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374  

2014-02-13 10:46: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74章 无名冢


众人到达魔宫后的第三天,日子也开始变得越来越热闹。
    三百个老魔头聚在一起的状态就和三百个性格各异的小朋友聚集在一起一样,问题是这些小朋友还具有极强的破坏性和不可捉摸的性格。
    展昭显然是适应得很好的,有多年斗争经验就是不同,赵普公孙他们也都还好,萧良如鱼得水,可劲跟着玩儿,连小四子都越来越皮,公孙经常要整个魔山那么找他,指不定在哪个老魔头院子里玩耍。
    而这么多人里,最苦不堪言的,就要数白玉堂,白五爷了。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有人“刺激”白玉堂,要不然出其不意推他一把,要不然就在他眼前放一条毛虫什么的……虽然都是些小时候,但都让白玉堂受到不少刺激。表面上看,就好像众魔头在“欺负”他,因为他霸占了他们的少宫主,不过么……又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这天一大早,魔宫的老人家们从酒窖里抬上来了好几坛子好酒,其中有一坛上好的花雕。
    陆雪儿知道自家儿子喜欢喝花雕,而且嘴叼难伺候,一般的看不上,好的又难碰到。
    白夏打鼻子一闻味儿就知道绝对是上好的,于是让陆雪儿拿了一小坛去给白玉堂。
    陆雪儿拿着酒刚进院子,就看到树上一个怪里怪气的老头,正拿着一个弹弓,对着白玉堂。
    陆雪儿眯眼,心说——傻了吧!一弹弓还能伤着他儿子不成?
    果然,就见那老头一弹弓射出去,白玉堂连眼睛都没抬,抬手就接住了那颗弹珠。
    可接到手里之后,五爷觉得不太对劲,因为那弹珠怎么在动?
    白玉堂一惊,摊开手一看。
    正准备跟他一起出门的展昭也凑上来瞄了一眼,就见白玉堂手心里,一个黑乎乎的“弹珠”一样的物体,正展开,变成一条长着好多好多脚,正在爬的甲壳虫。
    展昭就感觉白玉堂瞬间全身汗毛“刺啦”一声就竖起来了,一甩手……那虫子被扔了。
    白玉堂也来不及追究,打水洗手。
    展昭眯着眼睛瞧树上,刚想去抓人,就看到院子外边白影一闪,随后,陆雪儿揪住一个老头的耳朵拽了下来
    “哎呀……呀呀呀……”老头疼得直挣扎,跟陆雪儿求饶。
    “胆儿肥啊你!敢欺负我家玉堂!”陆雪儿来气,她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瞧见了,这几天魔宫一群老头老太没事就暗戳戳吓唬他家宝贝儿子!
    展昭也凑上去,瞧了一眼,发现是蝙蝠公,有些不解,“蝠叔你干嘛?”
    白玉堂洗了手,还是觉得全身不得劲,他也有些纳闷——按理来说魔宫之前众人跟他那点儿恩怨都已经算清楚了才对,怎么还记恨着?前阵子还好好的,这几天尤其。
    蝙蝠公嘟囔了一句,“不是像给点儿刺激么……”
    展昭没怎么听明白,“给什么?”
    陆雪儿倒是“刺溜”一下听着了,摸了摸下巴,将酒坛子交给展昭,说让他俩喝着,边拽着蝙蝠公,出院子去了。
    等到了外面,陆雪儿将四周围埋伏的那群老头老太太都招了过来,问,“你们干嘛呢?”
    几个老怪七嘴八舌,将事情大致说了一下,就是马厩前,小四子说的那一番“差了一点点,需要刺激下”的说法。
    陆雪儿无奈看了看众人,也难怪都不懂了,这里头才几个真正谈过情说过爱的,傻不拉几。
    “笨啊你们!”陆雪儿道,“所谓的刺激,不是让你们去吓唬我儿子!”
    众老怪都虚心瞧着陆雪儿,“那怎么做?”
    “给他们制造点儿机会!”陆雪儿道,“最好是能独处!”
    “独处?”几个老头面面相觑,有些为难,“可是魔宫那么多人……”
    “所以说要找机会让他们单独呆着!”陆雪儿轻轻打了个响指,“我瞧了一下,那几个孩子要不然就呆,要不然就脸皮薄,这老实一大群人出出进进,有进展才有鬼了!”
    几个老魔头面面相觑,“也就是说,要想法子,让他们独处?”
    陆雪儿点了点头,“嗯!最好还能在一起过夜!全程都没有其他人打扰!”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这个有难度吧?他俩有手有脚的,认识路的么!”
    “所以要想想法子么!”陆雪儿怕他们再去折腾儿子,就道,“还有啊,刺激这种事情要少而精,你们这么瞎搞,把我家玉堂吓得以后都不敢来了,那展昭也跟着他跑了,过年你们就见不到他俩了!”
