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321  

2013-12-09 14:25: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21章 注视

次日天蒙蒙亮的时候,开封府门前已经车马整肃,铜锣开道的队伍在最前面,不过怕影

响开封百姓休息,所以铜锣先都收起来了。
  公正廉明的牌匾后面是欧阳少征和小规模的骑兵队伍,后边是展昭白玉堂他们一

群骑马的武人,当中是包大人庞太师,以及其他一众人的车马队伍。再后边是开封府的

五百衙役,以及包大人那三口吓人的铡刀。再再后边是行李车和随行的小厮,多是白

府和陷空岛的人。最后是邹良率领的赵家军一千步兵。另外,影卫们带了最近新训练

的一百影子人马随行,影藏在四周。
  这一百个影子人马是在开封府的时候,赵普闲着没事时培训的。
  做影卫首要条件是轻功要好,人要机灵。从赵家军找机灵的人倒是很容易,不过轻

功好么,就需要培训一下。
  赵普跟殷候商量了一下,反正殷候很闲,到他的军营去转了一圈,挑了一百个练

轻功天分比较好的人出来,随便教了几招,这群士兵就“飞”起来了。
  赵普又跟天尊打听“影遁”之术,就是教影卫们怎么藏起来不会被人发现,天尊

就随口教了几句控制气息的口诀,于是……影子队伍们经过两个月的训练之后,脱胎

换骨了。
  赵普将这一百人分配给了各个影卫,给他们当助手,十分的方便。
  出巡的人马走得并不算着急,毕竟开封以外的百姓甚少有机会见到包青天,于是

趁机都出来参观了一下。
  包大人每个州城府县的衙门都去视察一下,当地民情也瞧几眼,就这么着,众人

在路上走了接近一个月的时间。
  这一日,众人走在通往成县的官道上。成县后一站就是应天府了,由于许县和红

樱寨都在应天府以南,而且此时天色尚早,众人考虑着,要不然别在成县停留了,直

接去应天府吧,可能天黑前能赶到。
  马车里。
  包大人抱着胳膊,叹气。
  他对面,这两天有些水土不服所以上吐下泻的太师,正吃公孙先特地给他做的烧

酒杨梅。
  别说,这杨梅在烧酒里泡一泡,治腹泻那实在是灵验!
  太师正吃得挺美,听包大人叹气,抬头,“我说黑子,你这一路走一路叹气的,

干嘛啊?秦淮一带不是挺好么!风调雨顺又富足,你看这里的老百姓一个两个白白胖

胖的。”
  “就是太好才奇怪,”包大人抱着胳膊,“秦淮一带富足我知道,只是富足不代

表没冤案啊!你说我以前在开封府出行都会碰到拦轿告冤案的,我这大张旗鼓地出巡

怎么没人拦?”
  太师无语,包大人原来在纠结没喊冤的人。
  “你说,会不会地方上知道我要来,所以派人把“说,会不会地方上知道要来,

所以派人把那些有冤情百姓都劫走了?!”包大人脸板。
  太师无力,“也知道王爷带了多少影卫来,这四面八方都是影卫,有人敢劫那些

拦轿子?不想活了吧!”
  包大人摸了摸胡须,“难道真没冤案?”
  太师失笑,“谁不知道包拯厉害,那些地方官早就把案子都查清楚了,还等来?

没见沿途那些官员都拿当瘟神那么供着么。”
  包大人白了他眼,撩开轿帘往外看。
  马车旁,正是展昭和白玉堂,两人骑着马晃晃悠悠,正边走边闲聊着什么。
  包大人就问,“展护卫,们还有多远到成县?”
  “大人,再走半个时辰左右就到了。”展昭回答。
  前边,欧阳少征跑过来问,“包相,们在成县停么?停话带人先去探探,不停们

直接过了。”
  包大人想了想,点点头,“还是停停吧,之前每个地方们都停了,也不差这个,

大不了晚点到应天府。”
    欧阳点头,带着十几个精兵,又带上一批影卫,一起离开队伍,赶去成县。
  欧阳刚走,包大人他们马车后边那辆黑色的大马车里,就见车帘子一挑,赵普带

