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巻集 366  

2014-02-03 12:50: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66章 风老头

    白玉堂到外边本来是去找个地方吐一下的,五爷也有些无奈,幸好刚才只吃了一点点,而且也不算太难吃,不过一想起那几只肥虫子,胃里就翻江倒海。
    刚到了酒楼对面的茶馆,要了一壶茶准备漱口,想了想,白玉堂问给他倒茶的老伯,“这茶里没什么虫子猫屎之类的吧?”
    那老伯笑着摆手,“没有没有……这里头有薄荷,你这样的我每天见好几个呢,都是吃了天星七宝宴跑出来漱口的。”
    白玉堂无奈喝了口茶茶,倒是的确清新可口。
    老头见白玉堂喝茶,笑着对他拱拱手,“恭喜啦。”
    白玉堂微微一愣,看着老头,“恭喜什么?”
    老头不解地看他,“不是你心上人的爹娘逼你吃天星七宝宴么?你吃了表示家里人同意了。”
    白玉堂微微一愣,看着老头,“什么……同意不同意?”
    “哦。”老头摸了摸胡须,“你心上人没跟你讲明白啊?”
    白玉堂一听到“心上人”三个字,脑袋里就蹦出展昭的脸,于是心情也好了些,问老头,“详细说说?”
    老头拿着茶壶,道,“这天星七宝宴虽其实挺贵的,味道也是很好,本地人能吃惯,尤其小孩儿很喜欢,但是外地人绝对吃不惯的,倒不是口味不好而是吓人呀。”
    白玉堂点头——感同身受。
    “吃天星七宝宴席要有勇气的。”老头道,“如果外乡人想和本乡人成亲,都有习俗要吃一下天星七宝宴,这样表示有勇气患难与共,尤其是男人,是有责任心的表现。现在年轻人不怎么讲究了,不过老人还是很在意的。而且传说吃过天星七宝之后会有天地人三神照应,这段感情能开花结果。就算不在外边吃,上门提亲的时候,家里大人也会煮给你们吃,你起码要吃掉半锅子。这家里煮的还不如酒楼里煮的那么好吃,经常是一锅虫子送到眼前。如果端上来了不敢吃的,家里大人要不高兴的。在酒楼吃过了,家里人问起就说已经吃过了,家里人也就不会为难你了……”
    白玉堂惊讶,“原来有这种说法?”
    “看你斯斯文文估计是不敢吃的,你心上人家里铁定有天星村的长辈,怕你到时候被逼着吃一锅虫子,所以带你上酒楼来吃呢。”老头笑呵呵摸胡须,“是个会疼人的啊,好福气。”
    白玉堂焕然大悟,原来如此,展昭还带了一大堆人来一起吃,这样到时候魔宫万一有长辈问起来,大家都能给作证他吃过了,原来那猫根本不是的单纯地想要恶作剧戏弄他,而是有这么一层原因在。
    白玉堂心情大好,顺手掏了茶钱,让老头不用找了。
    五爷也是顺手从钱袋里摸了一块就给了老头,没仔细研究是银子还是金子,老头接到手里一看金灿灿一块,惊讶得张大了嘴,“矮油妈呀,客官你这够把我这茶摊买下来还富裕了。”
    白玉堂微微一笑,示意老头不用介意。
    不过老头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位公子,您给换成银子行么?天星村上了年纪的人,都不敢收一两以上的金子。”
    白玉堂微微一愣,不解,“这是何故?”
    “哎……”老头无奈,道,“这天星村可能有个贼藏着。”
    白玉堂看着老头,等他继续说。
    “这天星村的老人习惯聘闺女的时候送金饰,这村子附近遍地是宝,庄家也好,谁家没点干货啊?”伙计道,“可是连着偷了好几家了,都是黄金被偷。”
    白玉堂皱眉,“没报官么?”
    “报啦!”老头无奈,“还是被偷!而且官府也抓不住什么贼,见没出人命就是丢钱,于是也不怎么重视。”
    白玉堂想了想,顺着就问,“听说之前有农妇人被劫杀……”
    “哎呀!铁定是一个人干的!”老头很笃定地说。
    “这么肯定?”白玉堂纳闷。
    老头点点头,掰着手指头跟白玉堂说作案的共同点,“偷盗的对象都是老人!家里不管有什么都不拿,就拿金子!而且还都是黄金首饰,至少一两重以上的!老人们都不声张的,甚至左邻右舍都不知道他们手里有这么件金饰!再就是来无影去无踪的,至今为止连个人影都没人看见过!”
