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391  

2014-03-12 13:4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91章 幽莲之弓
    展昭和吴一祸站到木雕行的后院墙上,刚刚往院子里看了一眼,就意识到事情不简单。
    然而,在两人要退回去的瞬间,吴一祸忽然一拽展昭。
    展昭被他往上一带……与此同时,不知道是触动了什么机关还是发生了什么事,展昭低头一看,就发现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黑点朝自己和吴一祸的方向射过来,这一瞬间,展昭判断出应该是无数的袖箭或者暗器之类的东西。
    那东西速度极快,就在展昭要抽剑的时候,吴一祸来了一句,“上去。”
    展昭下意识地一收剑,很听话地往上一提劲……超强的轻功根底让展昭在半空之中又窜了起来,他低头看,却也不担心,因为展昭知道吴一祸要干什么,或者说……能干什么!
    此时,就见吴一祸手中扇子忽然转了一圈……一股强劲的内力顺着扇骨四散开来,展昭就看到那些黑色的“点”变成了朝向另外方向的箭头——果真是袖箭!
    吴一祸双手一分,那把扇子瞬间解体,黑金质感的扇骨手尾相连,顺着吴一祸手腕的动作绕了两圈之后变成了一根细如竹筷的长棍。病书生抓住那根竹筷一样的细棍忽然往前一推……“嘭”一声,竹棍变成了弓形,一根细如发丝的弓弦弹出,一张黑金长弓瞬间绷紧。
    吴一祸右手持弓,左手袖子一甩,手指中似乎是夹住了羽箭,然而双眼却并看不见。
    病书生在空中一转身,空手满弓,以一种肉眼几乎看不清楚的速度对着四周连着射了四箭。
    展昭微微一挑眉——不是吧?来真的?
    随之而来的,是四周围发出的四声巨响,瞬间,地面尘土飞扬。
    吴一祸将黑色的扇弓一收,一拽展昭越上了一旁的高楼之顶。
    展昭目瞪口呆看着楼下,就见四周围塌了四条街,塌出了一个井字形来,整个乐林县这边的宅子几乎塔完了。
    展昭张着嘴瞧着吴一祸——拆房子了!要赔钱的啊。
    等那扬到半空的尘土缓缓地落下,展昭皱眉……就见在废墟之中,站了好多人,这些人手中都拿着一个暗器桶,看来刚才那些射向他们的“黑点”,是从那么多人手中射出来的,难怪瞬间那么多。
    展昭皱眉,压低声音问吴一祸,“这些人……”
    吴一祸双眉微微一挑,“知道为什么那两个小子跑不掉了吧?”
    展昭眨了眨眼。
    吴一祸淡淡道,“没有凶手,因为整个县城都是凶手,不需要人跟踪,因为整个县城,都是帮凶。”
    ……
    此时,从木雕行里,走出来了那个拿着烟袋的老头。
    他仰起脸,看了看屋顶上的吴一祸和展昭,双眼停留在了吴一祸手中那把黑弓上。
    良久,他面无表情地拿起烟杆,吧嗒吧嗒地抽了两口,最后吐出了一个灰黄色的烟圈来。那老头冷笑了一声,“哦……原来来了这样的高手。”
    展昭想了想,似乎无法将下边的人跟任何一个江湖人联系起来,但是……他此时感觉不到此人的功力,可见这老头内力在自己之上,今天是幸亏带着吴一祸一起来了。不然就刚才那暗器阵自己都有可能会中招。
    吴一祸单手轻轻一晃……那把弓箭又变回了原来那把看起来黑色的古扇,在病书生手中轻轻晃了晃,显得低调而普通。
    老头冷笑了一声,“原来是病书生大驾光临。”
    吴一祸摇着扇子,一贯的温和散漫,“乐林县看来也不是普通的小庙这么简单啊……”
    展昭一直在旁边站着,下意识地看吴一祸,再看看下边那一片废墟,可能他太久没看吴一祸动真格跟人打架了见多了他磨磨蹭蹭懒懒散散,突然认真起来,都有些不习惯了呢。
