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353  

2014-01-15 11:14: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53章 锋芒

    小四子看到的一瞬间景象,扰乱了展昭的心神。
    人潮涌动,展昭此时心乱,却未心慌,相反的,反而心静了下来。
    展昭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集中,他似乎可以听到从身边经过的汹涌人潮的气息,谁的平稳,谁的慌乱。各种从他们身上扫过的眼神,有一些是完全无意识的,有一些是探究的,有一些是欣赏的,有一些……是不怀好意的。
    展昭敏锐地抓住了那一丝不怀好意的目光,静静地转过脸……
    如织的人流之中,展昭不经意地,似乎是完全不带任何目的地,看向了一个方向。
    那一瞬间……目光相对!
    展昭看到了巷子口的一个人。
    那人正望着这边,显然,展昭这一个突然的举动,让那人也是愣住了。
    就在他怔愣的同时,展昭将他看得清清楚楚!
    第一次,展昭捕捉到了那个眼神的主人!这次不是揪住狐狸尾巴,而是将整只狐狸都逮着了。
    展昭眼神一凛,突然一甩手……
    那人一闪身,隐到了巷子的深处。
    然而,展昭只是伸了伸手而已,完全没有射出任何的暗器,可同时,展昭心中已经知道了他想要知道的——那人功夫不错,可以说是个相当诡异的高手,功夫以前未曾见过。
    于是,展昭又看了巷子一眼,递过去了一个警告的眼神,之后,那人转身离去。
    殷候就跟在展昭身后。
    刚才展昭的一系列举动完全是隐蔽的,动作也并不快,身边的人几乎都没有察觉,就连走在展昭身边的白玉堂,也没做出任何的反应,好似是没看见。
    然而……作为从小看着展昭长大的外公,殷候敏锐地感觉到了展昭气息的变化,或者说,他整个人都变了。
    殷候也转脸看了看那个已经空荡荡的巷子,微微地挑起眉。
    展昭的转变,让殷候诧异,同时,也有些惊喜。
    作为一个天分极高的孩子,展昭从小到大都是以一种江湖人无法理解的散漫在生活。没错,作为负有盛名的南侠客,展昭的性格却是极散漫的,他每天,每时每刻,都活得游刃有余。
    殷候了解自己的外孙是个怎样极有天分,又极度聪明的存在,以他的能力,他完全可以活得很轻松。
    展昭拥有讨人喜欢的外表、讨人喜欢的性格、极高的领悟能力、以及武学上令江湖同辈望尘莫及的天分。他从小到大就是个不会让人讨厌的存在,从小到大就是个不用怎么努力就能得到很多的人。因此,很多人都会忽略了他的性格,单纯地将他定义为一个“好”的存在。
    长辈们觉得展昭是个好孩子、江湖人觉得他是个好侠客、官府的人觉得他是个好的官差,甚至对手敌人,都觉得他是个很好相处的敌人。
    这个太过好脾气的外孙,从未办砸过任何一件事,也从未让身边的人失望过,然而……在殷候看来,展昭也正因为此,少了一些锋芒。
    一个完美的存在是没有锋芒可言的,当凡事都可以通过他与生俱来的天分和后天形成的能力轻易化解的时候,锋芒就不在了!太过完美,就等于平凡。
    相比起展昭,白玉堂、赵普和霖夜火,甚至公孙,哪怕是小四子,都有着自身鲜明的特点,有着鲜明的优点和缺点,因此大家都有一股属于自己的锋芒,展昭却从不曾有,或者说,展昭的锋芒一直被藏着,从来不曾展露。
    然而,就在刚才的一刹那,殷候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凛冽的气息从展昭的身上散发出来,他养育了这个外孙二十多年,第一次,有了这样一种感觉。
    展昭的认真,他对白玉堂的在意,让他锋芒毕露。
    “真像。”
    殷候正走神,就听到身边天尊突然说了一声。
    “像什么?”殷候不解地问天尊。
    天尊沉默了片刻,道,“以前的那个你。”
    殷候一愣。
    “我还以为他一点都不像你。”天尊突然失笑,“现在看来,他是只有一点不像你而已,其他的都像你。”
    殷候不解,“哪点不像我?”
    天尊瞧了瞧殷候,“你的一生都在失去,所以你的眼神一直那样。而你外孙的一生都未曾失去,所以他没有你的眼神……换句话说,他今天突然意识到可能会失去最重要的东西,所以,像你的那部分,醒了。”
    殷候微微地挑了挑眉,“那我可得确保白玉堂好好的,不然的话以后我乖孙都像以前那个我了,那我可吃不消。”
    天尊笑着摇头,“这倒是,迷迷糊糊的比较可爱。”
    殷候突然有些好奇地看天尊,“你倒是不担心啊?”
    天尊不解,“担心什么?”
    “白玉堂不是你宝贝徒弟么?”殷候疑惑,“你不担心他有危险?”
    天尊点点头,“担心,不过妖王说过玉堂会为我送终……于是,我觉得今天应该不会是我的死期,所以我徒弟没理由死在我前边。”
    殷候摸了摸下巴,“妖王和小四子的预测出现分歧了么?”
    “先不说这个。”天尊对着那巷子努了努嘴,“那边什么情况?”
    殷候摇了摇头,“没察觉到什么气息,可能人太多了。”
    “我也没有!”天尊有些新奇,“所有人都没察觉到,可是明显展昭察觉到了!他内力不是我们这里最高的,我们都感觉不到的气息他是不可能感觉到的,那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殷候看了看前边异常镇静的展昭,以及展昭身边异常平静的白玉堂,良久,叹了口气道,“他们身上,总会有一些超越我们的地方吧。”
    “这倒是。”天尊点点头。
    白玉堂就在展昭身边走着,突然道,“猫儿。”
    展昭转过脸看他。
    白玉堂提醒,“你不要那么紧张。”
    展昭微微一愣,指了指自己,“我看着紧张么?”
