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285  

2013-10-21 10:01: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285章  血字玉璧

 火势迅速蔓延,熊熊的烈火正吞噬太学的西苑,那里正好是学寮的所在。二五零书院此时已经入夜,不少学生都回学寮休息了,火势来的突然,浓烟滚滚之中,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瞬间乱了方寸。
    就在这十万火急之时,展昭和白玉堂赶到了,跃入书院救人。
    外边,赵普带着影卫们也到了,皇城军的水龙队随之而来,众人开始救火。
    学生们有序撤离火场,赵兰等人也跑到了太学门口,帮着公孙和赶来的郎中一起处理被烧伤的学生。
    两边都火势熊熊,相比起来,当然救有学生的太学比较重要,众人只能看着那唯一剩下的一处阴阳风水汇聚之所付之一炬。
    没一会儿,影卫们跟赵普回禀,“学寮里没有人了,火势也控制住了。”
    展昭和白玉堂也出来了,一身的烟灰,两人边拍衣服,边一起望向一旁的废宅。
    “救不了了吧?”赵普问。
    “水不够了。”欧阳看了看水龙车,就剩下一辆还满着,其他的要等后面的队伍运来,这么大的火,没死人已经是万幸了。
    展昭皱眉,又看了看那座废宅,“可惜了……”
    “也未必。”白玉堂巧了那辆剩下的水龙车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主意。
    “这都能救?”展昭好奇。
    “我没试过,可能能行。”白玉堂说着,又看了看那火场。
    “你想怎样?”赵普问白玉堂。
    “我小时候听我师父讲过一个法子,他以前貌似那么干过。”白玉堂说着,抬腿一脚将那水车踹了出去……车子被踹得飞起,直飞向那熊熊燃烧着的废宅上空。
    只是,相比起那烧着的宅子来说,水车显得很小,有一些杯水车薪的感觉,一车水能干什么呢?
    展昭似乎是领会了什么,抽出巨阙挥了几剑……与此同时,白玉堂已经跃上了半空,对着那辆因为被巨阙送出的剑锋扫过,正四分五裂的水车送出了击掌内力……
    瞬间,一股寒意袭来,这种内力众人都见天尊使用过,随着白玉堂的掌力,那水车里的水瞬间散开变成了白色的碎冰渣,风一吹,散开一大片。可能是因为下边的火太热,众人就看到房舍的上方产生了一层白色的水雾升腾
上了半空之中……
    下边众人好奇地看着,也不明白这有什么用,虽然挺好看的。
    白玉堂落地的同时,抬手对着那片区域射了两支响箭,响箭在天空中炸开,光亮如昼,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不过就在众人都仰着脸望天空的时候,白玉堂却是回头看了一眼。
    他看的不是别人,而是正坐在赵普肩膀上,好奇地看着他的小四子。
    小四子就看到白玉堂突然轻轻地一拍手,似乎是不经意,又似乎有意……
    赵普正看着天上那一片亮光不知道白玉堂意欲何为的时候,就听到脑袋上传来了“啪啪啪”三下拍手掌的声音。
    赵普仰起脸,就见小四子正双手合十,默念,“下雨吧。”
    赵普微一挑眉……
    两道响箭亮过之后,一切似乎又恢复了正常,火势依然旺,天空之中除了有些云雾之外,没有任何的变化。
    正在众人有些疑惑地望向白玉堂的时候,忽然,都安静了下来。
    在场众人都下意识地做着一个侧耳倾听的动作,因为……空中传来了“轰隆隆”的雷声,起先有些闷的,但突然……
    一道闪电划过天空。
    随着人群发出欢呼声,大雨倾盆。
    一场突如其来的滂沱大雨,将火浇灭,连同那座废宅也被挽救了下来。虽然被烧成了焦黑色,但房子还是屹立着。
    包拯问公孙,“先生,被烧过没问题吧?”
    公孙淡淡一笑,“自然没问题,只要房子在就行!”
    包大人笑着点头,也双手合十,“真是老天保佑。”
    欢呼的人群之中,展昭胳膊轻轻一碰白玉堂,“这雨是你变戏法变出来的呢,还是小神仙求来的呢?”
    白玉堂也一笑,“那要问老天爷了。”
    这雨也邪性,只是一晃而过,火一灭,雨也差不多停了。
    “果然是真的啊。”
    这时,带着另一队水龙队刚刚赶到,正好目睹了那一幕的戈青走到白玉堂身旁,道,“我以前也听过,一百年前天尊求雨的事情。据说是天尊用内力,让水汽直接变成雨云,然后射上响箭引雷降雨,灭了那一场差点毁灭皇
城的大火,原来是真的啊!”
