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419  

2014-04-27 13:30: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19一树一城
    迷城地宫的门被顺利地打开了,然而……白玉堂却表示门是被从里边打开的,并非是他撬锁,于是……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莫名感觉一股阴风,从门缝里吹了出来。
    此时天色应该是接近中午,然而鬼海之中的天却是暗了下来。
    “鬼海怎么这么早就天黑了?”霖夜火觉得天气有些诡异。
    邹玥道,“鬼海里和外边是差了一些,天黑得早,亮得却晚,晚上的时间多。而且白天黑着的时候是没有月亮的,这个时候是沙鬼活动最猖獗的时候。”
    “沙鬼是怕火的么?”展昭问。
    邹玥点头,“怕火还怕光,白天比较少出现,出来了一下子也会马上躲进沙子里。”
    没一会儿,石门附近的沙子都被清空了,白玉堂拉开了石门……门里,黑洞洞一条通路,直通地底。下边黑不见底,情况不明。
    拿出一块墨玉飞蝗石往洞里一扔……就听到“咕噜噜”……几声石头碰撞墙壁的声音之后……却没听到最终落地的那一声,也没落水的声音。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展昭皱眉,“要不然下边都是沙地,落沙堆里了,要不然深不见底,深得都听不到回声了,再不然……”
    众人心中同时一个想法——有什么人,伸手接住了那块石头。
    “如果里边真有人,对方似乎并不反对我们进去。”殷候笑了笑,“貌似还挺欢迎。”
    “下边可能有陷阱。”邹玥皱眉。
    此时天色暗了下来。
    “有人不是挺好,进去瞧瞧。”天尊说着就往门里钻,白玉堂眼疾手快一把拽住,瞪他。
    天尊眯着眼睛瞧白玉堂。
    白玉堂示意天尊跟自己后边,他拿出火折子来吹了吹亮,率先进入入口。
    入口往下是一个不算陡峭的斜坡,白玉堂走了进去,展昭跟着也进去了。
    天尊也跟上。
    邹良进入前,回头对要跟着来的邹玥说,“爹,你和伊伊等在外边。”
    邹玥一愣,倒不是说不让他进去他要反驳两句,而是邹良一声“爹”,把他给叫懵了,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应。
    霖夜火也嘱咐霖月伊留在外边,示意他们和剩下的沙妖以及宋军做后应,看着门。
    殷候最后一个走了进去,扫了一眼地道两边墙壁上若隐若现的花纹,殷候微微皱眉,不过也没多说什么,跟着众人继续往下走。
    白玉堂喜欢建筑,对地宫之类的有一定的了解,再加上他对机关比较有研究,一路观察下来,倒是也意外——这条倾斜的走道并无任何的机关,然而两边却有着不同的花纹。花纹看着像是绕在一起的藤蔓,又似乎是某种文字,凌乱之中还带着一丝规律。
    展昭等人就有些后悔,把公孙也带进来就好了,说不定他认识这些字……
    又走了一段路。
    走道内依然没有任何的机关,也没有人迹,只有他们几人的脚步声,以及……一丝湿冷。
    “下边似乎有水源。”白玉堂道。
    霖夜火问身后的殷候,“老爷子,有没有听到人声?”
    众人也都看殷候和天尊。
    两人都摇了摇头。
    这里十分安静,要听声音很容易,但是附近甚至更远的地方,绝对没有一个人,以殷候和天尊的内力,根本不可能听错。
    于是,展昭好奇问白玉堂,“你确定门不是你撬开的?”
    白玉堂很确定地点头。
    展昭就不解了,“那那个开门的人什么本事?这走道那么长,他是怎么打开门之后无声无息地跑掉的呢?
    这时,一直笔直的通道前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弯道。
    白玉堂顺势一拐弯,猛地往后一退……与此同时一起拐弯过来的展昭眼明手快,一把搂住白玉堂顺便往后踹。
    天尊正跟着呢,见展昭回身就踹赶忙躲开,身后众人也急忙停下脚步,再看……就见白玉堂一手抓着墙壁,两只脚站在一处断壁的边缘……
    原来这一转弯过来,前方竟然没有路了,一大片的深渊出现在下方,好不凶险。
    展昭探头往下看了一眼,忍不住就一吐舌头,这断壁高得下边几乎看不见底,难怪白玉堂扔下来的墨玉飞蝗石听不到回声了,原来掉下去了。
    此地虽然险,但似乎并非是陷阱,因为远处、前方都没有通路,而是一个黑漆漆的巨大空间,也不知道有多大。
    环顾了一下周围,就见靠墙的位置,有台阶,一直延伸到下边。
    不过台阶极其狭窄,贴着墙面建造,只能容下一个人,外边还没有栏杆,且十分陡峭。
    台阶顺着墙壁一直往下环绕,通向地底。
    “这地宫建造成这样,下边莫不是什么储物室,或者存放东西的?”天尊好奇,“还是用来养什么动物?”
