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巻集 355  

2014-01-17 12:37: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55章 冰封之战

青衣人看着用冰牢拦阻他逃离的展昭和白玉堂,终于是按捺不住那翻涌的内力,似乎是突然释放了一般。
    随着他双掌往两边一分,一股诡异的内力四处乱窜了起来。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就听到一阵阵“喀啦啦”的怪响声,四周的冰墙上裂纹蔓延,蛛网一样,片刻的沉默之后,瞬间……
    四面的冰墙碎成了冰渣,风一卷……随着飞雪扬起翻飞到了半空之中。
    ……
    远处,应天府内的天尊和殷候忽然抬头朝西边望了过去。
    赵普也抬起头看那头,就见西边半空之中的风雪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打着旋,仿佛雪中有一条龙一般。
    “这什么,”赵普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劲内力。
    天尊微微皱着眉头,问天尊,“你曾经的罪过这么个人么?”
    殷候也有些纳闷,摇了摇头,道,“我不记得我有这么个仇人,是不是你的?”
    天尊一耸肩,摇头,“我也没印象。”
    “那什么……”赵普提醒两人,“这个内力强成这样真的没问题么?”
    殷候和天尊对视了一眼,想了想,道,“应该没问题吧。”
    赵普拍了拍欧阳少征,“之后的交给你了。”
    欧阳见赵普踩着房顶就跑了,赶忙问,“喂!你去干嘛?”
    “看好戏!”赵普欢快地就跑了,而远处,突然窜起一个红色的身影,和赵普往一个方向奔过去了,霖夜火显然也是跑去看好戏的。
    青衣人的内力伴随着强劲的风,造成的雪旋,有一种龙一样的外形,同时,龙吟一样的响声从旋风之中发出来。
    白玉堂和展昭都挑了挑眉——这是哪个门派的?欣赏价值相当高。
    青衣人笑得有些癫狂,“别以为天底下只有殷候和天尊两个绝世高手,中原武学,也并非是最高的!”
    展昭和白玉堂又一挑眉——哦?原来不是中原武学啊。
    “反正迟早都要送你们两个上西天,你们这么着急,那我就……”那青衣人话没说完,突然就见白玉堂一刀挥出。
    一道劲风形成了长长一把冰刃,横向将那条空中的雪龙生生砍断了。
    白玉堂抬头,眼神冷冽,但神情却似乎有些兴奋,“别耍嘴皮子了。”
    青衣人微微一愣,展昭已经不见了……抬头,就见展昭正站在白玉堂挥出的一根冰刀的刀剑上,踩着锋利的刀刃,风雪吹起他蓝色的衣袂,他单手背在身后,单手握着黑色的巨阙垂在身侧,居高临下望着他。
    那条被内劲堆积起来的雪龙因为被白玉堂斩断了,所以瞬间崩塌,大量的雪花随风乱飘。青衣人此时看不到展昭的表情,只感觉到乱雪之中,展昭和白玉堂两人的内劲正在一点点地往外渗透。
    青衣人微微皱眉……这二人别看年纪轻轻,但内力厚重老练,果然是名门之后,此二人天赋异禀,假以时日绝对能够超越天尊和殷候,成为中原武林的绝世高手。
    “可惜了!”青衣人从背后抽出一根青色的短棍,在地面上一插,瞬间,短棍里的机关触发,棍中藏刀“咔”一声弹出。立刻,青衣人手中的棍子变成了一把青色的长刀,长度接近白玉堂的云中刀,只是,刀刃是三棱口,看着十分锋利。
    白玉堂看到那刀,忽然脑中闪过一个名字,随后就道,“打之前,先留个名。”
    青衣人哈哈大笑了起来,“我是青龙。”
    展昭听到名字皱眉,“青龙?吹吧你。”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白玉堂道,“你手中的是青龙三棱?”
    “呵呵。”青衣人一挑眉,“想不到,你俩还有些见识。”
    展昭看着青龙三棱,冷声道,“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个是大唐时候的海外四大武林圣者,如果还活着应该都超过三百岁了,你不可能是真正的青龙。”
    “哪位青龙不重要!”青衣人长刀一提,横在手中,“只要知道杀你们的人是青龙就可以了!”
    说完,双手抡起长刀,“小鬼,一起上吧!”
    展昭和白玉堂一跃躲开他扫出的刀风。
    白玉堂身影一晃,到了青龙身后,“我听我师父说过,青龙三棱如果在主人手中,应该有九尺长,你的却不到六尺。”
    青龙微微一愣,回头,以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白玉堂。
    展昭干笑了一声,“捡的吧?不会用?还是那刀不甩你?”
    青衣人怒气更盛。
    “一会儿碰到我师父,让他教教你怎么用,别浪费了宝贝。”白玉堂火上浇油。
    “给我闭嘴!”青衣人似乎情绪非常的不稳定,一嗓子吼出的同时,送出了汹涌的内力,白玉堂横刀一接他内力。
    青龙微微有些意外,白玉堂竟然敢直接接他的内力,他应该知道自己内力比他高出许多,莫非有诈?
