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563  

2014-12-24 15:51: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63恶意
    练兵场上,众人渐渐散去,展昭还要继续查案,到塎州府跑了一趟之后,虽然查到了线索,但还有好多正经事没干。
    赵普他们也忙别的去了,渐渐的,偌大的操场上,只剩下了拿着弓发愁的龙乔广,还有靠着小五坐着,陪着龙乔广的小四子和小良子。
    右将军愁得什么似的,小良子抱着胳膊叹气,他都回了龙乔广竟然不会,这也是邪了门了。
    小四子最有耐心,而且他自认为自己也是小笨蛋,有很多事情学不会,于是在一旁鼓励龙乔广不要灰心,要不然想想别的办法?
    龙乔广拿着弓弩,看着远处的箭靶……别的办法?
    ……
    展昭和白玉堂离开军营之后,先去了照月玉器行。
    玉器行门口挂着白色的灯笼,大门也关着,门边贴着白色的告示,王守业这几天要吊唁亡妻,闭门歇业。
    展昭走上去敲了敲门。
    过了很久,大门才打开,一个小厮本来想谢客,可一见是展昭和白玉堂,就问,“二位……有事?”
    “你家老爷在么?”展昭问。
    小厮叹了口气,“老爷病倒了。”
    展昭微微皱眉,王守业是思念亡妻么?
    “能不能见见他?”展昭问。
    小厮点头,开门请展昭和白玉堂进屋。
    玉器行里看起来乱糟糟的,本来家人也不多,这会儿貌似走得也差不多了,就剩下一个小厮。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小厮无奈,“夫人死了之后,老爷就整天郁郁寡欢,没两天就病倒了……家里的下人他都撵走了,我怕老爷想不开,所以留了下来。”
    展昭点点头。
    白玉堂走到王守业的卧房门口,开门往里看了一眼,微微皱眉。
    王守业披着件衣服,靠左在藤榻上,正在发呆。才几天不见,他好似是老了十几岁,瘦得都脱相了。
    展昭也微微皱眉——王守业对裴琴看来是一往情深,原来失去爱人,人会一下子就变成这样,整个人都是生无可恋的状态,十分的可怜。
    两人很想问问王守业关于裴琴背景的事情,可是看他现在的情况,应该也问不出个什么来。
    两人回头,看了看还在收拾院子的小厮。
    展昭问,“院子里为什么那么乱?”
    小厮叹了口气,“谁知道啊,好像是进贼了,那天我跟老爷去办夫人的丧事,出了趟门,回来之后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的……这年头人心不古啊,人家刚遭了那么大的劫难,竟然就有人来偷东西,简直是混账!”
    “有丢了什么么?”展昭问。
    “倒是没有,所以我们也没报官。”小厮无奈,“老爷根本没心思管这些,整天就是伤心。”
    展昭看了看白玉堂。
    白玉堂也皱眉——是不是有人回来找东西?两人不约而同地就想到了那三幅画……现在已知的是有两幅被盗,那么剩下的第三幅,会不会在裴琴的手里?但是之前玉器行包括裴琴的房间都已经搜查过了,并没有什么画卷。王守业也没发现亡妻曾经收藏什么画。而且看院子翻找的程度……来偷东西的人,应该也没找到想要的……会不会藏在了别处?
    展昭问那小厮,“你家夫人,平时有没有什么常去的地方?”
    小厮摇头,“我家夫人平日都不出门的……对了,她有时回去河边烧纸,说是祭祖。”
    “那条河边?”展昭问。
    “还挺偏僻的,就护城河东南面,有大片芦苇荡的地方,夫人总是在芦苇荡里烧纸祭祖。”小厮回答。
    展昭和白玉堂让他详细描述了一下地点之后,就离开了玉器行,赶往开封城的东南芦苇荡。
    ……
    “咳咳……”吴一祸的房间里,传来了一阵接一阵的咳嗽声。
    门外的院子里,公孙皱眉开着药方子,九娘闷闷不乐坐在门口。
    霖夜火经过,皱眉问公孙,“小祸叔怎么了?不是病情见好了么?”
    公孙叹气,“本来是好了,不过经不起总有事情撩拨,他心重,心绪一乱病反而严重了。”
    霖夜火皱眉,“那就别总拿事情去烦他么,让他多休息,想开点。”
    坐在桌边看着公孙开方子的黑水婆婆叹了口气,“要是能想得开劝得好,就不会变成今天的病包了。”
    九娘手里揪着根稻草,“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一桩接一桩都是些过去的破事!”
