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274  

2013-10-07 18:34: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274章 咒杀

 清风朗月。
    展昭和白玉堂大模大样拖着手回了映雪宫,就准备洗漱休息。
    一起洗脸一起伸手拿帕子擦脸的动作有些同步,不知道为什么,彼此袖子擦过手背的感觉,说不出的带着点暧昧。
    忙碌了一阵之后,两人终于是躺下。
    对角而放的两张床,让两人躺下后还能看到彼此……当然了,展昭那张新搬来的小床使用率较低,大多是忙到半夜,一起迷迷糊糊一靠,就躺在白玉堂那张大床上了……今天依然。
    两人刚刚躺下,展护卫还没来得及感受一下白玉堂这张大床的舒适柔软,就听到远处,传来了清晰的一嗓子——诈尸啦!
    ……
    九王爷一张乌鸦嘴,刚说出“诈尸”俩字,周围几具尸体,“嘭”地就弹了起来,原地坐着。
    最诡异的是有几具的胸口都已经被公孙划开了,血淋淋的开膛破肚的彻底死透了的,但却就这么坐着,别提多诡异了。
    “哇!”赵普一把搂紧公孙。
    “你干嘛!”公孙也毛了,他这会儿只是盯着那几具尸体看,想不明白为什么尸体会突然坐起来,他见了那么多尸体,从来没碰到过这种事。
    赵普搂着公孙不放,嘴里还喊,“诈尸啦!”
    “诈尸你搂着我干嘛?!”公孙无语。
    “怕!”赵普越搂越紧,整个保住。
    公孙就想抽他,“我扑你才对吧?你不大将军么!”
    赵普愣了愣,撒手,随后张开怀抱,“那你搂我!”
    公孙白了他一眼,就要往尸体旁边跑,只是刚跑出两步,又被赵普从后面扑上来搂住,九王爷依旧扯着嗓子喊,“诈尸啦!”
    赵普第二声喊落下的同时,瞬间,院子里扑进来几个影卫,都连滚带爬的。
    紫影来得太急,脚下不稳被门槛绊了一下直接滚进了屋子。他爬起来一眼看到验尸房里坐着的尸体,紫影学着小五“嗷唔”一嗓子,窜起来扑住一旁的赭影熊抱住,“娘!诈尸了!”
    赭影无语地看着紫影——谁是你娘?!
    这时,展昭和白玉堂也赶到了。
    一眼看到尸体坐在验尸房里,五爷转身就要走,展昭抓住,“进去参观下。”
    白玉堂一脸嫌弃。
    与此同时,霖夜火和邹良也赶到了,还有背着小四子来看情况的萧良。
    小四子捧着脸拍了拍萧良的肩膀,“小良子我们走近点看看!”
    “哦!”萧良就要往前跑,不过被随后赶到的欧阳少征和龙乔广拽住了。
    众人站在仵作房门口看着眼前的奇景——都只觉得费解!
    那几具尸体坐起来之后,并没有真如“诈尸”一般变成僵尸到处袭击人,也没再站起来有另外进一步的行动,而是就这么坐着,全身绷紧,还有些抖动的感觉。
    公孙莫名觉得有些不对劲,就想过去看看,但赵普跟八爪鱼似的抱得他很紧,就是不放手。
    公孙无语,拽他胳膊,“你干嘛啊?”
    “诈尸啊!”赵普认真,“人家害怕!”
    几个影卫嘴角抽了抽……他们家元帅这是公然耍流氓呢?
    公孙气得直踹他小腿,“你战场上什么尸体没见过,诈尸怕个毛啊!放手啦!”
    赵普就是不放,“别去,小心被咬着!”
    没一会儿,院子里围满了人,陆雪儿和白夏都赶来了,殷候还拽着睡眼惺忪的天尊,无沙大和尚据说听到“诈尸”一声后念了声“阿弥陀佛”,就翻身继续睡了。陆天寒忙着拽住兴奋的要来抓僵尸的陆凌儿,不让她来作怪,也没来。
    正在众人都盯着那尸体看的时候,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就见那些僵硬地坐着的尸体,忽然剧烈地抖动了起来。
    众人下意识地看了看地面,又感受了一下——没地震啊!
    “啊!”
    正这时,就听到公孙惨叫了一声。
    众人一起望过去,赵普也下意识地手一松,愣住。
    公孙就要跑上去,但赵普回过神一把拉住他,也不像刚才嬉皮笑脸的了,而是一脸严肃,“不准过去!”
