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434  

2014-05-16 09:27: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434章 老戏法

展昭等人回到开封府,就先奔公孙的院子,去看看吓坏的小四子。
    打开门,就见赵普和箫良正坐在桌边,一大一小手里拿着个桔子剥了一半,傻呵呵盯着一个方向发呆。
    展昭和白玉堂有些纳闷,顺着两人的目光望过去,就见床上,公孙裹着个被子靠坐着,肚皮上趴着小四子,爷俩不知道聊什么呢,小四子在床上滚来滚去的,看着心情都很不错。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小四子的情况貌似还行,他俩还担心了一路,怕回来看到小四子哭鼻子。
    展昭推门进去,白玉堂也跟了进来。
    “猫猫白白!”小四子跟展昭白玉堂打招呼。
    展昭和白玉堂走到床边刚点了点头想跟他问个好,莫名就感觉到背后有杀气……两人一惊,回头。只见这会儿,赵普和小良子正杀气腾腾地盯着他俩。
    白玉堂和展昭一头雾水,不明白这俩是怎么回事。
    而此时赵普和小良子想表达的只是——闪开啊!不要挡着我看公孙\\不要挡住我看槿儿!
    展昭和白玉堂默默挪开了一点点,赵普和箫良立刻又面露微笑,捏着桔子傻笑着看床上的一大一小。
    展昭看了白玉堂一眼。
    白玉堂扶额表示看不下去,让展昭赶紧问了然后回房吧。
    小四子的确是不记得什么了,展昭和白玉堂稍微问了两句,听说庞煜那倒霉蛋这次也中招了,于是就索性去问庞煜了。
    出了房门,到隔壁包延的院子里。
    小侯爷正坐在桌边,月牙儿拿纱布裹着个熟鸡蛋,正给他按胳膊。庞煜刚才估计摔倒的时候胳膊肘蹭了地,青了一大片,看着挺疼。
    辰星儿端来了珍珠末人参茶来给他压惊,庞煜捧着茶杯边喝边叹气。
    包延拿着书坐在他一旁,包夫人给两人剥着荔枝,瞧着庞煜惊魂未定的样子也有些无奈。包夫人并非迷信的市井妇人,但是也觉得这位小侯爷,运气实在是太差了点。
    展昭到了庞煜身后,见他衣服后摆都磨破了,有些哭笑不得,伸手一拍他肩膀。
    “噗……”小侯爷惊的一口人参茶全喷在包延脸上了。
    包延嫌弃地拿袖子擦着脸,边瞪庞煜。
    “咳咳……”庞煜拍着胸脯回头,见到一个红色的身影就是一缩脖子,仔细一看,松了口气——展昭啊……
    展昭也不是故意要吓唬他,倒是有些过意不去,拍了拍他肩膀,“没事吧?”
    庞煜再一次叹气,“这开封府东南西北前后左右所有的庙我都求遍了,你说我怎么还是带衰呢?”边说,小侯爷边从衣领子里拽出一把平安符,“我大妈二妈三妈四妈五妈六妈七妈还有八大姑九大姨叔叔婶婶一大堆……给我求了那么多平安符,怎么就没一个有用啊!”
    众人盯着那一把百十来个平安符挨个儿看,别说,庞煜他那一群娘亲还真是给他把整个开封城所有庙里的平安符都求来了,竟然带这么多都没用啊!
    白玉堂坐下,问他,“看到袭击你们的人什么样子了么?”
    庞煜摸着下巴回想,“女的!”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挺邪性!”
    展昭和白玉堂倒是也不意外庞煜没看清楚,毕竟情况紧急。
    刚才他们去回廊看了一下,地上只剩下一滩血水,也没留下别的……本来想让天尊辨认一下,只不过么……
    此时,天尊的屋子外边躲了不少人,都八卦地往里瞧。
    殷候看着四仰八叉躺在自己床上的天尊,伸手拍他,“唉!去你自己床上睡!”
    天尊抱着被子滚,“我要吃酱油面!”
    殷候微微地愣了愣。
    门口,好奇地来看天尊喝醉什么样的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紫影小声问赭影,“酱油面是什么?”
    赭影一摊手——面里加酱油?