着萧良和小四子两个小孩儿走出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随后打了个哈欠,一大两小

动作一致,似乎是睡到现在刚刚醒。
  众人看了看接近晌午的时光,都有些纳闷。
  骑着小毛驴就在马车前边的公孙策无奈瞧了瞧两人,跟好奇来打听的展昭他们说

,“昨晚上他们三个玩猜谜玩了一整晚,天亮才睡的。”
  众人嘴角抽了抽——赵普也够无聊的啊,竟然跟小四子和小良子俩小孩儿都能玩

一晚上。
  “猜谜?”白玉堂好奇,猜谜不是要边喝酒边玩的么?
    “那厮竟然教小四子行酒令,什么明七暗七虎棒鸡虫令,不过就用甜酒酿代替的酒

。”公孙无奈,“他说早点教省的以后吃亏。”
  众人哭笑不得,赵普这元帅也正经挺没溜的。
  赵普正伸懒腰呢,感觉有人狠狠拽了他衣摆一下,他一个趔趄好险没摔下马车去

,转脸一看,心说那个不要命的拽老子,就见一张黑黢黢的大马脸出现在眼前。
  赵普嘴角抽了抽,黑枭正瞪他呢,那意思像是说——赵普!人家都在骑马!你竟

然坐车!你爷爷我多久没跑了?肚子上都长膘了!
  赵普伸手拍了拍黑枭以示安慰,“行了行了,跑一阵。”
  黑枭立刻打了个响鼻甩鬃毛,那意思——快!
  赵普翻身上马,还没来得及甩缰绳黑枭就已经冲出去了。
    黑枭冲出去的同时,众人就听到小四子身后的马车里一声虎啸,小五一个虎跃扑了

出来,也跑出去了。
  展昭在后头叫,“小五,你别吓着人啊!”
  小五叫了一声似乎是在应和,同时已经跟着黑枭跑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这一段官道很直又长,也没行人,一马一虎就朝前狂奔,就在他们跑到都快看不

见黑影的时候,突然,众人听到黑枭长嘶了一声,小五也叫了一声,还听到“哗啦”

一声响,似乎什么东西掉水坑里了。
  众人一惊。
  包大人探头往外看,“不是撞到什么了吧?!”
  展昭和白玉堂一跃离开马,施展轻功追了出去……影卫们也赶紧跟去。
  等两人到了切近,就见赵普正拍黑枭的脖子。
  黑枭原地踱步,脚下长长两道拖痕,看来是突然在这儿急刹车了。
  而展昭却没看见小五,惊讶地问赵普,“小五呢?”
  赵普伸手指了指一旁的田地里。
  展昭和白玉堂转眼望去,就见官道两边都是水稻田,小五不知道为什么滚在了水

稻田里,好么,全身都湿了,跟只大泥猫似的。
  小五从泥水里爬起来,甩了甩鬃毛,展昭和白玉堂就见它嘴里叼着什么,看着像

是个篮子,倒是没沾到泥水。
    小五跳上了岸边,将嘴里的东西放到了展昭和白玉堂眼前的地上,退到一旁去接着

甩毛。
  展昭和白玉堂就看到的确是个篮子,里头还垫着什么,塞得满满当当的,正想蹲

下看看,就听到“哇!”一声。
  两人一惊,黑枭也往后退了两步,篮子里,传来了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赵普道,“刚才跑到这儿,路当中竟然放着个篮子里头还有个婴儿,黑枭差点踩

上去,我看到了拽缰绳已经来不及了,幸好小五扑上来将篮子叼走了,不过它跑得太

急停不下来了,而且停下来会撞到黑枭,所以直接摔进田里了。
  展昭点了点头,摸了摸小五的脑袋夸它乖巧。
  白玉堂蹲下,打开篮子里有些凌乱的毯子,就看到毯子下边,一个看着差不多一

岁的小婴儿,正在啼哭。
  “好小!”展昭也凑过来看,“怎么丢在路边了?”
  “是路当中。”赵普边说,边骑在马上四外看,“谁这么缺德把个孩子摆在路中

间,这要是马车过没看见就碾死了!”
  展昭也上树四外寻找,但从小五平静地坐在地上舔毛这一点来看——四周围并没

有其他的人,弃婴么?
    白玉堂见那孩子哭个没完,就伸手将他抱起来,举到眼前看。
  那孩子看着白玉堂,倒是也不哭了。
  展昭凑过来端详了一下,“很可爱啊!”
  白玉堂也点了点头,这娃娃白白胖胖的,大大的眼睛圆滚滚的脸,再看他的衣服

