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392  

2014-03-14 13:4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92章 木蝗之祸

    展昭和白玉堂眼看着吴一祸将整个乐林县城搅了个天翻地覆,最后等病书生收了弓,跃回屋顶打开扇子轻轻摇啊摇的时候……下边已经是一片狼藉。
    刚才那些个手持暗器的店主东倒西歪摔了满地,那些还能站起来的都聚集到了一起,在他们中间的,是那个木雕行拿着烟袋的老头、还有一个坐着轮椅的——木头人。
    展昭皱眉,“这人怎么……”
    白玉堂也觉得异常,这真的是个木头人啊,但是为什么能动的?
    “木蝗。”
    这时,天尊开口,边问吴一祸,“是叫这个名不?”
    吴一祸点了点头,“还以为死绝了,没想到还存在,果真祸害遗千年。”
    展昭和白玉堂面面相觑,“木蝗是什么?”
    “是一种图腾。”吴一祸似乎想详细解释一下,“现在有些麻烦,等会儿再说。”
    展昭点了点头,注意到附近又出现了不少人,聚集在外围,其中也包括伍采。
    “那些人也是他们一伙的?”白玉堂问。
    但是众人看着就像是普通的百姓,没拿着武器,也似乎没什么敌意,脸上的表情多为惊恐状。
    吴一祸问展昭,“你的群魔令呢?带了没?”
    展昭点点头,有些惊讶地问,“要用群魔令那么严重?”
    吴一祸点头,一旁天尊补充,“要一个不留地铲除啊,不然他们会像蝗虫一样繁衍!”
    展昭和白玉堂搞不明白这里的“他们”究竟是指什么,但既然吴一祸这么要求了,于是展昭抬手,将群魔令抛上了天空。
    展昭还是头一次用这玩意儿,别说,扔上天去的一刹那,心情甚好……
    群魔令说白了就是联络用的响箭,然而,比起普通的响箭来说,这一道号召群魔的令牌,却是特别叫人震撼,尤其是在空中炸开之后,带出来的一股萧索风声,鬼哭一样。
    那个老头似乎意识到情况不妙,对手下使了个眼色,众人立刻分散,目标则是扑向那些围观的百姓。
    可他们刚刚扑倒外围,就被一股内劲拽了回来。
    天尊站在楼上,抬袖扶手,隔空掌的掌力将人都拽了回来。
    “谁都别想跑,老实呆着。”天尊一笑。
    说话间,白玉堂忽然注意到了一些异样,他低声对展昭道,“猫儿,你有没有发现。”
    展昭看他。
    “那几个人……脸上有裂纹。”
    展昭微微一愣,仔细看……果然,就见那个老头、包括几个拿着暗器袭击他们的人,身上和脸上,不同程度地出现了一些裂缝。
    “裂了……”展昭觉得这些人不像是人,倒像是木头材质的,裂了也不见流出血来。
    “那个小鬼好像有话要说。”吴一祸指了指仗着胆子跑到切近的伍采。
    展昭跳了下去,伸手一提伍采,将他提到了屋顶,“这是怎么回事?”
    伍采叹着气道,“都是我的错……招来这种祸端。”
    展昭疑惑。
    伍采指了指轮椅上的木头人,说,“那个是我爹。”
    白玉堂微微地皱眉,那人是伍贤?可是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木头人啊,难怪刚才没有气息了,感情不是高手是木偶……
    伍采道,“我爹自从瘫痪之后,饱受伤病困扰,他腰背受伤,全身无力又每日酸痛,我遍请名医给他医治都无果……直到遇到此人。”
    说着,就见伍采指了指那个拿着烟袋的老者。
    那老者此时目光阴郁,白玉堂和展昭注意到,他的面颊刚才受了伤,然而伤口并未溜出血水,而是出现了细微的裂缝,就好像是受到了撞击的木片一样。
    “我在各地贴了榜文,请名医来给我爹治伤,他拿了榜文来的。”伍采道,“起先他给我爹用药,我爹的伤痛就缓解了。后来他的名声传开,许多人都来找他治病,他也在乐林县定居了下来,开了个木器行。”
    展昭听着有些费解,这不是个郎中么?开药铺才对,为何要开木器行?
