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540-541  

2014-11-27 17:03: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540章 四大书院
    展昭和白玉堂到了元庆书院的门口。
    此时天将傍晚,书院的学生们结束了一天的课程,三三

两两跑出来,有的回家,有的到附近找饭馆吃饭。
    元庆书院相比起其他三座书院来说,规模小了不少,大概

加起来总共也就那么两三百个学生。书院基本只收开封本

地人,多是没考上太学,但是成绩又还不错的。
    四大书院,除了太学之外,其他三所分别是乾坤书院、

文成书院和元庆书院。除了太学是汇聚天下才子的之外,其

他几座书院也是人才济济,也各有特色。
    乾坤书院的学生多金,财大气粗。
    文成书院的学生多来自全国各地。
    元庆书院的学生则基本为开封本地人。
    要说这三所书院与太学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三所书院

都有单独为武生准备的书斋。
    太学是纯粹文人汇聚的地方,甚少有武生,要真有会武功

的,也做多就是淳华那样的三脚猫,毕竟,白玉堂那样文

武全才到一定境界的实在是不多,真要有,人也不上你太

学来念书。
    可与太学不同,其余三所书院,都是有武生的。
    这些武生并非是普通江湖人,都是准备参加武生试的。
    大宋每年除了考文状元之外,也要考武状元,选拔优秀

