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287  

2013-10-22 09:47: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287章 陈规陋习

 展昭摘掉鬼面人的面具,众人凑过去一看,就见是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样子么,怎么说呢,很平凡很普通,以前从没见过。
    但是淳华和王琪却跳了起来,认出了那个人。
    “认识?”展昭好奇问。
    “他叫刘守开,不久之前刚刚被书院开除的。”淳华说。
    “被书院开除?”赵普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人,问,“这么大了还念太学?”
    淳华小声说,“他只有二十岁。”
    赵普一挑眉。
    众人也重新打量了一下那鬼面人——怎么说呢,长得有些老啊!或者说,眼神很老成,起码看着比天尊老很多……
    刘守开并不说话,皱着眉头看着众人,虽然被点着穴道无法动弹,但从他的面部表情上,倒是也看不出惧怕,或者被认出来的尴尬。
    “他为什么被开除?”展昭好奇,“做了什么违反太学规定的事?”
    “不是,其实不怪他。”王琪小声说,“因为他爹贪赃枉法,被贬了官,所以……”
    众人都暗暗皱眉,太学在建学之初的确是官学,只有七品以上官员的子嗣才可以参加。但是后来放开了一些,各地出类拔萃的学生,就算家中无人做官也可以加入,但是必须身家清白,三代以内不得有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否则一律不予入学。官员被贬子嗣被开除出太学的事情,并不少见。
    众人都有些同情地看了看那刘守开。
    展昭解开他穴道,刘守开冷眼看着众人。
    “那个鬼面人是谁?”展昭问。
    刘守开没说回答,只是冷笑了一声,看了看淳华和王琪两个人身上的太学学袍,开口,“这件衣服,真叫人恶心。”
    众人都皱眉,太学的学生袍除了样式十分好看,用料也考究之外,关键还是荣誉的象征!所有念书人都以穿上太学学袍为荣,连很多大人都这么教育家里的小朋友,好好念书,以后能上太学,光耀门楣……
    刘守开作为曾经太学的学生,竟然说这套衣服恶心,让众人有些费解,难道是因为不满被开除?
一旁,白玉堂看了刘守开一眼,似乎有什么疑惑,不过没多说。
    包大人让人将刘守开押回开封府,他要亲自审问。
    众人也不耽搁了,回开封府去。
    包延好奇地跑上去问展昭,“展大哥,你们阴阳殿试了没?”
    “试过了。”展昭点了点头,“不过是骗人的。”
    “阴阳殿?”天尊好奇地凑上来,“是什么?”
    还没等白玉堂回答,淳华和王琪就跟天尊解释了起来。
    两人显然是对这位传说中的武林至尊非常崇拜,天尊仙人一样的样子可能也符合两个书呆子对江湖的各种幻想,于是,两人跟两只小麻雀一样围着天尊转来转去,叽叽喳喳说不停。
    展昭见白玉堂一直不说话,就问,“怎么了?”
    白玉堂看了看他,道,“不觉得刘守开的功夫太好了么?”
    “不算太好吧。”展昭说。
    “我不是说单纯论功夫,江湖人里面的确不算特备好。”白玉堂示意展昭看一下太学那几个学生,“太学的学业非常重,基本的时间都用来念书了,哪儿还有时间练功,刘守开的身手更像是江湖人。”
    展昭觉得的确是这么回事,摸了摸下巴琢磨了会儿,问欧阳淳华,“刘守开被开除了多久?”
    “不久,三个月左右。”说着,淳华还皱着眉头道,“讲起来奇怪哦,这刘守开怎么突然武功变那么好?我记得以前跟我差不多是个半吊子,我估计还比他厉害点。”
    展昭微微一挑眉,一旁欧阳少征插了一句,“连你都打不过?这么没用?”
    淳华眼睛就眯起来了,瞟着他舅舅表示不满,“整个太学我最能打了!”
