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357  

2014-01-19 11:41: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57章 仇家


    青龙如此深厚的内力,却也是受人控制,于是就让众人产生了一点疑问——青龙究竟是本身就很恨殷候呢,还是他的恨也是源于摄魂术,
    而展昭又在梦中见过他,他的先祖和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总之一切都有些混乱,似乎其中有某条线索,是错误的,以至于打乱了一大盘棋。
    公孙给青龙将身背后的银针钉子都取了出来,然后给他准备解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将青龙身上的钉子都取出来之后,他的脸看起来没那么恶毒了。
    “休息一下吧。”白玉堂见展昭盯着床上的青龙发呆,就轻轻拍了拍他肩膀。
    展昭回过神来,站了起来。
    公孙也收了药箱,拉着小四子和展昭白玉堂他们一起出门,洗手准备吃饭休息一下。
    大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小四子发现了新的游戏,找陆天寒做冰兔子。
    影卫们堆好一个雪兔子,陆天寒过来摸一摸,瞬间,雪兔子就变成了晶莹剔透的冰兔子,于是小四子激动了。
    天尊和殷候无语地看着陆天寒那根冰棍到处冻东西。
    “你外公是天生寒气重么?”展昭很好奇地问白玉堂,“你娘也是……你好像没继承到这点,但是内力倒是很冷。”
    白玉堂点了点头,道,“我外公和我娘都是极北冰原岛出生的,不知道有没有关系。我是在金华府出生的,在映雪宫住的时间也不久,大多数时候和师父在天山。”
    展昭点头,“嗯,在天山堆雪猫。”
    白玉堂无奈回头瞧展昭。
    展昭现在看到白玉堂的脸,就不受控制地想起他小时候的样子,觉得分外有趣。
    众人正想吃了饭之后下去继续查案,就见外头,知府大人易贤皱着眉头急匆匆走了进来,边走边自言自语不知道说着什么。
    展昭和白玉堂他们耳力甚好,就听到易贤似乎是正在压抑怒火的样子,磨着牙嘀咕,“简直不知所谓!胡作非为!”
    ……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
    赵普也看到了,就问,“易大人,生那么大气?出什么事了?”
    易贤看到众人,又压了压火气,但似乎还是压不住,站住了一拍院中石桌,“那帮江湖人简直胡作非为!”
    “江湖人?”展昭纳闷。
    “许县昨日死了四个人、应天府今天轰天雷炸塌了酒楼死了四个人,幸好街上骚乱没踩死人……可刚才衙役回来说,这几天江湖人为非作歹而杀的人有十几个!”易贤越说越火大,“我辖下本来挺太平的,一年死于非命的人也没多少,这才几天竟然死了那么多,而且死的还都是平民,那些江湖人简直目无王法!”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为什么死了那么多人?”包延给易贤倒了杯茶,让他下下火。
    庞煜也道,“哦……难怪了,我刚才出去买壶酒,就听酒楼里的人都在说。”
    “他们说什么啊?”霖夜火好奇。
    “说什么江湖正派绝对都是伪君子,口口声声说来找魔宫的魔头,魔宫的魔头如果真在这附近藏了那么多年,也没见他们杀了什么人干了什么坏事。倒是这群所谓的名门正派,一个两个人渣一样,这都做了多少坏事了……”庞煜学着酒楼里串闲话的食客的语调说着。
    邹良也道,“我这两天在街面上走动,的确也听到一些有点古怪的事情。”
    展昭有些好奇,捧着杯子问,“什么怪事?”
    “比如说少林高僧去逛窑子。”
    “噗……”邹良一句话,展昭嘴里的茶都喷出来了。
    “哪个少林高僧?”白玉堂觉得不可思议。
    “貌似是叫什么问天大师。”邹良随口道,“我好像没听过问字辈的和尚,大概是个假和尚吧。”
    ……只是邹良话说完,就见展昭和白玉堂,包括霖夜火……甚至是公孙和包延都长大了嘴巴,看着他。
    “你说谁去逛窑子?”
    天尊八卦地凑了过来,“你确定是问天?”
    邹良点了点头。
    赵普也好奇,“有叫问天的少林大师么?”
    公孙摆了摆手,“问天是号!和尚法名和法号有区别,法号是随便叫的,法名才是分辈分的。据我所知,少林寺本字辈的和尚就剩下两个,一个问天一个问海,问天应该是少林十大弥陀之一的得道高僧,本无大师。”
    喜欢研究佛法的包延也一个劲点头,脸上表情像是受了很大打击。
    赵普惊骇,“本无?”
    “不可能吧。”殷候正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摸小五的大脑袋,听到这边众人的对话,似乎不怎么相信,“本无那和尚满口仁义道德,清规戒律都钻进他骨头里了,他会去女票?”