    略一疑惑,突然,身边出现了两道长长的冰刃。
    青衣人急速往后一退,脚下拖出长长一条雪道。那冰刃紧随着他而来,冰峰越来越尖细……在青衣人停下的同时,冰刃也到了尽头。
    青龙刚刚站稳,忽然一阵清风拂面。
    他猛地一抬眼……就见展昭正站在那冰刃之上,一剑直扫他面门。
    青龙是万万没想到展昭的轻功可以到达这种与风雪融为一体的境界,幸亏他内力深厚,猛地往后一仰……但巨阙锋利的刃还是扫到了他扬起的发丝。
    雪白的地面上,黑色的碎发显得非常刺目。
    可等青龙反手一刀砍向展昭的时候,展昭已经一跃上了半空,同时,青衣人瞥见身后白色的影子一晃——如影随形?  
    电光火石之间,青龙当然没仔细分辨究竟是白玉堂的白色衣袂还是白雪,只是本能地一躲,果然,冰雪凝结的刀刃又出现在了眼前。
    青龙拔地而起,躲开冰刃刚刚想进攻的时候,头上一声口哨声传来。
    青衣人一抬头,展昭的巨阙都快到他的头顶了。
    他猛地一挥长刀在空中打了个旋……与展昭擦身而过的时候,他看准时机正想一刀刺过去,然而……白色的身影已经到了他的身后。
    青龙余光扫到白影想要阻挡的时候,另一边的余光,蓝色的身影又来了。
    青龙吃惊非常,他猛地一缩骨,躲开齐平到头顶扫过的刀刃,落到地面的同时,就见两边大雪猛地飞了起来。
    雪中,几乎跟他同时落地的展昭猛地绕开雪峰出现在他眼前,巨阙往身后一背,抬起一脚踹他胸口。
    青龙被展昭一窝心脚踹中,往后一推,身后白玉堂又到了,一刀直扫过他背脊。
    青龙狼狈地躲开两人两次攻击,刚退到一旁就见前边两个人影又是一晃。青龙赶紧内功往外一泻,想要阻挡,但是……
    展昭和白玉堂只是站在他跟前看着他,没动手,显然是欣赏一下他狼狈的样子。
    其实青龙根本没受多重的伤,展昭那一脚根本伤不到他,白玉堂的刀也是只划开了他胸口的衣襟,然而……他已经感觉到力不从心,简直是有气无地方使,这两人动作实在太快!
    的确!
    按理来说,以展昭和白玉堂的内力,就算联手也只能跟他打个齐平,他根本不怕跟两个人交战。可问题是……这两个人打起架来就像一个人一样。青龙有些不明白他俩武功的类型完全不相同,他跟踪了两人那么久,也从未见两人联手对战或者一起练功,但他俩使出来的每一招都相辅相成,就连走位都是彼此配合分毫不差,这两人究竟是怎么交流的。
    展昭和白玉堂突然对着他一笑。
    青龙一愣。
    瞬间……展昭和白玉堂一起扫出刀剑,青龙举起长刀挡的时候,却发现刀锋是空的,与此同时,对面两人同时飞起一脚,踹中青龙的肚子,将他踹得飞了出去。
    青龙落地之后,怒吼了一声,挥起长刀,凝聚内力,一道强而有力的刀锋对着展昭和白玉堂砍了过来。
    白玉堂一刀单挑他内劲,刀锋对刀锋,白玉堂极寒的内力撞到青龙扫出的雪龙,瞬间凝结,刀锋和内力往上走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弧形……   
    展昭忽然出现在了冰峰之上,巨阙挥舞。青龙阻挡的时候白玉堂从展昭头顶翻了出来,刀锋带出的冰刃将青龙包围。
    青龙用内力震碎冰刃的时刻,展昭踩着冰峰到了他眼前,随后一脚,猛踹住他脸。
    “嘶……”
    远处,已经蹲在一棵被乱窜的极寒内力冻成了冰棍的树上的霖夜火忍不住呲牙,“哎呀……那青衣人空有那么高的内力啊,跟本施展不出来!我第一次看内力悬殊还被打得这么惨的。”
    在他身边一根树杈上站着观战的赵普也忍不住感慨,“展昭和白玉堂联手起来简直是一个内力高强的四只手四只脚还会j□j术的妖怪,这多高的内力都不顶用,完全来不及还手……”
    再看雪地里,展昭和白玉堂以一种瞬息万变的战术、极快的速度以及无法形容的默契配合,正联手痛揍那青龙。
    两人内力不占上风,青龙又内力深厚,但是苦于完全没法反击。转眼间好几百招下来,青龙全身伤痕累累,关键是整个人已经处于了暴怒又无处发泄的暴躁阶段。双眼都变成血红色的了,面部抽搐,内力像是走火入魔了一样到处乱窜,强大且带着完全没有章法的战术。
    赵普摇头,“消耗战这样打他起码要打三天三夜才能打死他。”
    霖夜火也点头,“展昭和白玉堂虽然占上风,但是没有将他一击倒地的强有力一招啊……”
    两人正替展昭和白玉堂想法子,突然,就见展昭一跃到了后方。
    青龙见对方攻势停了,也喘口气,可同时,却见白玉堂回手对着展昭的方向连扫了数刀……
    瞬间,满地的乱雪涌向展昭的方向。
    青龙微一皱眉,不太明白展昭和白玉堂这次又耍什么把戏。
    赵普和霖夜火则是眨了眨眼,突然,“啊!”了一声。