    魔宫里边高手众多,世外高人齐聚,除了武功最高高到高不可攀的殷候之外,最厉害的就是十大高手。
    魔宫十大高手赫赫有名,随便抽出一个来都是能轻而易举毁掉几座城的武林至尊。而十大高手大多特点鲜明,往外一走气场强劲,可偏偏这位公认的十大高手之首病书生吴一祸,却是个看着最不起眼的。
    展昭对吴一祸的感情很深,因为他从小就记得,有个很帅但是看着病怏怏的书生,总也躲得远远的,悄悄地瞧着他,像个影子一样。
    展昭稍微大一点会满地跑了之后,终于抓住了这个“鬼鬼祟祟”的书生。
    后来展昭才知道,吴一祸据说命硬运气差,是名副其实的祸书生,跟他在一起的人大多没什么好下场。展昭是殷候唯一的外孙,也是魔宫唯一的后人,万一有个什么好歹就麻烦了,所以吴一祸只敢远远跟着,不太敢靠近,生怕害展昭走霉运。
    不过从此之后,吴一祸就被小展昭给“缠”上了。当时太年幼的展昭并不清楚其中缘由,只知道所有人都喜欢他,只有这个叔叔“不喜欢”他,总是躲起来。于是,吴一祸经常走着走着就感觉有人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摆,回头一看,就见只到他膝盖那么高的娃娃正仰着脸,睁着一双大大的猫儿眼,伸出双手要抱抱。
    吴一祸经常吓得转身就跑,展昭就在后边追,从魔宫的山上追到山下,又从山下追到山上,一追追一天。吴一祸怕他摔跤又不敢跑太快,于是……魔宫每天都上演这种戏码,展昭轻功那么好,多少跟当年的追逐战也有些关系,毕竟根基打得很好。这样一直从展昭三岁追到五岁,直到吴一祸发现似乎展昭完全可以抵挡他身上的霉运,于是,事情就开始反过来了,渐渐演变成了展昭跑,吴一祸见了面就扑的情景。
    展昭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误以为吴一祸根本不会武功。也的确,吴一祸第一眼给人的感觉,身板儿气质都跟公孙接近。相比起来,公孙似乎还更加凶悍精明一些,吴一祸就像个病病歪歪的书生。
    展昭十来岁的时候,有一次和红九娘吴一祸一起下山玩儿,突然碰到了红九娘的仇家……展昭记得有几百人包围他们,九娘还没动手,吴一祸就将那群人都揍趴下了,用的就是那把能变成弓的扇子。
    展昭以前一直以为吴一祸那把黑色的,看起来特别薄的扇子是一把纸扇,可后来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是薄而坚韧的铁扇。这把铁扇别看轻巧,但是来头不小。所用的是乌金材料,据说极为罕见独一无二,只有那么一小块材料,这把弓也是独一把,找不出第二把。
    吴一祸用铁弓射出去的根本不是羽箭,也不是暗器,而是内力。病书生有奇能,能将无形的内力聚成有型的兵刃,伤人于无形,武功高深莫测,还带着一股斯文劲儿。
    另外,吴一祸除了教展昭一些功夫之外,对展昭最大的影响其实是脾气。
    展昭性格温和,某种程度上,不像孤僻的殷候、不像暴脾气的殷兰瓷、更不想正直得有些古板的展天行,据说是完全随了他过世的外婆……然而,成长过程中多少也有些吴一祸的功劳。
    魔宫武人多文人少,吴一祸教展昭读书识字之余,对他最大的影响莫过于待人处事。
    展昭从小到大见得最多的就是上门寻仇的人。他无论和哪个魔头出去,都会遇到各色各样的“仇家”。
    展昭记得小时候问过很多人,这些人是来干嘛的,魔宫老魔头们的回答大多随意,有的是让他别理会,有的是教他捉弄别人,只有吴一祸教了他一个道理。
    当时,吴一祸问展昭,“那些人讨不讨厌?”
