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418  

2014-04-25 11:1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418章 迷城地宫
    展昭自言自语一句,引起了白玉堂的好奇,于是,展昭在他耳边,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
    白玉堂觉得有些离奇,展昭还真是挺能琢磨,不过又似乎也不是没道理,当然真相只能进了迷城,才知晓。
    二人回到大帐的时候,果然其他人都已经聚集了。
    大帐中间一张硕大的沙盘,欧阳正和伊伊一起摆弄着沙堆。邹玥在给众人解说,哪里是风带,哪里是流沙带,要怎么绕过围墙,哪一片区域是最危险的。
    展昭和白玉堂走到沙盘旁边,也一起听。
    大概用了小半个时辰,众人基本了解了鬼海的地形——这鬼海原来并非完全自然形成,有一些极凶险的地带似乎有人为建造的痕迹,但是根据邹玥描述,迷城已经坍塌了一大半,已经看不出原本建造的目的了。
    展昭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问赵普,“轩辕珀……”
    “之前请他来聊过了。”贺一航微微一笑。
    展昭和白玉堂都挑眉——果然,赵普不会漏了那小子。
    “那他现在人呢?”展昭觉得这小子是个麻烦。
    “才聊了没几句,跑回他自己的属地去了。”欧阳道。
    展昭皱眉,“就这么让他跑了?”
    “他应该有得忙。”赵普慢悠悠道。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忙?”
    “哦……这小子贼得很,问他他是不会交代的,逼他也没用,人家好歹也是一方的领主,无凭无据我们没法子宰了他。但那小子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放在外边又始终太麻烦,所以给他找了点事情做。”欧阳拍了拍手上的沙子。
    “找什么事情做?”展昭分外好奇。
    “只是给回鹘王写了封信,提了一句,轩辕珀关照过他那几个儿子,他三个儿子两伤一残,也算是拜他所赐,仅此而已。”贺一航喝着茶水,慢悠悠地来了一句。
    众人望天——这招好啊!回鹘王这次差点断子绝孙,这包气估计都得撒在轩辕珀身上了,的确够轩辕珀忙一阵子的,这叫偷鸡不着蚀把米。
    “轩辕珀这小子野心太大,迟早得捅出大楼自来,到时候再收拾他吧。”赵普看着沙盘上的地图,“当务之急,先解决了鬼海里头的乱子再说。”
    “有没有什么计划?”展昭问赵普。
    “有!”赵普挑眉,“带一队高手杀进去,杀光怪物!”
    众人望天,真是简明扼要的计划。
    不过貌似除了这个法子也没更好的办法了。
    “那我们来组队吧!”赵普来了兴致,“嗯……”
    只是他话没出口,就听贺一航道,“组队是要的,不过你不准去。”
    赵普嘴角一抽,欧阳、邹良和龙乔广都万分默契地点了点头,“你不准去!”
    赵普指着自己的鼻子问,“谁是老大?”
    “泽岚,你的确不能去!”八王放下杯子,“虽然有邹玥将军带路,但是鬼海情况不明,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大宋朝怎么办?”
    赵普撇嘴,“有个屁危险……”
    八王爷板起脸,赵普也没法横了,他八皇兄不跟别人似的跟他讲道理,也不连哄带骗,关键时刻他会说“泽岚啊,我白养你那么大,你去吧,本王一头碰死在这里。”
    赵普叹气——没辙啊!完全没辙!
    贺一航等几个副将却是松了口气,幸亏这次八王爷跟来了,不然要阻止赵普进鬼海,还得费一番功夫。
    “人也不用太多。”邹玥道,“进去的人越多负担越大,万一走丢了一个还麻烦。”
    众人默默地看了天尊和展昭一眼。
    天尊这会儿正喝茶呢,眨了眨眼睛不明白大家在看什么,展昭则是望天——路痴怎么了?那么嫌弃干嘛?路痴也是有自尊的!
