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368  

2014-02-05 17:39: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68章 马的问题
    “哈啊~”
    马车里,小四子扒着车窗,打了个哈欠。
    风老头和冥驼子都凑在车边,观察着小四子的一举一动。他短手短脚的,又胖乎乎,一举手一投足,俩老头就觉得心肝儿一颤。
    浩浩荡荡的队伍,赶往魔宫。
    本来,开封府出巡时常都是光棍聚会,有女人最多也就是辰星儿月牙儿她们几个,这回可不同了。
    小四子的马车里,红九娘、蓝狐狸、黄月琳、诸葛吕怡、殷兰瓷、陆雪儿加上包夫人,一群女人正围在一起玩牌九呢。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昨晚上,众人在安宅里左右无事,庞煜手痒,拉着吴一祸他们玩牌九。
    没想到红九娘、黄月琳也好这口,九娘借了庞煜的牌九,到院子里找众人玩儿。
    殷兰瓷和陆雪儿也来了,还叫了斯斯文文的包夫人来……包夫人起先不会,不过还是那句话,包夫人聪慧过人,稍看了一会儿就学会了。
    于是,等到整理完卷宗跑回来的包延走进院子,就看到他娘正跟一众女侠们推牌九呢。
    包延惊得奔去跟他爹说,包大人正和太师喝茶。太师还责怪庞煜,包大人倒是很淡定,表示,“什么都可以试一下么。”
    ……
    几位夫人玩儿上瘾了,路上又没事,于是又聚在了一起玩牌九,小四子是之前被红九娘抱过来的,这会儿阿姨们顾着玩儿牌,他就扒着车窗户看风景了。
    魔宫沿途的山路景致宜人,有时候是飞流直下的瀑布,有时候又是云雾缭绕的山谷,偶尔还能看到梅花鹿什么的跑过,而且此时众人已经进入山林,远离城镇,莫名有一种入了仙境的感觉。
    之前大家都匆匆来过一次魔宫,不过相比起上一次,这次心情好了很多,也有闲情逸致看一下风光。
    展昭和白玉堂依旧是十分惬意地走在最前边,枣多多和白云并排走着,边走,边交流着什么。
    赵普没坐在黑枭背上,而是在后头的马车里,看公孙他们整理卷宗。
    黑枭背上萧良骑着,小良子正给黑枭编脖颈上长长的鬃毛。
    小良子将黑枭的马鬃细心地整理好,然后梳成一排,编好之后,野头野脑的黑枭瞬间贵气了起来。
    欧阳少征的疯丫头和邹良的初七走在一起,两匹马似乎在交流着什么,那神情,貌似是在欣赏黑枭的新发型。
    马车里,公孙看完了乾老大金铺几十年来的所有账目,突然笑了。
    赵普正靠在马车上睡觉,公孙靠在他身上呢,一笑,赵普醒过来了,看他,“什么事情那么开心?”
    公孙转过脸,道,“乾信陈家里有一一个金色的颈饰,但是却没有金钗。”
    赵普微微一愣,“这么说……那金钗不是他打造的?”
    公孙点头,“你猜怎么着?我觉得那老妇人手里的金钗,可能是真的!”
    赵普有些不解。
    “根据乾信陈说的,乾老大当年的确是有那支金钗的,后来给了一个心怡的女子,可惜……两人有缘无分,没能走到最后,之后就失去了联系,也怪他那见不得人的职业。”公孙道,“乾信陈还说,用香樟木装金饰其实是他家祖上传下来的的习惯。”
    赵普愣了愣,“难不成,那个老妇人,就是当年乾老大的心上人,她整天拿着金钗睹物思人,想得是乾老大?”
    “这老太太姓章,叫章香宜。”公孙叹了口气,“可惜那帮寻宝人眼拙,竟然将真的当成了假的!”