    房中,殷候则是叹口气,摇了摇头,转身去天尊的床上躺下,边对门口的方向摆摆手。
    围观众人乖乖就走了。
    殷候一甩袖子,灯灭了。黑暗中,殷候对占了自己床铺的天尊说,“撒酒疯把鞋子脱了,不然明天你给我洗被子。”
    片刻之后,就听到“啪啪”两声,两只靴子被甩下了床。
    殷候无奈地看对面床,天尊舒舒服服盖着被子一翻身,睡了。
    殷候望着床顶,天尊那句“酱油面”让他想起小时候,那还真是遥远的很多很多年前……妖王每天早上在门口敲着面碗叫他俩起床,那两碗面特别好吃,问妖王怎么做的,他也不教,就说是“酱油面”,只有他俩能吃到。
    小时候,殷候和天尊也是分一间房住,两张一样大小的床,两床被褥两个枕头,都是一样的款式。
    天尊明明自己有床,偏要占殷候得,跟他换吧,过几天又占,换来换去。天尊似乎以占别人的床为乐趣,不止占殷候的,还占妖王的床。
    有一次殷候问妖王,“天尊是不是属斑鸠的?这么喜欢占别人的床。”
    妖王拍了拍他脑袋,跟他说,“他只是喜欢有人味儿的地方,你让着他点么,他要一个人一百年呐,没人陪他就让味道陪陪他么。”
    听了妖王的话之后,殷候没说话,第二天一早,俩孩子突然打了起来。
    妖王跑来把两人分开,问干嘛打架,天尊挺不满,说殷候趁他睡着的时候,往他被子里塞了只臭鞋子!现在他一身脚丫子味儿!
    ……
    殷候躺了一会儿,突然笑了笑。
    天尊正抱着被子舒服地睡觉,“嘭”一声,什么东西扔了过来,掉在了他被子上。
    天尊眨了眨眼,伸手拿起来一看——一只靴子。
    ……
    经过院子的展昭和白玉堂就听到殷候和天尊的房间里传来“嘭嘭嘭”的声响,还有天尊的声音,“死胖子!”
    殷候也不示弱,“你才是胖子!”
    两个加起来二百五十岁的人,可能都喝多了,像五岁半似的在吵架。
    ……
    展昭问白玉堂,“天尊酒劲儿要多久才能过掉啊?”
    白玉堂想了想,“估计得明天吧。”
    展昭拽着白玉堂的胳膊,“那咱们明天等他酒醒了再来,其他事情就交给外公吧。”
    ……
    展昭和白玉堂很没义气地离开院子,到了开封府西边的空地。
    那里也有几个影卫在调查,刚才小良子就在这里练功来着,根据箫良的描述,他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动作不是绝顶的快,但是毫无气息。
    箫良不是小四子,别看他年纪小,功夫已经能和影卫们持平,教他的人也多,而且各个都是高手,想要从他身边经过但是完全不被发现,功夫得上展昭他们的级别才行。
    这时,青影到了两人身边,示意——发现了些东西。
    展昭和白玉堂随他去,就见赤影正站在一棵树下,仰脸看着树上。
    展昭一跃上树,只见一根树枝上挂着一根细细的丝线……和之前小玉他们在厨房前的院子里发现的,是同一种。
    展昭皱眉——又是丝线?
    白玉堂也上来看了一眼,皱眉,“蜘蛛精么?”
    展昭眨了眨眼,抬起头看白玉堂,“别说……还真没准。”
    白玉堂有些困惑。
    展昭一挑眉,“等明天天尊酒醒了,问问他和我外公,有没有仇家是蜘蛛精。”
    白玉堂叹气——五爷此生能承受的动物腿的数量极限就是四条,超过四条腿的他都嫌弃。
    这时,小楼的楼顶,传来了幺幺的叫声。
    众人抬头,只见幺幺绕着小楼打着盘旋,收了翅膀落在屋顶,轻轻甩着尾巴,似乎是在享受清凉的夜风。
    此时午夜都已经过了,忙碌了一天的众人带着疑惑各自回屋,养精蓄锐,准备明天继续调查。
    回到房里,展昭躺下,才发现仰起脸看,小楼层层相叠的屋顶各种透光,就好像是盘旋着的星空一样,十分神奇。
    展昭仰脸望着,伸手,摸了摸和自己头对头躺着的白玉堂的头顶,赞了他一句,“天才!”
    白玉堂微微地挑起嘴角。
    幺幺展开翅膀,飞上屋顶,坐在一层上仰着脸看星空,大大的尾巴挂在半空中……漂亮的龙尾就像是一条带着浅浅珠光的大鱼在星空中穿梭的感觉。
    风可以透过缝隙进来,清凉却不冷,还能闻到雨后青草地的芬芳味道。
    展昭很快就入睡,原本一个普通的房间,被白玉堂改造成了独一无二的奇景。展昭再一次感慨,他家耗子完美无缺,才貌双全……个儿高还有钱,骑白马还养白龙,啧啧!
