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532-534  

2014-11-20 10:07: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532章 神迹
    白玉堂和展昭追着那白影,进入了西山的山坳。
    西山的山坳里树木茂密,到了晚上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展昭和白玉堂先扫了一眼,发现附近没光亮,对视了一眼,刚才那人影手上也没拿着什么灯笼火把之类的,这黑灯瞎火的能看到路么?
    展昭凑到白玉堂耳边,阴测测来了一句,“如果是人当然看不到路拉,可如果是鬼的话……”
    白玉堂无语地看了看展昭,那意思——猫儿,你是准备拿我当小四子那么吓唬?要我钻你怀里还是搂你脖子?
    展昭瞧着白玉堂一点反应都没有,伸出双手张了张手指,嘴巴动了动,做个口型,“鬼哦!”
    白玉堂哭笑不得——除非那鬼很脏,不然有什么可怕的?
    展昭眯着眼睛见白玉堂满眼促狭,补充了一句,“晚上林子里可多虫子了!”
    果然,五爷脸色一黑,瞧展昭,不过突然又愣住了,皱眉指展昭身后。
    展昭一挑眉——耗子,我会那么容易上当么?
    白玉堂望天,双手一按展昭的两边腮帮子,强行让他向后转。
    展昭转回头,抬眼一看,也愣住了……就见在身后不远处的一块山壁上,有一个白色的身影,正在朝上爬行……
    那身影怎么看都是个穿一身白的女人的背影,可是动作却跟只壁虎似得,正在四脚着地爬行,这动作怎么看怎么诡异。
    展昭张大了嘴——什么东西?!
    两人正看,忽然就有一个脑袋从他俩中间探出来,“鬼么?”
    展昭和白玉堂全神贯注正看“鬼”呢,冷不丁突然有张脸出现在耳边,还没声息,惊得一蹦……
    不过还好两位大侠有点底气,没吓到叫出声来的程度……定睛一看,望天,是吴一祸。
    吴一祸抱着胳膊,很感兴趣地看着山壁上正爬着的女人,笑道,“这叫鬼步爬。”
    展昭和白玉堂微微一愣,看吴一祸。
    “不是什么难学的功夫,或者说不算是功夫只是一种爬山壁的姿势而已。”吴一祸见两人傻眼就给他俩解释,“知道为什么这么爬么?”
    展昭和白玉堂摇了摇头。
    “这是扩大身体和山崖之间的接触面。”吴一祸道,“那人不是在爬山,而是在找东西。”
    “找什么?”展昭疑惑。
    “找透风的岩缝。”吴一祸道,“她会一遍一遍上上下下不停地爬,将整座山崖都爬遍,直到找到那条透风的缝隙为止。”
    “透风的缝隙?”白玉堂微微皱眉,“山壁后边是空的么?”
    “有可能。”吴一祸道,“以前打仗的时候,经常会将山掏空,士兵或者屋子藏在山里,要找出来,就是通过这样寻找缝隙的方法。”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原来如此。
    这时,就见那正努力“爬”着的人突然停了下来,似乎是找到了什么,从衣服里抽出了一根短棍之类的东西,在砸着山壁,传来叮叮叮的敲击声。
    “好像挖到了啊?”展昭问。
    正这时,山上传来了声响,还有火把的光……
    那白衣人收了东西,快速跳下来,转身就跑。
    展昭和白玉堂抬头,就见龙乔广带着人出现在了山崖上方。
    右将军蹲在高高的山崖上往下望,还挠头呢,“我好似是听到声音了。”
    曹兰举这个火把正陪他巡山,不解地问,“什么声音?”
    “像是砸石头的声音……”右将军探着身子往山下看,吓得曹兰赶紧拽住他裤腰带,“你小心摔下去!”
    展昭和白玉堂从林子里出来,追到了山边,那“女鬼”早就踪迹不见了。
    两人仰起脸。
    龙乔广还傻呵呵对他俩招手。
    吴一祸也走了出来,往刚才“女鬼”逃走的树林里瞧了瞧,摇头,“好似很熟悉地形,已经跑远了。”
    展昭对龙乔广招了招手。
    右将军就带着人下来了,随行果然有几个向导。
    展昭指了指山坳,问,“那里地形复杂么?”
    向导们都摇头,道,“西山才多大啊,山坳下边是坟地,出了坟地穿过一片小林子就是官道。”
    展昭微微皱眉,那个白衣人可能是从官道逃走了,可以出城也可以进城,不太好寻找啊。
    “坟地,是金家的坟地么?”白玉堂问。
    向导点点头,“金家的在这边,还有附近几个村子也有人葬在这里,好几个坟区呢,这里风水很好。”
    展昭拍了拍龙乔广,“帮忙找找金家那位少爷的坟在不在。”
    龙乔广点头,带着人去了。
    展昭和白玉堂一人拿了一个火把,大概找准了刚才那女鬼砸墙壁的位置,一起跃了上去。
    两人很快就找到了山壁上一处被砸过的岩缝。
    展昭侧耳听了听,“里边真的有风吹出来。”
    “表示山壁后边应该是空的。?”白玉堂瞧了瞧山壁,听着里边的回响。
    展昭点点头,“里边可能有什么东西。”
    “这里应该有别的入口吧?”白玉堂四外看。
    “嗯……要不然找点工具,来砸个洞吧,反而快点。”展昭提议。
    白玉堂想了想,拍了拍展昭,道,“你等会儿,我马上回来。”说完,五爷一跃下了山崖,快速出了西山,往开封府去了。
    展昭和吴一祸对视了一眼——啥情况
    两人等了大概半盏茶的功夫,就见白色的身形一晃,白玉堂回来了,手里拿着样东西。
    展昭好奇看。
    就见白玉堂手里拿着个白布条,大概腰带那么长,仔细看……是腰带没错。
    “腰带?”展昭盯着看,“眼熟啊。”
    白玉堂点头,“我师父的腰带。”
    “啊!”展昭想起来了,的确是天尊的腰带。
    天尊平日穿得很讲究,跟白玉堂似的,一身素白,但是素白里头也有乾坤。展昭对天尊那条腰带的印象还挺深的,普通的白色腰带,但是腰带的扣是一条银色,略泛青的龙尾,十分的精巧好看。
    展昭抱着胳膊不解地看白玉堂,那意思——你拿你师父他老人家的腰带来干嘛?
