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319  

2013-12-09 14:23: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19章  邪羽入梦

王峰的案子告一段落之后,展昭就开始收拾行囊,准备去红樱寨。
    本来,展昭想跟包大人请个假,自个儿和白玉堂,带上殷候和天尊走一趟,只是,包大

人让他等两天,说跟他一起走。
    包夫人也说,展昭在开封府这段日子一直照顾包延还帮包大人很多忙,她想去红樱寨

拜访一下他的父母。
    于是,包大人上朝的时候跟赵祯说了一声,想继续出巡,赵祯欣然同意,并准备了些礼

物让包拯带去红樱寨,给展昭的父母。
    本来,赵祯怕太师挂念香香,而且毕竟年纪大了,总让他东奔西跑的,庞妃也担心

,就想这次不让他去了。
    没想到,太师却主动说,想去。
    赵祯微微有些不解,不过也没拦住,就让众人准备妥当之后,即日出巡。这次出巡

的时间是三个月,赵祯让众人过年前回来,这样过了年之后,包延可以赶上春试,他

还顺便叮嘱了一下包延,查案的同时也要刻苦读书,林萧夫子对他期望很大。
    退朝的时候,包大人瞄了一眼身边的庞太师,问,“我说……”
    太师抬头瞧了包拯一眼,“干嘛?”
    包拯抱着胳膊,上下打量了一下太师,不解,“你竟然主动要跟去?”
    太师咳嗽了一声,“哎呀,少废话。”
    包大人一挑眉——怎么怪怪的?
    上了轿子,包大人吩咐一声回开封府,就听太师也来了一句,“去开封府。”
    包拯撩开轿帘看着他,心里也纳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庞吉和庞煜两父子,

去开封府的时候比回家还多。
    ……
    而此时,开封府内。
    展昭门口的院子里,公孙拿了一大堆的龙图案卷放在石桌上,这是红樱寨附近的州

城府县的悬案,既然这次是往那个方向出巡,可以顺带将这些案子都查了。
    “猫猫。”小四子拿着块桂花糕,扒着正翻看卷宗的展昭的膝盖,“猫猫的爹爹和

娘亲住在大寨里么?”
    展昭掐了一把小四子水蜜桃一样的腮帮子,点头,“是啊。”
    “是山大王么?”小四子很好奇,“有虎皮金交椅么?”
    展昭让他逗乐了,小四子一直在盼望着能看一眼山大王的虎皮金交椅,之前去赵普

军营也问来着。
    “虎皮金交椅就没有,不过有瀑布。”展昭笑眯眯说。
    “那红樱寨里边是不是有很多樱花?”小四子好奇地问,“樱花不是都春天开的么

?我和爹爹在无锡看过白樱花,猫猫家里的是红的么?”
    展昭索性将小四子抱起来放到腿上,跟他说,“红樱寨其实不是种的红樱花,只是

因为瀑布底下的水潭里,长满了红色的水草,而瀑布附近林子里的树木常年都是红色

树叶,这么巧,瀑布后边的石壁是光滑的白色岩石,于是就好像镜子一样,打远处看

,整片瀑布就像是随风轻轻晃动的,长满了红樱的树,因此得名。”
    “喔……”小四子点头,“原来是酱紫。”
    “其实本来是叫红殷寨的,因为我娘姓殷。”展昭晃着小四子,不紧不慢地说,“

是有些一知半解的江湖人,以为寨子里种满了红樱,所以给传岔了,之后就将错就错

了。”
    “那猫猫的娘亲,是什么样子?”小四子好奇。
    展昭想了想,该怎么形容呢,“我娘啊……”
    展昭话没说完,殷候凑过来,跟小四子嘟囔了一句,“可凶了。”
    小四子一惊——凶的?!猫猫脾气这么好,怎么可能娘亲很凶?
    展昭瞄了殷候一眼,揉小四子的脸,“我娘才不凶。”
    殷候一扭脸,显然还在因为之前被殷兰瓷撵到开封来而别扭。
    天尊凑过来,“殷兰瓷脾气可暴躁了,不要惹她啊,比陆雪儿那怪丫头脾气暴躁一

百倍。”
    殷候在一旁点头。
    众人张大了嘴看着天尊——真的假的?
    “有么?”展昭觉得没有啊,他娘挺好的,虽然不是温柔娴淑那一款的,不过论脾

气,跟陆雪儿也差不了多少吧?
    “你娘那么疼你,自然没在你面前发过脾气。”殷候嘟囔了一句。
    “殷兰瓷当年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吧。”赵普托着下巴,好似是听说过,“听说

她力大无穷,内力深厚,不过她不是女侠么?江湖上口碑很好啊。”
    殷候总结,“那是因为谁都不敢惹她……嘶。”
    殷候话没说完,展昭掐住他胳膊,那意思——你怎么这么说自家闺女!
    “殷兰瓷那丫头也不知道像谁,没遗传殷候的轻功,却变出一身的怪力,那个内力

