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417  

2014-04-23 14:5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417章 永胜之谜 
    次日清晨,展昭和白玉堂带着天尊和殷候等赶往黑风城。
    到了黑风城的城门外,就看到有几辆十分显眼的马车停在城门口,还有一些外族的士兵。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这是来了访客了?
    众人是起了个早过来的,此时赵普军营之中还是一派早间光景,黑风城军营中士兵在操场中操练,白玉堂和展昭顺着城楼往上走,就看到操场上几万士兵正整齐划一地练着功夫。邹良背着手,在操场前方缓缓地踱着步。
    白玉堂和展昭很喜欢看这种众兵将一起操练的景象,那场面特别震撼,军营之中的这种晨练感觉是任何武林门派的晨练都无法比拟的,无关乎人数或者功夫高低,而是有一种叫势气的东西。
    邹良见拳练得差不多了,就踱步到兵器架子旁边,抽了一根棍子,带着士兵们练棍法。
    赵家军有几套基本的拳法、棍法、刀法等,都是这几个将领自创的,十分实用,练起来也是行云流水,非常好看。
    殷候从城楼上走过的时候,看着下边的场景,眼中有光华流转,似乎带着某种难以言喻的感慨。
    展昭自然早就注意到殷候的这种眼神,虽然只是不经意地流露,但怀想一下当年,不知道殷候会不会偶尔也有一些壮志未酬的感慨呢?毕竟经历过那惊天动地的岁月,百年之后,江山没变但物是人非,应该有无数的遗憾被留了下来,如果再来一次,他们不知道还会不会像当年那样的选择。
    众人走下城楼,从操场一侧走过,就见霖夜裹着一件火红的裘皮披风,靠在坐在城楼二楼处,靠着一侧的栏杆,身边是一个裹着一样披风的小丫头,正睁大了一双眼睛,好奇地看着下边的士兵们操练。
    “这就是小霖子的妹子么?”无沙大和尚仰着脸看自家徒弟身边的姑娘,蒙着面,看不清长相,不过双眼和霖夜火很像,灵气逼人。
    霖夜火也见到众人了,伸手轻轻戳了戳霖月伊,指着下边的无沙大师,道,“那个是我师父。”
    伊伊眨了眨眼,瞧无沙大师。
    霖夜火又指了指殷候和天尊,道,“那两个都是神仙,你以后见到了,就都叫老祖宗或者老神仙。”
    伊伊乖乖点头,不过还是挺害羞地躲到了霖夜火身后。
    无沙大师摸着下巴上的胡须,“喔呀!这么老实个丫头啊!”
    伊伊盯着下边众人看着,最后目光落到了殷候身上,微微歪着头,瞧着他。
    众人也没在意,继续往军帐的方向走。
    伊伊伸出手指,指着殷候的背影,跟霖夜火说,“那个人。”
    霖夜火有些不解,问,“怎么了?”
    “我见过哦!”伊伊说。
    霖夜火好奇,“你不是没出过鬼海么?怎么见过殷候?”
    伊伊歪着头,“他在迷城里。”
    “什么?”霖夜火一惊。
    “并不是真人。”
    这时,身后传来人说话的声音。
    霖夜火回头,就见是邹玥。
    邹玥也背着手,边看着下边操练的兵马,边道,“是一尊碎掉的石像而已。”
    霖夜火好奇,“殷候的石像?”
    邹玥又看了看殷候的背影,摇了摇头,“据我所知,那人应该不是他……”
    霖夜火心中微微一动,这么说——难道是鹰王的雕像么?
    霖夜火突然有些不解,仰起脸问邹玥,“都说入迷城可以得战无不胜,真的么?”
    邹玥看了看他,倒是认真地想了起来,最后笑得无奈,“可能吧。”
    “真的有么?”霖夜火疑惑,“有什么东西,得到是可以战无不胜的?战谱或者兵书之类的么?”
    邹玥想了想,问霖夜火,“兵书战谱也要看落在谁手上,就算给你天下第一的兵书,再给你一样的人马,你有把握打赢赵普么?”
    霖夜火倒是很坦然地摇了摇头,“所以才觉得奇怪啊,要得到什么才能战无不胜呢?”
    “给你兵书的同时,再给你一个孔明什么的,也许可以吧。”邹玥淡淡道。
    霖夜火睁大了眼睛瞧着他,“不是吧?迷城里藏着什么绝世奇才么?不会死的么?还是有什么族群是战无不胜的?”