    “动物?”展昭问。
    天尊点头,“养些大虫子什么的。”
    天尊话刚说完,正想顺着台阶下去的白玉堂停下脚步,无语地回头看自家师父。
    天尊坏笑。
    展昭轻轻一跃,到了前边,那意思——他先走,他不怕虫子。
    众人也不笑闹了,排着队,顺着台阶一路往下走。
    殷候依然走在最后边,别人都低着头看路,而殷候却仰着脸看头顶。这地宫里一点光都没有,只有众人手上的火折子、灯笼蛊,有黯淡的光线,头顶是什么都看不见的。
    然而,殷候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就是仰着脸瞧着,看得还挺专注。
    “老爷子。”霖夜火这回戳前边蹦蹦哒哒走台阶的天尊,“这里有人没有?”
    天尊眨了眨眼,摇摇头,“人的话……貌似没有。”
    天尊这回答,倒是引起了众人一丝疑惑——这算什么答法?
    人的话……应该没有?
    难道有不是人的?
    正这时,忽然一阵风过。
    众人都下意识地停下脚步,同时望向头顶的方向。
    良久……“呼”一声,什么东西掠过。
    这回,众人都发现了。
    “什么东西?”展昭皱眉,黑暗中似乎有一个阴影,按照风的感觉个头还不小……可是没声音。
    “是不是有东西?”邹良皱着眉头,不太确定地问。
    “貌似是有,但是没感觉到气息……”白玉堂回头看天尊。
    天尊仰着脸踮着脚尖,往上看着,神情之中颇为好奇,还回头看了殷候一眼。
    殷候跟他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挑了挑眉,继续看,似乎又是知道什么。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霖夜火和邹良也有些困惑——不过两位老人家都没表示有危险,那估计不是什么问题吧?莫不是什么地方漏进来的风,或者树影之类?
    又等了一会儿,动静消失不见了,上方依然是黑漆漆的一片。
    邹良拿出一个照明用的响箭来,看众人,那意思——要不要扔上去看清楚一些?
    “等下……”展昭却伸手阻止邹良,“这地宫久未见天日,先不要轻举妄动,我们还在半空中,要扔也等到了底部再说。”
    邹良点了点头,觉得也有道理。
    于是,众人加快脚步往下走。
    这地宫别看凶险,但是石质台阶相当的坚硬,只是这一圈一圈绕着往下走,众人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走到最后心里都有些毛了,这是要走到哪儿?十八层地狱么?
    “怎么这么深?”展昭伸手,掐了白玉堂一下。
    “嘶……”白玉堂揉了揉胳膊,看展昭。
    展昭问他,“疼啊?”
    白玉堂无语地看展昭。
    “那就不是什么幻术了啊……怎么会深不见底?”展昭话音刚落,众人就听到“啪嗒”一声。
    声音就在不远处传来,下方……似乎是水面,他们刚才踢到的一块碎石,落进了水里?
    展昭从腰包里拿出几个临行前公孙塞给他的灯笼蛊,往远处扔了过去……
    随着幽幽的灯光亮起来,众人才发现,已经差不多走到底了。下边是一大圈平地,正中间一个水潭。
    随着灯笼蛊往水潭中央飞过去,众人都忍不住张大了嘴……
    只见水潭的正中间,有一颗巨大的树。
    “这什么树?”霖夜火见黑暗中,那棵树大得惊人,而且枝杈繁茂,应该是活的。
    “下边是鬼海的地下水源吧。”展昭道,“邹伯父不是提起过鬼海有很多自然泉眼,地下水很清澈么?”
    众人都点头。
    “这树是有多高?”霖夜火觉得奇妙。
    白玉堂看了看邹良。
    邹良拿出了那个照明的响箭来,问,“确定?”