往外泄的时候可吓人了!”天尊在一旁帮着添油加醋,“陆雪儿那刁蛮丫头跟她比起

来就算温柔的了。”
    众人都下意识地瞄了白玉堂一眼,似乎是表示同情。
    白玉堂正悠然自得地躺着看卷宗,那样子,完全不紧张。
    “不过总的来说兰瓷还是很讲道理的。”殷候觉得将女儿塑造成大魔王的形象也不

好,就往回兜了兜,“谁惹到她她才会发飙,不惹她的话她不会主动惹别人。”
    展昭也凑过去跟白玉堂说,“不用担心,我娘可好沟通了!”
    白玉堂点点头,“是啊。”
    展昭微微一愣,瞧着白玉堂。
    白玉堂笑了笑。
    展昭狐疑地瞧着白玉堂的表情,怎么觉得——这耗子胸有成竹的样子。
    正聊着,白福跑了进来,“少爷,你看这个可以么?”
    白玉堂瞧了一眼,就见白福拿进来的是一盒子的雪蛤干。
    公孙凑过来看了看,拿起一个闻了闻,赞叹,“嗯!是极品哦。”
    白玉堂点了点头,“就要这个吧,多带几盒。”
    “好嘞。”白福拿着盒子就跑了。
    展昭有些不解,“你弄那么多雪蛤干什么?”
    白玉堂道,“哦,伯母最近好像有些咳嗽,而且天转冷了,正好我娘前两天也说皮

肤干,给她们带点雪蛤。”
    “哦……”展昭点了点头,随后想了想,问白玉堂,“伯母是谁?”
    白玉堂笑了笑,“自然是你娘。”
    展昭张大了嘴,“我娘咳嗽?”
    “也不是咳嗽,可能虚火有点旺吧。”白玉堂端着茶杯无所谓地说,“伯父说她有

些上火。”
    展昭愣了半晌,问,“伯父是谁?”
    白玉堂失笑,伸手摸了摸他脑袋,“自然是你爹。”
    展昭不解,“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爹了?”
    “没见过,不过信上有提起。”
    “哪封信啊?”展昭歪头,自己总共也就收到他爹娘几封信,没提起他娘咳嗽什么

的啊。
    “就前几天。”白玉堂想了想,“哪封不记得了。”
    展昭瞪圆了眼睛瞧着白玉堂,随后,不确定地问,“你们,该不会有书信来往?”
    白玉堂点了点头,“有啊。”
    展昭再一次张大了嘴,“什么时候开始的?”
    白玉堂仰着脸想了想,“嗯有一年了吧……”
    展昭“嚯”地站了起来,“你跟我爹娘通信一年了?”
    白玉堂点头,笑,“伯父伯母十分好沟通。”
    其他人都默默转脸忙自己的去了,感觉这边估计一会儿会打起来,而展昭则是张大

了嘴,良久,扭脸瞪殷候。
    殷候望天。
    展昭惊讶,“外公你也知道?”
    殷候搔了搔下巴,“我来之前兰瓷还给了我一盒红花茶让我拿来给玉堂。”
    白玉堂点头,“嗯,我第一次喝这种茶。”
    展昭倒抽了一口冷气,拽住白玉堂,“你们平时写信都交流些什么?”
    白玉堂想了想,道,“多是讲一些你的近况,还有一些有趣的事情。”
    展昭微微眯起眼睛,“什么有趣的事?”
    “嗯……总之就是一些小事情。”白玉堂伸手拿茶杯。
    展昭按住他茶杯,眯着眼睛,“小事情?比如?”
    白玉堂无奈,看着展昭按着杯子的手,笑道,“比如说,某只猫小时候就是吃货,

三岁的时候为了摘树梢上的果子竟然无师自通了轻功什么的……”
    展昭张大嘴。
    众人摸着下巴——展昭的轻功竟然是无师自通的,果然是个人物!
    白玉堂认真说,“不过猫儿,你竟然为了吃柿子无师自通了轻功,真是……天赋异

禀!”
    展昭双眼眯了起来,盯着白玉堂。
    白玉堂觉得展昭就快要炸毛了,于是准备开溜,“我去看看还有什么好准备的……

    转身刚想走,就感觉身后展昭一扑……
    包大人和庞太师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展昭正掐趴在白玉堂的背上掐他脖子。
    太师一惊,“喔唷,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啊……”
    包拯瞧了他一眼,“你跟来干嘛?”
    包夫人走出来接包拯的官帽,边请太师留下来吃饭。
    太师厚着脸皮笑嘻嘻答应。
    庞煜正跟包延翻卷宗呢,抬起脸问他爹,“爹你怎么来了?不回太师府啊?”
    太师白了他一眼,过去戳他脑门,“你还知道太师府啊!今晚你给我回家陪你娘吃