    戈青看着白玉堂的眼神满是崇拜,当然了,至于是在看白玉堂,还是透过白玉堂看一百年前的天尊,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展昭则是对白玉堂一挑眉——敢情当年天尊也是这么求的雨啊?
    白玉堂摸了摸下巴,一笑——差不多吧,就是妖王的雨估计比小四子的大些。
    展昭无奈摇头,也亏得白玉堂能想到。
    小四子这会儿被赵普抱在怀里,用袖子挡着雨,看着萧良边蹦跶边庆祝下雨了,也很开心。
    随后是忙碌的救火过程。
    戈青跟包大人说,“皇上听说太学着火所以让我来救火,如今已经火灭了,大人先入宫吧,别耽误了饮宴。”
    包大人看了看已经跑进那座宅子的展昭等人,估计这几人是没心情去饮宴了,于是拉着一个劲感叹神奇的八王爷,进宫去了。
    展昭和白玉堂走进那座废宅,就见满地的瓦砾。
    霖夜火走到一根立柱旁边,看了看已经烧成焦炭的柱子,皱眉,“火是从内部往外烧的,这里有人浇了很多的火油。”
    “帘子上也有。”邹良捡起一块快被烧没了的布帘闻了闻,“火油味道很重。”
    “看来,有人要烧了这废宅,又偏偏那么巧我们今晚准备用废宅试阴阳殿。”展昭抱着胳膊,“这欲盖弥彰也退明显了。”
    “展大哥。”
    这时,外头包延跑了进来。
    展昭回头看他,就见他心急火燎的,有些不解。
    “太学里有个夫子死了!”包延急着说。
    众人都一愣。
    赵普皱眉,“怎么可能?人不是都救出来了么?太学这点火根本烧不死人。”
    “不是!那夫子是被人从东苑抬出来的,东苑根本没着火,他也不是被烧死的,胸口有伤!”包延摆手,示意众人赶紧去那边看。
    展昭等人跑出废宅,到了太学门口。
    此时,戈青已经带着皇城军将围观的百姓疏散了。
    公孙正看地上一具尸体,皱着眉头。
    展昭走过去看,发现是一个大概四十多岁的先生,胸口衣襟都染红了,看得出是一箭穿心,早已断气。
    一旁,好多太学的学生都在哭,赵兰也在哭。
    淳华和王琪都眼圈红红皱着眉头。
    “这是谁?”展昭问。
    “是王夫子。”淳华回答,“叫王学允,是大学士。”
    “他人很好的,又风趣,谁这么狠心杀了他?”王琪不满。
    展昭虽然对官场了解不算多,但知道皇城之中王姓的官员很多都是王丞相家族的,王家也是书香门第,出了很多的文人,这位王学允……
    见王琪边擦眼泪边让书童赶紧回去通知他爹,展昭就猜到,估计这位夫子和王丞相的确是沾点关系的。
    “展大人!”
    这时,就看到有几个太学的学生跑了过来,到了展昭眼前,七嘴八舌就说,“我们看到放火的人了!他戴着个鬼面具!”
    “他一手拿着火把,一边浇火油,我们去阻止他,他还踹开我们。”
    “很凶悍然后功夫很好!”
    “他放了火之后我看到他往东边去了!”
    “对啊!杀夫子的说不定就是他!”
    ……
    展昭皱眉,让王朝马汉和张龙召虎带着士兵往东边去搜查。
 
    其余众人对视了一眼——又是鬼面人!那他制造这场混乱的目的,究竟是要烧掉废宅,还是杀掉王夫子?
    “展……展大人!”
    这时,就见两个学生扶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夫子走了出来。
    众人都认识,这老头姓林名萧,林夫子,今年都七十多岁了,大学士,不止是太学的夫子,更是先皇和当今皇上的夫子,也教过赵普。老头德高望重,太学除了包大人,很多事情都是他说了算,每年缝大考小考,他也都会
参与阅卷和出题。
    林夫子这会儿像是上了什么火,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要不是有两个学生扶着,估计就要一头栽倒了。
    他跌跌撞撞出来,边叫展昭“你快来看看呀!”
    赵普上前一步扶住他。
    “王爷……王爷你也在啊!”林夫子声音和手都在抖,“真是胡作非为,胡作非为啊!”
    公孙给老头在耳后和脑门上扎了几针,让他平复一下心情。
    展昭问两个扶着他的学生,“怎么了?”
