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394  

2014-03-19 10:56: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94章 遗孤狼子
    赵普跑到了欧阳将军的府衙门前,抬起头,九王爷盯着将军府巍峨的正门发起了呆来。
    正在大门外傻站着,就听有个声音从背后传来,"三舅舅,你们出巡回来啦?怎么不进去?
    赵普回过头,就见身后站着拿着几本书,一身太学学袍的欧阳淳华。
    之前鬼面人的案子之后,开封众人就出巡了,欧阳淳华他们几个又恢复了每日读书的才子生活,这不刚下课回家,就看到门口杵着赵普。
    我舅舅也回来了么?淳华四处找欧阳少征,"爷爷昨儿个还念叨呢,说他好几年没回家过年了,最好是什么时候把你们五个都找来一起吃顿年夜饭,那就好了。
    淳华边说边往门里走,书童和下人都帮着接东西,同时好奇地看着赵普。
    淳华也奇怪地回头,赵普就是站在门口发呆,似乎犹豫要不要进去。九王爷平日意气风发慣了,甚少这么六神无主的样子,小淳华忽然心里"咯噔"一下子,惊得一蹦,"不是我舅舅出事了吧?"
    赵普摇摇头,“欧阳先回黑风城去了。”
    “哦”淳华松了口气,随后好奇问,“王爷您有事啊?”
    赵普迟疑了一下,问,“你爷爷这阵子精神还好?
    淳华点点头,欧阳老将军老当益壮是谁都知道的。大宋朝那一辈的将领几乎都死光了,就剩下一个欧阳老将军,赵祯都拿他当佛爷那么供着,开口闭口都是“老爷子”。而赵普他们几个要不没爹,要不亲爹是奇葩,就欧阳老将军的干爹最正常又疼人,于是大家都拿他当唯一的长辈,孝顺非常。
    赵普点了点头,摸下巴。
    淳华凑过去,“是不是我舅舅闯祸了?”
    赵普无奈,拍了拍他,“去跟你爷爷说,我来找他喝酒。”
    淳华屁颠屁颠就跑进去了,睡不知道他爷爷最中意赵普了,喝到天亮都没问题。
    赵普搓搓脸,深吸一口,气大踏步走进了将军府。
    ……
    展昭和白玉堂等人跟随包大人来到了八王府。
    王府里新年的气氛还是十分浓郁,丫鬟小厮们各个喜气洋洋的。
    小四子穿着公孙给他准备的新衣裳,一走进王府,就被早埋伏好的柴郡主和庞妃劫走了。
    赵祯和八王爷正坐在院子里喝茶,太师心满意足在一旁抱着可爱的外孙女各种哄。
    展昭等目测了一下,不像是有事的样子,那赵祯这么十万火急叫他们回来干什么呢?
    "包相。"
    八王爷招呼众人过去。
    众人坐下随意地聊了几句,没等赵祯开口,包大人就说,"皇上,臣想去一趟边关。"
    赵祯和八王都有些惊讶,八王问,"出了何事?"
