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422  

2014-04-30 10:43: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422章 不败之源
    当夜,众人先休息一晚,明天一早行动。
    展昭和白玉堂回到黑风城的房间里休息,刚刚打开门,两人就觉得雪白的一片晃眼睛……本来房间里的空地儿挺大的,不过这回所有空隙都被“填满”了的感觉。
    幺幺趴在小五的羊毛毯子上,感觉毯子有些小,小五毛茸茸的给幺幺当枕头刚刚好。
    展昭贴着桌子和幺幺之间的缝隙走过去,伸手,轻轻将桌子移到了墙壁边缘,空出更大的空间给幺幺睡觉。
    白玉堂皱眉盯着地上的龙,似乎是在想什么。
    “怎么?”展昭过来跟白玉堂并排站着,看幺幺和小五这对奇怪的组合。
    “你开封府的房间肯定睡不下……”良久,白玉堂说了一句。
    展昭斜他,“挤一挤还是可以装下……”
    “幺幺还是小龙。”白玉堂的理由却很充分,“以后应该还会长大。”
    展昭张了张嘴,想了半天,无法反驳。
    “只有一个办法!”白玉堂考虑了很久,开口。
    展昭瞄他,“什么?”
    “重建开封府!”
    “不准!”
    “扩建你的别院!”
    “不准!”
    “房间加盖一层!”
    “不……”展昭说了一半,把个“准”字吞回去了,好奇地问,“加盖一层?”
    “我有设计图纸。”白玉堂从桌子底下抽出一个卷轴来。
    展昭好奇地凑过去,“你什么时候画的?”
    白玉堂拿着卷轴看展昭,“幺幺需要活动空间,加盖的目的其实是把房子的空间拉高,这样房间也敞亮一点。
    展昭摸下巴,“嗯……这个方案倒是可以考虑下。”
    白玉堂见展昭同意了,于是“刷拉”一声打开设计稿给他看。
    展昭瞄了一眼就踹凳子,“这是宝塔!”
    “确切地说只是小楼。”
    “不准盖那么多层!”
    白玉堂收设计稿,“你说同意加盖的。”
    “我以为只加一层。”
    “加一层和加多几层有什么区别?”白玉堂继续卷稿纸。
    “盖两层够啦!”展昭跟白玉堂打商量。
    “迟了。”白玉堂将稿纸收好塞进桌子下边,“这个是成稿。”
    展昭眨了眨眼,问白玉堂,“成稿是什么意思?”
    “就是小楼已经建好了,工匠画下来让我验货,看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改进。”白玉堂说完,转身越过伊伊和小五,上床睡觉。
    展昭张大了嘴抽出那张设计稿重新看,小楼三层,不过感觉好高……
    看着,展昭突然摸了摸头——等一下!白玉堂今天才收了幺幺,可是小楼已经盖好了。
    展昭收起画卷从幺幺和小五身上跳过去,扑白玉堂,“你早就预谋好了!”
    白玉堂翻了个身,用被子裹住自己。
    展昭趴在他身上拽被子,“你都不知道要养龙,加盖房子干嘛?”
    正这时,就见门被推开,殷候拿着个汤盅,“乖孙,吃宵夜么?”
    展昭和白玉堂抬头看。
    殷候眨了眨眼,就见展昭正坐白玉堂身上拽被子。
    “嗯……”殷候想了想,看了看汤盅,还是拿去喂天尊吧。想罢,摇着退出去,顺手帮两人关门。
    房间里安静了片刻。
    展昭继续拽被子,“干嘛要盖那么高!”
    白玉堂在被子里闷闷地回,“高一点通风。”
    “通风有必要建成地标么?好丢脸!”说着,展昭想起来了刚才看设计稿,楼高旁边貌似还有具体的数字,于是又飞回去,拿出卷轴一看……展护卫张大了嘴,“那么高?”
    白玉堂闷声不说话,心说——这小楼建成之后就是开封府最高的秘密,绝对不能让展昭知道。
    “你问过大人没啊?”展昭放下画稿又跑了回去,靠在床边问他。
    白玉堂点头,“大人同意了。”
    “大人竟然会同意?”展昭问,“建得那么高哦……”
    白玉堂翻了个身,“住的高就可以看到整个开封府,有利于维持治安!我告诉他在你放上建个瞭望塔。”
    展昭顺手掐脖子,“亏你想得出来!拆掉!”
    白玉堂抓住展昭手腕子,“拆掉要亏一万两!”
    “呃……那算了。”
    展昭撒了手,躺下,侧身托着下巴看白玉堂,“瞭望塔是给大人的理由,那真实的理由呢?”
    白玉堂没说话。
    展昭拽他被子。
    白玉堂无奈,“开封府那个地理位置很好。”
    “然后?”展昭没听明白。
    “那里往上挑高一点,绝对是全开封城看夜景最好的地点。”白玉堂道。
    展昭愣了愣,“看夜景?”