    白玉堂习惯性地伸手轻轻按了按展昭的肩膀,算是顺毛。
    最后,定下了进入鬼海的人,分别说:展昭、白玉堂、天尊、殷候、邹良、霖夜火,当然还有邹玥和霖月伊。
    无沙大师没跟去,众人让他留在黑风城给赵普帮忙,龙乔广带着人马在外围支援。其实本来公孙也想进去,但是怕自己不会武功会拖后腿,另外……要是公孙进去了,赵普死活不肯在外边等,也要跟着进去,小四子也死活不肯,要跟着去,直接导致小良子和一众影卫也死活好跟去,于是公孙只好作罢。看了看小四子和赵普,公孙莫名有一了一种“拖家带口”的感觉,赶紧甩头。
    众人大致算了算,加上辽国和西夏跑进去的那几百人,里边也最多有个几百个沙鬼,这里都是高手,光天尊和殷候两个就能解决全部了吧,估摸着也不用操心。
    正准备趁着天好早动身,就见黑影跑了进来,低声跟赵普说,“王爷,出了点事。”
    赵普瞧了瞧他,“又出了什么事啊?”
    “说是昨夜晚间,有一些江湖人进了鬼海里。”黑影道。
    众人都一愣。
    展昭轻轻摸了摸下巴,“之前在客栈的时候就看到很多来历不明的江湖人,会不会是盗墓的或者寻宝的?”
    “有多少人?”赵普问。
    黑影无奈摇头,“赭影和紫影在调查,不过人数不详,因为都是散的,少说三四队人马,行事都很小心,应该是惯犯。今天有一队几十人被发现了,才知道鬼海里边显现迷城的消息早就传出去了,还有大队人马正在赶来。
    展昭“啧”了一声。
    欧阳靠着桌子,“这回留在外边不怕没事做了,抓寻宝的吧。”
    “这里边也不乏高手。”黑影道,“刚才跟我们发生冲突那队人功夫就挺不错的,我们挡下几个,其他的都跑进鬼海里去了,拦都拦不住。”
    “这样不是办法啊。”公孙有些忧虑,“沙鬼数目不是越来越多了么?而且万一有漏网之鱼,后患无穷。”
    “鬼海这么大。”欧阳看了看沙盘,“从哪儿都能进去,防不慎防。”
    “是谁往外传的消息?”展昭有些疑惑,“中原武林离这里很远,消息要传出去再引来那么多人,那起码是多少天之前就已经有人有预谋地在做了。难道有什么人知道这几天迷城会出现?”
    “其实之前轩辕珀也提起过一句。”贺一航皱着眉道,“他也是听到消息,说鬼海里有东西,这几天就会显现。不过你们也知道他这人疑心病重,就想利用回鹘几个皇子进去试试里头究竟有什么。先不论他说真说假,但每次沙鬼人数不够,都能往里头骗那么多人,一定有人在搞鬼,沙鬼背后肯定有一个人在操纵。”
    展昭问邹玥,“你在鬼海住了那么久,有没有发现沙鬼听命于人?”
    邹玥点了点头,“我也发现了,沙鬼并不是单纯的无目的的存在,但是我们找了很久,从来没发现这么个人,所以我怀疑那个人根本不在鬼海里,而是在其他地方。
    “这么多年都没露过面?”白玉堂觉得有些难度——那是要藏得多好?
    “收拾一下准备行动吧。”见众人疑虑重重,殷候倒是先开口,“早点进去说不定还能救出来几个找死的。”
    赵普也同意,让众人准备准备。
    出门的时候,众人发现了一个问题,伊伊一直跟着殷候,仰着脸瞧他的长相。
    霖夜火无奈地拽住她,“你个丫头,不要这样盯着男人看啊!以后该嫁不出去了!再说了人家比你大一百多岁呢!”
    伊伊张大了嘴巴,“一百多岁?难怪越长越小了呢……我记得那个有胡子。”
    展昭和白玉堂就在他们身后,听得真切,展昭好奇问,“伊伊,你以前见过我外公?”