    一众魔头好紧张,都不敢闹了,陆陆续续散去,想法子了。
    陆雪儿见解决了众人,正想回去,就见九头奶奶托着个下巴,坐在一旁的石头凳子上,似乎正在想事情。
    “九婶婶,你想什么呢?”陆雪儿凑过去问她。
    “嗯……”九头奶奶看了看陆雪儿,随后道,“我可能……有法子。”
    陆雪儿一愣。
    “正好……”九头奶奶自言自语,“说不定他俩能把那件事情解决了,也好了却我一桩心事。”
    陆雪儿歪头看着她,老太太站起来,拍了拍她脑袋,“乖啊,忙你的去吧。”
    陆雪儿搔了搔头,瞧着九头奶奶晃晃悠悠去展昭和白玉堂的院子了,莫名想起之前跟殷兰瓷聊天的时候说起过,九头奶奶似乎有一桩心事,或者说一个心结,一直没解开,这也是她这么多年来,总是跑进魔山后头深山老林的原因。
    ……
    院子里,展昭倒了杯上好的花雕给白玉堂压压惊。
    白玉堂也觉得无奈,拿着酒杯喝了一口——幸亏花雕味道极好,展昭的笑容又极好,他的心情也好了起来。另外,白玉堂虽然不跟展昭似的,从小跟着老怪物们长大,但天尊那点儿脾气可不比任何一个老头好,他还是比较会跟老人家相处的,最好的法子就是当小孩儿似的,做了什么错事,只要没什么大的过错,都不用往心里去。
    两人坐着刚喝了两杯,就见外头,九头奶奶走了进来。
    展昭知道她爱喝酒,就倒了一杯给她,“奶奶喝酒么?”
    九头奶奶走到展昭他们身边坐下,拿起酒杯喝了口,随后,叹了口气。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
    白玉堂问,“老人家有心事?”
    九头奶奶托着下巴,看了看两人,道,“你俩,这些年查了不少案子吧?”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点头。
    “嗯。”老太太沉吟了片刻,站了起来,对两人招招手,道,“跟我来。”
    展昭和白玉堂有些困惑,不过还是跟老人家一起出了魔宫。
    三人一路走,一直走到了魔宫后边的山林外。
    “要进山啊?”展昭问。
    九头奶奶点点头,嘱咐,“你俩跟牢我,我有些东西,想要让你们看。”
    说完,人一闪,进了林子。
    展昭和白玉堂赶忙运用轻功跟上……
    三人在林子里穿梭,一直走了有接近半个时辰,展昭感觉他们离开魔宫已经很远很远,走到了深山密林里了,有些不解。
    终于,老太太停了下来,站在密林深处的一小块空地上边,前边,是一个上坡,坡上长了不少藤蔓。
    展昭和白玉堂不解地看着九头奶奶。
    老太太盯着那些藤蔓看了好一会儿,对两人勾了勾手指,“跟我来。”
    两人于是跟着她一起,绕过山坡。
    等走到了山坡后边,展昭和白玉堂惊讶地发现,后边也是一块平地。在靠近山坡的地方,有一座坟墓……或者确切地说,是一堆坟墓,粗略一数,有十几个之多,而且每一个上边都没有名字。
    白玉堂扫了一眼,皱眉,“十三座无名冢?”
    “是十四座。”老太太说着,回头,指着不远处的另一个方向。
    展昭和白玉堂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就见在不远处的一片小竹林附近,还有一座坟墓,也是只有坟包和墓碑,没有名字。
    展昭有些疑惑,问九头奶奶,“奶奶,这些是谁的坟?”
    九头奶奶一耸肩,“我不知道。”
    两人于是困惑地看着她,那意思——那要我们查些什么呢?
    九头奶奶指着远处那座孤零零的无名冢,道,“但是那座,我知道是谁的。”
    “谁?”展昭和白玉堂异口同声。
    九头奶奶摇摇头,“不认识。”
    展昭嘴角抽了抽,白玉堂下意识地看了展昭一眼,那意思——九头奶奶年岁比我师父还大,是不是老糊涂了?
