉害,大好年华就这么死了,让人有些不忍看。
    而这会儿最难熬的,还是门口的白玉堂。
    五爷一直都是拒绝进仵作房的,这回自然也不例外,更有趣的是,幺幺也来了,好奇地站在白玉堂身边,探头往里看。估计它也不喜欢这种死人的味道,脸上嫌弃的表情和白玉堂颇相似。
    “帮个忙。”公孙拍了拍展昭。
    展昭问,“帮什么忙?”
    公孙问,“能不能,把尸体的头部切开?”
    说着,公孙比划了一下,示意从额头正中间开始横着切。
    展昭嘴角抽了抽,将巨阙藏到身后。
    公孙无奈,拿了自己验尸的小刀给展昭。
    展昭瞄了一眼,接过小刀,瞧着公孙,内心明显在斗争着。
    公孙眯着眼睛瞧着展昭,表示强烈要求、请求以及恳求!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展昭终于妥协了,手里刀转了转,随后手起刀落……
    白玉堂在门口一皱眉,下意识去按自己的胃,养猫很费粮食,但是猫能折腾,他自己倒是能少吃几顿。
    展昭将小刀放下,公孙取下了黄夫子被完整切下的半个头。
    白玉堂觉得视觉冲击有些严重,望天。
    一旁,幺幺睁大了眼睛,大脑袋靠在白玉堂肩膀上,似乎也很震惊。
    “怎么会这样?”
    这时,展昭的声音传了出来。
    白玉堂往房间里望,就见展昭看着公孙手里的半个头颅,一脸的困惑。
    “怎么了?”白玉堂虽然不想进去看,但还是很好奇。
    “尸体的脑子怪怪的,感觉跟冻豆腐差不多。”展昭一句话。
    白玉堂瞬间觉得永远无法直视冻豆腐这样东西了。
    幺幺歪头,还好它不知道冻豆腐是什么。
    “脑袋被冻坏掉了。”公孙道,“我就说为什么尸体会这种姿势躺着,并且受伤的地方也那么奇怪了,他根本不是自然摔倒的,而是被冻僵之后摔倒……等我们发现他的时候,已经解冻了。”
    “冻住……”展昭问白玉堂,“又是天尊的功夫么?”
    门口,白玉堂皱眉站着,最后索性走了进来,看了一眼那尸体的状况,随后摇头,“不是我师父的功夫……”
    展昭和公孙都松了口气。
    “之前化作冰晶的那种,是我师父的功夫没错,这个有所不同。”白玉堂双眉深锁,“但是我也知道谁能干成这个。”
    “谁?”展昭和公孙都好奇。
    白玉堂看了看两人,“我外公。”
    展昭惊讶,“可你外公现在在映雪宫吧?”
    白玉堂摇了摇头,“昨天白福说,我外公前几天去了陷空岛,这会儿应该还和我大哥他们在一起。”
    “陷空岛离开这里那么远。”公孙道,“再说了,陆岛主也不会杀这位黄夫子吧?”
    白玉堂摇了摇头,“这个人功力不如我外公高!如果是我外公干这事儿,不会留下脑子里的痕迹,会完全无声无息。”
    展昭好奇,“你娘是不是也可以?”
    白玉堂摇头,“我娘要做到的话需要水!但是外公不需要,外公和我师父虽然都是极寒的内力,但是两者有本质的不同。我师父是内力本身就寒,可以冻毁一切。可我外公则是身体寒,所以导致内力寒。他冻住的其实是四周围的水汽。人身体里有很多水,所以会冻住,说实话,跟冻豆腐的原理还真差不多。师父冻住的东西,一碰就成了粉状,没有水的。但是外公可以根据不同需要把人或者东西冰封起来……”
    白玉堂详细地解释了一下天尊和陆天寒内力的区别,“总体来说,师父内功和外功都比外公好,但外公对冰雪的控制能力比师父强,这是他与生俱来的天分。”
    展昭和公孙都摸着下巴张着嘴,好好地听着,原来天尊和陆天寒的极寒真气还是有那么大区别的啊。
    “这么说……”展昭晃了晃那根从龙图阁找到的“蛛丝”,问,“如果是同一个人干得,那这蜘蛛精岂不是既会我外公的功夫、又会你师父的功夫,还会你外公的功夫?”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想了想,道,“从他控制蜘蛛丝的能力、以及他无声无息地从小良子身边经过这一点看……可能他还会无风掌和鬼影功。”
    展昭皱了皱眉头,“无风掌是无沙大师的绝学……鬼影功不是已经失传了么?是跟外公他们一个年代的鬼影王的功夫,鬼影王死了有五六十年了吧?”
    白玉堂点头。
    公孙不会武功,不过听着展昭和白玉堂的讨论,忍不住插嘴问了一句,“那武功该好成什么样子啊?还有啊……是从哪儿学来得这么多各家绝学?”
    展昭和白玉堂默默对视了一眼……两人虽然不说,但是心中也觉蹊跷。
    展昭和白玉堂知道自己属于得天独厚的类型,天分极高!天尊、殷候、无沙大师这种级别的高手的武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学的。同理,这几位武林至尊本身也是天之骄子中的天之骄子。
    人能学习的武功和承受的内力是有限的,天尊和殷候已经是公认的极限,展昭和白玉堂天分再高,也只能掌握他们一个人的功夫。简单点说,一个人,是根本无法同时承受天尊和殷候两者的武功的,再加上无沙大师等绝顶高手,那就更是不可能了!于是……那位几乎掌握了各家绝学的蜘蛛精,究竟是什么来头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