    “是一尊雕像。”
    邹玥见众人好奇,就帮着解释,“迷城里有一座很大很大的雕像,是倒塌的,底座好像是被什么撞断了。”说着,示意众人看殷候,“与殷候**分相似,不过看着年岁更长些。”
    根据描述,展昭下意识地将塑像跟一个人对上了号……那个人他之前在梦境中见过,是鹰王。
    白玉堂有些不解,问天尊,“迷城里为什么有鹰王的雕像?”
    “这个有什么可奇怪的啊,迷城、万咒宫等等地方,都有鹰王的雕像。”天尊回答,“不止有鹰王,还有历朝历代各种你们听都没听过的天之骄子,然后各路神明,都是被人们遗忘的一些存在,史书里可不记载。”
    “里边的确有很多雕像,大多损毁了。”邹玥也点头,“不过鹰王那尊最大。”
    “因为迷城是代表战无不胜,所以鹰王的雕像更大么?”赵普问。
    “你俩进过迷城没有啊?”展昭忽然问殷候和天尊,总觉得他们几个老头儿都不逼不说真话。
    殷候摇了摇头,众人又看天尊,天尊爽快回答,“我跟老鬼就去过万咒宫,不过么……”
    众人眉头都挑起来了——你俩有什么线索早说 ,别一点一点来好么?!
    天尊摆手,“没有啊!我是说,你们最好不要对迷城抱太大希望!”
    “什么意思?”众人都不解。
    “别看传说里说的什么战无不胜、百病得治、永生不死、富甲天下……其实。”天尊搔了搔头,似乎是在琢磨该怎么表达。
    就听殷候淡淡道,“一旦真进去了,历经千险找到的,估计会让你悔不当初。”
    “哦?”
    “会觉得当初没进去就好了。”殷候淡淡道,“那几个地方曾经是圣者之地,后来就变成妖魔邪祟的避难所,里头可没藏一样好东西!所有传说中的好东西,不过都是诱饵。”
    “诱饵?”赵普皱眉,“为了引诱想寻宝的人进去?”
    “饵越香钓到的鱼也就越大。”无沙大师打了个稽首,“不知道多少人因为一个贪字,葬送了性命,还害了无数无辜的人,说着,看了看邹玥他们。
    之后,众人准备了些干粮,没有骑马,轻装简行,随着邹玥和霖月伊离开黑风城,走入鬼海。
    赵普在城楼之上目送众人离去,欧阳加强戒备,去阻挡那些试图进入鬼海的“散客”了,龙乔广带齐人马,在鬼海附近防卫,做支援。
    赵普站在城楼上,靠着城墙叹第一百零一口气。
    公孙抱着小四子走过来,知道赵普因为去不了而一肚子憋屈,就安慰他道,“大家都是怕你有危险。”
    赵普耷拉着眼皮瞧公孙,小四子伸手,捏了捏赵普的腮帮子,“打起精神来九九!”
    赵普失笑,伸手把小四子抱过去,嘟囔了一句,“我就想看看战无不胜是个什么玩意儿。”
    公孙笑了,“你还不知道战无不胜什么意思?那你让别人怎么活?”
    赵普一愣,随后睁大了眼睛看公孙,这书呆这算甜言蜜语?尼玛听着恁顺耳呢!书呆嘴不是一般的甜啊!
    公孙见赵普盯着自己看个没完,也怪不好意思的,扭脸望远处,展昭等人的背影已经只剩下一点点了。
    “王爷!”
    这时,楼下赭影急匆匆跑了上来。
    赵普撇嘴,“又怎么了?好消息坏消息?”
    “好消息!我们抓到一个!活的!”赭影兴奋。
    赵普愣了愣,公孙问,“抓到什么活的?”
    “沙鬼!”赭影一指不远处,就见一队侍卫押送着一辆马车走了过来,马车里,一个硕大的笼子用白布裹着,里边似乎有人影在动。
    赵普嘴角就挑起来了,“活的?!”
    赭影点头,“我们在鬼海四周围设了不少陷阱,本来是准备兜那些冒险想进去的人,没想到兜住一个往外跑的沙鬼!”
    赵普听后微微皱眉,“那沙鬼跑出鬼海了?”
    “对啊,鬼鬼祟祟的。”赭影点头。
    赵普一手拽住兴匆匆要跑去看沙鬼的公孙,边往楼下走,“神志不清?”