    与此同时,就见展昭巨阙归鞘,一阵嘹亮的龙吟之声过后,突然就见展昭内力贯通全身筋脉,往外一泻。
    内力借着内力,顺着风势,再伴随刚才强手交锋之后留存在空中乱窜的内劲,以展昭独特的天分,形成了一个循环……瞬间,强大的内力形成,像是无底洞一样源源不断开始狂泻。
    青龙微微张大了嘴,不敢相信展昭的内力怎么会突然泄出来那么多,这样不是会走火入魔的么?怎么可能……
    而就在他惊讶的时候,就见展昭忽然用双掌将内力连同雪花强势送出,白玉堂站在前方,周身瞬息之间被冰雪包围,就见他将云中刀往地上一插,双掌在冰雪之中画出了两个柔和的弧形……
    随着白玉堂的动作,赵普和霖夜火就看到身边的树木被瞬间冰封,白玉堂身边的风雪也凝结成了无数细小的柳叶一样锋利的冰刀。再看展昭,只见他抬手拱起内力,天字诀和地字诀结合到了一起,猛击地面,内力以及冰雪,翻江倒海一样刚猛之势直扑青龙,铺天盖地!
    赵普和霖夜火异口同声,“四面楚歌啊!”
    ……
    两人同时想到了之前殷兰瓷和陆雪儿联手退敌的那一招几乎无法破解也无法抵御的四面楚歌……
    而再看青龙,就算他用尽内功防卫,但是过强的内劲和四面八方无数把小刀防不慎防的袭击,瞬间将他覆盖了。
    赵普和霖夜火咧嘴一皱眉,就听到万千破空之声一起发出……
    此时,天地万物瞬间凝固了一样,世界安静了下来,无声了片刻之后,“轰”一声巨响。
    四周围所有的冰都碎裂了,巨大的内急往两边扬起,中间空地上的雪花四散飞扬,展昭和白玉堂收了招……搞定!
    再看对面的青龙,只见他静静地站着,忽然一仰脸,大喊了一声之后,身上出现了无数个崩开的血口,血光飞溅,青龙像一件破碎的泥塑一样,轰然倒地。
    以青龙的内力,他当然没死,然而,此时的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趴在地上。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两人也是长出了一口气,他俩也算用尽浑身解数了,总算……
    就在两人松懈的时候,忽然,就听赵普和霖夜火大喊了一声,“小心!”
    与此同时,原本烂泥一样摊在地上的青龙忽然弹起,像一把血刀一样,带着内劲对着展昭和白玉堂就撞了过去。
    这是同归于尽的恶毒打发,无论谁接到这一撞击,肯定是重伤。
    展昭下意识一把推开白玉堂,白玉堂也下意识一把推开展昭。
    两人一下子谁也没推开谁,千钧一发之际,白玉堂一把将展昭挡在身后,展昭却是一拽他袖子,将他扯到了自己身后。
    就在两人都想替对方挡住这夺命的一击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个人影落下……
    随后,天地之间像是瞬间被冻住了,冷得人连血液都凝结了一样全身麻木。
    “外公……”
    这次,脱口而出的不是展昭,而是白玉堂。
    就见陆天寒挡在了两人身前,抬手一掌……
    半空中,就见血淋淋近乎支离破碎,但是面目依然凶残狰狞的青龙,被整个冻在了一座巨大的冰墙里,一动不动。
    陆天寒收了掌,回头看展昭和白玉堂,不满,“你俩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
    展昭和白玉堂松了口气,已经赶到他俩身后的霖夜火和赵普也是长出了一口气,真是千钧一发。
    陆天寒看了看众人身后。
    展昭和白玉堂回头,就见殷候和天尊抱着胳膊在后边摇头,凉飕飕来了一句,“虎头蛇尾!”
    两人都有些郁闷。
    正准备回去,展昭突然说话,“小四子看到的是真的!”
    众人都一愣。
    展昭指了指白玉堂身后不远处矗立着的半块冰墙。就见冰墙里,映着一个影子。
    白玉堂就站在冻住的青龙的前边,而另一边的一棵树上,插着一根刚才青龙射出的袖箭。袖箭映在了被冻住的冰墙上,从角度上看,就好像是插在了白玉堂映在冰墙上影子的胸口的位置。而那青龙血丝糊烂的身躯,被白玉堂挡住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好像是一滩血。
    这景象经过再一次的反射,映到了对面残留的半块冰墙上,正好是一个白玉堂躺在血泊里,胸口插着一根袖箭的景象。
    展昭伸手,轻轻拍了拍白玉堂肩头和头顶上的雪花,笑得释然——果然,双眼看到的,未必是真的,他家耗子还是福大命大,吉人天相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