    欧阳一撇嘴,“吹。”
    “真的!”淳华着急。
    “真的啊!”王琪也替淳华作证。
    欧阳一惊一乍逗他,“那你岂不是棉花堆里的草包?”
    “你讨厌!”淳华臊得脸通红,。
    一旁赵普瞪欧阳,“你也是,这么大个人总欺负他个小孩儿干嘛?你家一窝武将好容易出个文曲星。”
    “就是!”淳华凑到赵普身后,对欧阳少征做鬼脸。
    欧阳其实嘴上虽然逗着外甥,心里正经挺有些后怕,刚才万一淳华有个好歹,家里非翻天了不可。
    这几个小的,每一个都来头不小,那鬼面人竟然连他们都敢动,究竟什么目的?
    几人这么一闹,气氛倒是轻松了些,展昭就见白玉堂还是沉默不语,就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白玉堂微微一挑眉,摇了摇头。
    展昭眯着眼睛拽着他走到一旁,“有什么事瞒着我?”
    白玉堂看了展昭一会儿,叹了口气,“如果我说我同意刚才刘守开说的话呢?”
    展昭微微一愣,不解,“哪句?”
    “太学那身衣服很恶心。”白玉堂道。
    展昭“噗”了一声,拍白玉堂的肩膀,“我知道你不喜欢灰不拉几的颜色。”
    白玉堂看着展昭。
    展昭逗了白玉堂两句,见他还是没有要笑的意思,意识到,他应该不是真的讨厌太学那件衣服,而是,有别的什么事。
    展昭跟他慢慢往前走,边问,“你干嘛觉得那身衣服恶心?”
    “刘守开他爹贪赃枉法也好,杀人放火也罢,跟他有什么关系?”白玉堂问,“为什么连他也要开除?”
    展昭点了点头,“的确规矩叫人无奈。”
    白玉堂继续走不说话。
    “还有呢?”展昭问,“还有什么让你讨厌太学?”
    白玉堂愣了愣,瞧着展昭。
    “乖,老实交代。”展昭摸了摸白玉堂的脑袋,“你就是个直肠子,开心不开心都在脸上。”
    白玉堂盯着展昭良久,说,“他们都说我面瘫。”
    展昭让他逗乐了,跟哄小孩一样捏捏他腮帮子,“嫑生气,你不瘫的,面部表情不晓得多丰富,是他们眼神不好。”
    白玉堂无奈看着展昭,对着他什么气都没了。
    叹了口气,白玉堂道,“我以前有个朋友,也是个读书人。”
    展昭抱着胳膊听。
    “他的文采见识,和公孙有些接近。”白玉堂道。
    “这么厉害?”展昭惊讶。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很年轻,机智风趣,有抱负,他那时候刚刚考上太学,准备学成之后一展所长。我们约好了一年之后在开封喝酒。”白玉堂道,“但是一年后,我看到的是送他出殡的队伍。”
    展昭皱眉,“为什么?他遭遇不测了?”
    “我后来查了一下,原来他爷爷的父亲,也就是他太爷,曾经犯有偷盗罪。”白玉堂道,“他太爷是他三代以内,他因为在太学成绩太好,表现又优秀……遭到同窗排挤。有几个同窗将他三代以内所有的亲戚都查了一遍,之后告发了他太爷的事情。然后他被开除了,还有瞒报身世的官司要打,前途尽毁不说,还成人笑柄。他因为此事郁郁寡欢,被开除当晚喝酒买醉,深夜行路时,不慎坠入开封城中的那条河里溺亡,死的时候才十九岁。”
    展昭皱眉,看白玉堂,“所以你讨厌太学?”
    “我了解,江湖、官场、军营、书院,只要有争名夺利的地方,都有些叫人不喜欢的事情,但是那一身衣服。”白玉堂说着,看了一眼前边活蹦乱跳的王琪和淳华穿着的那件太学的袍子,“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天之骄子才能穿上,但是一切的天分和努力,都能因为一件跟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而被全部抹杀,标榜最公平的却最不公平,你说恶不恶心?”
