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433  

2014-05-14 09:49: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433章改变的风向
    开封府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厨房附近的院子里,衙役们都在班房,展昭白玉堂他们又正好都不在,连公孙也病了,赵普陪床,小良子以为小四子要陪公孙没空,所以自己跑去练功去了。
    于是……偌大的开封府回廊上,就剩下了小四子一个人。
    原本后院到前院也没多少路,小四子常来常往,总能碰到个丫鬟什么的,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四周围静悄悄的。
    天也黑了,回廊尽头黑漆漆。
    小四子本来还真没注意,迈着小短腿蹦蹦哒哒正跑呢,忽然……一个光点,幽幽地出现在了正前方。
    小四子微微一愣。
    就看到一个灯笼一样的东西,正在前方飘动。
    小四子停下脚步,眨了眨眼,就见那灯笼缓缓地朝着自己的方向飘了过来,黑暗之中……后边似乎还有一个红色的,不怎么清晰的,轮廓,人形的……
    小四子抬起两只胖乎乎的小手一捧脸,“呀啊啊啊啊啊!”
    这夜深人静的,小四子别看平时糯米糖似的讲话都没什么声儿,但毕竟是小孩子,嗓门那叫个清脆。
    房里赵普刚刚让公孙躺下,给他盖好被,就听到一嗓子传来,几乎是同时,公孙“嗖”一声从床上蹦了起来,撒腿就往外跑,边跑边吼,“小四子!”
    赵普也是一惊,除了被小四子那一嗓子叫得一惊之外,也默默感慨了一下——公孙刚才那一下动作之迅捷,都快赶上展昭了。
    同时,后花园里的一群影卫齐刷刷就弹起来循声跑,一下子动作太猛,撞在一起好几个。
    小四子手短腿短的,撒丫子飞奔,边跑边回头,就看到那灯笼离自己越来越近。
    “呀啊啊啊啊!”小四子眼看前边是院门了,飞扑出去,这么巧,有人循声找过来,扑了个满怀。
    小四子就听那人,“哎呀!”一嗓子。
    等明白过来,就见自己趴在一个人身上,那人仰面躺倒在地上。
    小四子撞到谁了?小侯爷庞煜。
    话说包延这几天忙着念书准备春试,包夫人管教严厉,包延都不出门。庞煜在太师府才眯了一天就待不住了,于是来找包延。刚到包延院子里就被包延赶了出来,不让他打扰自己念书。
    庞煜出门就听丫鬟们说起公孙病了,于是准备过来慰问一下。
    刚走到院门口,就听到谁惨叫了一嗓子。庞煜听着像是小四子在叫,心说怎么的了?小四子踩着耗子了还是碰到大蟑螂了?吓成这样?
    他刚转了个弯,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小四子一头扑过来。
    小侯爷平日疏于锻炼,人又瘦高,下盘不稳,被小四子这一撞,摔了个四脚朝天。
    庞煜看了看趴在自己身上的小四子,就见他小脸煞白,赶忙伸手抱起来,“怎么的了?”
    庞煜这一抱,乐了,小四子那小心肝扑通扑通跳他都感觉到了,于是打趣,“撞见鬼了你?”
    庞煜的“你”字刚出口,就见半空中一个灯笼飞了过来……随后一个红色的身影……还有一张惨白的脸。
    “卧槽啊!”小侯爷惊得汗毛都竖起来了,瞬间爆发出潜力,一蹦多高,抱着小四子转身就跑。
    没跑两步就感觉肩膀上叫人一拍,回头一看发现一只苍白的手,指甲的颜色还泛着青。
    庞煜一张嘴,刚想喊一声“娘”,就听有人喊了一嗓子,“低头!”
