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277  

2013-10-11 11:27: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277章 万咒宫
    屾岘被展昭踹进了映雪宫,最开始还有些反抗的意思,但很快被展昭踹老实了,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他看到了跟着展昭走进来的殷候。
    屾岘此时有些混乱。
    他刚才下山看到一群江湖人在这儿挺热闹的,就进来听。
    好不容易挤到前面却发现大家准备散场了,可偏偏这个时候,他听到蛇老怪对不远处尸体旁边的一个黑衣人叫了一声,“殷候”。
    屾岘一听到“殷候”两个字,就举剑杀过来了……他知道殷候有多厉害,于是这是破釜沉舟的一剑,全神贯注只求能刺中对方。
    可还没碰到人就被展昭挡住了,然后就经历了被展昭痛揍的过程……
    等他被踹进了映雪宫,回头……才看见了慢悠悠走进来的殷候。
    屾岘此时不确定的是——这个神仙为什么也在这里呢?然后,谁是殷候?
    屾岘往后看一眼殷候,展昭就瞪他一眼,一旁白玉堂也有些想笑——展昭平时都很温和,头一次见他跟护食的猫似的,不是一般的凶啊。
    屾岘现在一看到展昭就觉得脸疼,也不敢反抗,老老实实地进了映雪宫的大厅,见四周围都是高手,他也明白自己的处境。
    展昭一指一旁的座位,那意思——坐下!
    屾岘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下了。
    公孙觉得他样子还挺可怜的,拿了个药箱子给他处理了一下伤口。
    屾岘缠了满头纱布,众人才看清楚——哎呀,这一脸的青紫和满脑袋的包啊,展昭下手还真不客气。
    屾岘看了看展昭,问,“哪个是殷候?”
    展昭愣了愣,来气。
    屾岘抱着头提防展昭再踹他,嘟囔了一句,“那我刚才没看清楚么!”
    一旁,天尊指了指身边坐着正喝茶的殷候,“他就是。”
    =0=
    屾岘张大了嘴,良久,站起来,“你……你竟然欺骗我的感情……噗。”
    话没说完,公孙都看不下去了,拿了块纱布拍他脸,“你给我老实点!”
    屾岘一脸的不可置信,外加不甘心和痛心疾首的样子,展昭就问殷候,“外公,当年是谁杀了屾崎?”
    殷候瞧了瞧他,指了指自己,慢悠悠说,“我。”
    这回,轮到展昭=0=了。
    屾岘听到了就又站起来了,指着展昭,“呐,你抵命……。”
    话出口,白玉堂索性点了他穴道还点了他哑穴,让他没法再聒噪。
    展昭皱眉看殷候,“那理由呢?”
    “我坏啊。”殷候一挑眉,说得没心没肺的。
    展昭眯着眼睛看了他良久,突然一把拽住他衣领子就晃,“殷秃头!你再说一次试试!”
    众人惊骇地后退了一步,白玉堂拽住展昭的后脖领子将他拖走,殷候哭笑不得地按了按自己被拽开的衣领子。
    衣领敞开的部位,有清晰的箭伤疤痕。
    赵普微微皱眉,一旁公孙睁大了眼睛——这都是些什么伤啊?万箭穿心啊?好恐怖!