    白玉堂微微地笑了笑。
    展昭一愣。
    吴一祸凑过来,“你家那位刚才是不是笑了?”
    展昭也纳闷——他家面瘫耗子甚少笑得这么明显。
    就见白玉堂抓住那腰带上的龙尾,轻轻往外一抽,从腰带里边,抽出了一条银色的“龙”来。
    展昭和吴一祸对视了一眼,原来那条龙尾的搭扣并非是单独的,而是一整条龙,只是龙头龙身都被装在了白色的腰带里边,就留了个尾巴在外边。这龙形腰带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银色泛青软趴趴的,但是光泽耀目。
    展昭挑眉,难道是某种贵的要死的丝绸之类的?
    白玉堂将那条“腰带”抽出来之后,好好地欣赏了一下,随后握住龙尾抬手在空中画了个弧度……
    随着白玉堂的动作,那条柔软的,丝绦一样的银龙的鳞片开始一片片地张开,张开了之后往前滑,白玉堂握着龙尾往后一晃那把刀……就见鳞片全部展开之后往回一扣,随着一阵轻微的“悉悉索索”的响动传来,再看,那条龙身上的鳞片竟然全部重组了起来,鳞片对鳞片平整地贴合到了一起,变成了一把又长又薄的刀。夜风一吹,刀上薄如蝉翼的鳞片发出了一种奇妙的响声,好像是战场上,武将身上的盔甲叶在风中轻轻晃动撞击发出的声音。
    再看那把刀,到头是龙头,刀把是龙尾,龙形古朴,带着一股难以形容的邪气,特别是刀锋处的龙眼……在夜色中,透着一股青色的幽光。
    展昭和吴一祸呆愣了一会儿,异口同声,“青冢鳞!”
    白玉堂点了点头,眼中有些兴奋之情。
    “我第一次看到实物。”吴一祸凑上来观赏。
    展昭也过来看,“原来是这个形状,和传说中的一样啊!”
    白玉堂手中这把刀,正是赫赫有名的魔刀,青冢鳞。
    天尊藏刀无数,手中最有名的两把就是青冢鳞和鸿鸣刀。鸿鸣刀大家都知道,但是青冢鳞的存在,只有殷候他们几个人知道……而当年白玉堂识破展昭身份,就是因为展昭脱口而出,问了他青冢鳞的事情。
    青冢鳞十分神秘,之所以叫魔刀,源于这把刀的传说……相传千年前,此刀为著名的魔鬼将军所有,以毒龙獠牙淬炼而成,可以开山劈海。至于是不是真的,没人知道!
    这把刀的故事,若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世人对它的存在都抱着怀疑的态度。展昭以前听殷候跟他讲过,殷候的原话是,“银妖王当年捡到天尊的时候只是颗蛋,天尊还没孵出来呢,妖王后来用青冢鳞把蛋壳砸开了那老鬼才钻出来。”
    当然了,殷候这话调侃的成分居多,不过这把刀至始至终在天尊手里,之前一直以为他藏在刀库里呢,没想到一直是随身带的啊。
    展昭和吴一祸今天都开了眼界了,不过同时有些好奇,问白玉堂,“你准备拿来干嘛?”
    白玉堂一挑眉,“我小时候用过一次,终于有机会用第二次了!”
    展昭和吴一祸对视了一眼——要怎么用?
    白玉堂到了山崖前,一跃而起,照着那面石壁两刀挥出……寒光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十字。
    白玉堂落了下来,石壁并没有什么变化。
    展昭正纳闷,就见白玉堂转身就跑,还一个劲对他摆手,与此同时,吴一祸拉住展昭,跟白玉堂一起跑,“赶紧!”
    随着三人往远处跑,就听到身后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整个地面都开始震颤。
    ……
    这会儿,刚在山下找到了金家墓群的龙乔广他们就感觉一阵地动山摇,右将军一把抱住一个墓碑就嚷嚷,“地震啊?!”
    龙乔广怕墓碑都震塌了,一会儿分辨不出哪个是哪个,就命皇城军的人赶紧扶住墓碑。
    于是,皇城军们一个两个都就近搂住一块墓碑,曹兰搂着块碑望天,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震了一会儿……终于停了下来,四周围惊鸟四起,天上的鸟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连开封城里的人都听到动静了。
    正打盹的戈青坐起来,推开窗户看了看,不解——这是哪儿的山塌了?
    摇了摇头,戈青翻身躺下继续睡。
    开封府里,院中赵普就问,“什么动静?”
    影卫们站在屋顶上往远处张望,“好似是西山那边发出来的,展昭和白玉堂他们这是折腾什么呢?”
    房间里,殷候问对面床的天尊,“玉堂拿了青冢鳞这是开山去了么?”
