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360  

2014-01-23 15:20: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60章 【坠落星辰】

开封,皇宫之中。
    庞妃坐在院子里,吃着一个梨子,看着赵祯抱着香香在眼前跑来跑去。
    赵祯皇袍的衣摆上沾了好些尘土,他也不管,抱着香香边晃边跑,哄得闺女咯咯笑个不停。香香又健康又可爱,年纪小小已经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关键是还乖巧,胆子也大,不爱哭,和赵祯小时候挺像的,很淡定的性格。
    赵祯正跟香香闹,就见院门口的陈公公对外边示意了一下。
    赵祯微微一愣,停了下来,将已经汗涔涔的香香交给了庞妃,转身走了出去。
    庞妃边给香香擦汗,边看外边……就见赵祯走出了院子,在门外等他的是南宫纪。
    南宫手里拿着一个卷轴,跟赵祯耳语了几句。
    庞妃抱着香香站了起来,回屋子里去了,多年夫妻,她从赵祯的背影就能感觉到——应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了。
    赵祯和南宫纪一起到了书房。
    南宫纪进门后,反手将书房门关上。
    赵祯已经坐到了书案后边,抬手托着下巴看着站在屋子中间的南宫纪……确切地说,是南宫手里的那个卷轴。
    南宫问赵祯,“皇上,现在看么?”
    赵祯点了点头。
    南宫于是“刷拉”一声,抖开了手中的那一份长长的卷轴。
    随着卷轴展开,一副等人高的画像出现在了赵祯的眼前。
    赵祯抬起头,端详了起来,随后,微微地皱着眉头,“好像……”
    南宫纪点头,“嗯,属下也觉得长相很相似,但是……”
    “气质上完全不同。”赵祯摇了摇头。
    边说,赵祯边站了起来,接过南宫手里的画像,挂在了一个画架上,退后几步,继续端详。
    南宫也到了赵祯身后,和他一起看。
    就见在画像上,有一个穿着黑色龙袍的男人,二十多岁,英武贵气,容貌——竟然有九成似殷候。
    “人呢?”赵祯看了好一会儿,问南宫。
    “带来了,不过他太老了,已经走不动路,所以用椅子抬来的。”
    赵祯点了点头,“抬进来,朕有话要问他。”
    “是。”南宫点头,走了出去。
    没一会儿,就见几个影卫抬着一张躺椅走了进来。
    躺椅上,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苍白的头发,骨瘦如柴的面容,满脸的褶子几乎盖住了他的所有面部特征,灰白的袍子倒是很干净。
    这老头双目微微地睁着,平静的眼神,在看到那幅画像的时候,突然产生了变化,只见他的眼眶瞬间湿润,一颗眼泪落出眼眶,从他苍老的面颊上划过,沧桑又悲凉的感觉,让赵祯莫名生出了一种感慨。
    “星瀚如海,须臾坠落,乱世不再,荣光覆灭……”赵祯看着那老头,淡淡道,“司徒将军,久仰。”
    “呵呵呵……”老头笑了起来,带着一点点痰嗽的喉音,“世道不同了,你这样的人也能做皇帝了啊……”
    南宫微微皱眉,眼神不善,赵祯却是轻轻一摆手,似乎并不在意。他看着不远处那张画像,点了点头,“对啊,世道的确是不同了,朕这样的人可以坐稳江山,每日上朝也没什么大事,不用担心有人篡位,不用担心外敌偷袭。后宫妻妾和睦,无外戚专权。朕每日还能抽出些时间,陪一陪妻女和母后。”
    老头静静地听着,面上没有任何表情,良久,似乎感慨,“大概这就是他想要的吧……也算不坏。”
    “这幅画像,是朕从画圣张棠的老宅里搜出来的。”赵祯说着,对南宫点了点头。
    南宫道,“张棠的老宅一直锁着,他的子女世世代代都有家训,不准打开那间画室的门,除非……”
    “除非……战火再起、乱世再临……”老头笑了笑,“那个老鬼,也是执迷不悟啊。”
    “朕有一个问题想问你。”赵祯看着那老人,问,“这画像上的,是年轻时候的鹰王么?”