    白玉堂觉得的确是相当的可疑,“还有哪些是被偷的,但是没出人命所以不了了之的,你知道么?”
    老头指着不远处一座宅子,道,“那里,住了个李员外,总来我这里喝茶,一个月前他就被偷了一件老值钱的金饰,他家里可有钱了,可那贼别的不偷,就偷了那件金饰。那据说是家里给闺女准备的嫁妆,没了挺叫人别扭的,感觉不吉利,员外爷报官了,可惜不了了之。”
    白玉堂点了点头,给老头换了银子,就跑回了客栈。
    于是乎……就有了白玉堂回来一本正经告诉众人他发现了线索一事。
    白玉堂将在对面茶楼,那老头说的,关于金子的事情说了一下,当然,省略了老头关于天星七宝宴的那个说法。
    众人听完之后,决定吃完饭去问问那个员外。
    同时,展昭瞄着白玉堂——你喝个茶都赏人家一锭金子啊,你是多有钱?
    白玉堂笑了笑,正好桌上有一盘子炸虾一样的东西,就夹了一筷子就送展昭嘴里了。
    等众人吃完了酒席付账离去,大堂里的食客都对众人拱手,七嘴八舌说什么,“恭喜恭喜、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除了展昭和白玉堂,其他人都觉得莫名其妙。
    展昭望着天佯装没听到。
    白玉堂含笑走着,也佯装没听到。
    ……
    出了酒楼,众人赶奔李员外的府上。
    白玉堂边走边想心思,越想,越觉得这猫贴心。
    展昭就见白玉堂边走边看着自己,那眼神……
    展护卫有些纳闷——玉堂刚才出去喝的是凉茶还是**汤啊?这么开心呢?
    李府没几步路就到了。
    欧阳一砸门,没多久,有个伙计打开了门,探出头来看了看,问,“你们找谁?”
    “李员外在么?”展昭问。
    伙计上下打量了一下众人,问,“你们……找老爷干嘛?”
    展昭拿出腰牌,“我是官差……”
    “老爷没在家。”伙计急忙忙回答。
    众人都微微一愣。
    赵普摸了摸下巴——这伙计一听展昭是官差就乱了方寸的感觉,这是很明显心里有鬼啊。
    展昭自然也看出异样来了,就道,“无妨,我们听说你们家里失窃,所以……”
    “没!”伙计赶紧摇头,“什么都没丢!”说完,赶忙关门。
    众人都皱起了眉头。
    小良子一撇嘴,“哼!此地无银九百两!”
    小四子眨眨眼,“小良子,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萧良认真说,“比此地无银三百两要严重三倍的意思。”
    小四子张着嘴,“喔……原来如此。”
    众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色,赵普等人找了附近的茶铺坐着,展昭和白玉堂一闪身,上了院墙,溜进了李府。
    那伙计关了门之后,就往远处的大宅跑。
    展昭和白玉堂远远看到了,一跃跟上。
    他俩轻功都好,很快追上了那伙计,神不知鬼不觉。
    伙计冲进一间院子。
    就见院里的宅子门口,一个胖胖的老妇人正站在门口,身后几个丫鬟,她们的表情都似乎挺着急。
    见伙计跑进来,一个丫头赶忙问,“是不是老爷回来了?”
    伙计摇头,“不是。”
    ……
    展昭和白玉堂隐藏在假山之后,对视了一眼——原来李员外真的没在啊……那么伙计并没说谎,可为什么那么慌张?
    两人继续看,就听那伙计接着说,“是官差。”
    老太太一愣,“官差?官差为什么会来?老爷出事啦?”
    “夫人您别胡思乱想啊,不会的!”几个丫头赶紧劝。
    “哎呀……”老太太似乎有些崩溃,都站不稳,呼天抢地就开始哭,“这叫什么事儿啊,一把年纪了摊上这种事……老爷都去了两个时辰了,这要不回来就再打一件么,万一他出点儿什么事……哎呀,我没法活了!”