    白玉堂点了点头。
    随后,邹良拔开响箭,抬手用力往上一抛……
    随着响箭破空之声……众人都仰着脸,目送那光亮窜上半空。
    “啪”一声响后,响箭炸开。
    照明用的响箭相当的明亮耀眼,然而,就在响箭炸开的一刹那,整棵树上传来了“吱吱喳喳”的鸟鸣声。
    “哇……”展昭等人下意识地一低头,头顶上方,大量受惊的鸟儿扑闪着翅膀盘旋飞走,整个空间里到处都是鸟和不知道什么长翅膀的动物,直飞上半空。
    天尊手快,抓住了一只,拿过来一看,就见是一只长着翅膀,筷子大小的蜥蜴。
    “呀?”天尊歪头,跟那只蜥蜴对视,白玉堂抽了口气,“丢掉!”
    天尊眯着眼睛瞧白玉堂,将蜥蜴抓在手里,“干嘛丢掉?蛮可爱的。”
    白玉堂嫌弃地看着那只乳白色的蜥蜴。
    展昭也问,“会不会有毒啊?”
    “只是飞蜥而已,没毒的。”殷候开口。
    展昭回头看殷候。
    “飞蜥?”白玉堂皱眉,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过这种东西。
    “殷候认识这种东西?”霖夜火好奇。
    “有那棵树在,自然会有飞蜥,不止有飞蜥,还会有蝙蝠、水鸟之类的在树上栖息。”殷候回答。
    众人听了殷候的话,才又想起那棵树来。
    此时群鸟飞上了半空,再看……就见那棵树高到连树冠都看不见,整个大殿巨大的空间都被这一棵树给占满了。
    “厉害!”霖夜火忍不住感慨。
    “这是什么树?”白玉堂问天尊和殷候,显然,二老脸上没有众人的震惊,也许见过?或者听说过。
    “我只是听妖王讲起过。”殷候笑了笑,“可没见过。”
    天尊也点头,随后微微一笑,“如果妖王说的都是真的的话……那这里除了树,应该还有别的东西。”
    “什么东西?鸟么?”展昭仰着脸边看边说,忽然……
    “什么东西?”展昭就看到一个巨大的阴影从空中划……看着像是一只鸟,不过这里距离上头可太远了,那鸟该有多大?
    殷候和天尊对视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的兴奋。
    只是众人都在看那棵树以及树顶上扑扇着翅膀的飞鸟,没有注意两人的神情。
    “那是不是白鹭?”白玉堂指着几只正在拍翅膀的白色鸟,问。
    “好像是……白鹤吧?”展昭也觉得奇怪。
    “除了蜥蜴之外,那些鸟也都是白色的啊……那棵树也是灰白色的。”展昭摸着下巴,“虽然颜色是白的,但是这些鸟儿都是外边见得到的品种。”
    “这究竟是什么树?”白玉堂疑惑。
    “龙鳞树。”殷候回答。
    “龙鳞?”展昭头一次听到。
    “这树的树皮就和龙鳞差不多,坚硬无比。”殷候抱着胳膊回忆,“以及……传说中的一树一城堡、一树一宫殿,就是这种龙鳞树!这树原本是冰鱼宫的特产,这一棵不知怎么就被种到这里来了。龙鳞树长得很慢的,每一年长一仗,这树应该有一百多丈了吧,看来是一百多年前种下的。”
    “这么大岁数啦?”霖夜火不解,“这里也没太阳照,怎么长那么大的呢?”