的武官,可武官也不是光会武功就行,你起码得会写字会

看文书吧?礼仪规矩要懂吧?所以,很多想入仕的武生,

都会去这三所书院念书。
    乾坤书院的武生功夫最好,因为书院有钱,会请很多名

师来教。
    文成书院的武生次之,很多都来自江湖各派,不用请师

父,人家自己有门派教。
    而元庆书院就是请几个拳师随便练练……总之,四大书

院里,元庆就是最不起眼,也最没野心的一个,一帮本地

孩子念念书练练武,开封每年举行很多选拔官员的考试,

考得好的就混个职位拿俸禄,考不好也没事,各部各司都

是要人的么。
    因为各大书院的情况不同,所以各个书院的学生也一眼

就能分辨出来。
    太学的学生书呆子气最重,一个两个别看天之骄子,但

基本都家教严格,再加上学规多而严、学业重竞争又激烈

,基本都是埋头苦读形的,甚少出去惹是生非。
    乾坤书院的书生多是财大气粗,比较能招惹是非,不过

因为书院有钱,请的各种夫子都是相当好的,所以学业都

不弱,有钱有才又善交际的话,人脉自然比较广也比较吃

得开。
    文成书院的学生因为来自五湖四海,书院里武生的人数

也很多,所以书呆子气是最不重的一个。另外现在有不少

人家的孩子都是各大门派的弟子,先学功夫,到了十几岁

就送到开封来念书,于是这书院里各大门派之间较劲的味

道挺浓重。
    说起来,天山派收很多俗家弟子,其中不少都在元庆书

院读书,每年新生入学的时候,都会到白府来给白玉堂“

请安”,白福大多以他不在为由打发了。但有时白玉堂在

开封街上走动还是会碰到几个穿着学袍的少年上来给他行

礼,叫什么的都有,“太”字和“祖”字少不了,叫的五

爷感觉自己头发比天尊还白,反正每次白玉堂都很尴尬,

然后展昭就在一旁乐。
    元庆书院的学生则是大多无忧无虑,因为没野心,又安

逸,因此有其他几个书院里头见不到的,天真烂漫一面。
    虽说四院交流,其实文成书院和元庆书院跟太学的关系

都还挺好的,起码没冲突。文成书院的院长是包大人的好

友,人很和善。元庆书院的院长就更加了,本身就是太学

的学生。唯独这乾坤书院,院长岳长风有那么点野心,又

跟林夫子关系不太好,因此总是针对太学。这次四院交流

,其他两院有那么点儿被乾坤书院拖下水的意思,不过反

正输了也不丢人,因此两院的学生也没多少压力。
    展昭和白玉堂的到来,引起了元庆书院学生们的好奇。

毕竟都是开封城里的,最近出了好几桩命案,金家孙媳妇

儿阴魂不散回来报仇的传闻更是成了开封城百姓茶余饭后

的谈资,因此学生们议论纷纷,展昭和白玉堂是不是为了

查案来的?这案子难不成跟元庆书院有关系?
    书院里有夫子出来招待二人,听说是找院长,那夫子似

乎有些为难。
    展昭和白玉堂心中都咯噔一下,心说,不是出了什么事

了吧?
    那位夫子告诉展昭,“不瞒展大人,沈院长已经七八天

没来书院了。”
    展昭皱眉,“他人呢?不是出了什么事吧?”
    “家里人说是生病了,要修养一阵。”那夫子也挺担心

,“前阵子见他还好好的,突然就病了。”
    展昭点了点头,就跟白玉堂一起告辞,问了沈雁家宅的

地址,准备登门造访。
    临出门,展昭又问那位夫子,“你们院长是哪里人啊?

    那夫子想了想,“好似听过是祖籍杭州。”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告辞离去。
    出了门,展昭拽住白玉堂,“先回趟开封府,带上公孙