    另一边厢,公孙和小四子爷俩头挨着头,已经睡着了,床边,搭了张地铺,赵普四仰八叉睡着,小良子靠着他肚子,师徒俩睡相一个赛一个的嚣张,打着呼噜给公孙和小四子守夜。
    ……
    次日清晨,早早起床的天尊和殷候到了院子里活动筋骨,暂住在开封府的太皇太妃和八王爷爷起得挺早。
    太师一大早也来了,今天赵普的达旦要进城,也就是太皇太妃的亲爹,他要带人迎接去。
    达旦在赵祯登基之后还是头一回来中原,另外,邹玥也回来了,赵祯下令用皇家最高礼仪来迎接,他和太皇太后会在皇宫设宴款待。
    这次的阵仗相当大,欧阳少征今天一早已经带着先头人马到了,说是大部队晌午的时候就能来,邹良带着大批人马护送。
    欧阳老将军一听兄弟没死,而且找到了,激动地一大早也跑来开封府了,要跟众人一起去迎接。
    整个开封城天一亮就热闹了起来,好多人都占了位子等看热闹。
    展昭一大清早起床,出了门就看到院子里摆了一桌糕点,还有香炉,有些不解。
    正纳闷,就见庞煜捧着只烧猪跑了进来,“呦!起啦?大吉大利!”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问庞煜,“这是干嘛?”
    “小楼刚建成当然要拜一拜啦!”庞煜将烧猪放在贡桌上,边给展昭塞红包。
    展昭眯着眼睛,“你竟然给我塞红包?!”
    庞煜一惊,“住新房收红包是规矩呀!”
    展昭一歪头,“有这种规矩?”
    “算乔迁之喜么?”院子外边,殷候和天尊也走了进来,红九娘拿着酒坛子进来,“算乔迁之喜,拜拜总是没错。”
    说话间,其他人也跑进来,给展昭塞红包。
    展昭捧了一手的红包,纳闷——还有这种好事儿?
    这时,外头赵普打着哈欠进来了,身后是神清气爽的小良子拉着小四子,以及走在最后的公孙。
    “公孙先生,身体怎么样啦?”包延问候公孙。
    公孙一摆手,“全好啦!”
    众人默默感慨了一下,太医院的御医还是可以的啊……
    影卫们抬着一样东西进来,看着还挺沉,拿红布包着。
    赵普跟白玉堂说,“今早皇宫送来的,说是皇上亲手写了个匾额,是小楼的名字,小四子取的。”
    众人看小四子,小四子笑眯眯一挺胸。
    展昭摸了摸下巴——嚯!赵祯给面子啊!
    小四子欢欢喜喜一揭红布,众人就见一块上好得乌木、上好得雕工、赵祯的书法也是极好……就是这名字……
    展昭盯着看了半晌,眼皮子一抽,“喵喵楼?”
    赵普幸灾乐祸地看着展昭。
    展昭郁闷,拽着小四子,“小四子,你怎么不取个霸气点得名字啊?比如叫……熊飞楼……”
    众人下意识地“噗”了一声。
    展昭斜着眼睛看“噗”得最快得殷候。
    小四子歪着头,问展昭,“猫猫你没有发现么?”
    展昭微微一愣,“发现什么?”
    小四子伸手,拉着展昭往后退了几步,抬手指着小楼上空道,“你看呀!”
    展昭不解地仰起脸,瞬间张大了嘴。
    展昭昨天就发现,白玉堂在屋顶光照最好的地方,竖了几根粗粗的三棱琉璃柱。他一直在纳闷那是干什么用的,不过昨天下了一天的雨都没太阳,所以没发现什么。
    可是今天一大早放晴,太阳一出来,异象就跟着出现了。
    阳光透过那些琉璃柱之后,形成了七彩的光线,小楼的上方出现了一个七彩的光环,就像是雨后的彩虹一样。问题是……这彩虹不是一个完整的拱形,在拱形的左右两侧,有两个折角,好像是长出了两个三角形的“耳朵”,于是……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封城所有的居民都能看到天空中有一道“猫耳”彩虹。据说小楼刚刚建成的时候,开封全城的百姓都跑出来围观了。
    赵祯在皇宫也看得清清楚楚,除了感慨白玉堂的绝顶聪明和绝顶无聊之外,还感慨了一下——五爷究竟对猫是有多执着?
