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559  

2014-12-18 16: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59真金假金
    开封的清晨,迎来了太学开学的日子,原本因为有四院比试这一茬,开封百姓看到那群小书生总有些怪怪的感觉。
    可自从上次江南三大才子与开封三子的比试之后,似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那一场比试,说不单纯吧,但是又说不出的单纯,起码赢的一方很单纯,完全是靠才学来赢的,观战的人都有个差不多的想法——这才是读书人该有的样子。
    太学一开学,太学附近的街上就热闹了起来,满大街穿着一样学生袍,活蹦乱跳的才子佳人们,给原本就繁华热闹的开封,添上了一笔不一样的景致。
    这天大早,天尊和殷候睡醒了起床,走到院中,就看到小四子穿了他那身超小号的太学学袍,正在帮他爹整理今天教课要用的小药箱子。
    一旁,公孙翘着脚坐着,手里拿着几张方子,似乎正研究什么。
    九娘和黑水婆婆两人带着萧良还有包延和庞煜他们一群书生,正练一套拳。
    赵普也走了出来,往公孙身旁一坐,好奇问,“又给谁开方子?”
    “给小祸叔的。”公孙道。
    殷候看过来,问,“那病包情况怎么样?”
    公孙道,“身体问题不大,第一阶段调理好了很多,想再给他调理好一些。”
    赵普喝着茶再一次审视公孙,这书生也是个有趣的,外表和性格反差极大。
    乍看公孙的时候,会觉得这书生有那么点不食人间烟火的意思。也许是太过睿智博学,公孙说话干脆,有时候甚至会让人觉得有些刻薄,再加上他动不动就炸毛的性格,给人的完全是一个清高大才子的印象。可是这么个生人勿近的人却带了个萌翻整座开封城的乖儿子。而且,认识公孙的人,几乎将他才子的那一部分给忘了,他就是个郎中,无时无刻都惦记着怎样治病的好大夫。看病极有耐心极细致的他,脾气又出乎意料的暴躁,惹急了他抬手就一个花盆砸过来,患者不配合的话操起笤帚就打。曾经有几个病人病得实在是太重了,就靠药吊着,都不想治了,可公孙就是强迫他们多活一天是一天,别说,还真有那么几个是熬过来的,现在都活蹦乱跳的。
    赵普看着开了方子之后风风火火边吃早饭边晒药材的公孙,想起那日王太医跟他说,公孙是他见过最好的郎中,不止因为他医术高超或者关心病患,最重要的是他自己就给人一种活着的感觉,虽然是个弱不禁风的书生,但是相当的可靠。
    赵普托着下巴盯着忙碌的公孙发呆,若说这世上,有什么值得他佩服的书生的话,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公孙了,以及……他还颠覆了自己之前对读书人的所有偏见。又看了看站在石头桌上给他爹喂早饭的小四子,赵普微微地笑了,这爷俩身上好似集合了世间的一切美好,让人觉得,哪怕多活着一天,也是好的。
    邹良和欧阳刚进门,就看到赵普靠着桌边,托着脸笑得一脸“慈爱”,不自觉就一抖……
    吃过饭,天尊和殷候随众人一起赶往太学,今天还有“重要任务”在身。
    ……
    而同样在赶路的,还有展昭和白玉堂他们。
    白玉堂和展昭询问案件线索,跟颜桖几乎谈了一整夜,今天一大早马不停蹄,带着吴一祸龙乔广他们就赶紧回来了。
    昨夜除了理清了时间脉络,展昭和白玉堂还详细地打听了一下金家,出乎二人的预料,金家背景并不复杂,金老爷子和彦老大只是做买卖相熟识,至于金家为什么会和三头金陀扯上了关系,彦老大是真不清楚,那批假黄金他也是第一次听说。考虑到彦老大的年纪,这次涉案的基本都是当年跟他相关人的后辈,或者后辈的后辈,他的确也未必知晓。
    另外,彦老大提供给了展昭他们一条十分特别的线索,是关于金家娶进门的那个孙媳妇……彦老大曾经调查过这个女人,毕竟关系到自家闺女,他还亲自跑去开封看了一眼。颜桖是什么身份?他一眼就看出此女子不简单,功夫也不错,因此婚事推了,在彦老大看来,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展昭和白玉堂赶回了开封府,这么巧,刚进门,就碰上了眉头微皱,从朝中回来的包拯。
    “大人……”展昭见包大人神色,料到估计是出了什么事。
    “展护卫。”包大人严肃脸,道,“本服刚才在宫中听到一个消息,十分震惊。”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这么严肃?出什么事了?
    “那位卸任的裴知府。”包大人开口。
    展昭和白玉堂微微一愣——原杭州知府?
    “他怎么了?”龙乔广好奇。
    “很多年前就死了,而且……”包大人道,“遭遇竟然与金家相似!”
    展昭和白玉堂不解,“什么意思?也闹鬼灭了门不成?”