一起去。”
    白玉堂点头,那位沈夫子要是真病了,倒是也能找公孙

给他看看。
    “没想到沈雁真的是杭州人。”
    两人边走,边议论,展昭问白玉堂,“会不会真的就是

沈博涛?”
    “可为什么要改名呢?”白玉堂不解,“而且……入太

学不都是要考试的么?改了名字还能入学?”
    “说起来……”展昭看了看趴在自己肩头睡得直打小呼

噜的小四子,“他不是来刺探敌情的么?”
    白玉堂哭笑不得,小四子瞌睡了一路,打从进门前开始

睡,出了门还没醒,刺探什么军情啊……回去铁定要被殷

候和他师父嘲笑了。
    两人带着睡着的小四子回了开封府,进门就闻到一股药

味。
    展昭皱眉,“这药味这么熟呢……”
    白玉堂看他,心说,你除了菜味熟,连药味都熟啊?
    而此时,小四子突然抬起头,“唔?清热止咳血的方子

……谁咳血啦?”
    说话间,就见辰星儿托着个小茶盘,里头一碗汤药,正

往后院走。
    展昭一皱眉,自言自语,“不是吧”,说着,将小四子

塞到白玉堂怀里,就往后院跑。
    白玉堂有些不解。
    这时,小四子瞌睡也醒了,揉着眼睛跟白玉堂打招呼,

“白白早。”
    白玉堂抱着睡糊涂了的小四子往里走,问辰星儿,“这

药是熬给谁的?”
    辰星儿小声将刚才吴一祸吐血的事情说了,还挺担心,

“好大一口血呐。”
    小四子抱着胳膊歪着头,“啊,果然咳血了啊,祸祸之

前脉相就不稳,他不可以激动的。”
    白玉堂看了看他,小四子也看白玉堂,随后突然一歪头

,“书院到了么?”
    白玉堂无奈,可算是醒过来了,就告诉他,“已经回来

了。”
    小四子一捧脸,张大嘴……
    白玉堂进了院子,就见展昭进了吴一祸的房间,房门口

,龙乔广抱着一把软弓,正端详挂在晾衣架上的一幅画。
    白玉堂走过去,就见正是他师父买的那幅林霄画的雪梅

图,好么……踏雪寻梅变踏血寻梅了。他师父好不容易买

到了一幅不赔钱的画啊……果然老爷子赔钱是正常的,赚

钱是不正常的啊。
    公孙正在院子里坐着捣药呢,白玉堂过去,将小四子给

他,边问,“什么情况?”
    边说,五爷边往里屋望,展昭站在床边跟坐在床头的红

九娘聊着,从表情看,展昭似乎是松了口气,估计不是太

严重。病书生这会儿貌似是睡着了,盖着被子看不到脸。
    公孙正给吴一祸做些药丸,摇了摇头,道,“无妨,他

身上的是顽疾,治不好的,只能拖着,有我师父种的仙保

命,死是肯定死不了的,就是病痛还得自己熬。我给他做

些随身带的药丸,止一止咳嗽,不过平日自己也要注意,

不能激动。”
    殷候在一旁喝茶,摇头,“当年差点就死了,回天乏术

了,那几个老鬼是强行从阎王爷手里把人抢回来的,于是

就落了一身病,遭了七八十年的罪。”
    殷候说到这里,就见正盯着画作发呆的龙乔广转回头,

幽幽地瞧过来。
    “林萧说当年大家都以为他病死了,就是那会儿么?”

白玉堂问,“那岂不是才二十几岁的时候?”
    广爷仰着脸掰手指——二十几岁那会儿差点死了,救活

了,病痛了七八十年,于是……今年几岁?!
    白玉堂有些不解,“他当年因为什么病得那么重?先天

不足么?”
    “先天不足强行练功,再加上受了比较大的刺激,然后

中毒,走火入魔,筋脉尽断,顺便还被捅了一刀。”殷候一

边眉头挑起来,“每一样都能要他的命,可偏偏没死,也

算命硬。”
    白玉堂皱着眉头。
    这时,就见黑水婆婆走了过来,站在一个石头凳子前,

仰着脸,看了看白玉堂。
    白玉堂不解,与她对视。
    黑水婆婆又看了凳子一眼。
    白玉堂依然不解。
    这时,辰星儿过来,伸手将她抱起来放到了凳子上。
    白玉堂嘴角抽了抽。
    黑水婆婆捂着半边嘴“嚯嚯”了一声,瞧白玉堂,“呆

。”
    白玉堂也有些无语,心说你房顶都上的去凳子就上不去

了啊……
    黑水婆婆接过茶水,问殷候,“那幅画怎么刺激到他了

?”
    殷候皱眉。
    白玉堂不解,“画?”
    天尊指了指那幅林霄的画,“的确是看到这幅画之后突

然开始咳嗽。”
    殷候瞧了瞧房里,“小红刚才看到好似也有些反应,一

会儿问问她。”
    这时,丫鬟们端着几个砂锅进来,“厨房大娘熬了南瓜

粥,喝么?”
    众人都凑上去看,黏糊糊黄兮兮,于是,一众老人家脸

上露出嫌弃来。今天看到厨房弄了好几个大南瓜,敢情是

熬粥的啊?
    公孙在一旁幽幽地道,“我前两天跟大娘说了,晚上做

点粗粮吃。”说着,瞄了一眼在场的众老年人,“对身体

好!”
    几人乖乖端着碗喝粥。
    小四子见龙乔广还在那幅画前发呆,伸手拿了一碗粥,

跑到他身边,伸手给他粥,“广广喝粥。”
    龙乔广伸手接过来,似乎正在走神,嘴里自言自语,“

没理由啊……手上没纹身啊……对不上啊,究竟是不是啊

?”
    小四子仰着脸瞧了他一会儿,忽然拽了拽他衣摆。
    龙乔广端着粥喝了一口,就听小四子说,“广广,祸祸

就是你偶像。”
    “噗……”
    众人再看,就见广爷一口南瓜粥喷出来,不偏不倚,正

喷在那幅画上。
    龙乔广愣了那么会儿,随后猛地一回头。
    赵普和欧阳反应快,端着粥碗就跑,邹良反应最慢,被

龙乔广扑过来逮了个正着,胳膊勒住脖子就掐,“你们这

群不讲义气的!”
    邹良被勒得直翻白眼,对着一旁捧着粥碗的霖夜火直招

手。
    火凤点着头对龙乔广说,“用力啊,为民除害!”
    影卫们见乱作一团了,赶紧下来劝架。龙乔广被拉开之

后,一眼瞅见躲假山后边的欧阳,扑过去继续勒脖子,影

卫们撒手丢下直咳嗽的邹良,去救先锋官。
    赵普擦着墙根跑出去了,决定回府避一避,就听身后龙

乔广吼,“赵普!老子不跟你混了!你们这群没良心的!