    几个丫鬟赶忙劝。
    伙计也说,“夫人您别冲动啊,老爷千叮万嘱不让报官,若是报了官,东西就拿不回来了,老爷还会有危险。”
    家里老老少少急得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展昭和白玉堂也是茫然不解——这是怎么了?
    正疑惑,就见从另一边厢,走来了一个老头。
    那老头穿着一身黑色的便服,看着还挺富贵相的,手里提着个小包。
    他一进院子,就皱眉,“都哭什么!叫你们不要声张!”
    “老爷!”几个下人又惊又喜。
    那老太太也是双手合十对着天空道,“阿弥陀佛!”
    李员外打发走了丫鬟下人,和老太太一起进了屋子,关门。
    展昭和白玉堂上了屋顶,掀开瓦片继续偷看。
    就见老头打开包袱,从里头取出了一个锦盒来,打开……锦盒里,有一个华贵的纯金颈饰。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
    “唉。”老太太问老头,“这么说,那帮贼是偷错了,才偷了我们的?”
    老头点了点头,随即瞪老妇,“都怪你,好端端打着玩意儿回来干嘛?”
    “啧!”老太也不乐意了,“那不是给你闺女打的嫁妆么!”
    “打对镯子也就得了,打这么个玩意儿……”老头撇嘴,“这次要不是风老爷子神通广大帮忙,这东西就没了!金子没了是小,传出去多难听!以后万一嫁过门,夫家丢了什么东西,该说你女儿败完自家败夫家了。”
    “所以说阿弥陀佛咯!”老太太又谢了菩萨,似乎还有些不放心,“他们就这么直接还给咱们了?没说别的啊?”
    “有的……”老头点了点头,“到风老爷子那儿都是要换的,那边的人问我,你是在哪儿打的这套金饰。”
    “不就是在城桥的金铺么,这还需要问啊?”老太太纳闷。
    “城桥起码有二十家金铺,是哪家人家要问问清楚呗。”老头无奈,一摆手,“总之这事情解决了,你个妇道人家别问了!”
    说完,收拾东西,准备休息了。
    白玉堂皱眉正想弄明白是哪家金铺,却感觉展昭一拽他袖子,对着旁边一努嘴,那意思——撤!
    白玉堂就跟着展昭走了。
    出了李府进了茶铺,展昭还没坐下,就拿出竹筒将金壳子放出来了。
    没多久,外头突然一阵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众人往外望,就见一个穿着一身灰色大袍子的白胡子老头带着风飞奔进来,“昭昭!”
    展昭也美滋滋打招呼,“老爷子!”
    那老头跑到桌边边叫展昭边拍白玉堂的肩膀,“哎呀,小白小子你也在啊,啊哈啊哈。”
    众人抬头望,左右看了看,这老头看着六七十岁的样子,雪白的胡子长长的垂到胸口,满脸笑容,乐呵呵的。
    白玉堂之前的确去了一趟魔宫,不过匆匆一趟,大多数魔头他都没认清楚,这个么……
    展昭介绍,“这是风传风。”
    白玉堂和霖夜火一挑眉。
    霖夜火惊讶,“老爷子就是传说中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风传风?”
    老头咧开嘴得意地笑,“是呀霖堂主。”
    赵普不解,“风传风?谁啊?”
    白玉堂道,“风传风是江湖包打听,江湖上的事情他都知道。另外,如果有什么人想买消息或者彼此之间做交易,分别找到他就行了,他会帮忙牵线。”
    风传风笑嘻嘻拍白玉堂,“哎呀,果然是有见识。”
    众人哭笑不得,之前魔宫众人都觉得白玉堂抢了他们的小宫主,这会儿魔宫众老看着白玉堂怎么看怎么顺溜。
    白玉堂似乎也明白了,“哦……刚才李员外说找风老爷子帮忙,说的就是你啊?”
    风传风一愣,“你们说李璧啊?”
    展昭拉着风老头在自己身边坐下,将事情说了一遍。
    “哦!”风传风点头,“那李员外叫李璧,卖酒的,和你九头婶婶认识的,之前说是家里一套金饰丢了,是他女儿嫁妆,想找回来。”
    “既然找回来了!”展昭激动,“那你知道那些贼是什么人?”