    几个影卫都散开,警惕地戒备着那几具尸体。
    众人都缓缓地走进了仵作房,就见那几具尸体突然干裂,满身的皮肤硬化之后,身上出现了无数的裂纹,之后,随着裂纹的越来越密集,尸体开始崩裂……不消片刻之后,碎裂城了几堆泥灰。
    公孙张大了嘴,良久,只是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
    这时,庞煜和包延揉着惺忪的睡眼走了过来,见众人都傻站在房间里,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啊?!”公孙想不通,去看那些尸体……但是一床一床看过去,只剩下了一堆一堆的碎裂灰土。
    “啊!”
    就在众人惊诧得说不上话来的时候,却听到包延突然喊了一嗓子。
    众人一起回头看他,就见他转身就跑了。
    庞煜不太清楚怎么回事,就也追着他去了。众人都有些纳闷——包延不是个怕尸体的人啊,怎么了?
    门口,包大人和太师也刚刚过来,就看到包延一头冲出去,急急忙忙往房间的方向跑去。
    包大人和太师对视了一眼,走到仵作房,也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先生。”展昭低声问公孙,“怎么回事?”
    公孙摇头,“我刚才检查的时候还好好的一切正常,但是尸体突然就……”
    “找到了!这里有!”
    这时,就见包延手里拿着一卷卷宗狂奔回来,“我看到过这个!”
    众人都看着他。
    包延走到了桌边,将手中一卷卷宗摊开,就见那是龙图案卷里头的一卷。
    之前包拯等人从黑风城转道赶来映雪宫的时候,包拯吩咐过包延,让他找一找塎州府一带有没有什么旧案,可以一并办了。
    可塎州府地方太小,近几年真的没有什么案件,所以包延就开始往前边找。这不,他前几天刚刚看到六十年前的旧案。其实也不算旧案,就是记录了一个未解决的怪异事件,也只是提了一笔而已。
    那个事件被描述成了“咒杀怪案”。因为年代太过久远,所以事件起因结果都不详。只是提到,六十年前附近连续死了多人,都毫无征兆,仵作也验不出死因。但是死后陆续出现了尸体碎裂化为灰土的现象……有人称,是巫女落咒造成的,而这一系列咒杀案件的嫌疑人就是——白月云。
    看到此处,众人都下意识地抬头看白玉堂。
    白玉堂一头雾水,首先,他对白月云一点都不了解,毕竟隔得代数太多了。另外,咒杀这种说法他也觉得不是很靠谱,何况还咒成了沙那么厉害……
    众人胸中又添了疑惑,公孙拿着竹签摆弄着碎灰土,十分郁闷。
    赵普见他没精打采的,就安慰他两句,指了指一旁托盘里的两个肺,道,“瞧,不还给你留下了两个肺么?也幸亏你连夜调查了,不然连一个肺都留不下来……”
    赵普的话说完,众人才注意到……虽然尸体是碎成了渣渣,但被公孙事先取出来研究的那个涨了血水的肺,却是十分的正常。
    “这么说。”公孙凑过去,盯着那两个肺看了看,又回头看了看那堆泥沙,摸了摸下巴。
    “乾老大和乾老二的尸体呢?”公孙问。
    紫影指了指隔壁房间。
    众人一起跑去了隔壁的房间……出乎预料的是——乾老大和乾老二的尸体却是安然无恙。
    公孙围着尸体转圈。
    展昭问,“不一样的死法么?”
    公孙轻轻摇了摇头,跟众人说,“给我找些冰来。”
    没一会儿,辰星儿拿着个脸盆,里边放了好些冰渣跑了进来。
    公孙将眯着眼睛,抽出刀开始各种切尸体。
    众人都皱着眉头在一旁看着,白玉堂就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的,有些不解自己为什么要站在这里看这些,不过他也走不了,因为展昭还抓着他的手呢。
    白玉堂无奈看展昭,这也算展昭的某种猫性么?看自己为难的恶趣味。
    没一会儿,就见公孙从乾老大的肚腹里取出了一样东西来,应该是胃。
    公孙将那个胃放到了盛满冰渣的脸盆里,然后剖开来……从胃里,公孙取出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样不应该出现在胃里的东西——一颗完整的,珠子。
    那是一颗类似于白玉珠子一样的东西,滚圆滚圆,硬邦邦的。众人都不明白是什么。
    公孙又将路老二的胃也弄开,果然,也找到了一枚一模一样的珠子。
    公孙跑回去隔壁,在那一堆灰土堆里翻找了一下,不一会儿,被他找到了一个类似于蛋壳一样的东西。那是一个滚圆的壳,大小和那几颗白玉珠接近,表面没有光泽,却是空心的,边缘破了个洞,感觉像是刚刚孵出小鸡的蛋壳相仿。
    “这是什么?”众人都不解。
    公孙微微皱起了眉头,“冰种子。”
    “什么冰种子?”众人没听明白。
    “我只在医书上看到过一次。”公孙皱眉,“这才不是什么咒杀,而是彻头彻尾的毒杀……不是!确切地说是用毒将尸体毁掉!”