    天尊翻了个身,“我家玉堂终于有点童趣了啊……”
    殷候摇头。
    ……
    而此时。
    展昭和白玉堂还有吴一祸跑出老远,就见刚才那个山壁整个塌了下来,地上激起尘土无数,都看不见山了。
    等了好一会儿,尘土终于缓缓落下。
    三人从林子里出来,踩着满地的碎石,展昭抬手往空中扔了一枚照明用的响箭……
    随着响箭炸开,四周围瞬间亮如白昼,那塌掉的石壁后边,果然是一个硕大无比的山洞,竟然把整个山都掏空了,而那巨大的山洞里,并不是没有东西的。
    展昭和白玉堂目瞪口呆地杵在原地,看着那山洞中的东西,说不上话来。
    良久,吴一祸才发出了一声感慨,“神迹!”


第533章 邪物
    白玉堂用青冢鳞劈了整座山壁,等山壁都塌下来,其后的洞穴里,出现了一样让吴一祸都忍不住赞一声“神迹”的东西来……
    是什么东西?是一座雕像!
    这座山崖目测一下高约五十丈,那雕像双脚着地头顶处到达山崖顶端,宽度也几乎是撑满了整个山洞。看着像一尊弥陀,三个脑袋,类似蛇头,总之从造型到细节都分外的诡异,完全不像是平日所见雕塑的风格。而且带着一种古朴之感,像是古物。这三头弥陀像与那日众人在鬼知道家中看到的那尊三头金陀像稍稍有些相似,但是鬼知道家里那个感觉完全没有这个的气势,跟没这一股莫名的妖气!
    而最最让众人惊讶的是,这尊雕像金光灿灿,看着像是金的。
    展昭看了好一会儿,道,“就算是镀金的都觉得好贵。”
    五爷走过去,伸手敲了敲那尊三头金陀像,又侧耳听了听,仰起脸望着雕像,开口,“纯金打造。”
    展昭张大了嘴——真的假的?
    吴一祸抱着胳膊也仰着脸看,“这东西是哪儿来的?是佛还是鬼?”
    三人正看,就听不远处传来一声喊,“我滴个娘啊!”
    三人回头,就见龙乔广站在不远处。右将军刚才以为地震了,又听到上边“轰隆”一声地动山摇,好似半座山都塌了,他有点担心山下的展昭他们,心说可别压在山下了!于是,广爷吩咐手下看着墓地,自己先跑来瞄一眼,结果傻了眼。
    龙乔广跑到展昭他们旁边,“这什么?”
    展昭问,“你带联络响箭了没?叫你家元帅也来看一眼,最好把公孙也叫来,看看有没有人认识这东西。”
    “别响箭了。”龙乔广撒腿往外跑,“我去叫!”
    右将军冲回去了,白玉堂和展昭还有吴一祸继续端详这尊雕像。
    没一会儿功夫,头顶上传来了幺幺的鸣叫声。
    幺幺在山顶打了两个盘旋之后就落到了地上,从它背上,公孙抱着小四子下来了,小良子直蹦跶,“哎呀娘呀!这啥?!”
    与此同时,一个红色的身影也落了下来,霖夜火蹲在一块石头上,仰着脸瞻仰那佛像,边跟身旁的邹良感慨,“好大!”
    紧随而来的,是赵普他们,连包大人都来了。
    众人在佛像前看了好久。
    展昭问公孙,“知道这是什么像么?”
    公孙直摇头,“看着像是鬼知道说的那尊三头金陀,但是又似乎不太像,我也没见过这样的。”
    “看着像是什么异域神魔。”霖夜火道,“我去找那胖和尚来认认。”说完,跑没影了。
    众人又研究了那佛像一会儿,欧阳带着大批的皇城军来把西山整个给围上了。
    霖夜火也带着无沙大师来了。
    无沙大师到了山下看到那尊金像愣住了,皱眉,“这是……铸造工艺绝不属于本朝。”
    “大师,这是菩萨还是妖魔?”展昭问。
    无沙大师沉默良久,“看着像尊邪神。”
    “管什么的?”霖夜火好奇,“那些神佛不是都管一样的么?有的管生死有的管姻缘什么的。”
    无沙大师无奈瞧了瞧自家徒弟,伸手拍他头,“你少信口开河,对佛爷不敬小心脸上长痘。”
    霖夜火一惊,赶紧捂脸。
    庞煜也上去拍了拍佛像,扒着听了听,点头,“真的纯金的!”
    赵普让人从宫中找这方面懂行的工匠来检查一下这尊像,顺便看看有没有人认得。
    展昭八卦地问白玉堂,“这里多少黄金?”
    白玉堂失笑,“要看金子纯不纯了,不过造那么大一座金像,金子不可能很纯,应该掺了不少东西,不然就该塌下来了。”
    “哦……”展昭点头,原来如此。
    “对了。”龙乔广过来跟展昭说,“金家的墓群找到了。”
    展昭和白玉堂点头,拉着公孙,先去看看墓地,那意思,准备挖坟看尸体。
    等众人到了西山另一侧的一块平地上,就见曹兰他们都在呢,眼前十几座坟,建造得都挺像样的,看得出是大户人家的祖坟。
    其中最气派的几座应该是金家的祖先,而相对来说比较新的几座,就是金老爷子一家人了吧。
    展昭他们没找到金老爷子和他几位夫人的坟,不过却找到了一座看起来十分考究的新坟,坟墓用的都是上好的石料,只是四周围杂草丛生,看来很久没人打理了。而坟墓前边矗立着的一块墓碑上,写着“金善”的名字,这就是金家那位小少爷的坟墓了!