    火麒麟直喊救命。
    赵普望天,邹良躲到他身旁,随时准备开溜。
    右将军彻底暴走,吼声震天,“老子要跟你们绝交!绝

交!”
    ……
    白玉堂摇了摇头,转眼,就见天尊抱着胳膊,神情复杂

地盯着那幅黄红相间,斑斑驳驳的画,叹气,“这年头,

就不能有样好东西!哼。”


第541章 往事不提
    展昭正在房里陪吴一祸,就听到外头一阵喧哗,那架势

,跟拆房子差不多。小四子和小良子为了避难跑进来了,展

昭就问,“干嘛呢?”
    萧良道,“哎呀,广叔叔知道师父他们骗他了,这会儿要跟

把兄弟拼命呢。”
    小四子也睁大了眼睛看外边的战况,大眼睛亮晶晶。
    展昭望天,总算知道了……
    正这时,就见闷着头睡觉的吴一祸忽然哼哼了一声。
    九娘一蹦,“糟!”
    展昭赶忙去捂住吴一祸的耳朵,以免他被吵醒。
    外边众人正闹腾呢,就听到“嘭”一声,红九娘踹门出来,

吼了一嗓子,“都他娘的别吵了!”
    瞬间,鸦雀无声。
    火麒麟可算得救了,吐着舌头直拍龙乔广勒住他脖子的

手,指着房间的方向,“咳咳……吵着你偶像休息了……

咳!”
    龙乔广这才撒了手,斜着眼睛瞧着自家三个把兄弟。
    赵普他们几个倒是老实了,坐在桌边,赵普抱着胳膊,

邹良和欧阳捂着脖子,瞧着自家兄弟,那样子看着不像是

第一回……估计平时也没少干这欺负他的事儿。
    其余众人都算参与了这联手瞒着龙乔广的计划,多少觉

得有些过意不去。
    龙乔广叹气,往桌边一坐,搔头。
    欧阳小声跟邹良说了一声,“要开始了?”
    “嗯!”邹良点头,“差不多了。”
    赵普啧啧两声摇了摇头。
    众人都有些不解。
    这时,展昭走到白玉堂身边坐下,就听龙乔广咳嗽了一

声,开口说话,“我……我偶像……情,情况……”
    展昭接过辰星儿盛给他的南瓜粥正准备喝,瞧了一眼身

旁,就见右将军正襟危坐,双手撑着膝盖表情严肃,目视

前方双耳通红,说话那个费劲!
    展昭有些想笑,怎么了这是?话唠变结巴了?
    赭影小声跟展昭讲,“他一紧张就结巴了。”
    众人都觉得好笑,霖夜火问,“每次打仗的时候不是都