    “就算真的战神转世,谁能保证永远不败?人算不如天算啊。”邹玥笑着摇了摇头,没再多说什么。见伊伊正吃小四子给她的糖果,就蹲下来,低声跟她说,“吃完糖记得多喝点水,晚上睡前不要吃。”
    声音温柔,就像是父亲在嘱咐女儿。
    伊伊乖顺地点头,塞了颗糖到邹玥嘴里。
    霖夜火看在眼里,嘴角微微地动了动,转过脸继续看下边的将士,邹玥将他妹妹照顾得很好,果然是家传的么,平时冷口冷面的,有时候还是温柔得吓人……
    此时,邹良抬起头,就见霖夜火靠着栏杆,裹着披风正看着他的方向。
    两人就这么隔着高高的城墙对视着,邹玥注意到了两人的神情,有些惊讶,这倒是真的出乎他的预料。
    正发呆,就听霖夜火突然问,“你有意见没有?”
    邹玥一愣,回过神来,才发现霖夜火虽然没回头看他,但的确是在问他。
    “呃……”邹玥摇了摇头,“没……”
    霖夜火回过头,对着邹玥笑了笑,点头,“有也没有用的,大爷不在乎。”
    邹玥倒是有些意外,这霖夜火性格多变,有时候看着傻乎乎的,有时候又有点不讲理,再加上他长得好看,但这些似乎都是表面现象……他有骨子里的东西,一种足以支撑他成为火凤堂堂主的东西。
    邹玥想了想,道,“沙妖族都是十分高傲的,知道么?”
    霖夜火一挑眉。
    “他们一直都相信自己是这世上最美、最聪慧、最高贵的种族,简直是目空一切。”邹玥无奈,“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我经常跟他们发生冲突。”
    霖夜火笑了,“哦?那后来呢?”
    邹玥望着下边继续带领士兵操练的邹良,道,“后来不吵了。”
    “为什么?”霖夜火好奇。
    邹玥转眼望向茫茫的大漠,“那群傲慢的混蛋有一个优点,可以把所有缺点都一笔勾销的优点。”
    “什么优点?”霖夜火问得认真。
    邹玥又看了看城楼下自家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叹了口气,说,“至死不渝吧……沙妖都是一个一个地生,却是一对一对地死,无一例外。”
    霖夜火笑了,“这样啊……”
    ……
    展昭和白玉堂等人来到赵普的军帐前。
    就见公孙拉着拿着早饭的小四子和小良子走过来,军营里头,赵普正坐在帅案后边打着哈欠。
    展昭等人没进门,就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传出来。
    “赵普,你究竟什么意思啊?”
    “干嘛堵不让我们派人进鬼海?”
    “昨晚你也看到了!”
    “你自己让我们去的,现在又说不准去!”
    “你不是想独吞吧?”
    “我们的人都进去了还没出来。”
    众人走进军帐,就见赵普托着侧脸走神,前边是辽国和西夏的两个大将军在抱怨,贺一航端着个茶杯在一旁喝早茶。
    “九九!”
    小四子一嗓子,赵普总算是从瞌睡状态清醒过来了,伸双手,接住扑过来的小四子抱起来。
    “九九你吃早饭了没?”小四子将手里的粽子递给赵普咬。
    赵普咬了一口,打开桌上还没来得及吃的早餐食盒,端出热腾腾的豆腐花喂小四子。
    辽国和西夏两个刚才还抱怨的将领都看傻了,两人面面相觑——有一阵子没见赵普,怎么回事?这是生了儿子了?怎么是个团子?还是个糯米团子那么软的儿子?!
    小四子习惯性地坐在赵普腿上,边喝豆腐花,边跟赵普分一个粽子,父子的即视感。
    展昭等人都习惯了,他们赶了一早晨路都饿了,坐下就吃早饭。
    两个外族将官回过神来,就见帐篷里已经坐满人了。
    公孙觉得有些不好,赵普谈正经事呢,小四子这样子会不会有损他元帅的威严
    到了赵普身边,公孙想把小四子抱走,谁知赵普拽了他一下,让他坐下一起吃。
    小良子也爬上来了,端着碗小馄饨边喝边抬头打量那两个将官,有一个还认识的,就挥挥手。
    小良子打招呼的是那个辽将,他爹狼王是原本辽国的皇族,虽然分道扬镳了,但是沾亲带故,熟人还是不少。这位是他爹以前一个旧部,有些交情。
    “小王爷,长那么大啦?”那辽将也有些不解,“你怎么在这儿?”
    萧良指了指赵普,又指了指自己鼻子,“我师父。”
    两位将领倒抽了一口凉气。
    贺一航喝了两口粥,看了看那两元还傻站在那里的将领,问,“吃早饭了没?”
    那两人嘴角直抽。
    “赵普……”
    两人还想说什么,就见赵普抬眼看了两人一眼。
    两人话到嘴边,音量又压低了几分,“不让我们派人去鬼海究竟什么意思?”