    “金家是娶进门了一个所谓‘不是人’的孙媳妇,对不对?”包拯问。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
    “裴家,是引进了一个‘不是人’的上门女婿。”包大人道,“早前皇上派人去了杭州府调查……”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赵祯比他们都早了一步啊,那个狐狸!另外,两人也理解赵祯为什么要隐瞒,毕竟这其中还牵涉到鹰王朝留下来的财富,考虑到展昭的身份,赵祯大概需要先掌握比他们多的线索,才能做决定。
    包大人叹了口气,坐下,道,“裴知府卸任之后,带着妻儿子女一起回到家乡过起了极其低调的日子,几乎是避世隐居的状态。”
    展昭微微皱眉,“为什么?他分明立了大功应该前途无量。”
    “这就是可疑的地方。”包大人道,“那些从杭州府追去他老家的探子几乎打听回来了一个跟金家一模一样的鬼故事,唯一区别就是一家是孙媳妇儿一家是招女婿。另外……裴知府的确有一个闺女,名字叫裴琴。”
    “真的是裴琴?”展昭惊讶。
    包大人点头,“我已经让地方上送画影图形上来,到时候和之前死的那个裴琴一对比,大概就清楚了,若是同一个人,那么显然裴知府家也不是单纯的闹鬼事件,而是有人害他们。”
    白玉堂一直在一旁听着,突然问,“当年擒贼抄家送黄金这一切都是裴知府一个人一手安排的么?”
    包大人点头。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可颜桖说,去劫船的人是吃了个哑巴亏,那船根本就是空的。”
    展昭问,“你怀疑,裴知府当年送出门的就是一艘空船?他料定有人会劫船,于是趁机私吞了那笔钱还有画卷,让颜桖的手下背黑锅?”
    “有这个可能。”包大人也觉得的确合理,“但探子回报裴家过的并不奢华,也不像是有多少财富的样子,因此就算是他干的,钱应该也不在他手上,可能他也是听命于人。“
    “那三幅画显然也不在裴知府的手上。”白玉堂道,“联系一下时间,他出事似乎应该是在金家之后,那金家那金佛是怎么来的呢?”
    众人都点头。
    “其实还有一条线索可以查。”一直在一旁不说话的病书生开了口。
    众人都看他。
    “那尊三头金陀的巨大金像。”吴一祸提醒,“造那个可不是打个马蹄,随便找个铺子就能做。”
    风传风也点头,“要打造那么大一尊金佛,全部使用熔炉浇筑是不可能的,完整地运进来再藏进山里,就一定会惊动官府。只能做成一块一块的来拼接,然后再打磨,这天底下会这工艺的人可不多。”
    “金家本身就是金铺。”白玉堂道,“会不会自己就有这门手艺。”
    “其实……”
    说到这里,展昭突然轻轻一拍手,“我们有什么证据证明这尊金佛,是属于金家的呢?”
    白玉堂轻轻摸了摸下巴,瞬间理解了展昭的意思,“对啊,我们只考虑到他家是开金铺的,于是金子就是他的,可他除了开金铺之外,铸金炼金也是金铺买卖的一部分,可能这尊三头金陀并不是他的,而是有人叫他造的?”
    包大人摸着胡须点头,“有可能!”
    白玉堂又想了想,皱眉,“我大概知道那批假黄金是干什么的了。”
    众人都看他,展昭点头——他家耗子就是聪明啊,一点就透,至于是怎么个透法展昭暂时也没明白过来,反正肯定是想通了就对了,于是等着听白玉堂说。
    白玉堂道,“这么大的金佛,就算铸造单块,然后再拼装,那也是很大的工程,必定有大量的黄金进入!作为一个生意人,金老大有进货就一定要有出货!那尊三头金陀巨像见不得光,明白人都会怀疑,金家运了那么多金子进来,是干嘛的?”
    “哦……”展昭也明白了,“那些假的金佛是用来偷梁换柱的!买家将真金子运来,金家开了作坊铺开排场做金陀,做完后,金陀藏了起来,而那些假金佛往外一运,所有人都会以为那些金子是运进来做那些小金佛的!这么一来,账面上就清楚了,那些金子也就从账面上消失了。”
    吴一祸点了点头,“金家大宅建造的风格和彦老大宅子相近,倒是未必他俩是熟人,金老爷子的岁数和颜桖还是差了辈分的,他祖上倒是极有可能是颜桖的同行、或者干脆就是手下。”
    “金家的买卖,似乎并没有做完啊。”展昭自言自语,“是什么让他招来了灭门之祸呢?”
    白玉堂突然看了看仵作房门口那口棺材,还有个会蹦会跳,搞不清楚是人还是僵尸的金善呢,和棺材里躺着的那个死人,铁定不是同一个人。
    ……
    太学内。
    众书生摇头晃脑念书,书声琅琅。
    天尊捂着耳朵往外跑,苍蝇一样嗡嗡吵死人了!小四子怕他跑丢了,于是拉着他后衣摆跟了出去。
    殷候怕小四子被天尊带丢了,于是也跟了出去。
    二老一小出了门,天尊要去逛街,小四子拽住不放,天尊也不好用力,万一小四子摔着了呢,于是两人在太学门口拽着衣摆拔河状。
    两人正拽呢,小四子突然一撒手。
    “哎呀……”天尊一个趔趄,好险一屁股坐台阶上。
    靠着门口看了半天的殷候直拍手,“可惜没坐下啊,不然轰动整个武林了。”
    天尊眯着眼睛看小四子——小坏蛋暗算我……
    只是小四子此时探着身子,歪着头正看不远处的路口,还往外边跑了几步,踮着脚看。
    天尊和殷候对视了一眼,凑上去,“看到什么了?昭和玉堂回来啦?”
    小四子连连摆手,“刚才走过个太学的学生。”
    “不是都在上课么?”殷候纳闷,“有逃课的么?”
    天尊摇头,“太学那么严,哪个学生敢逃课?”
    “不是不是。”小四子拽着两人,“那个是躺在棺材里的人!金家小少爷!”
    殷候和天尊一惊——啥?又诈尸啦!
    “我那天在太白居,就看到他了!”小四子鼓着腮帮子,“我果然没看错!”
    天尊和殷候对视了一眼——僵尸?活的!
    两人二话没说,提起小四子——追!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