    “这倒是有可能。”马车对面,正欣赏一幅字帖的天尊点了点头,“老财迷既然鉴定过是真的了,应该不会是假的。”
    边说,天尊边摸出一把扇子来,凑到赵普身边,用扇子戳戳他。
    赵普瞧他。
    天尊打开扇子,就见扇面是新的,烫金的上好宣纸,没写过。
    公孙看了看扇骨,挑眉,“上好的烟熏梨花木,还有玳瑁装饰。”
    天尊对赵普说,“帮我写个扇面。”
    赵普哭笑不得,“我说老神仙,你怎么让我提扇面啊,不怕浪费这么好的扇子?”边说,边戳了戳公孙,“你找这大才子给你写啊。”
    “公孙先生的墨宝我已经有了!”天尊说着,边拿出一个大锦盒来,打开,里头好十多把上好的扇子,就见里边除了有他在开封找当世大文豪帮忙提的扇面,还有白玉堂帮他用高价买来的李太白亲手提了诗的扇子,以及包大人、公孙先生,还有皇上给他提了字的扇子。
    赵普惊骇,“你都哪儿弄来的?”
    天尊挑挑眉,公孙捧着李白提字的那把扇子,双手抖啊抖,“偶像……”
    天尊拿出一支马鬃笔,交给赵普,“给我写几个字!”
    赵普倒是也不矫情,接了笔,问天尊,“写什么字?”
    “写个战无不胜!”天尊两眼亮晶晶。
    赵普乐了,“嚯,老爷子有品位哈。”
    说完,赵普坐起来了,捋胳膊挽袖子接过笔蘸饱了墨,大笔一挥,“战无不胜”四个大字写好。赵普的字不能说有多高的书法造诣,但字如其人,苍劲有力还带着一种张扬的感觉,写在扇面上,再配上战无不胜四个字的气势,还是很好看的!拿出自己的印戳,赵普在落款下边给盖了一个章,随后又摸出了一样东西来。
    公孙和天尊就见赵普拿出他统帅三军的虎符,用墨汁在虎符下涂了涂,在扇面的落款处盖了一下,拿起来,一只卧虎的轮廓,说不出的古朴的感觉。
    天尊美滋滋捧着扇面晾干——这个霸气。
    公孙瞧了一眼那扇面,默默地,从自己随身的包袱里摸出了一把扇子,递给赵普,嘟囔了一句,“给我也盖一个。”
    赵普一愣,看着公孙。
    公孙道,“要清楚的。”
    赵普眨了眨眼,拿起虎符底蹭了蹭嘴,凑过去对着扇面白色的地方,“mua!”
    “啊啊啊!”
    马车外边,众人就听到公孙一阵惨叫。
    集体转回头,小四子也从前边的马车探头出来,心说九九又怎么招惹他爹爹了啊?
    再看,就见公孙心疼地捧着他珍藏的扇子,扇面上,有一个黑色的、完整的嘴唇印子。
    “赵普!”公孙扑过去掐赵普的脖子,“老子跟你拼了!”
    赵普边帮着公孙晾扇子,边阻挡身上试图掐死他的公孙……
    外头,紫影见赵普被公孙扑住正用力掐脖子,问赭影,“用不用去救王爷?”
    赭影嘴角抽了抽,“就公孙先生的力气,连皮都曾不破,更别说掐死了,你知咱王爷光皮就有城墙那么厚!”
    紫影点了点头,“这倒是!”
    一众影卫都点头,继续看热闹。
    马车后边,邹良和霖夜火走路没骑马,身边是慢悠悠跟着他俩的哑巴,以及跑来跟哑巴套近乎的小五。
    邹良无奈地看霖夜火,“有马不骑……”
    霖夜火不满地一指前边跟在黑枭旁边晃悠的小毛驴,“那只哪里像马啊?!”
    邹良也无奈,“那就一起坐初七。”
    “才不要!”霖夜火不满,“我也要一匹马!我要红马!”
    邹良望天,“那天让你挑你又不挑,几千匹里边都挑不出一匹中意的啊?!”