    “谁说没太阳了。”天尊忽然伸手,指着空中。
    众人顺着天尊手指的方向望过去,随后皱眉。
    “月亮!”展昭惊讶。
    此时,众人就看到空中出现了月亮,还有星辰,月光洒下来,照得底部空间更加的清晰,果然……硕大的地宫里只有这一棵树,当真这一棵树就是一个世界。
    “我们还是在迷城下边么?”展昭忍不住问。
    “也许……不是。”白玉堂道,“刚才我们走了很长的台阶,可能已经离开了迷城,到了鬼海其他的地方。之前黑漆漆的,是因为沙子遮盖住了穹顶,这会儿可能风沙把沙子吹开了……这顶可能是琉璃的,我以前在陷空岛也做过这种琉璃穹顶。”
    “那个不是琉璃的。”殷候却摇头,“是冰玉的。”
    “冰玉?”众人挑眉——好贵!谁盖起来的?比白玉堂还败家。
    “都说了这龙鳞树是冰鱼宫特有的,只有在冰鱼宫里才能种出来。”殷候道,“传说中的冰鱼宫是建造在海中间的一座岛上。整个宫殿的顶部都是冰玉。涨潮的时候,海水会将冰鱼宫封闭起来,宫中一片漆黑,退潮的时候,宫的顶部会露出来,太阳照射进来,龙鳞树越长越大。冰鱼宫里到处都是龙鳞树,宫殿之间各种白色的飞鸟穿梭,冰鱼族也喜欢穿白色,房屋都建造在树上,如梦似幻。”
    众人想象了一下那情景,也觉得实在是人间仙境。
    展昭胳膊轻轻碰了碰白玉堂,“看来你别的没继承下来,爱穿白色倒是继承下来了。”
    白玉堂此时正走神,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血液里有什么东西继承下来了,当殷候描述冰鱼宫的时候,眼前似乎有某种景象出现,万分熟悉。
    “这种树,树干有多高,树根也就有多高。”殷候一句话,将众人的注意力都拉了回来。
    “你是说。”展昭惊讶,“树根也有一百多丈?”
    殷候点了点头。
    “而且树根中间必须有一段是中空的。”天尊接着道,“换句话说,我们根本没走到地宫……水下才是地宫!”
    “地宫?”展昭惊讶,“水面之下还有一个宫殿?”
    “对啊。”殷候点头,“四大圣地里的海龙墓就是冰鱼宫的地宫。”
    “那要怎么下去?水性要很好?”展昭想着,不知道黄姨可不可以,再加上蒋四爷?
    “谁都没有用,只有冰鱼族才可以进去。”殷候道。
    白玉堂想了想,看来自己真的没继承下来冰鱼族什么血统……自己和展昭相比起来也就是小秤砣和大秤砣的却别而已,共同点就是沾水就沉。
    “冰鱼族水性那么好?”邹良问。
    “其实跟水性不水性没关系。”殷候自言自语,边看了天尊一眼。
    天尊一挑眉,道,“准不准可以试一下。”
    众人都纳闷,“怎么试?”
    然而就在此时,天尊突然抬手,对着白玉堂的肩膀拍了一掌……
    展昭一惊,众人也是一愣。
    白玉堂根本没反应过来,他从来没想到有一天天尊回拍他一掌。当然了,天尊根本没伤到他,但是那一掌有巨大的推力,白玉堂腾空飞了起来,直接飞向水面。
    “玉堂!”展昭大喊一声就要过去拉住他,但是身后殷候一把拽住他,“别动。”
    展昭回头,睁大了眼睛看殷候,此时已经听到“哗啦”一声,果然,白玉堂落了水就往下沉。
    展昭大惊,但是殷候抓着他不放手。
    “外公!”展昭叫了一声,却见殷候以及身后众人都仰着脸看着上空,同时,月光下的水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
    展昭也下意识地仰起头,随后——愣住。
    天尊张大了嘴巴看着上空,感慨,“原来真的有啊……”
    霖夜双眼瞪得老大,“我滴个天爷啊……”
    ……
    “后退!”殷候拽着展昭退后一步,与此同时,就听到“哗啦”一声巨响,巨大的撞击力,使水面激起的水花一直泼到半空之中。
    展昭望着打着漩涡的湖面,“这……”
    “放心吧。”殷候拍了拍他,“你家玉堂不会有事。”
    展昭看殷候,眼神紧张——真的?你别骗我啊!
    殷候拍了拍他肩膀以示安抚——有危险的事情天尊怎么会让玉堂做?别急!
    “真的没事?”展昭又问了一边,“玉堂不会水的。”
    “他不会,另外一位会么。”天尊感慨,“哎呀,这世事难料人算不如天算啊,说不定真的有一天可以去海龙墓。”
    “会吓死陆天寒的。”殷候却是苦笑,“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海龙墓什么的以后再说吧。”一旁,一直比较冷静的邹良开口提醒,“眼前貌似有其他事情要处理。”
    天尊也点了点头。
    因为此时,就见月光下,四周围两起了一点点的红色幽光,密密麻麻数量繁多,仔细看,是赤红色的双目。
    就见四周围的台阶上,站了黑色的人影,像是焦尸一般,双眼直勾勾盯着湖边的众人——是沙鬼!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