    “挖开看看吧。”赵普倒是也爽快,让赭影带人赶紧挖。
    赭影手下的掘子军挖个地道也就半盏茶的功夫,这一个小坟茔,没一会儿就挖开了,棺材抬了上来。
    公孙一惊,“哇!”
    赭影也点头,“棺材好重!”
    “这是极品的金丝楠木啊!”庞煜直咂嘴,“比先皇那口还好呢。”
    话出口,包延踹他,叫他少胡说八道。
    赵普没什么研究,不过看着棺材的确挺厚实的。
    白玉堂对拿着铁杆准备撬棺材的赭影他们摆摆手,“敲不开的,这个用的是螺栓,有机关。”
    众人面面相觑——这棺材高级了!
    五爷围着棺材走了一圈,最后找到一个地方按下,就听到棺材里边传来了“卡拉卡拉”的响声。
    随后白玉堂又敲了敲棺材板听了听声音,找到一个地方,伸手一按……弹出来了一个转盘一样的东西。五爷握着转盘转了几下,就听到一连串的响声传来,随后原本严丝合缝的棺材板往上轻轻一弹,出现了一条缝隙。
    众人都惊叹——好高级!
    展昭好奇问白玉堂,“你怎么知道怎么开?”
    白玉堂道,“这种金丝楠木的高档棺材,全天下就一家铺子有卖的,全记棺材铺,全万生的买卖。”
    全万生这个名字众人都听过,人称棺材全,全记是专门买棺材的,各地有很多分店,他家不卖普通的棺材,都是千两以上的好棺。
    “你认识全万生啊?”庞煜好奇,“他竟然教你开棺材的法子?这种棺材里边是可以放陪葬品的吧?”
    白玉堂淡淡一笑,“他没教过我,是我教的他。”
    众人都一愣,看白玉堂。
    白玉堂道,“我姑奶奶过世的时候去他那儿订了一口楠木的棺材,不过盖棺材的方法太老套了,于是我教了他这个法子,他问我能不能用在其他棺材上,我说无所谓。这种机关盖棺的时候可以自己调转盘,怎么转的手法不一样,扣上之后,只有相同的手法才能打开。不过这种机关有个开的共同方法,只有我知道。”
    “也就是说只要是装了这种机关的棺材,你都能打开是不是啊?”庞煜好奇。
    白玉堂点了点头。
    “等一下!”
    众人正讨论棺材,展昭突然举手打断。
    赵普也点头,“我也觉得奇怪。”
    展昭拽过白玉堂,指了指自己,“咱俩同岁哦?”
    白玉堂点点头。
    展昭又指了指棺材,“金善二十年前死的!”
    众人接着点头。
    展昭又指了指白玉堂,“二十年前你还没小四子大呢,你就教人做棺材机关?”
    众人也都看着白玉堂。
    白玉堂道,“我姑奶奶是六年前过世的。”
    众人一愣,随后看棺材,“也就是说……”
    “这棺材绝对买了六年不到。”白玉堂回答。
    众人盯着棺材看了良久,都抽了口气,“难道半当中换过棺材么?”
    公孙摇头,“金家人不是都死绝了么?谁帮着换棺材?”
    “那里边的究竟是不是金善啊?”包延也不解。
    赵普对赭影使了个眼色,那意思——开棺。
    紫影和赭影双双抓住棺材板往外一掀……
    就在棺材打开的一瞬间,众人借着火把的亮光,看到了棺材里的景象,几乎是同时睁大了眼睛,小四子一捧脸,“啊呀!”
    众人此时盯着棺材看的神情,就跟刚才看到那尊三头金陀的惊讶程度差不多。
    只见那名贵的金丝楠木棺材里,的确是有一具尸体……或者说,里头跟睡着个人差不多,那尸体面色如常人,不腐不烂。十七八的一个少年,就跟包延他们差不多大,面容清秀神情安详,穿着一身干净考究的白色寿衣,静静地躺在那里,这要是抬出来摆在床上,绝对会觉得只是个熟睡的少年。
    “他真的死了么?”包延忍不住问。
    公孙伸手进去抓手腕把脉。
    众人都有些担心那尸体会突然跳起来或者睁开眼睛。
    公孙把了一会儿脉,摇了摇头,“的确死了,死得很透。”
    “可为什么尸体不会腐烂?”展昭不解,“因为棺材好么?”
    “棺材好也不会死了跟没死似的吧!”公孙皱眉,“尸体也不硬,皮肤还很柔软,真是匪夷所思!”
    “他脖子上有勒痕。”白玉堂指了指尸体的脖颈。
    公孙查看了一下,点点头,“附和上吊死的特征,但是也有可能是被勒死。”
    “这个究竟是不是金善呢?”包延问。
    “当年见过金家少爷的人应该不少。”展昭道,“明早找人来问一问吧。”
    众人都点头。
    白玉堂又将棺材盖上,公孙让衙役们将尸体运回开封府,他要仔细验尸。
    众人回到开封,就见院子里,那些骸骨已经基本都拼完了,跟之前公孙推测的一样,都是外伤死,不像是事故或者意外,更不像是被吃了,更像是突遭劫难。
    ……
    次日清晨,整个开封府都轰动了。
    好多人都传说西山挖出了金佛,有一座山那么高,好在皇城军连夜搭了个架子将三头金陀的四周围都用油布遮了起来,才没引来更大的骚乱。
    皇宫里,赵祯听去看过了实物的南宫详细地讲了一下西山的情况,也是惊讶非常,同时,赵祯托着下巴感慨,“这开封府里除了有衰神还有财神啊!他们这一路查案都给朕寻到多少宝贝了?啧啧!”