饭,你个不孝子!”
    庞煜揉着脑门问包延,“哎,馒头,晚上去不去我家吃饭?”
    包延想了想,问,“什么菜?”
    “我让我五妈做梅菜扣肉吧!”庞煜道,“我五妈绍兴人,她做的梅菜扣肉比太白

居的还好!“
    包延点了点头,决定去蹭饭。
    一旁,正掐白玉堂的展昭转过来看了看——梅菜扣肉?
    白玉堂回头,“猫儿,你娘信上还说,你小时候把常州府所有的酒楼都排了个名次

,还说出门云游江湖的目的是给天底下的酒楼排个名次……”
    展昭嘴角抽了抽。
    “所以你留在开封府的真正目的该不会是因为……”白玉堂一挑眉,“开封馆子排

位最靠前?”
    展昭一脸被戳穿了心事的怨念,继续“折磨”白玉堂。
    太师在一旁看着,乐呵呵跟众人说笑,有一句没一句的,似乎心不在焉。
    赵普和公孙对视了一眼,正闹的展昭和白玉堂也对视了一眼。
    庞煜放下手里的卷宗,好奇问,“爹啊,你有心事?”
    庞太师一愣。
    一旁,包大人正接包夫人递过来的参茶,喝了一口,摇头,“你说你还有脸号称大

宋第一奸臣,一点心事都藏不住。”
    太师愣了,张大了嘴,“大宋第一奸臣!”
    “咳咳。”庞煜摆摆手,“爹,那是以前了,现在好多了。”
    “哦?”太师好奇,“那现在是什么?”
    包大人捧着参茶杯子凑过去,“大宋第一草包。”
    太师瞪圆了眼睛——草包?还不如奸臣的感觉……
    赵普在一旁乐,“外人不了解太师而已。”
    小四子伸手揉了揉太师圆滚滚的肚皮,“小胖胖好减肥了,正好我也想减肥我们搭

伴儿吧?”
    话刚说完,公孙拽住他,往嘴里塞了另一块桂花糕,小四子捧着腮帮子嚼着——脸

好像又圆了些。
    太师哭笑不得。
    包大人进去换了一身便服出来,坐下问太师,“你到底跟着去干嘛?你不是最好别

出巡,在开封留着陪香香么?”
    众人听到这里,也好奇,太师这的确是有些反常。
    庞太师坐下想了想,问,“那什么……红樱寨,是不是在应天府附近?”
    殷候点头,“嗯,离应天府十几里地的样子。因为山路比较多,所以加起来大概普

通人徒步一个时辰左右路程。”
    展昭好奇,“太师你想去应天府啊?”
    “呃……”庞太师犹豫了一下,“应天府附近,有一个许县。”
    展昭和殷候都熟悉红樱寨周边的地里,点了点头。
    “许县很小一个县城。”展昭道,“不过因为是多条官道的交叉口,所以来往商贾

特别多。”
    太师点点头,“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有一次被派去应天府查一桩案子。”
    众人都记得,之前的确有提起过,庞太师曾经有一段时间当过朝中侍卫,后来似乎

转去了三司,又在大理寺待过一阵子。
    “派你去查案?”包大人想了想,“你在大理寺任职的时候?”
    “嗯。”太师点了点头,“有差不多二十年了。”
    开封府虽然掌管各种刑案调查的工作,但大宋朝调查案子的衙门并不是只有开封府

一个,三司和大理寺也是有的。
    其中三司有很多捕快,常年在各地巡查,追捕一些朝廷钦犯和江洋大盗。而大理寺

掌管的基本是跟官员有关系的案件,于是……
    “你查的是哪个官员?”包大人也摇头,太师以前在大理寺当过职,所以他对官员

干坏事那条底线把握得很准,至今为止,最多踩界却从未越过界,所以自己都拿他没

辙。
    “你还记不记得,当年应天府知府贪赃枉法害死众多灾民的大案子?”太师问包拯

,“这算是先皇那时的第一大案了吧?”
    包大人点头,这个案子当年轰动一时。应天府知府是二品大元,他位高权重,还有

一部分的兵权,秦淮一带原本富庶,也算相安无事。但有一次淮河发大水,朝廷派发

的救灾钱款被盗贼抢了,导致救灾受阻,死了几万的灾民。当年这件劫案震惊朝野,

先皇震怒,命欧阳老将军带兵马将秦淮一带所有的盗贼都清缴。可经过欧阳将军的暗

访,得知秦淮一带的山贼非但没有劫走这批赈灾款,反而是将自己的钱财拿来救灾。

而且当时江湖上流传,这事情是衙门内的人监守自盗。山贼什么都敢抢,但没有哪个

人敢抢赈灾款,除了怕天打雷劈,这样的人以后根本无法立足于江湖。于是,经过一

番调查,基本确定了,是当时的应天府知府刘天搞的鬼。
    “当年大贪官刘天被正法的事情谁都听说过吧。”赵普问,“跟许县有什么关系?