    展昭看到他外公脖子下边露出来的伤疤就磨牙,他和他娘每次看到这些伤,都会不受控制地变得暴躁。
    白玉堂只好按他后劲,示意他——猫儿,冷静~
    一旁天尊和无沙都摇头,陆天寒对展昭摆了摆手,道,“不关殷候的事,别听他胡说八道。”
    展昭气顺了点,瞪殷候。
    殷候似乎觉得有些无趣,站了起来,“有吃的没有?一大早就起来爬山饿死了。”
    辰星儿和月牙儿赶紧跑出去给他准备早餐。
    殷候走了,屾岘的眼神一直追随着他,似乎很不甘。
    这时,就听陆天寒说,“你们都出去吧。“
    展昭回头看,白玉堂也看了看天尊。
    天尊点了点头。
    于是……八卦又好奇的众人都被撵了出来,房间里,就剩下天尊、无沙、陆天寒,还有那个被点了穴道的屾岘。
    陆雪儿关了大门,将好奇的不得了的众人撵走,赶去了前院吃早餐。
    殷候已经坐那儿吃了,边吃,边给坐在他身边喝粥的小四子剥咸鸭蛋,蛋黄夹出来,放在小四子碗里。
    小四子笑眯眯拿着个勺子,边吃边跟殷候聊着什么,一老一少相处得分外和谐。
    展昭就叹气——自己招小孩子和小动物喜欢这点,其实是随殷候的,他外公虽然被世人称作为魔头,但是几乎所有的小孩子和小动物都喜欢他,魔宫的孩子们整天都跟屁虫一样跟在他身后。只可惜世人从来看不到真正的他,而他也不屑于将真正的自己展示给世人,无论是怎样的误会、诬陷甚至诽谤,他都无所谓。
    白玉堂轻轻拍了拍展昭的肩膀,对他努努嘴,让他去哄殷候两句。
    展昭也无奈,走过去,在殷候身边坐了。
    殷候继续吃早饭,展昭给他剥了个鸡蛋要放在他粥碗里,殷候捧着粥碗往小四子身边凑了凑,表示不理他,还嘟囔了一句,“叫人家秃头……”
    展昭让他气乐了,拿着鸡蛋眯着眼睛瞧他,“吃不吃?”
    殷候堵着气将碗挪过去一点点,展昭笑着将鸡蛋放在了他碗里,殷候端回来吃。
    众人见气氛缓和了,也就一起坐下吃饭,公孙吃得还挺着急,赵普边给他夹菜边说,“你慢点,丁戊的尸体都叫人用冰给埋起来了,化不了!”
    正吃着,一个映雪宫的下人跑了进来,跟陆雪儿说了几句话。
    陆雪儿皱眉。
    众人问,“怎么了?”
    “说是黒尸老怪和蛇老怪悄悄潜入了映雪宫,落到机关里被捉住了。”陆雪儿有些不解,“他俩还说是来投诚的?”
    “咳咳……”赵普被粥呛了一下,公孙拍他背,“你还好意思说我?”
    赵普擦着嘴,“这俩货还有脸来投诚?也好,抓住先打一顿再说!”
    众人都下意识地看了看殷候。
    殷候吃完了展昭给他剥的鸡蛋,就点点头,道,“估计是真的来投诚的。”
    众人都惊讶。
    “之前我就觉得奇怪。”殷候道,“这几个老怪,别说一两个,就算当年那八个都在,只要知道我和天尊、无沙或者老陆,其中一个在这儿,他们就会躲得远远地,更别说我们都在了,借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不会来挑衅,这次的确有些反常。”
    陆雪儿点了点头,让人将俩老头带上来。
    没一会儿,就见俩老头被带了进来,身上还缠着网呢,几个丫鬟七手八脚帮忙摘下去。
    众人也有些无语,这二位好歹也曾经是叱咤风云的人物,怎么搞成这么狼狈。
    蛇老怪还挺硬气,站那儿仰着脸,黒尸老怪似乎不讲究这些,趴在殷候脚边就拜,“殷候好久不见还是那么精神啊!越来越帅……”
    众人嘴角抽了抽。
    殷候瞧了瞧他俩,问,“你俩的手下呢?”
    “呃,他们……”黒尸老怪似乎想解释一下,却听殷候来了句,“说实话。”
    话音刚落,黒尸老怪抱住殷候的腿,“殷候救命!”
    殷候望天,果然。
    佘老头也没刚才那么硬气了,别别扭扭地叹了口气。
    于是,两个老头开始讲述他俩近期的遭遇。
    原来,大概两三年前,乾门就已经开始寻找当年黑道的盟友,商量屠云峰现的事情,准备破除诅咒。
    蛇老怪摇了摇头,对殷候道,“老爷子你也是见过白家二小姐的,她当年有没有真给乾门下诅咒都不一定。可如果她真的下了,那一般人也根本破不了。这屠云峰更不是一般人能上去的,本来我们两个老鬼都不想趟这浑水的。”
    众人都点了点头,那最后为什么又参与了呢?