,应该是被人好好照顾着的,不像是弃婴啊。
  “男的女的?”赵普也下了马,过来问。
  三个大男人盯着个小孩儿正研究,突然,那娃娃在白玉堂手里动了动,随后又“

哇”一声。
  白玉堂下意识地将孩子塞给了展昭。
  展昭捧住,那孩子还是哭,展昭顺手给了赵普。
  赵普一惊,展昭和白玉堂都瞧他——你不是孩子王么?搞定他!
  赵普赶忙把孩子放回篮子里了,但他还是哭个不停。
  “哎呀,你们几个不要那么粗暴!”
  后边,包大人他们的人马到了,庞煜从马车上跑下来,奔过来将孩子抱起来,边

晃边拍,哄了几下,娃娃不哭了,他哄惯了香香,已经很有经验。
  包大人也下了马车,后头的女眷也下来了。
  辰星儿拿着条小毛毯跑过来,接了庞煜手里的孩子,抱着查看,“是个男孩儿。

  “怀里好像有东西。”一旁月牙儿伸手,从娃娃的怀里,掏出了一封信来。
  展昭接了信,打开,众人都凑过来看。
  信的大致内容是说,这孩子叫鸿鹿,刚刚一岁,因为生的时辰十分不详,被刘仙

人判为妖孽转世,留在家中他日必遭祸端,必须活埋。孩子的父母十分迷信,将孩子

交给家中老奴带出来活埋。写这封信的就是那位老管家,他不忍心下手,所以将孩子

留在了官道上,希望好心人抚养此子。
    荒唐!”展昭看完之后,瞧了瞧那胖娃娃,“有病啊!这么可爱个娃娃因为别人一

句话就丢了。”
  “没人要干脆我留着吧!”庞煜说。
  太师正好下车,凑过来看,“哦?什么孩子没人要?我要!”
  众人都无语,太师和庞煜大概思念香香太甚,看到孩子就想要。
  “这信中提到的刘仙人。”白玉堂道,“像是江湖骗子。”
  公孙眯着眼睛给那孩子诊脉,边说,“这种骗子最可恶了!害人不浅,当然更可

恶的是孩子的爹娘,简直不知所谓!”
  包大人点了点头,“按照信上推断,这个刘仙人相当有影响力,他能让一家人家

弃子,也能让另一家人家杀婴,不可留!”
  “赭影。”赵普叫了一声。
  “王爷。”
  赭影和紫影落了下来。
  “带人去打听打听,那个刘仙人是什么人。”
  “是!”两人带着一众影卫,一闪没影了。
  包大人命人收了篮子,,孩子交给女眷们照顾,继续赶路。
  展昭看了看小五浑身泥巴不是办法,而且也踩坏了农田可能要赔钱,于是就说带

小五附近转转,找水冲洗一下,顺便打听打听。
  包大人点头,嘱咐了一声,“小心。”
  于是,展昭和白玉堂带着小五,顺着田埂往前走,走出一段路,果然,就看到了

远远几户农舍炊烟袅袅,前边是个小村落。
  进了村,正好一个老农扛着锄头出来,看到小五吓一跳,展昭赶忙上前解释了几

句,也是他长相和气人见人爱,再加上给老农看了开封府的腰牌,讲明了是来赔钱的

,老农倒是乐了,“哎呦,开封府的人就是不一样啊,踩坏几棵秧苗就来赔钱的啊,

哈哈。”
    老农没要展昭的钱,说“稻子歪了扶正就好了,没事儿。”
  随后,他带着展昭和白玉堂到了自家的鱼塘边,小五跳下去游了几圈,身上的泥

巴也就洗干净了,还叼上来一条大黑鱼。
  小五在河边吃鱼顺便晒毛,展昭和白玉堂跟老农坐在路边喝茶。
  展昭有意问了一下刘仙人的事。
  老农皱了皱眉头,“哦……刘仙人啊,他这次又干什么了?是让人扔了孩子还是

掐死媳妇儿啊?”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将刚才在路边捡到孩子的事情跟老头说了一下,老农

冷笑摇头,“作孽啊!那个死道士没有好下场!”
  展昭让老农详细说说,老农倒是挺高兴,“展大人,包大人是不是要办那骗子?