超能说么?”
    “打仗的时候他才不紧张,他兴奋了话多。”紫影刚才

因为劝架累得够呛,坐在一旁喝粥,边跟展昭八卦,“他

那不是紧张是害羞!平时都没皮没脸的,要害个羞也不容

易!”
    展昭无奈摇头,果然赵家军营出奇葩。
    这时,包大人也来了,他刚从朝堂回来,进门第一眼瞅

见了天尊挂在晾衣架上那幅画,吓了一跳,“这什么?”
    天尊叹气。
    白玉堂见他唉声叹气外加萎靡不振,就道,“你两天后

不是要去太学教书么?到时候林霄是你学生,你把他拉出

来关小黑屋里,让他给你画一天。“
    天尊眨了眨眼,看白玉堂,“这样也行?”
    白玉堂无所谓地一挑眉,“怎么不行?让他梅兰竹菊花

草虫鱼江河湖海给你画一套!咱们还不给钱。”
    天尊张大了嘴。
    五爷端着茶杯心说,这回可算是把之前赔掉的银子都赚

回来了。
    龙乔广那边还没把话憋出来呢,倒是包大人听说吴一祸

身体不好,问展昭,“情况怎么样?”
    广爷长出一口气,还是包大人讲义气。
    展昭说,吴一祸的是顽疾,偶尔会犯病,不要紧的,调

理一下就会好。
    公孙捣了药做药丸,告诉红九娘怎么吃药比较有效,九

娘拿着纸笔一一记下,倒是很上心。众人都有些八卦,心

说吴一祸这也算艳福不浅啊,九娘多贴心啊……
    天尊问九娘,“那幅画有什么问题?”
    九娘皱了皱眉,又看了一眼那幅画,问,“画画的人是

不是姓林?”
    天尊点了点头。
    殷候皱眉,“我就说有点眼熟……林霄啊,原来如此。

    “什么情况?”展昭好奇。
    “唉,说来话长,这陈年旧事还是别提起了。”九娘摆

了摆手,“不过以后别让那病包看到这画,对了。”说着

,九娘问殷候,“那个姓林的小子和那个天杀的像不像的

?”
    殷候想了想,“被这么一说,稍微有那么一点,感觉上

吧……”
    “啧。”九娘不瞒地一撇嘴,“人在那儿呢?哪天我瞧

瞧去!”
    众人一惊,莫非跟林霄有仇怨?没理由的啊!林霄这点

岁数,怎么可能跟九娘吴一祸有恩怨。
    殷候也道,“那娃才十几岁,林二也没子嗣,顶多是个

旁亲还是个曾孙辈的,你为难人家个小孩儿干嘛?”
    九娘斜了殷候一眼,站起来,进屋了。
    九娘是走了,可众人的好奇心还都在,一起看殷候。
    展昭问,“林二是谁?”
    殷候端着茶杯摇了摇头,道,“陈年旧事,人都死了很

久了,不提也罢。”
    “别不提也罢啊。”展昭拽拽他衣袖,“说清楚,不然

堵着多难受!”
    其他人也点头。
    殷候皱眉,瞧了瞧屋里。
    就见九娘黑着脸又走过来了,“嘭”一声关门。
    黑水婆婆摇了摇头。
    天尊托着下巴想,“哪个林二?我见过么?”
    殷候道,“总跟在病包身边那个拿箫的。”
    “哦……”天尊倒是想起来了,点点头,“死在忘川坡

的那个啊?”
    殷候皱眉,你什么记性啊,死在忘川坡那个是林大。
    天尊嫌弃俩,“他俩长得一模一样谁分得清楚啊!”
    殷候无奈。
    天尊皱眉,“我一直以为死在忘川坡的是林二呢,死在

三月滩那个是林大……他俩到底谁是忠的谁是奸的?”
    殷候也没说话,道,“反正都死了。”
    “林二不是奸的么?那干嘛病包在三月滩受那么大刺激

?”天尊不解。
    殷候扶额,“谁规定非要忠的那个死了才受刺激?奸的

那个死了也能受刺激啊,泫氏死的时候逻氏没少受刺激!

    天尊不满,“小泫是好人,逻猪头才是大混蛋!”
    殷候望天。
    两人正争吵,就见展昭伸手在他俩眼前打了个响指。
    殷候和天尊转过脸,只见院中众人都表情复杂地看着他