    展昭听完后,也无奈地看了看白玉堂。
    这时,前边不远就是白府,白玉堂对展昭道,“我回府拿点换洗的衣服,你们先走,我一会儿追上来。”
    “哦……”展昭点了点头,看着白玉堂跑进白府,天尊也跟着他跑了,边跑还边说,“玉堂啊,为师埋在院子里的酒满十年了喔,我们挖出来喝么?”
    白玉堂哭笑不得瞧着他,“你这倒是记得清楚。”
    天尊一挑眉,“那是!事情分重要的和不重要的!”
    白玉堂无奈,让白福帮天尊去挖酒,语气轻松,似乎并没有不悦,刚才的事情只是带过而已。
    开封府众人继续往回走,展昭走在队伍的最后边,边走,边回头看身后越离越远的白府,微微地皱眉——白玉堂的确是不喜欢官场的人,他除了太学之外,应该也不太喜欢开封,毕竟这里是皇城。
    “展护卫。”
    展昭听到有人叫他,就抬起头,见是包拯。
    包大人道,“八王爷要回府了,不过多罗被派去办别的事情了,你送送王爷吧。”
    “哦,好。”展昭点头,就陪着八王爷拐弯,往另一条路走,回王府去了。
    展昭和八王爷并排走着,边走边想着心事。
    其实,刚才展昭和白玉堂的对话,八王爷都听到了,他见展昭心不在焉的,就知道白玉堂几句话,展昭可能走了心了。所谓关心则乱,太在意的,自然想的也多。
    八王爷淡淡笑了笑,跟展昭闲聊,“白少侠似乎很喜欢开封。”
    展昭眨眨眼,看八王爷,“他的样子像喜欢开封么?”
    “是啊。”八王爷点了点头,“他住这儿好久了,没见他回陷空岛。”
    展昭想了想,“嗯……”
    “开封府一定有他很喜欢的人或者事情。”八王爷笑呵呵地说。
    展昭越发难过——是啊是啊,都是猫爷的错,猫爷把风流天下的白五爷困在开封了。
    “不过,开封的确是个好地方。”八王爷轻轻地拍了拍展昭的肩膀。
    展昭看着八王爷。
    “有些事在江湖无能为力,但在开封,却可以解决。”
    此时,已经到了王府门口,八王爷笑着跟展昭说,“明日,我会跟皇上提议废黜太学陈规陋习的事情,其实之前皇上也提起过有些规矩太过严苛,适当的时机可以废黜,这就是最适当的时机了。”
    展昭一愣。
    八王爷说完,笑着对展昭摆了摆手告别,“早些回去吧。”
    展昭傻呵呵点点头,看着八王爷进了王府,突然明白过来——白玉堂其实并不是个愤世嫉俗的人,刚才的情绪化的确是稍稍有些反常,现在想想,敢情和之前求雨的事情一样,他是有意说给八王爷听的啊!为的是借此时机让八王爷告诉赵祯,改掉那些不合理的陈规陋习。
    展昭望了望天,那只狡猾的耗子!不过,展护卫的心情明显地好了,转身往回走,想着路过白府的时候进去瞄一眼,看白玉堂走了没,没走就等他一起走,说不定拐过街角就碰到了。
    展昭往前跑了一阵,忽然停下了脚步,站在了夜深人静的开封大街上。
    夜晚的风,卷着地上的枯叶滚过,发出轻微的声音,薄薄的雾气,让空无一人的街道显得更加冷清……
    展昭站定之后,微微侧过脸,眼角的余光扫向身后的大街。
    过了一会儿,展昭开口,“你找我是准备自首么?”
    展昭的话音落处,就见他身后的长街边,一个黑暗巷子里,缓缓地走出来了一个人,白森森的鬼面,在这夜色之中,显得尤其的刺眼。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