    ……
    天尊和殷候一大早听说了,也都拉着展昭白玉堂跑去参观。
    展昭问二老见过这样的雕像没,两人都摇头,表示第一次见到,各种神奇!
    这三头金陀的雕像白天看更加的震撼。
    殷候皱眉,“这东西铁定不吉祥,简直妖气逼人!”
    展昭和白玉堂也点头……昨晚上黑漆漆的看不清那三个像极了蛇头的脑袋,今天仔细一看,那三张怪脸的表情竟然完全不一样,而且怎么看怎么邪性,难怪昨天无沙大师推断是邪神,的确是有那个范儿。
    众人正讨论,就见有人跑了过来,是太学的王夫子。
    展昭眯眼,太学的一跑来就没好事,不是又死人了吧!
    正想着,王夫子跑到切近,“诸位,林夫子让我来提醒各位,今日晌午之后要去太学的。”
    展昭微微一愣。
    白玉堂也不解,“去太学干嘛?”
    “果然不记得,幸亏林夫子考虑周全让我们挨个儿来通知。”王夫子无力,“皇上下旨了让各位奉旨教书的,林夫子不是给了你们课程么?”
    展昭和白玉堂都望天,那课程都不知道扔哪儿去了。
    “不是两天后才开始上课的么?”天尊倒是还真看了那张课程的安排,不解。
    “今日是太学新生集体入学的日子,按照太学惯例,新生要认识所有的夫子,还要听先皇留下来的教诲,以及皇上的训话,所以下午你们一定要去的呀……”
    展昭抱着胳膊,“我们也要去?又不是常驻就教几堂课而已。”
    王夫子立刻严肃脸,“太学传统即尊师重道,一日为师就终身为父……”
    展昭赶紧摆手,“我可不要那么多儿子女儿!”
    “非也非也!”王夫子直晃脑袋,看着又要拽文了,展昭无奈只好先打发他走,“我们下午就过去,下午就去……”
    王夫子点点头,随后又好奇地问,“听说挖出了金佛?我能看看么?”
    展昭等人对视了一眼,这位王夫子也一把年纪了,能在太学当夫子的都不是省油的灯,学识渊博,王夫子又出了名的对佛法风俗之类的有研究,还去西域游历过,没准能认识,于是就引着他到了山洞前观看。
    王夫子抬头一看,傻眼了,搔着头“呃”了半天,呃得众人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展昭问,“夫子,你以前见过?”
    王夫子手指着那佛像点头,“我可能是见过!”
    众人倒是惊讶。
    可王夫子手指头指着那金佛似乎是想不起来,“肯定不是这么大个,没准是在书上或者哪儿,反正我肯定见过一模一样的!”
    众人焦急,王夫子也急,但是越急越想不出来,跟卡住了似的。
    “是在太学里见到的?”白玉堂对付天尊有经验,一般老头想不起来什么事情的时候,给点提示是最好。王夫子最常待的地方必定是太学,所以先从太学提起。
    “呃……”王夫子眨了眨眼。
    展昭接着提醒,“书上看到,画像之类的么?”
    王夫子一愣。
    众人还想再提醒他几句,他却一拍手,“啊!团扇!”
    众人看着他,“团扇?”
    “我见过福仙楼的媛儿拿过这个团扇!”王夫子一拍头。
    众人默默地看了老夫子一会儿。
    一旁天尊摸下巴,“福仙楼不是喝花酒的地方么?”
    殷候也摇头,“哎呀,夫子你都一把年纪了,悠着点啊。”
    王夫子一愣,随后面红耳赤直跺脚,“哎呀要死了!我当然没有!不是!哎呀……”
    展昭见老头就快吐血了,赶紧劝,“不要紧的,风流才子么,喝花酒平常事……”
    白玉堂一脸佩服地看展昭,你这是怕他死啊还是嫌他死的慢?
    果然,老头百口莫辩急得直喘。
    白玉堂就问他,“你在哪儿看到的?”
    王夫子直抚胸平气,“福仙楼里的是琴姬不是窑姐啊,卖艺不卖身的!媛儿姑娘是我一个朋友姚山水的红颜知己,那日我与山水喝酒的时候她正好抚琴,扇子就放在手边,因为古怪所以我多看了一眼。”说着,老头还指天发誓,“媛儿都好做我孙女儿了,你们不要胡说啊!我身家清白没有苟且之事!”
    展昭等人望天,这王夫子不逊于林萧夫子那么古板,别一会儿以死明志自证清白了,赶忙点头表示相信他。
    “你是说,福仙楼的琴姬拿着画了这三头金陀像的团扇?”展昭问。
    王夫子点头,“我应该没看错。”
    “姚山水……”展昭摸了摸下巴。
    姚山水也是个文人,是皇城很有名的画师,此人风流成性相当有名,红粉知己应该不少,不过一个正常的姑娘家会拿着画有那么可怕图案的团扇,就有些奇怪了。
    展昭觉得是条线索,可以去找这个媛儿问问。
    王夫子喘匀了气,嘱咐几人,“诸位下午不要忘了来太学啊!还有,林夫子说要商量一下四院交流的事情,到时候夫子们要聚议的,也希望各位高人参加,事关太学荣辱,一定要同舟共济!”
    说完,王夫子回太学去了。
    展昭看了看白玉堂——耗子,教书的事情怎么办?
    白玉堂沉默半晌,看展昭——早跟你说私奔你又不跟我走!
    展昭眯眼,对着一旁努了努嘴——拖家带口的怎么走?