    小展昭点头,“讨厌的。”
    吴一祸拍了拍他的脑袋,“所以别做他们,你想别人怎么对待你,就怎么对待别人吧。”
    于是,展昭从那天起懂得了“与人为善”的处世之道,加上他温和的天性,这才长成了如今人见人爱的展昭。
    当然了,吴一祸如果只是个温和的、武功高强的书生,就不会成为魔宫一员了。展昭记得红九娘曾经告诉过他,每一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吴一祸有温和的一面,却也有得罪不起的另一面,那书生如果被逼急了,是极度可怕的。不过至今为止,展昭从没见过吴一祸传说中那连殷候都要头痛的“失控”状态。
    此时,屋顶上就吴一祸和展昭,下边却是聚集了大量的人,几乎每一个铺子里都出来了人,手中都拿着一种特殊的暗器——竹筒。
    展昭有些费解——乐林县只是最普通的一个县城,为什么这里的人都手持武器袭击他们?
    这时,展昭注意到王磊也跑了出来,他躲在木雕行的门板后边,有些担忧地看着他们,但是又不敢说话的样子。
    展昭脑中迅速地闪过几个念头,他扫了一眼那些所谓的工匠,开始怀疑——这些人,真的是原本的乐林县居民么?
    展昭想到了刚才饭桌上,吴一祸自言自语的那句——乐林县比起以前,似乎更加的萧条了。
    ……
    白玉堂和天尊此时正在伍府院中的假山后边,两人正专注于院中那“嘎吱嘎吱”的异响,却听到了外边传来的一阵巨响。
    白玉堂微微一愣。
    天尊眨了眨眼,这时,咯吱咯吱的声音也停下了。
    就在这突如其来的安静之中,传来了脚步声。
    “老爷!老爷!”
    白玉堂听声音,应该是那个管家。
    管家急匆匆跑了进来,“木行街出事了。”
    白玉堂就看到眼前的天尊对他挑了挑眉——估计是展小猫和那病包暴露了吧。
    白玉堂有些担心,乐林县的高手不知道有多少,从那一声巨响的动静来看,起码塌了一条街,展昭不知道会不会有事……
    白玉堂一个分心,就看到眼前的天尊摇了摇头,似乎是无奈。
    白玉堂也意识到——刚才气息没控制好。
    与此同时,身背后忽然一阵劲风。
    白玉堂微微一愣,手背后的云中刀往上一抬,“嘭”一声,一股内劲砸在了云中刀上。
    白玉堂一收刀,感受到了袭击者的内劲……同时,眼前的假山“哐”一声碎裂。
    假山后边的景象,终于毫无遮挡地出现在了白玉堂的眼前,五爷也搞清楚了那“嘎吱嘎吱”响的究竟是什么。
    就见假山后边,有一张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木头人。
    白玉堂双眉忍不住皱了起来,就在他想仔细看一看那个“木头人”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天尊忽然一拽他胳膊,往空中一跃……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诡异的内劲拔地而起,尾随着他俩直追过来。
    白玉堂微微震惊,这是什么功夫。
    天尊抬手一掌抚过……身后的内劲瞬间冻住,成了一根冰柱。
    等天尊和白玉堂落到了一座高楼之上的时候,天尊拂袖轻轻一挥……一阵寒气像是风一样在四周围扫过……四周围形成了大量的冰渣,在空中浮动了几下之后散落了一滴,整个地面瞬间光芒闪烁……
    白玉堂就看到四周围的店铺里,走出来了许多人,看着就好像是普通的住户,但是脸上却有着明显的恶意。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个竹筒一样的东西。
    白玉堂正疑惑那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就见那些人一起举起手中的竹筒,对着他们。
    天尊摸了摸下巴,“这东西这么眼熟,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白玉堂一愣的当口,天尊突然轻轻一拍手“啊”了一声,显然是想起来了。但是就在这时,那些对着他们的竹筒突然射出了大量的“黑点”。
    “小心。”白玉堂意识到是暗器的时候,就听天尊说,“哇!病包今天心情不错。”
    白玉堂茫然,天尊已经一拉他窜上半空,而同时,他们脚下的房子也塌了。
    白玉堂和天尊落到了另一座高楼之上,刚刚落到屋顶上,身边,展昭和吴一祸也到了。
    天尊看了看吴一祸手上的弓箭,“呀,幽幽,好久没见了。”
    吴一祸似乎对这个称呼很无力。
    白玉堂看展昭——幽幽?