    包大人也不瞒着,将霖夜火和邹良突然闹别扭的事情说了一下。
    赵祯和八王也很是好奇。
    赵祯道,"朕倒是沒有什么急事,既然如此,爱卿不如即刻赶往黑风城査明此事。这二人一个江湖奇侠,一个军中名将,若是有什么误会导至反目成仇,的确是叫人痛惜。"
    展昭等人都松口气,包拯却是微微皱眉,看来,皇上叫他门回来,的确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只是考虑到轻重急,赵祯决定日后再说
    包大人好奇一一这是又出了何事了?算算日子,年后第一位的大事就是春试,希望皇上只是想包拯专注于这次的人才选拔,而不是又有什么奇案怪事了。
    包大人正自发呆,就听八王爷忽然道,"难怪泽岚这次回来心事重重,原来涉及邹良身世,的确棘手。展昭等已经大致心中有数,其实邹良的身世的确是颇为离奇,甚至传奇。
    邹良是孤儿,被狼养大,这是世人口中传说的,然而,事情其实远非那么简单。
    二十多年前,大宋几位驻守边关的将领之中,有一位大将军,叫邹玥,他也是欧阳老将军的好友,骁勇善战。邹将军人生唯一憾事就是无子嗣,眼看好兄弟最小的儿子都满地跑了,自己却一个后代都没,实在很让他万分沮丧。
    直到邹玥五十多岁,他四十岁的妻子竟忽然怀孕,并帮他产下了一个儿子,老将军喜出望外,给幼子取名邹良。
    本来是老天眷顾,可不料想天意弄人,邹将军在一次全军转移的时候,忽然失踪了。连同他一起失踪的还有他手下的十五万精兵,包括他的妻儿。整个军营十分正常地西行,但是一夜之间,十几万人忽然消失不见。
    当时此事震惊朝野,流言四起,各种猜测与怀疑笼罩了整个西北边塞,很多人都怀疑邹玥叛变了,但是周边各国都表示从没见过邹玥及那些兵马,随着时间推移,猜测又变成了邹玥误入西域鬼海,以至于集体迷失方向,死在了鬼海之中。
    作为邹玥的好友,欧阳老将军带兵寻找邹玥长达三年之久,可却依然一无所获。
    最后,就在老将军准备要放弃的时候,他的部下偶然发现了一处密林之中有狼群,而最奇怪的是,狼群之中竟然有个人类的孩子,看着四五岁年纪,十分的灵活,狼群就跟对待同伴一样地对待他。另外,这孩子飞檐走壁的,似乎是天赋异禀。
    欧阳老将军想将那孩子救出来,可谁知这孩子极聪明,跟只狼仔似的,怎么都抓不住。而且老将军发现狼群都在保护这个孩子,非但不会伤害他,还很听他的话。
    本来,欧阳老将军准备不管了,但是他发现那孩子脖子上戴着一个玉佩,这玉佩是他送给邹玥的,恭喜他得子,邹玥曾经当着他的面给孩子戴上。
    欧阳老将军算了算时间,发现如果邹玥的儿子邹良还活着,那么正好这个年纪!
    于是,老将军派出几万兵马,全面围捕,花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终于将孩子和狼群围困到了一小片林子里。
    欧阳将军并未让部下伤害狼群,因为如果孩子真是邹良,那么无论邹玥的人马遭遇了什么,他的唯一血脉算是被保存下来了,多亏了这些狼。
    成功将孩子抓回军营之后,出现了诡异的画面。
    军营外面,几千只狼组成的大狼群死死盯住军营,夜夜嚎叫不肯离去,而邹良这孩子显然是被当作狼那么养大的,生活习惯根本不是小孩儿。
    老将军找来以前邹玥的好友认人,很多人都说看小孩儿五官的话,这孩子的确和邹玥十分相像,j□j不离十。
    为了确保邹良身份,老将军还找来了当年邹家几个老奴以及给邹良接生的稳婆,结果一个家奴说,邹良小腿上有两颗米粒大小的红色痣,老将军将挣扎的野孩子困上,一查,果然有痣!
    于是,找到了好友血脉的老将军老泪纵横,抱着邹良哭的结果是被野孩子抓了满脸的伤。
    找到了邹良,意味着也许可以搞清楚当年邹玥究竟出了什么事。然而问题摆在众人眼前,邹良完全不会人类的表达方式。老将军也是头疼,这根本就是小狼崽,怎么都养不服,不关在笼子里他就咬人。
    就在老头儿一筹莫展的时候,他小儿子欧阳少征和赵普一起,溜达来了军营。俩孩子在军营住了一阵子,觉得纳闷,远处一大群狼每天丧嚎,跟谁抢了它们孩儿似的。
    这天,欧阳神神秘秘跑来跟赵普说,他爹可能真养了只狼崽儿在军营,于是,俩小孩儿就找狼仔来了。
    结果,赵普和欧阳看到了被关在笼子里的邹良。
    赵普不明所以,只觉得老头太不是东西了,竟然把个四五岁的娃关在笼子里,欧阳索性撬开笼子直接将邹良放了出来。
    说来也巧,那天老将军没在,出门办点事。将军不在,营中谁敢管赵普和欧阳两个小祖宗,等众人明白过来,邹良已经被放出来了。
    邹良一出来就要跑,赵普想问问他干嘛被关,结果被邹良一爪子爪在了手背上,一条血痕。一众侍卫都吓坏了,赵普怎么说也是王爷,这要有个三长两短还得了?