    老叟抬起头,看着赵祯,“你问来做什么?”
    赵祯道,“朕有一位朋友,和此人很像。”
    老头听后微微地愣了愣,随后笑了,“不可能。”
    赵祯不解,“何以不可能。”
    “如果你那位朋友真的和此人很像,你早已不是皇帝。”老头有些促狭地看着赵祯,“是吧?”
    赵祯略微有些尴尬,轻轻咳嗽了一声,叹气,“不瞒阁下,朕并非想对鹰王后人不利,相反的……朕怕有人加害他们,所以想查清楚一些事情。”
    老头没说话,良久,道,“你问我这种问题,我也没法回答你。”
    赵祯看着他。
    “因为我出生的时候,鹰王已经死了。”老头淡淡道。
    “那么他的后人呢?”赵祯并不死心,追问,“或者,朕换一个问法,你认识画像上这个人么?”
    老头笑了,抬起眼,再一次望向那幅画像,感慨,“你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你不会明白……没见过的人,永远不会明白的。”
    赵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点头,“你说你没见过鹰王,所以……这个并不是鹰王了,对吧?”
    老头眼神又一次恢复了平静,“都不重要了……他已经死了,死了一百年了。那两个人都死了……随着最后一颗星辰一起坠落的,不会再回头。”
    老头缓缓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南宫纪看了看赵祯。
    赵祯轻轻点了点头,南宫就让人将老头送回去。
    关上书房门,南宫纪走到了还在端详那幅画的赵祯身边,道,“司徒琅当年是跟着那个人打仗的……于是,这画像上的应该是殷候年轻的时候,殷候的身份,也可以确定了。”
    赵祯轻轻地点了点头,盯着那画像上的人,自言自语,“我唯一见过的,比九叔还像战神的人……”
    南宫纪似乎有些担心,“如果以此类推的话,大概天尊的身份也可以确定了……他俩竟然就是传说中的那两个人,简直不敢相信。”
    “最后一颗星辰陨落……”赵祯边自言自语,边走到书案后边的书架前,拿下来了一个盒子。
    南宫纪看着盒子,有些不解。
    “这是当年李昪墓穴里的遗物。”赵祯打开盒子,道,“李昪的尸骸一直没找到,只有这个匣子。”说着,他从匣子里拿出了一枚月光石,石头也不知道是雕刻的还是天然形成,是一颗星星的形状。
    “夜晚这石头会很亮。”赵祯道,“这是李昪当自己的骸骨埋在皇陵里的东西,朕一直不知道是什么,现在想想,原来是他啊……”
    南宫纪沉默片刻,根据殷候和天尊的来历,“银妖王么?他和李昪有关系?”
    赵祯一笑,将那颗石头放回了匣子里,重新摆好。
    南宫还等在一旁。
    赵祯问他,“你吃饭了没?”
    南宫一愣,“呃……”
    赵祯道,“赶紧去吃饭吧,你奔波了一个多月了,朕放你几天假,好好休息一下。”
    南宫纪就看到赵祯悠闲地往外走,似乎是要回庞妃的院子继续去逗香香,于是追上去几步,“皇上。”
    “嗯?”
    南宫犹豫了一下,“殷候这样的身份,展昭留在开封真的没问题么?”
    赵祯微微一笑,拍了拍他肩膀,低声吩咐,“今天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
    南宫毕竟对赵祯言听计从,既然他这么说,就只好点头,“是。”
    “别那么严肃。”赵祯拍了拍他,“去吃饭吧。”说完,甩着龙袍的袖子跑了。
    ……
    而此时,同样正在吃饭的还有展昭和白玉堂。
    白玉堂端着碗汤看着展昭。展昭边吃饭,边似乎是在跟什么人较劲,又好像是在琢磨什么,白玉堂觉得这猫今天神神叨叨的。
    将汤喝完,白玉堂见展昭似乎也吃饱了,放下碗筷。
    白玉堂正要叫伙计付账,突然,就听展昭叫他,“玉堂。”
    白玉堂回头看他。
    展昭看着他,问,“你听过天尊说起自己三十岁以前的事情么?”