    “说来很奇怪。”赭影道,“抓住之前看着貌似还蛮正常的,我们是看着他掉进陷阱的,感觉就是个黑黢黢的正常人。但是看到我们之后就疯癫起来了,而且见人就咬有点危险。”
    公孙停下脚步,问,“你是说,这沙鬼见人之前是一切正常,但是见着人之后,就变成怪物了?”
    “有这么点意思。”赭影点头。
    公孙听到这里就开始走神,嘴里自言自语不知道说什么,脚步下意识地往下走,于是一脚踩空……
    “啊!”小四子一声嚷嚷,公孙回过神来了,还好赵普手快,一把捞住。
    赵普一手抱着小四子呢,一手堪堪捞住公孙,小四子赶忙伸手,拽住公孙的衣服领子往上提,“爹爹你看路啊!”
    公孙拍了拍胸口,站稳了,边说,“我一直觉得沙鬼有些奇怪,该不会是什么病吧……”
    赵普拉着他下了城楼,一起去看看,那个活捉的沙鬼。
    ……
    展昭等人进入鬼海之后,很快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鬼海这地方,从外围看,也许很难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迷失在里边,因为茫茫一大片,无论是朝哪个方向走,按理来说都能走到头。
    就算不认识方向,朝南边走,总能看到黑风城的城头,同理,朝西走向西夏,朝北就走向辽,朝东还能走去魔鬼城狼王堡。可进去之后众人才发现,根本看不到外边,问题出在风沙上面!
    鬼海里边有很强很强的风沙,一个一个打折卷,成为一道一道的风沙墙。这些风沙跟远处黄沙的背景几乎融为一体,所以分辨不出边缘,看起来就是一大片沙地。
    其实这也恰恰解释了,为什么众人在无风的夜晚,看到了鬼城的全貌!因为没有风,所以风沙落了下来,没了阻挡物,自然就看到了。
    而绕开那些风沙墙也不是太大难度。鬼海里有很多土墙,土墙的建造成环形,就像一个迷宫。只要顺着一定的路线绕开土墙,就可以成功避开风沙。
    但是绕开土墙的同时,另一个危险又出现了,那就是流沙坑!
    鬼海里含有大量的流沙坑,十分的凶险,幸好伊伊路很熟,教着大家绕路走。
    天尊和展昭依然是重点关注对象。
    天尊不靠谱人所共知,万一在这里丢了,那白玉堂估计只能把整个鬼海的沙子都给铲走了,所以殷候负责盯着天尊,他一往外跑就提留回来。
    享受同样待遇的还有展昭。
    展昭刚走两步就感觉白玉堂拽他一把,也有些恼,斜着眼睛瞧白玉堂——我哪儿有这么不靠谱!
    废了点功夫绕过了风沙群,眼前就出现了茫茫的一大片白沙地,还有——波光粼粼的水面。
    “这是水?”展昭觉得不可思议,伸手撩了一下,却掬不起水来,但是手碰到那一层“水面”的时候,有微凉的触感。
    “这是聚集在沙土上边的一层水汽,或者说别的什么,总之只有气没有水。”邹玥一耸肩,“这一片地域,也是鬼海名字的由来。”
    众人了然。
    “这一层水汽很特别。”邹玥解释,“现在天气还好,如果天气太热,地面可以吸收阳光,等到晚上……上空就会出现海市蜃楼,你们看到的那座夜晚的雄伟迷城还有行船的领路人,都是假象,并非真实存在。”说着,邹玥一指前方,“那才是真正的迷城!”
    众人仰起脸望过去,都忍不住皱眉——轮廓上的确可以看出那座城曾经繁华的影子,但是此时,残垣断壁黄土满山,简直是破败的废墟。
    “为什么搞成这样?”展昭有些不解。
    “看着像是历经了什么大的劫难啊。”霖夜火东张西望的,“没见沙鬼的影子啊?不说进来了好些人么?”