    白玉堂转脸,就见天尊背着手,正跟殷候商议,“教他们些什么好呢?”
    殷候想了想,“告诉他们江湖正派没有多少好人什么的。”
    天尊点头表示同意,边问,“要不要跟他们讲讲赵祯小朋友他爹的糗事?”
    殷候觉得蛮不错,“还有赵普他爹干过什么坏事之类……”
    展昭和白玉堂无奈扶额——让这两人去教书真的不要紧么?!总觉得要出事啊……


第534章书生
    展昭和白玉堂在晌午之前,先去了一趟福仙楼。
    福仙楼也是开封挺有名的一个地方,介于琴楼和青楼之间,楼里的琴姬歌姬都是才貌双全,往来的客人也大多非富即贵。
    福仙楼是江湖人开的买卖,老板是福仙堂的堂主宋福生,展昭他们虽然跟他没什么交情不过也没仇怨。福仙堂就是很普通的那种江湖门派,现在的江湖门派,除了要有功夫还要有钱有人,尤其是新兴的门派,大多有些买卖在做。
    福仙堂的总堂在杭州府,离开封远了,因此宋福生应该不在这里坐镇。
    展昭和白玉堂走到福仙楼的大门口。
    开封毕竟是皇城,天子脚下管你是琴楼还是青楼,都得有些气派,因此楼前除了金碧辉煌的门框和招牌,可没乱糟糟揽客的人。
    展昭问白玉堂,“你来过么?”
    白玉堂摇摇头。
    展昭抱着胳膊前后张望了一下,“跟白府在一条街上哦!”
    白玉堂好笑,“这条街长了,白府离这儿远着了。”
    展昭拍他,“传说中你不风流天下么?”
    白玉堂望天,“传说中你还虎背熊腰呢。”
    展昭眯眼。
    两人进了福仙楼的大门,有伙计迎出来,抬眼一看,愣了愣,边往里头请两人,边对着后头其他的伙计使眼色。
    一个伙计赶忙就跑上楼去了。
    没一会儿,楼上一个穿着灰衣的体面中年人跑了下来,“贵客贵客!”
    伙计赶忙告诉展昭和白玉堂,“这是我们刘掌柜的。”
    展昭和白玉堂点了点头。
    福仙楼毕竟是大买卖,这里的伙计各个都是鬼灵精,展昭和白玉堂是绝对不会跑来听琴的,更何况展昭还一身官服,估计是来查什么案子,这种时候该做的就是赶紧叫掌柜的,然后什么多余的话都别说。
    掌柜客客气气引展昭和白玉堂上楼,到人少的地方说话。
    当然了,底楼的大堂里还是有不少客人,都有些好奇地打量着两人。
    展昭和白玉堂略观察了一下,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福仙楼里头的客人大多是些书生,穿着学生袍的不少,而且多是乾坤书院的。
    展昭好奇问刘掌柜的,“乾坤书院的学生经常来么?”
    掌柜的笑了笑,点头,“是啊,因为近,所以经常来。”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这掌柜的看来也是老江湖,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啊,要问出什么来估计有难度。
    刘掌柜引着二人到了二楼一间雅间,让伙计奉茶,就请二位就坐,边问了一句,“二位是听琴?”
    展昭微微一笑,指了指对面的位子,示意掌柜的,也坐下。
    掌柜的坐下。
    展昭就道,“想跟掌柜的打听个人。”
    掌柜的点点头。
    “你这福仙楼里,有个叫媛儿的姑娘么?”展昭问。
    “有,我这楼里有两个叫媛儿的姑娘,一个朱媛儿,一个叫沈媛媛,二位是找哪一位?”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谁知道那媛儿姓什么,于是,展昭就道,“姚山水的红颜知己。”
    “哦,那是朱媛儿,我们这里管她叫小媛儿。”刘掌柜的说着,问,“我能问一下,二位找她何事么?”
    展昭道,“最近查案找到些线索,跟这姑娘有关,所以想单独问她几句话。”
    掌柜的点头,明白展昭要单独见朱媛儿,不用他在一旁,于是就起身,“二位稍等,我去叫她。”
    等人走了,两人边等变喝茶。
    白玉堂端起茶杯闻了闻,放下,“是好茶叶。”
    展昭托着下巴看了看楼下进出福仙楼的额客人,问白玉堂,“问你个事情。”
    白玉堂挑眉看他。
    “这条街上好铺子不少,人也很多,可是为什么庞煜他们从来不上这里来?”展昭疑惑,“我以前巡街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一带不是属于城东么?和城中其实一样热闹,但是那些官员的子嗣就很少来这里。庞煜现在是收心了,以前我见他经常去玩儿的地方也是天香园、怡凤阁之类的,没见他来过城东。”
    白玉堂被展昭这么一说,也觉得似乎的确如此,这点他倒是没怎么注意过。
    正想着怎么回答,就听外头一个娇俏的声音传来,“能在城中玩儿的人,自然不来城东啦。城东有钱就能来,可城中不是有钱就能混得开。就好像这乾坤书院和太学,前者有钱就能进,后者光有钱没用!可有本事的,没钱也能进,所以说前边那个比后边那个精贵得多的多!”