俩。
    展昭无奈,“你俩讨论的时候也考虑一下听的人的感受

好不?根本听不懂你俩在说什么!”
    白玉堂点头,“只听懂了林大林二长得很像,都死了,

然后呢?”
    “没有然后啦,死了还有什么然后?”天尊和殷候一歪

头。
    众人无力。
    “他俩跟小祸叔什么关系?”展昭问。
    “他俩死了,那病包的一生也就结束了。”殷候轻轻叹

了一声,“幽莲死了七十多年了,之后活下来的是吴一祸

,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人死了是活不回来的,无论命在不

在,死了就是死了。”
    众人面面相觑,说不上话来。
    在座听的也没有糊涂人,幽莲将军虽然存在的时间如流

星一闪即逝,但人生可谓传奇,无论是怎样的经历,既然

落了这一身的病痛,想必惨烈,也没意义再去追究,都百

十来岁的人了,该看开的早看开了,该看不开的注定这辈

子是无望看开了,旁人是帮不上忙的。
    包大人适时地打断了谈话,问展昭和白玉堂案子的进展

    两人才想起来还要去找沈雁,于是叫了公孙一起走。
    公孙带着小四子一起出门,临走,包大人让他们先去趟

太师府,问一问太师沈雁的情况。
    展昭好奇,“太师认识沈雁么?”
    包大人道,“沈雁年纪轻轻能当上元庆书院的夫子,多

少跟当年太师推荐他做夫子有些关系,那胖子向来谨慎,

如果不是知根知底,就是收了什么好东西了,不妨去问问

。还有那个乾坤书院的岳长风,太师估计心里也有点数。

    众人都挑眉。
    庞煜搔着头,没听他爹提起过啊。
    “岳长风那么有钱,开封城的有钱人哪个不想巴结庞太

师。”包大人摇了摇头,“不过既然小侯爷在太学,太师

必定会向着太学,你们去问他吧。”
    众人好奇看包大人,那意思——你既然知道,之前不帮

忙问一下。
    包大人一撇嘴——我才不欠那胖子人情。
    展昭、白玉堂和公孙小四子出门,赵普也追了出来,反

正他也闲着,一起出门逛逛。
    开封府院子里,天尊和殷候灌了一肚子南瓜粥准备出去

溜溜消食。其他人也三三两两基本都走光了,就剩下龙乔

广还坐在那幅画前面发呆。
    ……
    房间里。
    九娘正坐着走神,就感觉有人摸了摸她脸颊,手指头冰

凉冰凉的。
    九娘斜了床上的吴一祸一眼。
    病书生笑了笑,“都一把年纪了,还哭鼻子?”
    九娘伸手拧他鼻子,“你才是,老不死的病包!”
    显然公孙给开的药起作用了,吴一祸精神好了很多,也

不咳嗽了,坐起来就说肚子饿,还说想喝酒。
    九娘狠狠戳他,“喝酒?你给我喝南瓜粥!”
    “什么东西……”吴一祸一惊,“南瓜做成的粥?”
    九娘白了他一眼,开门出去了。
    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九娘左右看了看找不着丫鬟帮忙

,只好自己跑去厨房。
    九娘刚走。
    吴一祸坐起来,就看到床边的凳子上,放下了一壶酒。
    吴一祸愣了愣,抬头,就见龙乔广逃也似的跑出去了,

顺手关门。
    拿起酒壶闻了闻,吴一祸笑了笑,靠着床头喝酒,喝了

两口,听到外头脚步声,赶忙将酒壶藏到了床里。
    九娘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个碗。
    病书生嫌弃脸,“真是南瓜粥?”
    九娘走到他跟前,瞪他,“算你命好,厨房里有牛肉还

有面,给你煮了碗面。”
    病书生笑嘻嘻接了碗吃面。
    九娘坐在床边,拿出公孙刚才给他的药丸,按照公孙写

的剂量,拿纸包分装,动作娴熟。
    ……
    围场里。
    龙乔广生了火正烤一只狍子,就看到旁边溜达过来了一

只胖乎乎的大狗。
    龙乔广伸手扯下狍子腿,扔过去给它。
    大狗抱着啃,也不叫,分不清是狼还是狗。
    龙乔广无奈,这是邹良家养的那只哑巴。
    果然,就见林子里,邹良和欧阳少征溜达了出来,一人

拿着两坛子酒。
    龙乔广瞄了他俩一眼。
    邹良和欧阳往他身边一坐,厚着脸皮拿酒换狍子肉吃。
    ……
    展昭等人来到太师府拜访,太师亲自迎了出来,笑得一