    白玉堂微微愣了愣,和展昭对视,“呃……一些……零星的片段?”
    “比如?”展昭问。
    白玉堂想了想,“和朋友喝酒、比武什么的……”
    “具体呢?”展昭问,“脉络清晰的那种。”
    白玉堂微微皱眉,想了想,摇头,“从小到大,都没听他提起过。”
    “我也是。”展昭点了点头,“外公目前为止,人生差不多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幼年,我知道他是跟天尊一起被银妖王养大的。”白玉堂点头。
    “第二阶段,他二十多岁开始,一直到遇到我外婆,是他做魔宫宫主的时间,似乎一直在和江湖人各种恩怨。”
    白玉堂接着点头。
    “之后是他遇到外婆,隐退江湖一直到现在……天尊和外公的生活轨迹其实是差不多的,他也是差不多我外公隐退的时候开始不问世事。”展昭道,“可是觉不觉得,少了些什么?”
    白玉堂微微皱眉,道,“少了少年到二十几岁,三十岁之前的那一段经历么?”
    展昭点头,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就是我们这个年纪!我十几岁入江湖,一直到现在,这段时间……我外公和天尊,他们在干嘛呢?”
    白天伸手,轻轻地摸了摸下巴,被展昭这样一点,莫名让他有些在意……是啊,那段时间,他们具体在做什么呢?为什么从来没听提起过?
    “你听你外公提起过么?”展昭问白玉堂。
    白玉堂摇了摇头,“我外公年纪比他们小,而且自幼生活在极北,没准,不过无沙大师应该知道。”
    展昭沉默了一会儿,道,“小时候从来没在意过……现在想想,外公有些时候真的和鹰王很像,特别是某种神态和感觉。当然了,只有在他走神、或者独处的时候,那么一瞬间,还有……看星星的时候。”
    白玉堂微微地打了个愣神,似乎展昭“看星星”三个字,让他想起了什么。
    白玉堂皱着眉头,道,“知道我师父为什么住在天山之巅么?”
    展昭看他,“为什么?”
    “因为那里离天空最近,云又最少,那里看星星最清楚。”白玉堂道,“我师父有时候晚上会坐在树上看星星,那种感觉……像是在等什么人似的,现在想想,他应该是在思念什么人吧……”
    展昭站了起来,“走。”
    白玉堂也站了起来,“还是去找单义仁?”
    “嗯。”展昭点头,和白玉堂一起走出酒楼,往单府的方向走去。
    “有些事情以前从来没注意过,以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可仔细想想,却是有理由的!”展昭莫名地发了一番感慨。
    “比如?”白玉堂问他。
    “嗯,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除了很多小孩子喜欢我外公之外,所有动物也喜欢外公?”展昭问。
    白玉堂点了点头,“嗯,很明显,白云帆和黑枭在殷候面前都很乖顺,小五看到他第一眼也趴着不敢动了。”
    展昭点头,“对啊,现在想想,那些动物应该不会是喜欢他或者讨厌他……动物又不是人,不会觉得哪个人合眼缘就乖乖听话……大多是因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
    白天看着展昭,“气息?”
    “简单点说。”展昭道,“它们害怕。”
    白玉堂看着展昭。
    此时,二人已经来到了单义仁的府邸前。
    展昭上前,抬手,叩了两下门环。
    没一会儿,听到了脚步声。
    “嘎吱”一声,一个人打开门,探出头来往外看……展昭和白玉堂认得,就是之前那个老管家。
    老管家微微皱眉,看着展昭和白玉堂,“你们,找谁?”
    展昭盯着那管家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
    白玉堂有些不解地看了看展昭,那管家似乎也很不解。
    展昭开口,道,“我外公让我来的。”
    那管家微微一愣,似乎狐疑地看着展昭。
    展昭道,“我来找人的。”
    老管家问,“找谁?”
    展昭看着他,道,“单将军的后人。”
    老管家愣住了。
    展昭道,“有些东西,我想拿走。”
    老管家盯着展昭看了良久,打开了门。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