    “因为一旦被木蝗族盯上,下场就是变成木头。”
    展昭和白玉堂就听到身后有声音,回过头,只见一个黑衣男子落了下来,双眼一只赤目、一只黑目,黑色乱发……
    展昭略微有些惊讶,来的是龙九炼。
    夜叉宫主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展昭也有段时间没见过他了,赶忙打招呼,边给白玉堂介绍了一下。
    吴一祸好奇,“你怎么来了?你不深闺啦?”
    龙九炼嘴角抽了抽,倒是也没跟他计较,目测了一下下方众人,皱眉,“这帮虫子真是死而不僵。”
    说话间,龙九炼看了天尊一眼。
    天尊望着一旁,那表情像是——看不见你看不见你!
    龙九炼望天,伸手拍了他一下。
    天尊摸了摸被拍到的肩膀,瞄了他一眼,顺手把白玉堂拽到跟前,挡住自己。
    龙九炼看着挺无奈的,撇嘴也不说话,问吴一祸,“就这点人?”
    “貌似就这些。”
    龙九炼纵身一跃下去……
    随之而来的又是一场混战。
    夜叉王名不虚传,武功高而诡异,收拾得那群木头人满地打滚。然而……白玉堂从他的武功里看出了一些门道。
    白玉堂问天尊,“师父,他跟你是同门?”
    天尊撇嘴,身后又有个声音传来,“他俩算是师兄弟。”
    白玉堂回头,就见说话的是殷候,此时,四周围魔宫众人也都到了,下去帮助龙九炼抓人。
    “师兄弟……”白玉堂惊讶,问天尊,“那岂不是我师叔?”
    “不准叫!”天尊不满。
    龙九炼却是上来了,很满意地拍了拍白玉堂肩膀,“乖!”
    天尊斜着眼睛看他。
    龙九炼抱着胳膊站在另一端,显然两人有什么嫌隙。
    这会儿众人也没功夫追究,在展昭和白玉堂看来,老一辈之间的关系简直是剪不断理还乱,不蹚浑水为妙。另外,下边那些木头人都被抓得差不多了。
    展昭觉得其实人也不是很多,用得着出动群魔令那么严重?可抓住那些木蝗族之后,就见吴一祸带着魔宫几百个老人家,分成几队,开始仔细地搜查每一间屋子。红九娘分了许多许多的火把,将大量的木头都集中起来烧毁。
    原本乐林县的百姓被聚集到了一起,有魔宫的几个医者给他们检查身体。
    展昭和白玉堂还处于困惑状态,只好带着伍采和王磊到了一旁,问他俩详情。
    伍采告诉展昭和白玉堂,“他爹在服用了那个郎中给的药之后,就开始渐渐地变了!变成了木头人,连性情都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不人不鬼。”
    这时,就见王磊带着几个人从伍府出来,都是衣衫褴褛的书生模样。
    经过询问,才知道就是这几年丢了的书生,都被关在地牢里,其中也包括秋艺。
    经过询问,展昭和白玉堂终于彻底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所谓的“木蝗族”,是一群历史可追溯到千年以前的巫族,或者说是药族。
    “木蝗”是一种药,也叫木毒,这种毒十分奇特,能让人的身体“木质化”。
    木蝗诞生于古代战场,原本只用于外伤的镇痛,是一种用了之后会上瘾的药物,巫医们发明的。随着药物的不断改良,木蝗产生了一种惊人的药效,长期使用,能让人再不会被病痛所困扰,身体不断地长出木质的增生,就好像是树木一样,可以通过雕刻来修改自己的容貌,诡异之极。