    “沙鬼都在鬼海里躲着。”邹玥道,“接下去走过海面要十分小心,他们会偷袭的。”
    众人也不多话,踏入鬼海,直奔迷城而去。
    然而,出乎众人预料的是——这一路轻轻松松就穿过了平日最危险的地方,一个沙鬼,都没瞧见!
    到了迷城的山脚下,山上已经出现了其他的黑衣人和红衣沙妖,跑下来迎接邹玥和霖月伊。
    邹玥问了他们几句,得到的回答是——那些沙妖突然都躲起来了,不知道去了哪里,连原本埋伏在城墙附近的都不在。
    众人皱眉——这么巧?他们进来了,沙妖就集体消失了。
    “以前出现过这种情况么?”展昭问邹玥。
    邹玥摇头,“这帮东西几乎是不知疲惫地袭击人,有人进来他们还不出现几乎是从来没发生过。”
    “也就是说,是故意躲起来了?”白玉堂问。
    众人面面相觑。
    “有其他人么?”邹玥问留守的众人,“误闯的之类?”
    众人都摇头,表示没看到人进来。
    “平时他们都躲在那边?”殷候指了指鬼海的白色沙面。
    邹玥点头。
    殷候伸手握住展昭的巨阙,往外一抽,抬手往沙地上连着扫了几下……随着殷候剑风划过,沙地表面一阵翻滚,没一会儿,几乎整个沙面都被翻了个遍,然而……没有一只沙鬼被翻出来。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没在这儿?
    “邪门了!”邹玥皱眉。
    “会不会在外围?”展昭问。
    “如果是倒好办了。”邹玥道,“外围没有风沙墙的阻挡,很容易暴露,龙乔广的弓兵队在那儿呢,出来还不成了靶子么?”
    “再跑一趟吧。”众人又离开了鬼海,绕过风沙墙出去。
    等在外围的右将军正喝茶呢,见他们出来,还有些意外,“这么快?”
    众人问了问他在外边有没有看到沙鬼,龙乔广一个劲摇头,最后又查了一遍外围的沙地,依然是踪迹皆无,这下……众人可有些傻眼了。
    “跑了?”天尊问。
    “很明显是得到指令躲起来了。”霖夜火挑眉,“也对啊,我们那么大阵仗进来,沙鬼觉得抗不过,于是先躲起来等风头过去再出来?”
    “不像是没智慧的怪物干的事情。”龙乔广也疑惑。
    “迷城里边,还有别的地方可以躲藏的么?”展昭问。
    邹玥皱起眉头,“这个……”
    “真有?”众人好奇。
    邹玥道,“迷城的外围我们都常用,其实山里边也是空的,是一个地宫。但是当年不知道怎么破坏,已经坍塌大半,千金闸也已经落下,进不去。”
    “沙鬼不是会挖洞么?”展昭问。
    “他们不是会挖洞,只是会钻沙地而已。”邹玥道,“迷城的地宫有几个入口,除了出入口之外,四壁都是厚厚的山壁坚不可摧,根本进不去。”
    “如果要躲,最好的法子是不是躲进迷城地宫里?”邹良问,“最危险的地方也最安全。”
    邹玥点了点头。
    “地宫里有什么?”霖夜火好奇。
    邹玥摇头,“我没进去过。”
    “你们在里边住了二十几年,没进去过?”众人觉得不可思议。
    “关键是进不去!”邹玥道,“迷城地宫总共四个入口,正大门被千金闸闸住了,打不开。东西两扇侧门因为迷城坍塌而被压垮了,根本进不去。唯独一闪朝北的后门还完好,但是根本打不开,内力也震不开,不过也有可能是我内力不够。”
    “去看看吧。”白玉堂提议。
    于是,众人索性和龙乔广他们一起吃了顿晌午饭,再进去。
    为了以防万一,他们又找了一次,可依然一个沙鬼都没看见,最后……众人来到了那一扇唯一可能通往迷城内部的门前。
    那是一扇黑色的门,材质摸起来感觉像是石头,但是冰冷,又似乎是铁。
    门上有一个十分复杂的锁孔,看来是要用钥匙开启的。
    展昭伸手摸了摸门的表面,又敲了敲,传来了几声沉闷的响声。
    邹良贴着石门听了听,抬头,“里边应该空间复杂,这材质是从来没见过。”
    “是玄武铁。”
    这时,殷候开口。
    众人都看着他,“玄武铁是什么?”