    “但是大概一年前,突然出现了一帮怪人,武功极高不说,还神出鬼没,最重要的是,似乎对百年前的江湖了如指掌。”佘老头皱着眉,“那帮人没有门派,但都以黑莲做标记,十分谨慎又有组织,黑衣加上黑色的面罩,四处袭击黑道门派,吞并并且掌控,这次的所有事件,都是他们在幕后指使的。不过目前黑道有一半的门派被控制了,一半是乌合之众黑莲似乎不感兴趣,还有几个门派还没有被控制,幽魄门就是其中之一,乾门应该也还没有。”
    殷候吃完了早餐,捧着辰星儿特地为他冲泡的龙井茶,问俩老头,“你俩竟然会听人摆布?”
    黒尸老怪叹了口气,幽幽地说,“我们几个不像您和天尊功夫越练就越纯正,我们过了一百岁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这两年更是力不从心,基本就只剩下当年一半的功力都不到了,而且身体也越来越差,岁月不饶人。”
    殷候喝着茶,“那个黑莲究竟想你们干嘛?”
    “他们主要是想要五龙令和银妖谱。”蛇老怪说。
    “五龙令我倒是知道。”殷候皱眉看着众人,“银妖谱是妖王编出来涮李昪的,这你们都相信。”
“问题不是我们信不信,是那帮黑莲非说有!”蛇老怪也无奈,“而且言之凿凿说银妖谱就藏在万咒宫里。”
    刚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的赵普被烫了一下,只吐舌头,边问,“万咒宫?听着很厉害的感觉?什么地方?”
    公孙无奈瞧着他,摸出一瓶药水让他伸舌头。
    赵普伸出舌头,公孙用棉签给他在舌头上烫出来的泡上抹了些药水,赵普咂么咂么嘴——不疼了!
    白玉堂看到了,又瞧了瞧一旁专注听着蛇老怪和黒尸老怪讲话的展昭,顺手,跟公孙要药水。
    公孙笑眯眯将手里那瓶给他了。
    白玉堂心满意足揣起来,以后那猫不怕烫着了。
    赵普戳戳公孙,“你还挺大方。”
    公孙打开一旁的药箱子摸出好几瓶来,又塞给其他人,小声跟赵普说,“这药水我刚刚研究出来的,试用阶段,效果还不错,过阵子我准备多做点,拿到各大药房卖。”
    赵普一挑眉,“你还挺会做买卖!”
    “那是!”公孙得意,“我之前弄的那个治打嗝的药卖得不要太好!”
    “咳咳。”
    两人正眉来眼去,就听一旁欧阳少征咳嗽了一声,那意思——严肃点!说正经的呢。
    ……
    “万咒宫……”殷候皱眉不言语了,轻轻地“啧”了一声。
    众人都看着他。
    白玉堂好奇,“万咒宫是什么地方?从来没听过。”
    展昭也点头。
    “说来话长。”殷候有些不解,问蛇老怪,“那个黑莲多大岁数?他怎么会知道万咒宫的事情?”
    蛇老怪一摊手,“我没见过,跟我打交道的就是那个看着像是我手下没什么表情的人。”
    展昭皱眉,“他叫什么?”
    蛇老怪摇头,“他一直自称无名人,看着对我言听计从,其实是我们要听他的。”
    “说了半天。”殷候问,“你俩有什么把柄在黑莲手里,那么听话?”
    “我们中毒了!”蛇老怪期期艾艾地说,“不听话不给解药。”
    殷候听着都新鲜,看黒尸老怪,“你全身毒还会中毒?”
    黑尸一脸郁闷。
    “那干脆死了算了吧。”殷候品着茶慢悠悠说。
    黒尸老怪哭丧着脸,抱着殷候的腿蹭,“殷候救命啊……哎呀。”
    话没说完,展昭将他踹开,那意思——别乱蹭啊你!
    公孙好奇地走了过来,给两人把脉。
    他先诊的黒尸老怪,皱眉,又去诊蛇老怪,随后想了想,问,“你俩中的七离子?”
    黒尸老怪面露喜色,“神医果然是知道的啊!”