    白玉堂摇了摇头,“你看着不紧张,但是我感觉你很紧张。”
    展昭试着稍微放松了一些,但有些事情还是在意。
    “猫儿。”白玉堂低声说,“无论小四子看到了什么,那应该只是一个画面而已。”
    展昭皱眉,想起刚才小四子描述的画面,有一种心抽紧的感觉——绝对不能发生!
    “有时候,看到的未必是真的。”白玉堂却突然说。
    展昭微微一愣。
    “太专注某一点,可能会忽略其他的点。”白玉堂道,“命运不可能改变这种说法是胡扯。”
    展昭惊讶,“你相信命运会改变?”
    “命运时时刻刻都在改变。”白玉堂道,“就好像说小四子叫了喜儿一声,喜儿摔倒了,也有可能小四子没叫她,她摔得更惨。”
    展昭听得出神。
    “无论小四子看到的是什么,但面对的是我们自己。”白玉堂道,“不要被所谓的命运蒙蔽了双眼,所以……”
    展昭看他。
    白玉堂轻轻拍了拍他肩膀,“放松,太紧张会影响你的判断。”
    展昭无奈地看着白玉堂,但同时……他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那种紧张的压迫感觉瞬间消除了,眼神也不再是刚才那样有些吓人了。
    后边,殷候惊讶地看着展昭的变化,“哎呀,真是被你徒弟吃得很透啊……”
    天尊却是突然摸了摸鼻子,“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什么味道?”殷候看他。
    “像是……什么烧着了……”天尊的话没说完,忽然,地面微微地一颤。
    众人下意识地停下脚步,就在这一刹那……只听到“嘭”一声巨响,瞬间,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人群爆发出尖叫声,闹哄哄的人开始疯了一样四散奔逃,惨叫声传来。
    众人下意识地一跃上了房顶,离开骚乱的人群。
    等到了屋顶上,定睛看……
    就见不远处,也就是集市中心的一座大宅突然爆炸起火,四周围不少宅子都震塌了。这里是闹市,而且人多,瞬间混乱了起来,人挤人人踩人,一下子乱了套。
    “糟了!”赵普站在屋顶看着下边的惨状,“要踩死好多人的!”
    欧阳少征让影卫赶紧回应天府和城门外去叫来人马维持秩序,其他人下去救人。
    有不少人都被撞到了。
    一旦发生这种混乱拥挤的情况,最可怕的就是被撞到,特别是老弱妇孺,因为随时随地可能被踩死。只要将被撞倒的人扶起来就没事了,另外就是要控制人群,让他们不要慌乱。
    众人纷纷下去救人,展昭还有一些顾及白玉堂,但是此时乱糟糟一片。
    展昭顺手扶起了几个被撞到的小孩儿,带到没人的地方,突然……那目光又出现了。
    展昭抬起头——虽然他在白玉堂几句话的开导之后放松了下来,然而,那种不知道为何变敏锐了的感觉却依然存在。他望向那目光的来源之处,却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随着那目光而去,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展昭一皱眉,纵身一跃追了过去。
    ……
    白玉堂追到了应天府西城的郊外,一片林中空地之上。落到地面,云中刀轻轻拄着地上一块突起的石头,开口,“出来吧。”
    话音落下,就见前方的一棵大树后边,不紧不慢地,走出来了一个人。
    白玉堂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人,三十多岁,一身青衫,神情阴郁,眼神样貌……怎么说呢?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药还是练了什么邪功,又或者五官的距离有些问题?一句话形容——不像好人!
    白玉堂看了看那个长得邪恶异常,但却素不相识的男人,开口,“一直跟踪展昭的就是你?”
    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白玉堂,笑了。
    白玉堂微微皱眉,笑起来更加的不像好人了,不知道怎么搞的,鬼气森森的感觉。
    “你竟然真的一个人追来,还故意甩开了其他人,省得我费心思。”那人开口,声音干哑,令人生厌。
    白玉堂依然没什么表情,更没什么情绪,“你费心将我引来,有什么赐教?”
    “呵呵呵呵……”那人发出一串听着有些气喘的笑声,“自然是要你的命了。”
    白玉堂似乎很感兴趣,“要我的命总有个理由,我并不认识你。”
    “哦……”那人轻轻摇了摇头,“我本人是很不想杀你的,你好歹是青年才俊,长得那么好看,天分那么高,死了多可惜啊。”说着,他话锋一转,“不过么……谁叫你是展昭重视的人呢?”
    白玉堂眉间微微地一动,“你果然是针对展昭?”
    “呵呵。”那人的眉眼微微地弯了起来,“展昭么,我也与他无冤无仇,只不过,他是殷候的后人。”
    白玉堂点了点头,“这么说,是针对殷候?”
    那青衣人笑容在脸上绽放,“我不妨简单一些告诉你,只要是能让殷候和展昭感觉到痛苦的,我都会做……嗯……虽然时间提早了一些,不过也差不多了,于是,第一个给展昭重重打击的方法就是——杀了你!”
    白玉堂轻轻挑起了嘴角,“是么,果然一切都是针对展昭……那为什么提前了呢?”
    青衣人呼吸似乎有些急促,“我有些等不及……”
    “因为展昭越来越像殷候么?”
    只是没等他说完,白玉堂突然打断了啊,“你被那个眼神和那个气息刺激到了么?对了,你出门前看黄历了么?”
    青衣人忽然微微地一愣。
    “在我面前说要害展昭?”白玉堂忽然笑了,“找死两个字怎么写,没人教过你么?”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