    可事实上,不止侍卫们不干,赵普自己还不干了呢!九王爷心说一一你个白眼儿狼啊,小爷放你出来你还打人,这不恩将仇报么?揍你!
    于是,九王爷一撩袖子,抓过邹良就揍。
    等老将军回到军账的时候,已经天黑了,一天没见,老爷子进门就问负责看守的侍卫邹良怎么样了。几个侍卫表情复杂,让老将军自己去瞧一眼。
    等欧阳老将军跑去营帐,就见院子里的笼子空了,老头急得刚想骂人,就听到帐篷里传来说话的声音。
    老头跑到门口一看,就见三个小孩儿坐在桌边正吃饭呢。
    赵普手上抱着纱布,正夹菜,他身边坐着邹良,满脑袋包的都是纱布,像是刚刚被谁胖揍了一顿。这会儿,邹良正别别扭扭地拿着筷子,似乎是在学赵普的姿势吃饭,欧阳在一旁教他,还给他夹菜。
    老头傻眼了,他走进去,邹良抬头一看到他就紧张了起来,显然知道这是关他的人,呲牙裂嘴的像是要咬人。
    老头正尴尬,赵普拿着筷子抽了邹良后脑瓜一下,“坐下吃饭”
    说来也奇怪,邹良真的就坐下了,拿着筷子还是有些警惕地看欧阳老将军。
    赵普瞧了瞧他,指着老头对邹良道,“干爹”
    邹良眨眨眼。
    赵普又说了一遍,“干爹”
    邹良张开嘴,学着赵普的调子发出两个音节,“干……爹。”
    赵普满意点点头,夹了个鸡腿给他,邹良伸手抓,就听赵普“嗯”了一声,邹良乖乖把爪子收回来,费力地拿筷子夹着鸡腿吃,欧阳在一旁给他盛汤。
    再看老头,默默地走到军营门口蹲下去,抹眼泪鼻涕。
    后来,老将军问赵普怎么让邹良听话的,赵普说,“揍老实了就听话了呗,跟只小狗似的。”
    就这样,赵普和欧阳带了邹良一年,邹良虽然还保持着一些“狼性”,但基本恢复了人类孩子的腔调。
    而军营外的狼群在邹良去了几次之后,就散去了,偶尔能看到邹良拿着一大桶肉在营帐外面喂狼,也会偶尔抱一两只受伤的狼来找军医要金疮药,时常吓得军医哇哇叫。
    军营之中的孩子越来越多,赵普是头儿,当之无愧的老大,欧阳少征最野最会闹腾,贺一行最乖最懂事,龙乔广是个小话唠,邹良最小,像只狼崽儿,不说话,另外四个做哥哥的都很照顾他,欧阳老将军是所有人的干爹。
    邹良一直非常非常孤僻,虽然早就不是狼孩子了,但是那股狼性似乎已经浸透入他骨髓,军营里的狗都听他的,他上野外打声口哨能召来一个狼群,打仗的时候也最擅用狼群战术……
    邹良一直不怎么会跟人交流,特别是不会应酬长辈,虽然每年他干爹生辰的时候,他都悄悄放一坛子好酒在他干爹房里。
    而至于邹良究竟知不知道他爹当年遇到了什么,他是怎么成为狼族一员的,始终无人知晓。欧阳老将军有没有问过不得而知,反正之后,老将军再没有提起过跟邹玥有关的任何事情,似乎有什么隐情,这事情也很快,被人忘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