    展昭和白玉堂往门口望,心说这丫头口齿伶俐啊。
    还没见人,先闻到一股幽香,白玉堂分辨了一下,是上好的熏香味,而非脂粉香味。
    这时,就见一个一身淡粉色长裙,身材娇小的姑娘手里拿着一把花俏的团扇,慢悠悠地走了进来。
    她身后还跟了两个丫鬟,一个抱着一把琵琶、一个托着一张琴。
    那姑娘看着二十来岁,娇美可人,还带着那么点书卷气,一点都不似普通歌女琴姬。这点刚才展昭和白玉堂上楼的时候也发现了,福仙楼里的姑娘的确不是烟花之地女子的样貌气质,王夫子说这里的都是卖艺不卖身,估计就是这么回事了。
    朱媛儿进来之后,给展昭和白玉堂道了个万福,往他俩对面一坐,托着下巴就开始打量两人,边说,“哎呀,可叫我瞧见真人儿了!刚才刘掌柜的来叫的时候,楼里的姑娘们都快嫉妒死了。”
    展昭失笑,“我可是官差,找你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朱媛儿一摊手,“我怕什么,我就一普通女子,唉……是不是我那相好的闯祸啦?”
    “你说姚山水?”展昭问。
    朱媛儿轻轻摇着团扇点头,“还能有谁,说吧,他是又招惹了哪位大人物的妻妾了?”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看样子姚山水还挺不让人省心的啊。
    展昭看了看朱媛儿手里的团扇,这把似乎是上等丝绣的,图案是仕女图。
    于是,展昭就问,“朱姑娘有很多团扇么?”
    朱媛儿愣了愣,点点头。
    她身后一个丫鬟正帮着点香呢,插嘴说,“我家小姐最爱收团扇了,总共有上千把呢。”
    “扇子都是买的么?”展昭问。
    “大多是客人送的,山水就送了我很多。”朱媛儿好奇,“二位找我跟扇子有关系么?”
    展昭道,“姑娘众多扇子中,有没有比较奇怪的?比如说花样是妖魔鬼怪的?”
    朱媛儿愣了愣,托着下巴想了想,“这个我也不记得了……”说着,对两个丫鬟说,“去把我放团扇的箱子抬来。”
    丫鬟点头,就跑出去了。
    没多会儿,丫鬟就回来了,身后跟着四个小厮,抬了两个大箱子来,放到了屋里。
    丫鬟们打开了箱子。
    展昭和白玉堂忍不住皱眉——这里头得有多少扇子啊。
    朱媛儿将食盒打开,奉上点心,边让两个丫鬟将扇子取出来,一把一把给展昭和白玉堂过目。
    于是,展昭和白玉堂无奈喝着茶吃着点心,看团扇。
    这朱姑娘也不知道什么喜好,扇子多得都看不过来,而且画什么的都有,有些还挺那什么,用书院夫子的话讲,“伤风败俗”的,展昭和白玉堂还看得挺尴尬。
    最后,终于一把扇子出现在了展昭和白玉堂的眼前,两人同时一指——就这把!
    那丫鬟就将扇子交给了展昭。
    展昭和白玉堂仔细一看——没错!扇子上,正是那三头金陀的画像!跟西山挖出来的那座巨大的金塑一模一样!
    展昭问朱媛儿,“这把扇子是哪儿来的?”
    朱媛儿拿过来看了看,道,“哦……这把扇子啊,是个客人送的。”
    “什么样子的客人?”展昭问。
    朱媛儿似乎面露难色,道,“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就来喝了一次酒,听了我抚琴之后跟我聊了几句。然后第二天他突然又来了,说是听说我收团扇,就拿了这把来给我,说是他自己画的。”
    白玉堂看了看那把扇子上的图案,画得还是相当不错的,看来是个文人。“
    “多久之前的事情?”展昭问。
    “那好几年前了!有个四五年了吧,那人之后再没有来过。
    展昭觉得奇怪,“看扇子的数目,送姑娘团扇的人应该不少,这把扇子是好几年前送的,你却记得清楚……那人是有什么特别么?“
    朱媛儿微微一笑,“当然特别啦!因为那是唯一一个太学的学生!”
    展昭一愣。
    白玉堂也皱眉,“送扇子给你的,是太学的学生?”
    朱媛儿点头,“福仙楼基本没有太学的学生来,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他有什么特征么?”展昭让朱媛儿描述一下那个学生。
    “就是普通学生模样,样子还挺清秀的……对了,他有点江南口音。”朱媛儿回忆道,“那天好多客人坐着听琴,他看起来一点不起眼,我也没怎么注意他。可是第二天他来给我送扇子的时候,穿的是太学的学袍,不止我记住了,好些姐妹也都记住了。”
    展昭让朱媛儿详细描述了一下那个学生的样子,不过既然是四五年前的事了,也就是说那学生现在已经不在太学念书,只好一会儿去问问夫子们,不知道会不会有线索。
    展昭好奇又问了一句,“你之前说,能在城中的不来城东,什么意思?”
    朱媛儿捂着嘴笑了起来,“展大人,你们不知道么?各大书院可都是有排名的,太学那是皇家的,能去那儿读书的本来就比其他书院的高一级。别看乾坤书院里头的学生大把大把花银子,那也比不上太学一个穷学生有分量!谁叫人家有真才实学呢,除非……”
    展昭和白玉堂都看她——除非什么。
    朱媛儿一笑,“最近不听说要四院比试么!若是哪家书院能赢了太学,那就不一样了!”
    展昭和白玉堂默默地对视了一眼,被她这么一说,倒也是的确……难怪太学的夫子们这样紧张。
    朱媛儿知道的不多,对于那个学生为什么要给她这样一把扇子,她也是不清楚。展昭和白玉堂也不觉得她有什么特别之处……只好起身告辞。
    出了福仙楼都快到晌午了。
    展昭背着手看天色,“糟糕啊……要去太学了。”
    白玉堂问展昭,“你要教些什么?”