    木蝗毒的效果因人而异,有一些人是怎么都不会中毒的,有一些人中毒之后,木质不能够很好地融合于身体,因此会变成伍贤那样的木偶人。而最完美地融合了木蝗毒的人,就会像那个拿烟袋的老者,以及其余几个攻击白玉堂他们的人那样,外形和正常人差不多,但是五官都可以随意雕刻,皮肤什么的需要经常地打磨,不会流血、但是需要持续服药,这种人,就是彻头彻尾的木皇族了。这也是为何整个乐林县那么多木匠,以及那么多人做木偶的原因。
    木蝗族之所以得名,是因为他们就跟蝗虫一样,他们经常以郎中的身份到一个地方,用看病的方法给城里的人下毒,然后悄悄占领一整个城镇,将这座城池变成他们自己的领地,把城里的居民控制起来。
    城中中毒的居民都会被他们所控制,因为木蝗毒一旦中了,人的性情就会大变,他们开始不将自己当做汉人或者活人,反而会全心全意效忠木蝗族。
    那些不会中毒的普通百姓,就变成了他们的“奴隶”,负责工作来养这些木蝗族,基本的族群阶级就形成了。一些想要反抗的人会被抓起来作为人质,或者干脆杀死。
    木蝗族在当年乱世的时候十分兴盛,但后来被大批量地清剿了,因为危害重大,就跟蝗虫一样蔓延势不可挡,所以无论是江湖还是庙堂,对于木蝗都采取全灭的态度。
    而木蝗j□j工艺相当复杂,都是木蝗族一些老贵族代代相传继承下来的,大多从木头里提炼。凡是中了木蝗毒的人,他们身体上刮下来的木质就可以提炼出蝗毒,因此要彻底烧毁一点不留,不然很容易继续传播。
    展昭和白玉堂在魔宫众老的帮助下,破了这个匪夷所思的案子,同时救出了那几个被抓的书生。包括秋艺在内的众人都没死,虽然被囚禁了很久,但身体状况还好。
    乐林县不少被控制或者骨肉分离多年的百姓,终于是得救了,抱做一团喜极而泣,场面十分的混乱。
    展昭问了秋艺一些跟案件相关的事情,补齐那被损毁的龙图案卷。
    秋艺说,他们几个,当时一直在调查乐林县的人究竟是中了什么毒,因为木蝗心狠手辣,而且亲人被控制,官府衙门也被控制,所以他们格外小心,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么巧老财迷蔡金宝招人帮忙修书,他们想从古籍之中找到关于这方面的一些线索。然而无奈四周围木蝗族的人盯得太严了,他们拿了一些书回去调查就被发现,于是秋艺被抓,和之前一些调查木蝗族的人一起被囚禁了起来。
    而至于伍采的父亲伍贤,因为中了木蝗之毒,已经不是原本那位贤德的官员了,现在就如同一个木偶人一般可怕。
    而关于那一篇有危险标示的碑文的手抄纸,展昭也调查了一下。
    抄这页纸的书生却说,他并未进过魔山的山谷,更没见过什么倒塌的石碑,他是一次在木蝗族族长,也就是那个拿烟袋的老头的书房看到这一页书的,似乎是一封他刚刚收到的书信。书生以为这些奇异符号是跟木蝗有关系,所以记下来,手写了一份……可惜没写完就被抓走了。
    这个案子颇有些离奇,包大人想审问那个木蝗族的组长,但是所有被俘的木皇族,都集体自尽了,场面十分叫人震撼。
    “就这么自杀了?”展昭皱眉。
    吴一祸跟他说,“木蝗在当年就是人人喊打的害虫,为了延续自己的部族,他们都活得十分低调,对这个部族大家都了解得很少。”
    “但是看得出来。”殷候微微皱眉,“真正的木皇族纯种族人大多功夫了得,这些只是小喽啰,现在就不知道是木皇族已经差不多灭绝了,这些只是残兵余孽。还是说根本没灭绝,大虫子隐藏在暗中,被发现了就弃卒保车。