脸褶子。
    众人进屋坐下聊了两句。
    太师听说是打听沈雁的事,就问,“沈雁有什么问题么

?”
    展昭等人将沈雁会不会可能是沈博涛的疑惑问了,太师

摸了摸下巴,道,“沈雁并没有改过名字,他名沈雁,字

博涛。”
    众人一愣,这样也行啊?
    白玉堂觉得不太合理,问,“其实他是本名叫沈博涛,

改名沈雁,于是谎称是字博涛吧?”
    太师嘿嘿地笑了笑,“五爷是明白人。”
    众人都看庞太师。
    展昭不解,“太师你怎么知道他改过名字?”
    “他当年要老夫推荐,自然要将自己的底细交代清楚。

”太师道,“他之所以改名,是因为以前曾经酗酒嗜赌,

口碑极差。不过么,他的确是个聪明人,想我举荐他去元

庆书院做夫子。当夫子么,最好还是清清白白,所以改了

名字断了过去的联系,我就帮他跟当时的元庆书院院长说

了一句好话。”
    众人都点了点头,以太师的身份,一个小小的夫子之职

,一句话自然是够了,只不过……
    赵普伸手拍了拍太师的肚皮,笑道,“无利不起早,他

给你什么好东西了,你替他说好话。”
    太师揉着肚皮笑,“哪有……”
    众人都挑着眉看他。
    “咳咳。”太师咳嗽了一声,道,“那什么,他送了我

一幅好画!”
    众人都好奇,“什么画?”
    太师让庞福去一趟书房,没多久,庞福捧了一个锦盒来

    太师打开锦盒,从里边取出了一幅画卷,展开,给众人

看。
    就见那是一幅山水图,画的是群山云海,群峦叠翠流云

如瀑,笔法绝妙,带着一股莫名的狂狷之感,气势惊人却

偏偏画风细腻。
    展昭等人看了一眼画,都没看落款,就猜到这是谁的画

作了。果然,落款处清晰三个字——林子汶。
    “是林霄他爹的画啊。”公孙自言自语。
    小四子扒着桌面看画,他都不是太懂,可还是觉得这画

又好看又气派,一看就值好多银子!
    太师嘿嘿一乐,道,“这画师虽然籍籍无名,但是有真

功夫!这画,宫廷画师都要甘拜下风,绝对价值连城!”
    众人叹气,一个夫子的职位也不痛不痒,用这么一幅好

画来换,太师自然乐意帮忙。
    “不过啊。”太师卷着画轴,小心翼翼收好,“老夫倒

是没想到沈雁那么有出息,竟然从一个小夫子做到了元庆

书院的院长。不过根据老夫的经验,应该还有其他人在暗

地里帮忙。”
    展昭等人心中有数,沈雁就是沈博涛,那么他绝对对林

子汶了解颇多,当年林子汶不入太学的理由,估计他也清

楚。
    “那岳长风呢?”展昭问。
    太师“呵呵”了一声,摇头,“难成大器。”
    “太师对四院交流有什么看法么?”展昭接着问。
    太师摸了摸胡子,笑道,“哦,不用担心,林萧老爷子

自然有办法应对,你们可别被他老实脸给骗了,那老头可

不老实。”
    众人哭笑不得,可不是不老实么,都退给天尊殷候和小

四子了,你不早点儿说。
    展昭将庞煜下午帮着林萧撵走乾坤书院学生的事情说了

一下,毕竟也算是得罪了岳长风,让太师有点准备也好,

免得庞煜再遇上危险。
    太师听了倒是乐了,笑得直拍手,“我煜儿这几句话可

是句句戳岳长风的心筋啊,这要是当面说的估计他能气死

,哈哈。”
    “不怕得罪了岳长风?”白玉堂问,“他看着很是记仇

。”
    太师点了点头,“铁定是得罪了,此人睚眦必报十分的

小气,必定会找法子给煜儿难看。”
    众人都皱眉,那庞煜也算无妄之灾了。
    “不怕。”太师倒是心宽,“岳长风不过小角色,我儿

应付得来的。”
    众人都点头,因为还急着去找沈雁,于是匆匆告辞。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