    红九娘的话,倒是引起了公孙和霖夜火的注意,两人对视了一眼,公孙又莫名想到了……刚才在书院,戈青的那张要请来过寿宴的人名单,还有林夫子说的那句“大家现在都挺好的”……吴一祸虽然有种仙保命,但实则病体沉重,不能承受太大的打击,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激会增加他的病痛,而太沉重的打击,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
    城东的郊外,护城河附近的确有很多的芦苇荡,这里平日都不会有人来,很多白鹭栖息与此,因此也被称为白鹭湾。
    展昭和白玉堂回了趟开封带上幺幺,飞到了芦苇荡的上空。
    幺幺在半悬空打着转,大概是巨大的体型吓到了芦苇荡里的水鸟,就看到大片大片的白鹭飞出了芦苇荡,从水面上掠过,场景甚是壮观。
    白玉堂指了指芦苇荡中间一处空地,展昭伸手轻轻一拍幺幺的脑袋,幺幺落了下去,停在那块空地上。
    芦苇荡里空地还是不少的,展昭和白玉堂会选定这里,是因为地上有一块石碑。
    幺幺落地之后,两人走到石碑前。
    石碑无字,石碑前边有经常祭拜的痕迹,看着像是个无名冢。
    展昭捋胳膊挽袖子。
    白玉堂问,“你确定?没准挖出来是个骨灰坛子。”
    展昭一笑,颇有些百无禁忌的样子,“如果挖错了就给人赔礼道歉然后再埋回去!多多烧纸钱!”
    白玉堂也无奈,看着展昭埋头做苦力活儿挖坑。
    五爷伸手轻轻将展昭垂到眼前的头发绕到耳后,这猫刚才回去拿铁锹的时候经过院子,听到里边传来吴一祸的咳嗽声之后,就没笑过,这会儿笑得都有些勉强……
    展昭心事重重得样子白玉堂觉得堵得慌,他家的猫应该无忧无虑才对。
    没多久功夫,石碑下就挖出了东西,一个黑色的乌木箱子,方方正正的。
    展昭将箱子挖出来摆到石碑旁边,问白玉堂,“大小怎么样?”
    白玉堂点头,“放进个骨灰坛子就刚刚好。”
    展昭也觉得好似是个骨灰盒,于是就对着那盒子双手合十轻轻拜了拜,说了声,“勿怪!”
    说完,打开盒子……
    盒子打开,里头有一个灰色的瓷坛子——骨灰坛。
    展昭眨了眨眼,略纠结。
    白玉堂也蹲下来看,“挖错了么?”
    骨灰坛子上有封条封着,展昭和白玉堂脑子里都一闪而过一个念头——就这样拆开封条会不会遭报应?
    展昭犹豫了一下,白玉堂却看到坛子下边似乎压着什么东西,于是让展昭将坛子拿出来。
    果然,在盒子底部,石灰坛子的下边,放着一个油纸包。
    白玉堂将油纸包打开,发现里头抱着一张名帖。
    名帖这种东西,通常都是官员会有,上边有官阶职位等,还有朝廷印戳,以证身份,展昭也是有一个的。
    白玉堂打开名帖一看,递给展昭,“看来没挖错。”
    展昭接过名帖打开,就见这是原杭州府知府的名帖。
    展昭皱眉,看了看白玉堂。
    白玉堂伸手,将骨灰坛子的盖子打开。
    坛子里,并没有白色的粉末,而是藏了一个长条形的锦盒,还有一封信。
    展昭伸手把锦盒拿了出来,还有那封信。
    白玉堂将锦盒打开,里头有一卷画卷,是一幅雪景图。
    出乎二人的预料,这画,与林霄的画并不相似,整体风格都很不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完全不同的两幅画,却有一样的感觉,很像是同一个人画的。
    白玉堂对画很有研究,画技运笔讲究一个势,笔势走向,决定了一幅画的风格,这幅画和林霄的画,在运笔的习惯上,有着十分接近的势,说白了……就是拥有一样的天分!
    展昭看那幅画,突然问,“这画的是一个地方么?”
    白玉堂也拿起来看,就见这幅雪景图里画的主要是山川,山下有河,山上还有庙宇,画的十分精细。
    “好似是某个地方。”白玉堂也算走过不少名山大川,但是对这个画面没太多印象,“画应该是不完整的,感觉没头没尾。”
    展昭道,“如果真是传说中那三幅画之一的话,就算是完整的我们也看不懂吧。”
    白玉堂点头,“需要让小祸叔认一认。”
    展昭皱眉,一脸为难,“上次林霄的画他都看吐血了,这画能不能直接给他看?“
    白玉堂点了点头,“那就别给他看……对了,那封信里边呢?有没有写什么?”