    “重点其实应该是他已经八、九十岁了吧?”展昭提醒,“还这么有兴致啊?”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都看邹良。
    邹良一耸肩,“我就听了个大概,没仔细研究……”
    “那位问天大师不止逛窑子,还和人抢窑姐,最后大打出手把一个客人给打死了。现在大和尚跑了,小和尚们都找不到他……我刚让王凯去抓他了。”易贤叹了口气,“不过王凯说自己估计打不过他……”
    众人都傻呵呵地看着易贤。
    “老和尚德高望重,竟然回去妓院跟人抢女人?”白玉堂皱眉。
    “不靠谱的还不止那和尚呢。”
    这时,外头传来了一个带笑的声音。
    众人抬头望出去,就见叶星跑来了,探头往里张望,坏笑,“听不听八卦?”
    “什么八卦?”庞煜招呼他进来说。
    叶星一手提着下酒菜和两坛酒,一手拿着把扇子摇啊摇,这装备一看就是准备八卦一下午的闲人模样。
    展昭下意识地看了看白玉堂——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觉得他是个挺厚道的老实人,现在怎么越来越不正经了,于是之前是装的还是最近变坏了?。
    白玉堂一挑眉,那意思——叶星正常的时候都这德行,前阵子稍微正经一点估计是因为一叶夫人过世所以他有些不开心,这会儿算是恢复正常了。
    叶星往庞煜身边一坐,神神秘秘就说,“哎我说,这许县是不是闹妖精?”
    众人都不解地看着他。
    “我觉得那块地方不是很干净,老和尚会不会中邪了?”叶星托着下巴绘声绘色跟众人描述,“我详细找窑馆的人打听了一下,哇!精彩啊!”
    众人都哭笑不得看叶星。
    “本无那和尚昨晚上杀进窑馆,喝酒吃肉还要小姐陪酒,几个窑姐都被他吓着了,后来他抢人家正和客人喝酒的一个窑姐,一语不合吵起来,一如来掌,那客人被他拍得脑袋都进腔子里了。后来见杀了人他就跑了个无影无踪……当时还有好几个小和尚来窑馆门口找他,看到这情形吓呆了。老和尚跑了,于是窑馆的人把几个小和尚给扣下了,这算人赃并获……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你知道就一晚上,这事情传成什么样子了么?整个江湖都轰动啦!”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作何回答,这事情简直匪夷所思。
    “这还不止呢!”叶星喝了口酒接着道,“这几天,除了老和尚打死人之外,几个大门派的大人物,一个姜月,一个老道雪风、还有望城山的月下老叟,每个都出了事,背上人命官司跑了,不靠谱得简直一塌糊涂!”
    “姜月、雪风和月下老叟都是江湖前辈。”展昭不解,“他们都干嘛了?”
    “先说姜月,快刀侠客姜月,八十多岁了,一世侠名啊。据说前几天在应天府最大的赌坊赌输了钱,打死了三个赌客,卷着银子就走了。老道士雪风好好地在园子听着戏,非说人唱戏的重佛轻道不知所谓,于是唱戏的人打死了两个,席棚都拆了,还打伤了十来个听戏的人。这件事还引起佛道两家互掐……”叶星接着说,“月下老叟那老头也是,勾引有夫之妇被本家堵在屋里了,来了个捉奸在床,那狼狈的,据说光着就跑出来了,最后打死了本家还打死两个护院。“
    众人听得目瞪口呆。
    良久,不熟悉江湖事务的赵普问展昭和白玉堂,“确定是名门正派?”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无言以对。
    公孙一边捂着小四子的耳朵不让他听,一边感慨,“这三个名气都好大啊,我这不是江湖人的都听说过!”
    易贤叹气,“这几个是名气特别大的,还有不少他们的门下,以及最近聚集在许县和应天府的其他江湖人,闯的祸是不计其数。我出去走一趟,这一路至少有上百的百姓跑来跟我说,腰我将那些江湖正派都赶走。”
    包大人不知何时也走过来了,听到了众人的对话,略微不解,于是就问展昭,“展护卫,这几位江湖人,平日人品风评怎样?”
    展昭道,“都是好人来的,别说风评了……有几个我都认识,真的难以想象会这么坏!”
    白玉堂想了想,“处境和肖长卿也差不多,丧心病狂加声名扫地。”
    众人都皱眉。
    “你觉得有人也用摄魂术控制了他们?”叶星问。
    “八成是吧。”没等白玉堂回答,天尊点了点头。
    众人都瞧天尊,就见他单说托着下巴,瞧着身边的殷候,“你有没有头绪啊?”
    殷候无奈地一笑,摇头,“我正在努力想,不过目前为止没头绪。”
    展昭不解,“想什么啊?”