    同时,一阵风“呼”一声朝着自己的脑袋就过来了。
    庞煜赶忙一低头,护着小四子就地一滚,再回头看……只见赵普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从天而降了,接过紫影扔过来的新亭侯,横扫一刀,将那红衣女鬼拦腰斩断……
    就在赵普刀过的同时,四周围的墙头上已经站满了影卫,门廊后边,公孙也飞奔了过来,身后还有听到动静跑来看热闹的红九娘和吴一祸。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
    赵普一刀扫过的同时,那个人影像是被一阵风吹散了的烟雾一样,“呼”一下子……被从中间斩断,没有皮肉没有骨,更没有血迹,人形化作一阵青烟,飘散。
    “啪嗒”一声,纸灯笼落到了地上,随后着火,转瞬间就烧得只剩下一个黑色的木框。
    赵普看了看自己的刀……刚才那一下,他的确是砍到了什么,但是……又似乎没什么……怎么回事?
    借着灯光,赵普就看到新亭侯的表面上,有一层薄薄的,水汽一样的东西,皱眉。
    庞煜还坐在地上呢,他摸了摸肩膀,也困惑——怎么那鬼就没了呢?刚才明明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的!
    “小四子!”
    公孙跑过来,一声喊,打破了此时的安静局面。
    众人回过神,就见公孙跑到庞煜身边,抱住一头扑过来的小四子,边拍后背边揉屁股,“吓着没?”
    小四子的确是吓着了,这会儿心还噗噗跳呢。
    赵普看着刀面上那一层亮晶晶的东西,就听身边有人说话,“是冰……”
    赵普转过脸,就见吴一祸站在他身旁,低头看着刀面上的那一层东西。
    “冰?”赵普不解。
    红九娘走了过来,抬手轻轻一晃……九娘手上燃气薄薄一层火……火这么一燎之后,就见新亭侯表面那层冰融化了,变成了血水……
    赵普皱眉一甩刀……血水滑落到地面。
    地上,也有一层冰,红色的,似乎是刚才那一层衣物……
    赵普盯着地上冰晶溶化后的一滩血水看着,眉头就皱了起来。
    紫影轻轻拍了拍赭影,小声说,“我好像见过这种功夫。”
    赭影也点了点头。
    他们第一次见天尊的时候,就是在皇宫里。那时西夏进贡的贡品里爬出了毒人,那玩意儿刀枪不入还带着剧毒……就在危急时刻,误入皇宫的天尊一掌……将那毒人冻住了,随后一阵风过,就变成了这种冰晶一样的粉末。
    众人彼此面面相觑——这该不会真是个人,然后被冻成了这样?
    “不可能。”红九娘皱眉摇了摇头,“这个世上可以做到这样的,只有一个人。”
    赵普收了新亭侯,看红九娘。
    “只有天尊。如果非要做,玉堂的外公陆天寒可能也行。”吴一祸摇头,“但除了这两人,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做到。”
    “那什么……”庞煜举手,“刚才她还拍我来着!管他是人是鬼啊,如果被冻上了,刚才就不能动弹了吧?怎么这会儿才冻成渣渣啊?”
    赵普也点头,“我刚才没感觉到任何寒气。”
    众影卫也点头——叫人费解啊!
    公孙拍了好一会儿,将小四子放下来,捧着他的脸瞧他怎么样了。
    小四子撅个嘴,又扑公孙怀里了。
    公孙倒是笑了,又揉了他两下,管他是人是鬼呢,反正小四子没事就行了。
    这边闹哄哄的,刚刚练好了功的小良子跑了过来。他刚才练完功回到院子发现大家都不在,四处找,遇到个影卫,说是小四子在回廊撞到鬼了,小良子一听就炸毛了,飞奔过来。
    “槿儿!”
    萧良飞扑过来,边喊,“我就说我刚才看到个影子,还以为看错了,早知道刚才练功的时候就解决掉……哎呀。”
    小良子话没说完,被赵普半路拽着领子提溜住了。
    萧良在赵普手里晃来晃去。
    赵普皱眉问他,“你刚才练功看到什么了?”
    “一个人影,咻一下闪过。”小良子回头,“动作倒是不快,反正没展昭快,就是无声无息的,我还以为是天尊呢,一身白。”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朝哪个方向?”赵普问。
    “西边儿。”小良子想到这里,摸下巴,“嗯……真的没气息也没风,别真不是人吧。”
    赵普将他放下。
    小良子扑过去搂小四子,拍着胸脯说以后都不离开小四子半步了,还说再遇到那小鬼就打残它!