    “这个么。”风传风无奈,“你也知道你风爷爷都是黑灯瞎火收钱办事不问来历的……我只知道贼不止一个,他们似乎是一帮人。李员外家的金饰是被偷错了,貌似模子一样,但不是真货,所以他们想知道是哪家金铺出的货。”
    “城桥是哪儿?”白玉堂问。
    “城桥在天星村西边,林县的一个街市,那里都是手艺人。”展昭帮忙介绍,“金铺、银铺、玉铺、牙雕行等等好几百家。”
    “还有这种地方哪?那可得去看看!”庞煜来了精神,包延也点头。
    “城桥里头的手艺人很多都是见不得光的,那街市白天开起来,晚上关了,没人会在铺子里过夜。而且铺子也没门牌,经常调换,活儿好了都是找可靠的人送上门,不需要去取货。”展昭道,“要去参观的话只能等明天天亮,不熟悉的话找人简直难如登天。”
    “这么混乱,又都是金银玉器,不怕携款私逃或者遇到骗子?”包延问。
    风传风却是摇头,“没人有着胆子!”
    众人好奇。
    展昭一眯眼,“城桥是冥驼子的地盘,他知道卖家是谁,谁敢坑蒙拐骗,那就等死吧。”
    众人一惊。
    小四子好奇,“冥驼子?”
    “这个我听过。”赵普道,“他也是魔宫的吧?”
    “对啊。”风传风点头。
    江湖人都知道,冥驼子是个外号,此人真名不详,只知道姓冥,又是个驼背,所以叫冥驼子。此人还有个外号叫阎王龟,乃是当年名震天下的大恶人,魔宫十大高手之一。另外,因为此人善于追踪,一旦被他盯上那就如同招惹了背后灵,天涯海角他也会找到你,所以江湖“最不能招惹”排行榜上,第一位就是此人。
    白玉堂很好奇,问展昭,“他功夫有多厉害?”
    “和小吴叔差不多。”展昭道。
    众人惊骇——魔宫究竟是有多少这样的绝世高手?
    “那个李员外只知道,他老婆是找一个姓陈的金铺掌柜打造的这一套金饰。”风老头道。
    “那也就是说……”展昭一拍手,“冥大伯知道是哪个铺子?”
    “那肯定啊。”风老头点头,明天正好是清算账目的日子,他估计会和病书生去城桥。
    众人一听,那正好!如果比那帮贼先一步找到那姓陈的金铺掌柜,估计会查到其他线索。另外,要是他们在那金铺附近守株待兔,有很大机会,可以直接抓住那帮贼。
    众人都觉得简直天赐良机,于是一起先回安宅。
    边走,风老头边问展昭,“你们吃晚饭了没啊?”
    “吃了。”展昭笑眯眯强调,“吃的天星七宝。”
    小四子也点头,“嗯!天星七宝好吓人不过好好吃。”
    “哈哈哈。”老头笑得开怀,点头,“已经吃了啊,那很好,我回去叫九娘她们不用准备了,省的做起来也挺麻烦。”
    展昭点头,“对的,我们吃了一桌呢,七样都吃齐了。”
    老头满意地点了点头,抱着小四子牵着小良子,边走边笑闹。
    白玉堂暗暗松了口气,若是真到了魔宫,被逼吃一锅子天星七宝那可就糟糕了,刚才那老头说得一点没错,这猫,疼人啊……
    回到安宅,白玉堂洗了澡出来,房间里却是不见了展昭。
    他刚刚坐下擦头发,就见门一开,展昭猫着腰跑进来,关门。
    白玉堂就见展昭穿着件大浴袍,浴袍里似乎藏着什么。
    展昭跑到门口,拿出一个汤罐往他手里一塞。
    白天打开盖子,就见是一罐子小米粥。粥清清淡淡的,里边有鸡丝和青菜。
    展昭笑眯眯爬上了床铺,趴在被褥上揉着床边小五的大脑袋。
    白玉堂端着粥罐,正好他也饿了,边喝还边感慨——这粥里头除了鸡丝还有干贝和鸡蛋花啊,味道正合口味,就是谁往咸的粥里放了半斤蜜糖啊?甜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