    展昭笑眯眯——一会儿跟你解释。
    此时,越来越多拿着“竹筒”的人涌了出来。
    天尊微微眯起眼睛,“喔呦,魔宫附近还藏着这这样一帮人啊……这次还真是意外收获了。”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完全不理解天尊的话,似乎眼前这一切发生的事情也超出了他俩的理解范畴。
    随着那些人涌过来,吴一祸纵身一跃……
    展昭和白玉堂要跟去帮忙,天尊轻轻一抬手阻止,“大人打架小孩子不要打岔。”
    白玉堂和展昭下意识地抽了抽嘴角——各种伤自尊,不久大了一百来岁么。
    而此时,魔山之巅,魔宫最高的一座瞭望台上,聚集了好些人。
    红九娘提着裙子踮着脚,蓝狐狸搭着个凉棚张望着远处乐林县的方向,就见那里烟尘滚滚的。
    “哎呀……”九娘略惊讶,“谁招惹那病包了?”
    殷候等抱着胳膊也来看热闹,“是碰到什么高手了?连幽幽都拿出来了,多久没看见了……”
    好奇跟来的赵普问,“什么幽幽?”
    殷候想了想,问殷兰瓷,“那一串名字叫什么来着……”
    殷兰瓷望天,“冥歨樊心弥彻摩蓝幽莲弓。”
    殷候挑眉,“果然是一辈子都记不住的名字。”
    小四子坐在赵普胳膊上,好奇问,“九九,那个是什么弓?”
    赵普摸着下巴自言自语,“天下第一弓,自古弓兵多强手,幽莲一出无争锋……这小子不是书生,而是……”
    赵普话没说完,就见魔宫众老头对他竖起一根手指,“嘘……”
    赵普心领神会,考虑到殷候的身份,也可以理解吴一祸的真正身份了。
    九王爷再一次感慨——魔宫果然不是一般地方。
    欧阳少征挑着眉直晃头,“哎呀,可惜把乔广打发走了,那话唠如果知道他偶像在这儿,这会儿肯定要跪了……”
    公孙虽然一头雾水不知道众人在说什么,但是他听得懂殷兰瓷说的那一串话,“冥歨樊心弥彻摩蓝”是梵语,佛家的一种说法,意思是“无与伦比的奇迹”,而“幽莲”是佛家传说中的一种隐形的莲花,无色无形却有异香,沾了水珠会有幽蓝色的光芒。
    在唐末乱世之中,出了许许多多的名将,他们都像流星一样一闪而过,公孙在一些兵书野史上,看到过这样一颗“流星”——幽莲之弓,儒将,手握一把隐形之弓射、出的也都是隐形之箭,所向披靡的常胜将军……形貌俊美如文弱书生。
    公孙突然想起赵普手下的右路大将军龙乔广也是善使弓箭,赵家军四个副将每一个的兵马都有属于自己的旗帜和标志。龙乔广那些兵将的徽章就是一朵幽蓝色,若隐若现的莲花。
    同样善使弓箭,八王爷身边那位寡言少语的高手多罗,公孙记得他手背上有半朵蓝色莲花的纹身。小四子还问多罗,为什么莲花不完整,是不是纹身很痛纹到一半不想纹了,多罗笑着告诉他——这个是传说中的,弓兵之神的象征。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