    白玉堂微微一笑,“等回了开封你就明白了。”
    说完,拽住要回自己那儿睡觉的展昭,“跑来跑去不累啊,别吵醒幺幺和小五。”
    展昭想了想——反正味儿也串了,索性就一起睡吧!
    于是,躺下盖好被子,舒舒服服入睡。
    ……
    次日清晨,展昭和白玉堂在一阵摇晃中醒过来。
    展昭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到上方的雕花床顶在不停地晃动,于是就困惑地问,“玉堂。”
    “嗯?”同样睁开了眼睛,平躺看着床顶的白玉堂答应了一声。
    “你在晃?”展昭问白玉堂。
    白玉堂沉默了一会儿,问,“猫儿,你认识我那么久,什么时候见我晃过?”
    “嗯……”展昭点了点头,这时,就听到“幺呜”一声传来,床顶的一侧,幺呜探头下来,歪着脸看展昭和白玉堂。
    展昭眨了眨眼,“为什么幺幺在床顶?”
    “它会飞,这点高度应该不困难。”白玉堂回答。
    展昭接着点头,“不知道赵普军营的床能不能支撑住一只龙的重量。“
    白玉堂伸手摸了一下床柱的木质,摇了摇头,道,“桃木的,估计有困难。”
    展昭表示同意,“嗯,我已经听到床柱断裂的声音了……”
    说完,两人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不妙……”
    ……
    小四子起了个早,拉着公孙的手欢欢喜喜出门,因为公孙跟他说案子快解决了,应该很快大家都可以回开封府了,所以小四子心情很好。
    两人刚刚蹦到院子里,就听到隔壁展昭房间里传来了,“轰”一声巨响。
    公孙和小四子愣在门口。
    这时,起了个早的白福提着一桶鱼和一桶牛肉,走到院子里,喊了一嗓子,“幺幺小五,吃早饭啦!”
    话音刚落,就听到“轰”一声。
    只见展昭房间的房门被撞得飞了出来。
    公孙和小四子赶忙退了两步,门板上一个大窟窿,落到了两人脚边。
    幺幺和小五冲了出来,到了白福跟前。
    白福将鱼和牛肉倒在不同的两张大竹台上,让它俩吃早饭,后头几个小厮提着两桶鱼和两桶苹果进来。
    而此时,展昭房间里,就见原本放床的位置变成了一片“废墟”。
    展昭和白玉堂从“废墟”里爬了出来。
    展昭拍了拍头上的木屑,看着空荡荡的门框,扒着断掉的床沿问白玉堂,“你那坐小楼的门框是不是应该加大点?
    白玉堂爬起来,“我去改图纸让工匠返工……”
    展昭叹气,从废墟里往外爬,顺便托住后腰,“哎呀……疼疼疼。”
    小四子问公孙,“爹爹,猫猫腰痛么?”
    公孙眯眼,看了看衣衫不整的展昭和塌掉的床。
    展昭揉着腰站稳了,自言自语,“看着好像也没那么重啊……压死我了。”
    小四子仰起脸问公孙,“爹爹猫猫被什么压了……唔。”
    小四子话没说完,公孙捂着他嘴,赶紧给抱走了。
    ……
    吃了早饭,众人一起出发了。
    这次去哪儿?展昭拍了拍吃饱了的幺幺,和白玉堂一起翻身坐在了它背上,起飞。
    幺幺在鬼海的上空盘旋,展昭准确地找到了地点降落,和白玉堂一起从幺幺背上跳了下来,点上狼烟。
    白玉堂拍了拍幺幺的背,拿了个苹果给它吃,边感慨,“还挺方便的。”
    展昭笑他,“你小心白云帆吃醋。”
    白玉堂笑了笑,揉凑到跟前的幺幺的脑袋。
    鬼海外围的众人根据狼烟的位置,在伊伊的带领下避开流沙坑,找到了正在等待的展昭和白玉堂。
    到了这里,众人才明白展昭为什么会带领大家来此。
    就见在鬼海腹地,有一处没有沙化的戈壁地带。贫瘠荒芜的地面上,有一个石头阵。
    脚面高的石头,摆出了一个众人熟悉的图案——三个对着的三角形。
    “是这个标志!”赵普惊讶。
    邹玥不解,“以前从来没发现过!”
    伊伊也点头。
    “大概是因为风沙墙的关系吧。”展昭道。
    众人也觉得只有这么解释。
    “这里除了有石头阵,还有什么呢?”公孙站在原地,不解。
    正这时,就见跟来凑热闹的小五突然蹦了起来,对着地面发出“呼呼”的声音。
    众人也听到了一阵略奇怪的声音……
    白玉堂抬手两颗墨玉飞蝗石顺声音扔了出去,石块弹起,从地面带出来了两条蛇。
    本来众人以为是两条蛇,但是直到蛇飞了起来摔在地上,众人才看清楚,原来是一条蛇,但是那条蛇有两个头。
    “双头蛇!”公孙惊叫一声。
    众人下意识地退出去几步,没一会儿,就见石头摆出来的石阵里,爬出来了许多双头蛇。
    白玉堂眉头都皱起来了。
    公孙道,“就是这种蛇!”