    “木蝗似乎是一直都在寻找什么。”天尊摸着下巴,告诉展昭等人,“这个部族相当的奇怪,当年他们最强盛的时候,明明可以聚集起来占据小半个中原,可他们偏偏就零零散散地分布在中原各地,因此才会被各个击破,最后几乎灭绝。”
    “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白玉堂问。
    众老魔头都摇头,表示不得而知。
    “他们也有碑文,会不会在寻找镇魂瓶?”展昭问。
    “也有可能。”天尊和殷候都点头,奇怪的是为什么他们在魔宫附近潜伏了那么久。
    “或许,他们是在监视魔宫。”龙九炼皮笑肉不笑来了一句,“大概人家怕了你们了,就想等着你们死了之后再来兴风作浪吧,卧薪尝胆这么多年最后还是暴露了,可惜。”
    天尊又斜了龙九炼一眼,龙九炼也看了他一眼,彼此之间,散发着微妙的气息。
    ……
    这个涉及到整个乐林县城的大案,在魔宫众人的帮助下破了,虽说线索断了,但还是救了很多人,也算功德圆满。
    除夕将至,陷空岛的众人也到达了魔宫,整个魔宫热闹到不得了,闹哄哄的。
    展昭和白玉堂也抛开了案子,众人轻轻松松地过了一个年。
    除夕当晚的年夜饭,赵普让影卫把邹良叫来,霖夜火也被小良子拽了过来。
    大概是不想给众人添堵,所以二人也不闹别扭,隔着十万八千里地坐了,闷头吃饭,偶尔笑笑,却是没交流。
    展昭和白玉堂决定不去理会各种琐事和正事,好好过一个年,于是众人将龙图案卷锁了起来,从除夕一直疯到正月初五,才渐渐消停了下来。
    初五一过,来过年的人渐渐散去。
    陷空岛众人因为岛上还有买卖要做,所以先告辞了。
    夜叉宫的人得了药,有些病轻的已经好转,有些病重的需要调理,也跟着龙九炼别过殷候他们,回了夜叉宫。龙淼淼想跟着展昭他们去玩儿,不过还是被龙九炼提溜着脖子抓回夜叉宫了。
    殷兰瓷和陆雪儿各自回红樱寨和映雪宫了,陆天寒也带着陆凌儿离去。
    魔宫众人过了年,各有各忙,还有些搭伴儿出去游玩了,走了一大半。
    初七的时候,邹良和欧阳少征带着所有人马,先回黑风城去了。
    初八那天,无沙大师和霖夜火带着夙青以及跟小四子难分难舍的萧良,先回火凤堂了。
    一转眼,出巡的队伍就剩下了开封府众人、赵普、以及庞太师他们。
    初九那天,众人决定返回开封府。
    包大人要先回皇城跟赵祯复命,赵祯之前也交代他们过完年赶紧回一趟开封,似乎是有事情交代。太师和庞煜思念家人,要回去看看庞妃和香香。
    于是……众人启程回皇宫。
    当然了,天尊和殷候两个闲人还是跟着一起走,小四子死活拽住两人不肯撒手,那意思,殷殷和尊尊要是也走了他就哭鼻子一直哭到开封府,于是二老想跑也跑不掉。
    临走的时候,风传风给了展昭一个卷宗,告诉他,里边是关于西域鬼海一带,他们之前交代他查的一些东西,让两人路上慢慢看。
    上了马车往回赶路,公孙等人闲下来了,就问赵普——邹良和霖夜火之间,究竟有什么问题。
    赵普叹了口气,“孽缘啊。”
    ……
    作者有话要说:《魔之殿》的案子完结了,都是些琐碎的伏笔案子,下一个案子是《鬼海迷城》,恢复完整的长案,关于龙九炼和夜叉宫的事情,要等到之后才会交代,夜叉宫众人的疾病和之前案子埋下的伏笔有关系,之后还会讲到万咒宫,那是很多案子的源头。有筒子问龙图是不是要完结了,其实还没有,现在差不多是大半的样子,计划中是总共二十个案子。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