    “嗯……”展昭抱着胳膊,“我倒是有不少能教给他们,比如说哪家的糖醋鱼好吃之类的、哪家的烤鸭最美味什么的……”
    白玉堂哭笑不得。
    展昭笑着看他,“那你呢?准备教他们些什么?”
    白玉堂想了想,“嗯……怎样鉴定假古董之类的、怎样找到迷路的老人和迷路的猫之类……”
    展昭忍笑斜着眼睛看白玉堂。
    两人溜溜达达来到了太白居,果然,就见他们常去的那间雅间的窗户口,小四子正张望,一眼看到两人,赶忙挥手。
    展昭和白玉堂上楼,众人都在呢,雅间里的场面热闹又混乱,众人正边吃饭边讨论去太学教什么的问题。
    展昭进门的一瞬间忽然有一种错觉,什么错觉?回到了魔宫的错觉。
    他记得刚来开封的时候,就只有他一个人来太白居吃饭,冷冷清清,后来就变成跟白玉堂一起吃,再后来,人越来越多……以至于现在,太白居最大的雅间、最大的桌子,才能把这些人全装下……
    展昭和白玉堂进屋坐下,将从朱媛儿那里调查到的关于扇子的事情都说了,朱媛儿还让他俩把那把扇子拿来了。
    公孙捧着扇子看,“做工不错啊。”
    “那学生听描述怎么这么像金善呢?”庞煜在一旁打趣,“那姑娘是不是碰着小鬼了?”
    “说到金善……”展昭问公孙,“有人去认过尸体了么?”
    公孙点头,“找了几个见过金善的去认过了,林夫子也去认了,说没错!棺材里的就是金善!”
    “那他的尸体为什么不会腐烂?”白玉堂疑惑。
    公孙一拍手,“正想说这个!金善的确是上吊死的,但是他尸体不腐不烂,不是什么鬼神之说也不是因为死前中毒,而是因为他嘴里含着海玉龙胆!”
    众人都愣了,刚才吵吵闹闹的声音也停下来了。
    霖夜火眼睛都亮了,“传说中的海玉龙胆?”
    “那玩意儿真的有么?”天尊和殷候也惊讶。
    展昭觉得奇怪,怎么好像大家都知道,但是他却连听都没听过,于是忙问,“那是什么东西?”
    赵普松了口气,“我还以为就我没听过呢,龙胆什么的,吃的么?”
    公孙无奈,“那是宝贝!也是传说中的四大神药之一!这东西保存尸体用的!其实是一种海生的药材,生在深海底,大小跟鹌鹑蛋差不多,硬如磐石,有异香!有一种海龙鱼专门吃海里的贝类,不小心会把这种名贵药材当做贝壳一样吃下肚去。有渔民将海龙鱼捕上来,从它肚腹中取出此物,所以得名海龙胆。海龙鱼很稀少,这种药材更稀少,海龙胆是万金都买不到的,当年不知道多少帝王将相出钱出人到处找这东西,就是想要死后含着下葬,尸体千年不腐。”
    展昭忍不住感慨,“再加上那口棺材,金家虽然没大办丧事,但对金善的尸体真的是保存得很好!”
    众人都点头。
    这时,就听白玉堂问公孙,“如果把他嘴里的海龙胆拿出来,会怎么样?”
    公孙摇摇头,“尸体会腐烂掉的,不过速度会比一般尸体要慢一点。”
    白玉堂点了点头,没做声。
    展昭见他面有疑虑就问,“你觉得哪里不对么?”
    白玉堂道,“这棺材、再加上海龙胆,都有一种珍之慎之的感觉,可是埋得却很草率,就随便一个坟,墓碑上还写得很清楚!”
    众人都觉得白玉堂的话有点道理。
    “其实我昨天挖的时候也发现了不太对劲。”赭影道,“泥土很松软,坟边虽然杂草丛生,但是草的根都是断的。”
    “什么意思?”赵普问。
    “我和几个掘子军里头比较有经验的士兵都觉得,这坟其实是新坟,只是伪装成老坟的样子!“
    “难道有人是故意让我们找到了金山的尸体么?”赵普问。
    正讨论,就听小四子喊,“快看呀。”
    众人不解,往窗外望,只见街上三三两两的,出现了很多穿着崭新太学学生袍的书生们,有些本地的出门,家里还放起了炮竹,整条街都热闹了起来。
    展昭看了看时辰,“差不多我们也该走了,正好找几个太学的夫子问问当年给媛儿送团扇那个书生的线索。”
    众人起身。
    此时,小四子还趴在窗边往下看。
    小良子过去拍了拍他,“槿儿,走了。”
    “唔……”小四子答应了一声,却还在朝窗外看。
    萧良去拉他的手,顺便也看了一眼,问,“看到谁了?”
    小四子拉着萧良的手下了凳子,跟他说,“小良子,昨天躺在棺材里那个小哥哥,刚才我好像看到他了?”
    “哈?!”小良子一蹦,“啥?!”
    走在后边的展昭也回头看小四子,白玉堂皱眉,看展昭——小四子是说,他看到金善了?
    “那个小哥哥穿着太学的学袍拿着几本书往前走呢!”小四子摸下巴,“不是死掉了么?”
    展昭迅速到了窗边往下扫了一眼——但是下边穿太学学袍的学生不少,认真分辨了一下,没看到像金善的。
    萧良觉得瘆的慌,“槿儿你是不是看错了?”
    小四子歪着头,“是吗?唔……没准是长得像吧。”
    说完,俩小孩儿也不疑有他,手拉手跑下楼了。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应该不至于那么邪门吧?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