    众人不解,看公孙。
    赵普想了想,问,“你昨天看了那个沙鬼之后说是种了毒,莫非就是这种蛇的蛇毒?”
    “没错!”公孙点头,“双头蛇我在古书里看过,剧毒无比,这蛇与其他蛇的不同之处在于,被他咬伤的人,也会散播蛇毒,只要被咬的人咬了别人,其他人就会中毒,是一种散播起来非常快的蛇毒。”
    边说,公孙边示意众人只要退出深色土壤的所在,到浅色土壤的地面站着就安全了。
    “双头蛇毒性十分的厉害,却是很不好养,它们必须生活在完全没有水的地方。”公孙道,“这种土壤在书上也有记载,叫双色土,神色土完全不吸水,被太阳一照会变得很烫,是双头蛇唯一可以生存的地方。”
    “那这个石头阵……”白玉堂问,“是有人建造在这里,提醒别人不要靠近的么?”
    公孙点头,“应该是,这种土壤天底下也找不到几块,要养双头蛇只有在这里,因此此地相当凶险。”
    “难怪那些沙鬼怎么灭也灭不掉么……”邹玥感慨,“原来源头在这里,只要抓到人后扔到这里,让蛇咬一口,沙鬼就形成了,一传十十传百生生不息。”
    公孙道,“这种妖孽,最好是永远铲除,地底可能还会有蛇蛋。”
    “那要怎么才能斩尽杀绝?”赵普问。
    公孙皱眉,“我只知道这东西怕水……”
    众人四处望——这附近貌似没有水啊。
    “它们住在这种滚烫的地面,是因为怕冷么?”这时,天尊突然问。
    众人一愣,公孙连忙点头,“是啊!”
    天尊一笑,“那就好办了。”说着,他往前走了两步,双手一抬,往下连拍了两掌,众人就感觉一阵寒气逼人,四周围的地面立刻出现了层白色的霜冻。
    不一会儿……就见大量的双头蛇从地底爬了出来,垂死挣扎状,很快都被冻住了。
    过了一会儿,天尊收了手,回头,就见众人跑出老远,一个两个冻得直错手。
    幺幺趴在小五背上,大概是小五身上毛茸茸的很暖和,幺幺一个劲在蹭它。展昭站在一旁看着相处融洽的一龙一虎,果然是好奇怪的组合。
    “地底三丈我都冻住了”天尊边说,边对无沙大师招了招手。
    众人回头瞧着无沙大师。
    就见大和尚慢悠悠地走了过去,手中权杖对着那冰块猛地一击,就听到“嘭”一声……整个地面都似乎往下一沉。
    随后,大师收回手,打了个稽首念声,“阿弥陀佛”。
    此时,地面深色泥土的地方连同地底,都已经变成了碎冰渣,晶莹的冰渣被大漠里的风一吹,飘了个烟消云散。
    再看沙地底部,出现了一个大坑,四周围的黄土坍塌,石头阵也散落到了黄沙里。
    “所谓的战无不胜……”赵普突然问,“就是指这些双头蛇么?”
    众人都皱眉不语。
    展昭道,“我的猜想是,所谓的战无不胜就是将敌人全部变成自己人……于是,如果所有人都变成了沙鬼,就等于战无不胜!”
    众人都叹气。
    “不过没想到竟然是通过双头蛇。”展昭抱着胳膊,“的确挺恶心的。”
    众人都看殷候和天尊,似乎略失望。
    殷候和天尊有些不解。
    公孙抱着胳膊,“这种都敢说得迷城就战无不胜?这不是骗人么?”
    殷候干笑,天尊道,“都说了是骗人的!这几个地方留下来的都不是什么好的东西。”
    众人泄气。
    ……
    “看来,案子还没有完全解决。光变成沙鬼还不够用,还得听话。”赵普道。
    “双头蛇是认主人的。”公孙道,“谁养的就听谁的,而中了双头蛇蛇毒的,也都和双头蛇一样,认同一个主人,听命行事。”
    赵普仰着脸摸了摸下巴,“也就是说要根除沙鬼之祸,还需要找到那个主人?”
    众人都皱眉——怎么着呢?
    “你们猜,昨天那个跑出鬼海的沙鬼是去干嘛的?”公孙突然问。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沙鬼是听命行事的……”赵普一挑眉,“不如让他带带路?”
    众人都点头,觉得这计划似乎可行。
    于是,众人回到军营,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将那沙鬼放了……
    沙鬼钻出笼子之后,走到了鬼海边沿早前被抓的地方。
    展昭等人悄悄跟在后边,原本有些失望,这沙鬼,不是想逃回鬼海去吧?
    可就在众人决定沙鬼回到鬼海就灭了他的时候……那沙鬼却突然调转方向,朝着鬼海的反方向,一处僻静的林子走了进去。
    众人面面相觑——果然沙鬼都是听命行事的而且只会有限,他是要回到原来的路线,然后继续走!
    于是,惊喜的众人悄悄跟着沙鬼,走进了林子里,去抓那个藏在幕后的,元凶。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