    小四子这会儿已经缓过劲来了,边跟萧良说,“不是个白衣服的鬼,是个红衣服的……”说着,又去搂公孙,“爹爹,有两个鬼鬼么?”
    公孙来气,谁他娘装神弄鬼吓唬小四子?!
    庞煜这会儿已经站起来了,拍着屁股上的灰土,皱着眉,“这什么鬼啊?连开封府都大摇大摆进?还有啊,吓唬谁不好竟然吓唬小四子!”
    公孙将小四子抱起来塞进赵普手里,跑去看那一滩血水,不过衣领子也被赵普提溜住了。
    公孙回头瞧他,“让我查出来是谁吓唬我儿子,我就……哎呀!”
    公孙话没说完,一惊。
    众人就见赵普把公孙给抱起来了,“你他娘的病好了?”
    “放我下来!”公孙来气。
    小四子趴在公孙肚子上,瞧着一气抱俩的赵普。
    “给我回屋里去睡觉!”赵普带着公孙和小四子回屋,边对影卫们道,“加强守卫,去给展昭报个信,跟他说开封府闹鬼吓着小四子了,这里是展昭地盘,管他是人是鬼,让他想法儿收拾去。”
    影卫们领命各自行动。
    其他人摸着下巴看赵普将挣扎着要下来的公孙抱走,小四子还“助纣为虐”,坐在公孙肚子上,帮赵普按住他爹。
    庞煜抱着胳膊,蹲下问摸着下巴的小良子,“我这大半天没来,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啊?”
    小良子眯着眼睛“嗯”了半天,感慨了一句,“哎呀!我师父真霸气!”说完,跑去陪小四子了。
    ……
    太白居里。
    展昭和白玉堂听了殷候杀费心的缘由。
    殷候告诉两人,本来费心的确是该死的,或者将他交给官府让他身败名裂也不错。
    但是费心自己不怎么靠谱吧,却有个很乖很乖的女儿。
    费心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最小,听话懂事,叫费韵。
    费韵和展昭的外婆认识,两人是至交好友,也是江湖正派里为数不多的,能公正地对待魔宫和魔宫众老的人之一。
    不过,殷候平淡地评价费韵的时候,喝高了的天尊插嘴,“那丫头暗恋殷候,你外婆过世之后她对殷候可好了,可惜老鬼不领情啊。老鬼除了你外婆谁都不领情你说是不是作死啊!都是好姑娘啊!”
    殷候白了他一眼。
    天尊托着下巴歪着头,很费解地自言自语,“我年轻的时候明明比他帅,为什么所有女人都喜欢他不喜欢我?”
    展昭和白玉堂瞄了天尊一眼,又瞄殷候——有这种事?这俩类型不同,殷候受人欢迎很容易理解,可是没理由天尊没人暗恋啊!天尊那么帅……别是太二了,所以有人暗恋也没发现?
    殷候皱眉,“别听他胡说。”
    天尊掰着手指头给殷候数,巴拉巴拉念了几十个名字都是暗恋殷候的好姑娘。
    展昭挑着眉头瞧着殷候——哎呀!看不出来啊!这么受欢迎的么?
    殷候无语,白玉堂也对他刮目相看——传说中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天尊继续托着脸叹气,“为什么一个暗恋我的都没有?”说着,扒着白玉堂,愤愤,“玉堂!你说为师是不是很惨?”
    白玉堂叹气。
    殷候将天子按到一旁让他去搂幺幺,不要来打岔,边继续跟展昭和白玉堂讲述当年实情的缘由。
    费韵十分崇拜费心,父女俩感情非常好。
    知道真相后的殷候也觉得难办,他对费心原本无好感也无不满,就事论事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偿命也是正常的。但殷候不是衙门的人,他也不主持正义,这种事情通常他都交给天尊办,也省的自己左右为难。
    可就在他不想管的时候,费心却去找他了,求他帮忙保护自己,以免被天尊夺了性命。
    展昭觉得有些可笑,“他有什么立场让你保他的命?他不是名门正派人很好么?就算杀人的时候是失心疯,杀完人之后清醒了难道没内疚过?