    “包括老和尚本无、姜月、雪风还有月下老叟这四个。”天尊架着腿,慢条斯理地说,“都是殷候老鬼的仇家。”
    展昭惊讶,“真的?我没听你提起过啊……”说完,瞪殷候,“外公你不早说,我还跟雪风喝过酒呢!早知道拿酒坛子砸他。”
    殷候哭笑不得,“雪风知道你是我外孙。”
    展昭一愣。
    殷候道,“这几人都与我有仇不假,不过很多年前的事了,年纪那么大,本无和姜月估计还有仇怨?但是雪风和月下老叟都来找过我。特别是雪风……”说着,看天尊。
    天尊点了点头,“当年很多事情讲不清楚,那个时候除了江湖之争还有庙堂之争,有些人是被人利用有些人是各为其主,误会一层叠一层。不过如果真的有心的话,总是能查清楚真相的。雪风来找过我,想为当年的事情跟殷候道歉,我有让他俩见面。月下老叟也跟我提起过,对于当年的所作所为很后悔,不过他就说没脸皮见殷候。”
    展昭双眼眯了起来,问殷候,“他们对你干过什么啊?要跑来道歉,他们是不是害过你?”
    殷候笑了笑,伸手摸摸展昭的头。
    天尊戳了戳展昭,“你要是想替你外公报仇,那目前江湖上还活着老正派,十个里面你要宰掉九个半,因为他们都扎过你外公一箭。”
    展昭倒抽一口冷气。
    殷候瞪了天尊一眼,对展昭道,“别听他胡说。”
    展昭还真是往心里去了,回头瞧了瞧陆天寒和无沙,俩老头望天,决定不搀和这事情。
    天尊似乎还嫌不够,继续跟展昭讲江湖正派的坏话,“更吊诡的是明明动手的是他们,还一个两个殷候欠他们几百条命似的。”
    展昭眼皮子都开始颤了。
    白玉堂给他倒了杯酒,让他喝一口下下火。
    殷候无语地看天尊。
    天尊捧着杯子继续挑拨展昭跟江湖正派的关系,“以后别跟江湖正派,特别是那些老头子做朋友。”
    展昭点头,“嗯!有机会揍他们一顿!”
    天尊满意地拍了拍展昭的肩膀,“对的!”
    众人哭笑不得,天尊好高兴的样子,可是如果没记错的话,天尊貌似就是名门正派的大头头……传说中的身在曹营心在汉么?
    白玉堂微微皱眉,“有人故意陷害他们,就跟肖长卿一样,要让他身败名裂?”
    “可是肖长卿杀人没人看见,我看到有人嫁祸给他了。那几个老头杀人害命都是众目睽睽之下,似乎更加严重。”
    叶星摸着下巴,“另外,有一点我一直在想。”
    众人都看他。
    “那个陈氏药铺的郎中功夫很一般的感觉,他用摄魂术控制肖长卿我相信,动手杀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村民也可以说得通。不过……肖长卿那天杀的是自己的门下弟子,那些都是会功夫的,可是死的几乎一点反抗都没有。以那个郎中的能力,未必能做到。”
    “你怀疑还有人?”展昭问,“会不会是青龙啊?每次出事的时候,他都在附近。”
    众人都点头,觉得有可能。
    “那现在应天府和许县里,还有其他和殷候有仇怨的老人么?”赵普问,“如果有的话,会不会轮到他们?”
    叶星站了起来,“我帮你们去打听打听!”
    众人都点头,赵普派了影卫去帮助叶星一起调查。
    等叶星走了。
    展昭抱着胳膊想不通了,“到目前为止这边的案子是为了替外公出气的感觉。可青龙又那么恨外公……这两边好矛盾啊,真的是一伙的么?”
    正说着话,就见绯影跑来,跟公孙说,“先生,那个青龙醒过来了。”
    众人惊讶。
    公孙也纳闷,“那么快醒了?”
    “是啊!”绯影道,“不止醒了,他好像还变了个人,怪怪的!”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陆天寒挑眉,“这小子看起来就不是好人,会不会是耍花招?”
    “可是耍花招不会耍到连汉话都不会说了吧?”绯影还挺纳闷,“他现在满口扶桑话,叽里咕噜的一句都听不懂的。”
    展昭皱眉,“扶桑话?”
    绯影点头,“然后眼神也没那么吓人了,挺温和的感觉。”
    公孙拿着药箱子,道,“他可能真的是被人控制的,我们去看看。”
    于是,众人都跟着公孙走了。
    展昭走在最后边,边走边琢磨,“可是我在梦里真的见过他,他当时的确说要鹰王的后人不得好死什么的……我听得很清楚……”
    展昭自言自语说着,突然停下了脚步。
    白玉堂就在他身边,转脸,只见展昭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不远处,那只冰兔子。
    小四子、萧良还有小五正在冰兔子前边玩耍,不知道用雪堆着什么,那景象,就映在冰上,十分的清晰。
    展昭愣在那里,出着神。
    “猫儿。”白玉堂见展昭呆住了,就拍了他一下。
    展昭猛地回头,看着白玉堂,“我明白了。”
    白玉堂不解,“你明白什么了?”
    “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耳朵听到的也未必是真的!”展昭说完,拽着白玉堂就往外跑。
    “诶?”白玉堂不解,“不去看青龙?”
    “先去找那几个冤大头!不然就晚了!”展昭拉着白玉堂,跑出了应天府。
    ……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