    “人家要红色的!”霖夜火不满。
    “那一千匹都是红的!”邹良无语。
    “那个是枣红、酒红、酱油红!”霖夜火一指枣多多,“那个不叫红色好不好!”
    枣多多回头瞄了霖夜火一眼,回头又蹭了蹭白云帆,继续它们之间的交流。
    “哪里有马是纯红色的?”邹良被霖夜火气死,“要不然我给你弄一匹白的你自己染!”
    霖夜火白了萧良一眼,撇嘴,“我不管我要红的!大红色那种。”
    邹良也拿他没办法,回头瞧了瞧坐在后边马车上的夙青。
    夙青之前被打发回了一趟火凤堂,给霖夜火带了些衣服过来,见邹良回头看他,也是无奈一摊手——家门不幸啊!这掌门一直处于不靠谱的状态。
    这一路可谓是热闹,队伍最后边,是霖夜火和邹良在争论红马的问题,马车里是公孙在和赵普“搏斗”,另一辆马车里众阿姨们推牌九推得兴致高昂。
    展昭往后望了望,觉得似乎是哪里不太对劲,好多年了吧,难得这样清闲的感觉。
    小良子给黑枭编完了辫子,就蹦下来,去马车里将小四子抱下来,然后跑去公孙他们的马车,拯救赵普。
    殷候本来在赵普他们的马车里睡觉,不过赵普和公孙眼见打得都滚做一团了,他就从马车里出来,一眼看到前边黑枭的马背空着,就问赵普,“那黑马让我骑一下?”
    赵普抓着公孙双手,听到殷候的话,赶忙点头,“好啊……”
    殷候一跃出去,到了黑枭旁边,伸手轻轻拍了拍它脖子。
    黑枭看了看他。
    殷候一翻身,上了马背。
    黑枭一甩脖子打了两声响鼻,殷候一抖马缰绳,黑枭撒开四蹄就跑了起来。
    小四子和萧良将暴走的公孙拖开,赵普扒着窗户往前望,摸下巴。
    赵普家几个影卫也是面面相觑——喔唷?黑枭平时也是臭脾气,陌生人想骑它根本是门儿都没有!今天竟然不止让殷候骑还飞奔起来了……
    天尊晒干了扇子,收起来,扒着车窗往外望,“老鬼好久没骑马了,黑枭跟黑月光很像啊……说起来这两匹马没准还是同宗。”
    “黑月光?”
    赵普好奇。
    “老头年轻时候的爱马,陪了它好多年了,可惜马儿寿命太短,所以早早走了,老头之后就没怎么骑过马了。”
    “为什么叫黑月光?”赵普好奇。
    “那匹马跟黑枭一样,应该是麒麟种的,样子也很像,高大、健美、黢黑,一根杂毛都没有。”天尊道,“晚上,月光照在马身上,会有一层银色月光勾勒出马的轮廓,很好看,所以叫黑月光。”
    “哦……”众人都点头,难怪总能瞥见殷候没事儿的时候拿着胡萝卜去喂马,而且还喜欢拍拍黑枭,原来是想起以前自己的马了啊。
    这时,展昭和白玉堂也到了马车边。
    展昭对后边还纠结的霖夜火说,“你要马的话,倒是可以到魔宫问一个人。”
    “谁啊?”霖夜火跑了上来。
    “马痴岩弼。”一旁,风传风帮着说,“岩弼知道天底下所有好的马种群在哪儿,估计能带你去找你心怡的马,不过驯马靠缘分,就要看你跟那匹相中的马有没有缘分了。”
    “真有红色的马?”白玉堂边说,边摸了一把枣多多的背毛……枣红色的毛往上翻的时候,下边是火红色。
    展昭问,“跟多多倒毛这会儿那么红可以么?”
    霖夜火摇头,“这色儿也不是我想要的那种红。”
    众人都仰起脸琢磨——这世上,真的有那种红色皮毛的马?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