    “先帝御赐的白玉壁被写得乱七八糟的。”两个学生让展昭进去看看就明白了。
    众人面面相觑,谁都知道,先帝赐给太学一面白玉墙壁,上边有浮雕。雕刻着历代才子文豪的诗文和绘画,做的十分精致,是太学的标志。
    众人跟着几个学生走到太学里边。就见矗立在太学最大的锡庆书院前边的那块雪白的碧玉墙上,有人用血写了一首诗,不是,确切地说,是一首歌谣……展昭等人都分外熟悉的一首歌谣:
阴阳殿、阴阳宅、北阴南阳白烛台。奠字灯、灵位牌、一把黄纸一把柴。鬼火起、鬼眼开、鬼面人儿把路带。一人跪、二人抬、三人四人地下埋,转眼尸一排……
    众人都愣了好一会儿,这雪白的玉璧,配上这血红狰狞的噬人谣,真是说不出的刺目。
    为了保护玉璧不受风吹日晒的侵袭,它被安放在专门建造的长长回廊里,刚才也没淋到雨,所以血迹未被冲刷掉,而且已经干涸。看得出,写字之人用了内力,血字几乎嵌入玉璧之中,这块价值连城的御赐玉璧,怕是毁了。
    “后边还有。”一个学生指了指玉璧的背面。
    众人转到后边,就见这边更加触目惊心,八个血红大字——衣冠禽兽,斯文败类。
    展昭忍不住皱眉。
    一旁白玉堂却是微微一挑眉,“好字。”
    “这歪歪扭扭的还好字?”一旁跟来看热闹的庞煜不解地一歪头。
    “哇!好字!”
    这时,刚跑来的公孙和包延也忍不住喊出声。
    于书法的王琪鼻子都快贴到玉璧上了,赞叹,“好字啊……”
    “你们够了啊!”
    林夫子脸一板,呵斥,“字再好,做出这种有辱斯文无法无天的事情,也是……也是……不可原谅!”
    话没说完,老头又开始喘了,公孙赶紧给他拍背,一旁赵普对几个书生连使眼色,那意思——你们都老实点,一会儿别气死了!
    “奇怪。”白玉堂前后看看,“为什么这‘衣冠禽兽、斯文败类’几个字写得那么好,后边这首歌谣的字却那么一般?”
    “对哦!”包延也点头。
    “根本不是一个人写的!”公孙让人先将林夫子扶回去休息,边仔细打量这几个字。
    “是那个鬼面人写的么?”赵兰问。
    众人此时也没什么头绪。
    这一通忙碌,好容易将所有的伤者都安顿好了,书院学生的情绪也没那么激动了,但看着玉璧上两面血字,这案子更加扑朔迷离了。加上乔鑫一家,鬼面人已经做了两次大案了,这趋势,很快就会传得街知巷闻的吧……开
封毕竟还是有不少经历过当年鬼面人之乱的老人的,一旦事情传开,恐慌不可避免。
    “展大人。”
    这时,王朝马汉他们回来了,他们朝北边一直追,但是没发现鬼面人的踪影。
    “情理之中。”白玉堂道,“摘下面具谁也不知道他是谁。”
    展昭点头。
    说话间,外头包拯走了进来,八王爷也跟在一旁,还有来凑热闹的庞太师。
    看来两人匆匆去宫里走了一遭,也没饮宴,就跟赵祯说了一下大致的案情就出来了。
    包大人走到那玉璧前,皱眉,看着那一首血色的歌谣,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八王爷转到后边看了一眼,愣了,张大了嘴对着包拯招收,“希仁!你来看!”
    众人都有些惊讶,很少听八王爷直呼包大人的字。
    包大人也有些纳闷,转到了玉璧后边看了一眼,就愣在当场。
    太师也抱着胳膊看着呢,见两人都呆呆的,便问,“怎么了?”
    众人也都看着包拯。
    包大人走到玉璧切近,仔细地看着那八个大大的血字,良久,开口,“这是屈仲远的字!”
    众人都一惊。
    “大人,你确定?”公孙问,“要模仿字迹其实也很容易。”
    “不会……”包大人连连摇头,“他那一手字我再熟悉不过,不是一般人能模仿出来的,不会错!”
    听了包大人的话,众人都不得不联想到,那个赵兰他们看到的,跑出来的鬼面人也是跛足的……虽然戈青并不确定,但事情会不会这么巧呢?难道真的是当年的屈仲远?
    可屈仲远不是不会武功的么?而且他是去阴阳殿找他的情人,为什么二十多年之后才出来,并且自己也成了鬼面人呢?
   再看看那红色的血字,莫名能感受到一股浓重的怨气,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