    “玄武铁、青龙铜、白虎银、朱雀金,几种破坏不了的材质。”殷候皱眉,“这门用蛮力是打不开的,除非有钥匙。”
    “这门一大半都陷在沙土里了,不像是打开过的样子。”霖夜火看了看地上厚厚的沙土,又仰起脸看了看山坡上破破烂烂的黄土堆,“有没有可能上边有裂缝或者什么的?”
    “我们这些年都没找到过。”邹玥却摇头,“找了二十几年了,不止如此,沙妖族世世代代住在这里,都没找到过!”
    于是,众人的目光最后还是集中到了那扇门上。
    “大漠里一天积累起这么厚的沙土,也不是什么难事吧?”展昭问邹玥。
    “不用一天,一两个时辰就那么厚了,风大的话。”霖月伊回答。
    “可没钥匙,门又打不开,怎么进去?”众人都看了看殷候和天尊两位长辈。
    殷候皱眉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天尊更没办法了。
    “不如撬门试试?”白玉堂蹲在那锁头前边,研究了一下,“虽然材质很坚固,但是锁的样式很古旧,里边应该不复杂。”
    “这倒是。”展昭抱着胳膊点头,“毕竟百年前的锁了么。”
    白玉堂回头看了看,最后问霖月伊,“有没有发卡?”
    伊伊眨了眨眼,歪头。
    白玉堂皱眉,那怎么撬?难道再跑出去找工具?
    正想着,有人递了两个发卡过来。
    众人都一愣,顺着捏发卡的手望上去,就见斜着眼的霖夜火。
    众人都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霖夜火来气,“谁规定男人不能用发卡啊?不束起来要是不卡住会披头散发!”
    众人默默地叹了口气。
    邹玥倒是很欣赏,他看了看霖月伊,点头——这丫头平日虎头虎脑的都没什么女人味,交给霖夜火应该能给拧成淑女吧?这回有救了!
    白玉堂拿了两根发卡掰直了,“卡拉卡拉”开始撬锁。
    众人耐着性子在一旁等着。
    本来众人做好了等到天黑的准备,因为白玉堂说这锁看着估计要撬很久,而且自己也没什么把握。
    可是等了还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忽然就听到“咔哒”一声。
    白玉堂一愣,伸手,轻轻往外拽拽门……
    门被拽开了一条缝隙,外面的黄沙,顺着黑色的缝隙就流了进去。
    众人张大了嘴。
    天尊抱着胳膊瞧白玉堂,“哎呀玉堂,你这功夫见长啊!”
    展昭十分好奇,问天尊,“玉堂怎么会撬锁的功夫?”
    天尊嘿嘿笑了笑,“因为我经常忘记钥匙。天山太高了,请个开锁匠太麻烦,踹门之后装门更麻烦……”
    殷候腹诽了一句——亏你还脸不红心不跳说得那么坦然。
    众人叹气,白玉堂从小跟天尊一起长大也不知道谁照顾谁。
    然而,顺利打开门锁让众人欢心,却没让白玉堂脸上出现笑容。
    五爷疑惑地拽了两下那扇门,盯着门锁发呆。
    “看着像是很普通的锁么。”展昭看到白玉堂的神色,也凑过去看。
    “难怪那么容易打开了。”天尊摸了摸下巴,“玉堂开普通锁最有经验了,以前平均一个月要开三十回。”
    众人忍不住感慨,天尊竟然天天忘钥匙,白玉堂的童年真是……
    “玉堂。”
    展昭见白玉堂还盯着门缝发呆,伸手戳了戳他,“怎么了?”
    白玉堂站了起来,低声说,“这门锁很复杂,不是我撬开的。”
    众人都一愣。
    “不是你撬开的……”霖夜火歪着头看门锁,“那是怎么开的?”
    白玉堂盯着门,道,“有人从里边打开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