    “冰种子是一种下毒的方式。”公孙给众人解释,“就是先将毒药冻成一个个小的冰块,然后在外面刷上一层硬化的草药,再搓成团状。等草药硬化之后,就会变成一颗珠子,感觉像是玉石一样,这种方法,是为了用来下慢性毒的。”
    “哦……”赵普听懂了,“意思是这样剧毒吃下去之后不会马上死,而是会等到毒液融化,融掉草药壳流出来,人才会中毒,对么?”
    公孙点头。“但是这种冰种子在人死了的情况下,草药层破起来会很慢很慢。温度上升的时候,会加速毒药冰块的融化,隔壁房间里的尸体先融化了,是因为我怕冷,所以房间里放了暖炉。之所以尸体会坐起来,是因为冰种子里放的是类似融尸骨粉之类的药物,尸体从筋骨开始往外硬化收缩,所以尸体会‘坐’起来。而乾老大和乾老二的尸体一直都被冷藏,所以这两颗冰种子都没有融化。还记不记得之前有人怀疑说是白夫人涉嫌杀死乾老大和乾老二,因为两人的尸体是湿润的,感觉像是周身被冻成了冰,刚刚融化。”
    众人都皱眉,“这法子是为了保证着两颗冰种子不先融化?”
    公孙点头。
    “哎呀!”
    正说着,就听展昭叫了一声,“那大和尚呢?”
    众人也一惊。
    但公孙轻轻摆了摆手,道,“放心,如果大和尚也种了这种毒,以正常人的体温和肠道蠕动,他早就毒发身亡了!”
    为了确保万全,赵普还是叫一个影卫去看了一下,很快,影卫回来禀报——大和尚安然无恙。
    “所以说。”白玉堂看了看那几具尸体,“这些毒是死后下的。”
    “不止!”公孙认真道,“刚才酒楼里温度不低,也就是说,是就快离开酒楼的时候,有人用内劲悄无声息地将冰种子打入了尸体里,应该不是在胃里,不然不会那么快融化。尸体是斗殴而死的,身上多少有些伤痕,所以我没太注意……而这乾老大和乾老二,则是死前吞下了冰种子之后,立刻被杀。”
    “这么说,那凶手刚才岂不是就在酒楼里?”展昭皱眉。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都开始回想——离开酒楼前,什么人碰过尸体?
    “少林寺的和尚肯定碰过尸体。”公孙回想,“幽魄门的也可能碰过,比武的时候裕暮迟、黒尸老怪他们,都可能碰过。回来的时候兵荒马乱的,刘宏的禁军也帮忙抬了尸体,很多人能下手。”
    “是什么人呢……”展昭问,“如果六十年前就发生过这个案子,那会不会是蛇老怪和黒尸老怪两个老人?”
    “有可能。”白玉堂点头,“黒尸老怪是毒人,善于用毒,而且他一直在跟尸体打交道,自己都练成了活死人,难保他没研究过什么折腾尸体的方法。”
    众人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一只不说话看热闹的殷候和天尊。
    天尊还睡眼惺忪的,打着哈欠,神态举止和这会儿的小四子接近,只是小四子已经困得在萧良的背上睡着了。
    殷候摸了摸下巴,摇头,“以前没听过什么冰种子下毒,当然了,白月云也没施展过这种咒术,我们也是头一次见。”
    “可惜……”包延叹气,“尸体没了,证据也没有了。尸体上应该是有什么线索,对方才会毁尸灭迹。”
    众人都有些惋惜,尤其是公孙,似乎很自责。
    展昭和白玉堂都安慰他,这事情没人能事先想到,又不是神仙。
    赵普也点了点头,“有时候塞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起码现在我们知道,那个什么黑莲,就在之前那帮白道或者黑道……或者,禁军里头。”
    ……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