    展昭拿出那封信,信封无字……打开,里边有一张信纸还有一样什么东西,倒出来一看,是半枚铜钱。
    展昭抬起头看白玉堂,白玉堂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没有头绪。
    两人将东西收了,然后将刚才挖开的土复原,就骑上了幺幺,打算一起回开封府……
    幺幺展开翅膀飞上半空,扑闪着翅膀正想往高处飞,忽然……白玉堂和展昭就听到了一阵破空之声传来,速度极快。
    白玉堂猛地一拽幺幺的背鳍,幺幺叫了一声一个侧身,同时,两枚弩箭贴着幺幺的腹部就飞了过去。其中有一枚擦过了幺幺的翅膀……
    展昭从幺幺背上窜了起来,与此同时,又有几枚弩箭射了上来。
    幺幺失去平衡,在空中翻了几个圈之后下坠……白玉堂等接近地面的时候,拉着幺幺的背脊往上提,替它卸掉了重量以及减速,最终……幺幺落到了河滩附近的沙地上。幸好地面柔软,幺幺在地上滚了个圈,叫了几声后,趴在了沙滩上。
    白玉堂立刻检查它的情况,就见在左侧的翅膀上出现了一道血痕……好在幺幺的鳞片坚硬,但这样还是留下了擦伤。白玉堂皱眉,又摸了摸幺幺的胸腹,发现并无其他地方受伤,才松了口气。
    幺幺大概也是疼了,拿大脑袋蹭白玉堂,有那么点儿撒娇的意思。
    这时,展昭抓着几枚弩箭落了下来,看到幺幺翅膀上的伤,眼睛也眯了起来。
    幺幺不满地鸣叫了几声,站起来,甩了甩头尾,看自己的翅膀。
    翅膀上还有血渗透出来,白玉堂拿了公孙给的止血药膏给它抹,也不知道这玩意儿对龙有没有效果。
    展昭看了看四周,河滩附近并没有人。
    “是有人偷袭么?”白玉堂问,“感觉射箭的地方很远。”
    “嗯!”展昭点头,“箭法很好而且内力深厚。”
    “和之前射蛇到开封府牢房的,会不会是同一个人?”白玉堂问。
    展昭点头,觉得有可能,“幸好他没跟龙乔广似的学会利用风声掩藏掉箭破空的声音。”
    白玉堂点头,摸了摸幺幺的脑袋,“不然刚才未必能躲得过这一箭。”
    展昭拿着那几根弩箭看了一眼,就皱眉,将箭递给白玉堂看,“你看箭尾。”
    这几只弩箭相当的奇特,箭杆很粗,可以理解为是用重弓射出的,箭的尾部翎毛很少,在箭的末端,有一个标记——三半的弥陀。
    白玉堂皱眉,“这是程邦的军徽。”
    “这样偷袭目的是不是太明显?”展昭拿着箭研究了一下,“是真的当年程邦用过的箭么?”
    “管他是不是真的,反正射箭的不会是程邦。”白玉堂说着,皱眉,“为什么偷袭幺幺?还是说想偷袭我们两个?”
    “这几支箭根本不可能射死咱俩。”展昭也觉得偷袭有些没必要,又拿着那支箭看了看,“觉不觉得,从三头金陀的案子,引出来了当年程邦的旧事?”
    “有人在引导我们调查当年的事?”白玉堂却是摇头,“可之前听了师父他们讲当年程邦的事情,事情已经结束,为什么还会有后续?”
    展昭看了看白玉堂手里的画卷,“目标是这画卷背后藏着的秘密?”
    两人正议论着,忽然……远处芦苇荡里,大片的白鹭飞起,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白玉堂和展昭同时回头一望,随后两人做了同一个动作,一把扑住幺幺,匍匐在地……
    随着两人的动作,两支弩箭从他们头顶飞过,穿透了前方的一棵参大树,留下了两个窟窿。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没声音!刚才那支箭没有任何的声音,换句话说,若不是惊起了芦苇荡里的白鹭,他俩没准已经中招了!
    展昭惊讶地回头看着随风轻轻摆动的芦苇荡,“这是小祸叔才射的出的箭……”
    “你小祸叔的箭是没有形状的。”白玉堂看了一眼前方那棵大树上的窟窿,“如果和刚才偷袭幺幺的是同一个人的话……”
    “刚才他根本没动真格。”展昭惊骇,“什么人?箭法竟然和小祸叔差不多高,而且他是什么意思?挑衅?”
    白玉堂低声道,“如果有这种箭法偷袭的话,一般人根本防不住。”
    展昭皱起了眉头,“不是一般人防不住……是根本没几个人能防得住!”
    两人将目标巨大的幺幺扶了起来,提高警惕,离开河滩。
    到了那棵高树后边,找到了那两枚落在地上的弩箭,果然,和刚才偷袭他们的箭是一样的。
    白玉堂就看到展昭拿着箭的手,微微地似乎是在抖动,有些不解,抬头看。
    就见展昭此时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那只一贯温和的猫,这会儿咬着牙,眼里有抑制不住的怒意,似乎在一点一点地流出。
    “猫儿?”白玉堂叫了展昭一声。
    展昭抬起头。
    “没事吧?”白玉堂有些担心。
    展昭回过神,才发现手中的箭已经被自己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折断了。
    “怎么了?”白玉堂不解。
    展昭道,“我们拿着这箭回去,一定会第一时间问小祸叔。”
    “嗯。”白玉堂点了点头。
    “无论是观城之战还是死去的程邦,每提及一次就是扯一次小祸叔的伤疤。”展昭冷了脸色,“他最近身体越来越糟糕,简直就是折磨……”
    白玉堂微微皱眉,的确,这些箭,这接二连三发生的越来越怪异的事,似乎是在反复折磨吴一祸。
    白玉堂又看了一眼展昭,盛怒之下的展昭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毕竟,对于他来说,伤害魔宫的任何一个老人,都无疑是用刀去剜他的肉,不可饶恕!
    ……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程邦和观城之战本文不会详细讲,不影响剧情,那个会留在银妖王那篇文里再写。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