赶紧,给他试试那狗头铡!”
  展昭笑了笑,“只要罪证确凿,自然饶不了他。”
  “甚好,甚好!”老头点点头,就给展昭和白玉堂,讲了一些关于那刘仙人的事

情。
  这个刘仙人是半年前来到成县的,他自称是神医还是神算,此人能说会道,而且

也的确是有些邪门歪道的本事,被他治好了不少的疑难杂症,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成

县的人都很喜欢他,连应天府也来了很多人请他看病。可是此人不单单是看病,还算

命,搞些什么邪术巫术,蛊惑人心。很快,相信他的人越来越多,有很多人因为他一

句话回家之后杀妻杀子,搞到家破人亡,也有些将万贯家财全部拱手送给他,自己跑

去乞讨。总之他在成县住了半年,搞到成县的人疯了一半!
  据说成县的人现在分为两批,一批是坚决相信他的,每天跟着他求神拜佛像中了

邪一样,称呼他为仙人。而另一批,就是像这位老农似的,坚决不相信他的鬼话,认

为他是个谋财害命的骗子,但又经常会受到他那些信徒的骚扰。
  展昭和白玉堂听后,大致明白了其中的原委。
  展昭好奇,问“大叔,他们怎么骚扰你?”
  老农来气,“这帮人整天跟着那骗子拜什么鸟儿神,一天一个花样,今天说什么

不能吃五谷杂粮,明天又说泥地里长出来的是秽物,要吃天上飞的和不沾地的!于是

一群疯子到处抓鸟摘果子吃,还到我的田里捣乱,说是来救我的,像我这种人整天对

着‘秽物’,迟早不得好死。”
  展昭和白玉堂嘴角抽了抽。
    白玉堂问那老农,“你怎么解决的?”
  “我们村上的人大多不相信,拿着锄头就追着他们打,相信那个骗子的,大多是

些个达官显贵或者乡绅富户。也对啊,我们都是穷苦农民,哪儿有银子让他骗啊。”
  展昭问老农,“那刘仙人长什么样?住哪儿?”
  “他住在成县,成县的人都知道他住哪儿,问一问就行。”老农说着,指了指自

己的脑袋,“这人吧,还有个特别明显的特征,就是一头灰发!”
  展昭和白玉堂一愣,“年纪很大了么?”
  “四五十岁的样子。”
  “对了。”白玉堂问,“你刚才说他们拜什么鸟神?”
  展昭眨了眨眼——喔?不是说脏话么?
  老头道,“哦,我见过一次,他们一大群人拜一个神像,半人半鸟的,所以我们

都开玩笑说他们鸟人拜鸟神。”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听着描述,莫非拜的是邪羽?
  这时,小五吃完鱼了,舔着嘴回来蹭了蹭展昭。
  展昭摸了一把,见它的毛没那么湿了,就搂过来用内力搓了一阵子,小五再一甩

毛,一身黑毛蓬蓬松松的,还热乎乎。
  “嚯呀!”老农仗着胆子摸了摸小五的毛,“这么神啊!展大人,您也能跟那刘

仙人似的开铺子骗人了!”
  展昭无奈摇头,和白玉堂一起起身告辞。老农没让他赔钱也没要他俩茶钱,连小

五吃的鱼他也说他请了。
   于是,临走白玉堂问他,“你有什么要求没要?”
  老农点点头,认真说,“把那骗子宰了吧!这种就是祸害啊!”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答应,别过那老农,走了。
  两人赶往成县。
  展昭就问白玉堂,“是要信成什么样,才会将自己亲生的孩子都丢掉不要呢?”
  白玉堂冷笑,“看来不是普通的骗子那么简单,没听太师说么,当年邪羽的信徒

上百万之众,而且各个癫狂。”
  “嗯,一个人相信一件事物是有理由的,没什么感情会平白无故产生出来。”展

昭摇头,走了两步,突然站住了,回头看。
  白玉堂也站住了,回头看,小五走到他俩跟前 ,望着远处的林子,随后回过头看

两人。
  白玉堂微皱的眉头松开,跟展昭道,“刚才林子里有人跟着我们。”
   展昭点头,“嗯,相当小心,已经逃走了。”
  白玉堂转身要继续走,但是展昭还是看着那林子。
  “猫儿?”白玉堂叫他。
   “嗯?”展昭回头。
   “怎么了?”白玉堂不解。
    “呃……没什么,好奇谁跟着我们。”展昭回答完,就和白玉堂一起走了,边走边

皱眉——刚才在感觉到有人跟踪之前,他又一次接收到了那种怨毒的目光。
  这种目光,到目前为止展昭总共接收到了三次,第一次是和白玉堂他们去苦悲寺

找玄宁,第二次是在青竹山拜祭屈仲远,第三次就是刚才!同样的,不怀好意的目光

,而且……似乎每次出现的时候,他都和白玉堂在一块。”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