    白玉堂也觉得的确很伪善。
    殷候叹了口气,“他来求我,是因为觉得我能理解他的所作所为。”
    展昭和白玉堂皱眉。
    “他杀了人之后心安理得活下去的理由就是……他活着,比那些人活着有用。”殷候一挑眉。
    展昭和白玉堂都愣了愣,不解,“什么意思?”
    “从能力、智力、地位、手中权势……等等。”殷候道,“费心觉得自己的存在价值远远高于他杀死的那些一辈子都注定碌碌无为的芸芸众生。就好像人要活下去就要吃肉,他要活下去就要吃心。”
    展昭张大了嘴,无言以对,“这理由……”
    白玉堂也对费心产生了一种极度的厌恶。
    “费心为什么要杀无辜的好人?”展昭问。
    “因为他要保持自己的心不会变坏,只有吃好人的心,他才能维持自己的正义。”
    殷候话没说完,天尊又补充,“你们说他是不是有病?”
    殷候放下茶杯,“在他看来,只要杀的是没用的人,和杀猪杀鸡就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而且他还说自己出手很快,对方死的时候没痛苦。”
    “因为这个,所以外公你杀了他啊?”展昭问。
    殷候摇了摇头,“当时还没有……我倒是想来着,不过没动手,不过后来有些后悔,早动手就好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同时有些不好的预感,“那之后呢?”
    “要抓费心要人赃并获……费心怕落下证据在天尊手里,所以不再出去杀人。”殷候淡淡道。
    “不出去杀……难道在家里?”展昭一惊。
    “他杀了费韵。”殷候道,“你外婆最好的朋友,你外婆出嫁的时候替她开心,过世的时候在她坟头哭的好友。”
    “还是他的亲生女儿?”白玉堂问。
    殷候点头,“我当时火往上撞,想都没想就把他宰了,用的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觉得适合他的死法。”
    展昭和白玉堂都叹气,的确是死有余辜。
    “不过杀人的过程被他的儿子们看到了。”殷候补充了一句。
    展昭算是明白过来了,“所以他们那么恨你?”
    殷候却是摇摇头,“没,他们应该不恨我,因为他们看到费心杀费韵了,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就是他们。”
    展昭张大了嘴。
    “不过这三人还有些前途,毕竟是武林盟主之子,万一变成换心魔之子,估计以后日子会比较难过。”殷候淡淡道,“总之事情是解决了,之后就没人再提起。”
    展昭皱起了眉头,看殷候,“谁说没人提起啊?那三人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前途,于是将换心魔变成了杀了换心魔的你?”
    殷候没说话,天尊在一旁拍手,“好段子!”
    白玉堂无奈看他。
    天尊伸了个懒腰,搂着展昭的肩膀道,“你说他是不是受气包?”
    展昭对天尊点头。
    天尊边又打趣,“明明是受气包,天下人除了我却都打不过他,你说是不是气死那帮正派,哈哈。”
    展昭笑着看天尊,突然觉得,其实银妖王对于殷候万人嫌、天尊孤独百年的说法,本来就不准!因为从小一起长大的这两人,无论命运多坎坷,始终还是彼此关心,相互为伴的。就算这世上没有他们,天尊也不会一直孤单,因为殷候一直都在……传说中的酱油组么?这悲催的两大武林至尊啊。
    众人正聊着,就听楼梯上脚步声响,随后赭影和紫影敲门进来,跟展昭说了刚才开封府发生的事情。
    “什么?”展昭一惊。
    “有人吓唬小四子?”天尊蹦了起来,被殷候按回去坐好。
    白玉堂则是比较在意,“你是说,赵普一刀砍过去,对方变成了冰渣,散了一地?”
    赭影和紫影都点头。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觉得有些蹊跷——是巧合么?开封府一天之内就闹了两次鬼,第一次似乎和殷候的功有些关系、第二次又跟天尊的功夫有关系!
    那死了个七歌是个从来没出过宫门的宫女,原本展昭他们也以为这闹鬼的案子是冲着赵祯、赵普……反正就是赵氏皇族去的,可怎么就变了方向?转来了开封府,还转到了殷候和天尊身上?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