    蛇老怪也似乎看到希望了,“那……”
    公孙摇了摇头,道,“七离子无药可解的,只能七日服一次解药续命,不服即刻没命。”
    二老哭丧着脸——果然。
    “那个黑莲就靠这个控制你们啊。”公孙点了点头,倒是明白了。
    见二人一副晴天霹雳的样子,公孙道,“不过七离子的解药我能做,我还能给你们写张方子,你们多配点药存着,记得七天吃一次,就不会丧命了。然后七离子的药性是会一点点减弱的,基本十年就能散毒了。”
    黒尸老怪和蛇老怪张大了嘴看着公孙,“当真啊?”
    公孙眼神一凛,“你俩怀疑我医术?”
    两人赶紧摇头,“不敢……不敢!”
    公孙捧着杯子饮茶,“这还差不多。”
    “殷候。”蛇老怪见命保住了,也不端着了,索性对殷候道,“我们几个过去与你和天尊有仇怨,但是时过境迁,八怪也就剩下我们这两个和骷髅怪的一个后人了。现在丁戊也死了,我们早就不想斗了,只想安心养老等死,你能不能庇护我们?”
    殷候看了看两人,问,“什么意思?”
    “我们想投奔魔宫。”黒尸老怪捏着手指头,期期艾艾看着殷候。
    殷候想了想,道,“魔宫也就是个养老的地方而已,你们有兴趣就去吧,不过九娘可在。“
    “噗……”刚歇口气喝了口茶的蛇老怪一口水喷出来。
    黒尸老怪哭丧着脸,“我们一进门就被她放火烧死了!”
    “你俩能跟她商量商量,要是实在不行,那就去夜叉宫吧,”殷候道,“你和龙九炼不是认识的么。”
    黒尸老怪眨了眨眼,“这样啊……”
    蛇老怪对他点点头。
    黒尸老怪扑上去楼主殷候的腿继续蹭,“谢谢殷候……哎呀。”
    展昭接着将他踹开——别总蹭来蹭去的,手脚放干净点!
    黒尸老怪和蛇老怪被陆雪儿安排在映雪宫暂住,包拯还问了他们一些详细的关于黑莲的细节。
    原来黑莲此时就在槐树胡同里头,和之前白玉堂展昭调查到一样。
    展昭除了黑莲这方面,更加在意的是屾岘那边的情况,天尊他们神神秘秘,不知道说什么,有什么是不能听的呢?
    晌午的时候,天尊将房门打开,晃悠了出来,身后是聊着什么的无沙和陆天寒,最后边,还跟出来了垂头丧气的屾岘。
    此时,展昭和白玉堂跟着殷候正好路过院门口。
    白玉堂就问天尊,“师父,怎么样了?”
    天尊一摊手……与此同时,就见屾岘突然冲向站在院子里的殷候。
    展昭皱眉想过去,但是天尊一拽他胳膊,对他摇摇头,淡淡一笑——没事的。
    果然,就见屾岘跑到殷候跟前并没动手,而是站在他身旁看着他。
    之后,屾岘双膝一曲跪在殷候身边,就开始哭鼻子。
    殷候无语,看了天尊一眼,“叫你多事!”
    天尊忍着笑。
    展昭和白玉堂一脸狐疑地盯着屾岘看——这是怎么了?
    屾岘哭了一阵子之后抹了眼泪,仰着脸问殷候,“让我跟在你身边吧?”
    殷候皱了皱眉。
    屾岘表情坚决,“你不让我跟着我就不起来了!”
    殷候接着望天——果然说明白之后就好麻烦!
    展昭越发好奇了,问天尊,“究竟怎么回事?”
    天尊神神秘秘一挑眉,“佛曰,不可说!”
    展昭和白玉堂都觉得一口气堵在嗓子眼。
    “你愿意跟就跟着吧。”终于,殷候松了口。
    屾岘立刻破涕为笑。
    “对了。”殷候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对展昭和白玉堂指了指屾岘,道,“他应该知道怎么找万咒宫。”
    “万咒宫?”
    天尊、无沙和陆天寒都一皱眉,看着白玉堂和展昭,问,“你们去万咒宫干嘛?那不是人去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