    赵普给小四子剥着一个鸡蛋,慢条斯理地说,“字面意思呗。”
    “凭什么不让我们去?”辽将追问,“昨晚上那座城是怎么回事?”
    赵普早就没耐性了,跟小四子分鸡蛋吃。
    贺一航道,“鬼海里有危险,里头那种黑色的怪物会咬人,咬了人会传染。”
    “管他什么妖魔鬼怪,还能挡住十万大军么?”西夏将领不服。
    “那你就进去呗。”赵普慢悠悠地道,“我又不是你爹,你想去哪儿用得着问我?”
    众人默默吃早饭,无视这边对话。
    两元将领皱眉,“我们只是想来问问,鬼海里究竟有什么?”
    “没什么。”赵普无所谓地道,“你们进去一趟也好,无论是你们灭了他们还是他们灭了你们都是好事,去吧,我对你们有信心。”
    二人面面相觑,倒是不确定了起来。
    “赵普,你别玩花样!”辽将问,“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赵普依旧的无所谓,“接下来么……吃完了饭喝个茶什么的。”
    两人彻底无语,一起转脸看贺一航。
    贺一航也无奈,“处理好事情之后会派人告诉你们,不过建议你们不要蹚浑水。”
    “为什么?”二人不解,“帮忙都不行?”
    “不是帮忙,是添乱。”赵普话出口,小四子给他塞了个包子到嘴里。
    “那我们已经派进去的人……”
    “基本要不回来了。”贺一航慢悠悠道,“要是我们进去找到活口,给你们送过去。”
    二人又看了看赵普,“你真不是自己想独吞?”
    赵普一挑眉,没回答。
    二人对视了一眼,叹了口气,跟赵普道了告辞,就离去了。
    展昭也站了起来,拿着两个包子往外跑。
    白玉堂刚才都进来了,不过看那么多人还闹哄哄的,就回自己的帐篷换衣服了。
    展昭拿着早点去找他,帐篷里却没人,在外边转了个圈,展昭就见远处城楼上,一个白色的身影。白玉堂靠在城墙一侧,似乎还是在望鬼海的方向。
    展昭拿着包子过去,递过一个到他眼前。
    白玉堂接了,没说话。
    展昭知道他还在疑惑自己第一个发现迷城的事情。
    这时,就见那两个将领出了黑风城,带着人马,各自回去了。
    展昭扒着城墙看着他们远走,问白玉堂,“你猜他们是会听赵普的劝告,还是一意孤行?”
    白玉堂想了想,“会听劝的吧。”
    展昭好奇,“可赵普的话很没说服力的样子,这样都听啊?”
    “重要的不是怎么说,而是谁说的吧。”白玉堂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走神。
    展昭往他身边一靠,眯着眼瞧他,“想到什么了?”
    白玉堂摇摇头,示意——没什么,琐事而已。
    展昭用抓过包子的油乎乎的手威胁他,“说不说?”
    白玉堂无奈,道,“想起一件小时候的事情。”
    展昭来了精神,就想听“小时候”的事情。
    白玉堂见展昭执意要听,就道,“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和师父下山,路上遇到两个江湖人在比武,两人一直在说自己厉害,打赢对方不费吹灰之力。”
    展昭挑了挑眉,“光动口不动手么?”
    “后来貌似打起来了,没看到,师父拉着我走了。”白玉堂道,“其实那次是我第一次见人比武。”
    展昭颇感兴趣,“第一次竟然没看到结果?”
    白玉堂点点头,“我后来问师父了。”
    “天尊怎么说?”
    “他说不用看就知道是低手,高手从来不啰嗦。”白玉堂道。
    “为什么?”展昭好奇。
    “他说,其实没人关心比武的过程,只关心结果。”白玉堂靠在城墙上,看展昭,“你要是赢了,他们回说早就看好你会赢,要是输了,就说早就知道你会输。你年轻赢了,他们就说你天赋异禀,你年长输了,他们就说你资质平庸,总之,没人在意过程,只有结果,不止比武如此,干什么都是如此,看透这一点,就不会因为别人的几句话而恼怒了。”
    展昭托着下巴点头,“这倒是很有道理,赵普说什么,哪怕再没说服力那帮人也相信,因为他是赵普,他总是赢的那一个。”
    白玉堂点了点头,回头,见人都散了,估计军营里众人早饭也吃完了,该商量进鬼海的计划了。
    转身要走,却见展昭还是趴在城墙边,望着鬼海的方向发呆。
    “猫儿。”白玉堂轻轻拉他,“走了。”
    “呃……”展昭回过神,突然拉住白玉堂,道,“我好像知道进迷城之后,那个所谓的战无不胜是什么了!?”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