    “我是被大理寺派去,查应天府周边其他州城府县的官员的……所谓拔出萝卜带出

泥么,最大的靠山都倒了,那些猢狲自然不能放过。”太师接着说,“不过倒了许县

之后,经过调查,那县令很干净,于是我准备回开封,当夜……和那县令在院子里喝

酒的时候,那县令跟我说了一件事。”
    众人都有些好奇地看着太师。
    太师皱着眉头说,“那县令可能也是喝多了,他跟我说,应天府附近的山里,有一

个红樱谷。”
    众人听到这里都下意识地看展昭和殷候。
    展昭搔了搔头,看殷候。
    殷候想了想,也摇头,表示——闻所未闻。
    白玉堂有些不解,“为什么叫红樱谷?和红樱寨有关系?”
    展昭摇头,“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讲的,瀑布下水潭长了很多红色的水草?”
    白玉堂点头。
    “那种红色的水草,从水面上看,的确很像是水底下长满了火红的樱花一样,这种

水草是红樱寨附近连片的山里的特产,只要有水的地方,基本都有这种红色水草。”
    众人都点了点头。
    白玉堂问,“也就是说,只要山沟底有水有这种水草,随便哪个山谷都可能是红樱

谷?”
    展昭点头,“大概是吧,可以问问我娘。”
    “这红樱谷,有什么问题?”包大人问太师。
    太师道,“那县令跟我说,红樱谷里,有一个骷髅坑。”
    众人都一愣。
    “什么坑?”包延问。
    “长得像骷髅?”庞煜也问。
    太师摇了摇头,道,“那个坑里,有至少几百个骷髅头,而且只有头,没有身体。

    众人都愣了,良久,庞煜道,“那县令喝醉了胡说八道吧?”
    众人都点头。
    太师一笑,“我刚听到的时候,也这样想,但是后来,县令跟我说,红樱谷里镇着

一个魔物!”
    “镇着?”白玉堂不解,“封印的意思?”
    “嗯。”太师点头,“那个魔物一旦放出来,是要天下大乱的。”
    众人听后沉默良久,随后都笑了。
    赵普拍了拍庞吉,“太师,几乎每个地方都会有这种传说。”
    白玉堂也点头。
    包大人瞧着庞吉,“你也算见过些市面,没理由被这种小把戏给糊弄的吧?”
    “如果只是传说我自然不会上心!起先他讲起,我也当他喝醉了讲笑。”太师无奈

,道,“可是就在当天晚上,我做了个梦。”
    众人都不解。
    “梦里,有一个长着羽毛的男人,被很多锁链困住,困在黑暗的山谷里,四周围都

是血一样恐怖的花朵,而那个人脚底下都是骷髅头,铺了密密麻麻好几层。那估计是

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恐怖的一个梦了!”
    “然后呢?”众人虽然不相信,但是对太师的梦却很感兴趣。
    “那个人在挣扎,锁链哗啦哗啦地响,他还求我。”太师放慢语速,“他说他叫邪

羽,被关了两百多年了,让我放他出去,他不想再等二十年才重见天日,他好饿,想

吃人。”
    众人都一皱眉,小四子就近爬上白玉堂的腿,钻怀里。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展昭问。
    太师点了点头,“我也这样想,第二天清早醒过来,我就随口问那县令,昨晚喝醉

的时候,说的红樱谷里镇着的怪物叫什么。他就告诉我,他自然是没见过,但是听过

传说,说是一个长着羽毛的男人,叫邪羽。”
    众人都惊讶。
    太师无奈,“我当时也这表情,但是那县令后来又安慰我说,“据说那怪物两百年

前被一个神仙封在了山里 ,出不来的。”
    众人歪着头看着庞吉。
    良久,白玉堂问,“是不是那县令搞鬼,设计骗你?”
    太师失笑,“我也这么想,可是……等我回开封府之后没多久,就听说那县令不见

了。”
    “什么?”众人惊讶,“不见了?”
    太师点头,“他夫人在他的房间里,就找到了一根很长很长的羽毛,他却再也没出

现过。但是他只是失踪,,尸体也没有,所以朝廷当他是辞官不作了,后来派了新的

官员接任。”
    “你当时没查么?”赵普问。
    太师苦笑,“我回开封府往上爬还来不及,谁管得了这些个,不过么……”
    “不过。”包大人帮他接下去,“这一转眼,正好二十年了,是不是?”
    太师点了点头。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那东西,说他二十年后,会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