    于是,进宫之后听到庞妃描述这道“喵喵彩虹”的小四子,在赵祯询问他小楼匾额提什么字的时候,脱口而出,“喵喵楼。”
    天尊和殷候都仰着脸欣赏这奇景,这绝对是高端大气的设计——世间独一无二的“猫型彩虹”!
    展昭目测了一下高度,从开封城门外应该就能看到了……
    展昭磨着牙瞪白玉堂——你究竟在想什么啊!
    白玉堂设计完之后也还是第一次看到成品,点着头表示满意——嗯!效果跟想象中一样。
    包大人和包夫人都走进了院子,包夫人还跟展昭说,“整个开封城的小孩儿都可喜欢这道彩虹了,据说谁家小孩儿只要一哭,爹娘伸手一指这道彩虹,孩子们就都不哭了。”
    展昭望天——传说中的,猫妖镇宅么?以后还怎么混江湖啊?这日子没法过了……
    ……
    众人趁早让展昭和白玉堂上香拜拜,展昭和白玉堂别别扭扭,感觉拜天地似的有些怪异,不过还是大家一起切了烧猪吃早饭。
    刚刚坐下,张龙跑了进来,跟包大人说,“大人,黄大人来了。”
    包大人皱眉,“不是说了下午继续的么?”
    这黄大人是龙图阁的学士之一,老头儿满肚子学问,和包大人一起准备春试的事情。今早包大人要进宫,所以昨天交代了说下午再谈。
    张龙脸色有些奇怪,对包拯道,“那个……黄大人好像有些奇怪。”
    “奇怪?”
    包大人刚刚问出口,就见对着门坐着的展昭和白玉堂突然望着门口的方向,“什么人?”
    众人也都一愣,有人进来么?
    齐刷刷一起望向门口。
    众人都愣住了。
    只见黄大人穿着官服,出现在院门口。只是此时这位老学士有些不同以往……他面色灰白双眼空洞,站在门口直挺挺的,盯着包拯。
    包大人也盯着他看。
    黄大人缓缓开口,声音虚无缥缈的感觉,说了一句,“希仁……要抓住凶手替我报仇啊……”
    说完,就听到正给众人盛早饭的丫鬟们惊叫一声,几个丫头们手里的碗盘都砸了……吓的都躲到众人身后。
    就那么一瞬间,在众人眼前,黄大人化成了一阵烟雾,被风吹散,就好像是魂飞魄散了一样。
    院子里霎时鸦雀无声。
    突然,外边传来了一阵喊声,打破了宁静。
    一个太学的学生冲了进来,“相爷!相爷不好啦!”
    只见那学生跌跌撞撞摔进来,满面惊恐,“相爷!黄大人死了!”
    包大人皱眉。
    那学生似乎吓坏了,慌慌张张说,“我们今早去龙图阁拿卷子的初稿,黄大人昨天说通宵整理的,但是我们进屋发现大人躺在地上,已经没气了。”
    展昭皱眉,“你是说,黄大人的尸体在龙图阁里?”
    “嗯!”那学生点头,朱大人和其他几个大人都看着尸体呢,让我赶紧来请相爷。
    众人面面相觑——那刚才看到的魂魄是怎么回事?
    包大人沉着脸站了起来,让那学生带路。
    其他人当然也忍不住好奇,跟去看个究竟,这大白天就见鬼啦?青天白日的……
    人呼啦啦往外走。
    八王爷就见天尊和殷候还坐着吃早饭,没动弹。
    红九娘用筷子夹着个春卷问两人,“你俩不去看热闹?”
    吴一祸帮那些吓坏了的丫鬟们捡起地上的碗筷,摇了摇头——这年头哪儿都不太平啊,想好好吃顿饭就那么难么。
    天尊用筷子戳了一个茶叶蛋,边剥壳边问,“有没有啊?”
    此时,只见殷候走到门口,就站在刚才黄大人“鬼魂”消失的地方,低着头看着地面,边点点头,“有。”
    天尊一笑,撇嘴,“谁这么本事?一百年前的把戏从哪儿学来的,还以为失传了呢。”
    殷候问天尊,“要不要告诉孩子们?”
    天尊摆手,“哎呀,当年妖王看了一眼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呢,给他们一天时间自己动动脑筋么,小孩子要锻炼。”
    殷候点了点头,表示——有道理。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