    “我可没老糊涂。”九头奶奶来了句。
    展昭和白玉堂都有些尴尬。
    “来来。”老人家带着二人,到了那座孤坟的旁边,找了几块石头,坐下。
    展昭和白玉堂就坐着等,知道老太太可能有事情要说了。
    “这事情,发生在大概三十年前。”九头老太太开始回忆,“当年魔宫退出江湖有些日子了,一切也都安定了下来,我也还是经常来林子里逛逛,不过这片林区是我不常来的,大多是另一边阳光比较充足的地方转悠。”
    展昭和白玉堂点头,这一片树林阴风惨惨的,的确不如那边明媚。
    “三十年前的那一天,我记得,也是跟现在一样,临近过年的时候,天很冷很冷,还下着雪。”九头奶奶出着神,慢慢地说着,“那一天,我进山里,想抓几只紫貂回去,做一张貂毛的椅垫子。有一只紫貂一直跑、一直跑……我就追它到了那座山坡的后边,就是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停下来的那里。”
    展昭和白玉堂点头。
    “我转到山坡后边,紫貂没了,但是我看到了这些坟墓。”老太太道。
    展昭和白玉堂一愣,“三十年前就有了?”
    “嗯。”九头奶奶点点头,“但是当时,我记得很清楚,泥还是新的,还没被雪覆盖,墓碑前边,没有纸钱、没有贡品,但是有斑斑驳驳的血迹。”
    展昭和白玉堂都皱眉,“新坟?”
    “嗯。”老太太点点头,指了指他们身后那座孤坟,“当时只有那边的十三座无名冢,还没有这一座。”
    展昭和白玉堂都不语,等着继续往下听。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在意。”九头奶奶指了指那边的十三座无名冢,“那几座坟,给我一种很凄凉的感觉。”
    展昭和白玉堂下意识地也看了一眼,该怎么说呢,无名冢,特别还是那么多座,的确是给人凄凉的感觉,但是……
    展昭了解九头奶奶的为人,此人魔性甚重,性格十分的邪气,虽然年纪大了不怎么爱折腾,但她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为何特别在意呢?
    “从那天开始,我就经常到这附近转转。”九头奶奶道,“我记得第四天,雪停了,那天正好是大年三十,我在傍晚的时候来了一趟……我在山坡那边,就听到了哭声。”
    展昭和白玉堂仿佛能感觉到当时的景象。
    “那哭声,像是小狗一样那么可怜。”九头奶奶接着说,“我绕过山坡到了坟前,就看到有一个男人,坐在这些无名冢前边,哭着。
    展昭和白玉堂都不说话,听着的确感觉很凄凉。
    “他哭啊哭,哭得好像停不下来一样。”九头奶奶淡淡地说,“看着很年轻一个小伙子,大概二十多岁?头发短短的,长得也还挺不错的,身材瘦高。”
    “他为什么坐在坟前哭?”展昭问,“你问他了么?”
    九头奶奶轻轻摇了摇头,似乎是陷入了回忆,“没有,我自问见过的人不少,但是……那个年轻人给我一种感觉。”
    展昭和白玉堂等着听。
    “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老太太叹气,“他的那种伤心……”
    展昭和白玉堂越听越入神,“伤心?”
    “嗯。”九头奶奶点了点头,“我从来没见过什么人,这么伤心过……”
    “他没说什么么?”白玉堂也耐不住,有些好奇。
    “他哭了很久,我看了很久。”九头奶奶道,“直到后来,他发现了我。”
    展昭和白玉堂忽然意识到,那个年轻人会被吓得不轻吧?九头奶奶本来就长得山妖一样的感觉,这深山老林,猛地看到还不吓晕过去?
    “很奇怪,他看到我之后,什么表情都没有,就是问我,是妖怪,还是神仙。”九头奶奶道,“我当时鬼使神差,就跟他说,你有什么心愿么?我可以帮你达成。”
    “他怎么回答?”展昭问。
    “他说……”九头奶奶指了指身后无名冢的位置,“正好,把我葬在那里。”
    展昭和白玉堂吃了一惊。
    “说完这句话。”九头奶奶一脸困惑地道,“他自尽了。”
    “自杀了?”展昭惊骇。
    “嗯。”老太太点点头,比划了一下,“他手里有一把匕首,抹脖子了。”
    “于是……你把他安葬在这里,也立了一座无名的墓碑?”白玉堂问。
    “嗯。”九头奶奶看了看两人,“这件事情困惑了我好久好久,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想,这个人干嘛那么伤心?他干嘛要那么干?”
    展昭和白玉堂也觉得的确是值得人好奇。
    “本来事情慢慢淡了,我也没想着要追查。”九头奶奶看了看二人,“不过,你俩既然查了那么多年案子,不妨也帮我查出真相。”
    展昭和白玉堂觉得,这倒是还挺有意思的,于是……两人到附近看了看,又围着几座无名冢研究了一下。
    展昭正研究那墓碑的石质,就听白玉堂忽然叫他,“猫儿。”
    “嗯?”展昭回头看他。
    白玉堂问,“你那个奶奶呢?”
    展昭微微一愣,站了起来。
    两人四下一望,林子里就剩下他俩,还有那一堆无名冢,哪里还有九头奶奶的身影,连气息都不见了……这是跑了?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不是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