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334  

2013-12-26 11:0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34章 甜蜜滋味

叶星的到来,可谓是起到了力挽狂澜的作用。
  原本一触即发的乱局被他稳定住了,一叶夫人的尸体被送到了衙门的仵作房里。
  展昭也从客栈跑了出来,跟许县的县令说了一下情况。
  许县的县令官阶远远没有展昭高,当然什么都听他的了,在仵作房里准备好了冰棺,一叶夫人的尸体安放好。
  整个过程,展昭都在叶星的眼前做,两人也没怎么交流,但却是挺默契。
  白玉堂也并没给他俩介绍,但是叶星似乎知道展昭是谁。
  等一切忙完,叶星站在棺材边,无奈地看着一叶夫人的遗容。
  展昭走到仵作房外边,望着里边。
  身边,白玉堂走了上来。
  展昭看了看他。
  白玉堂轻轻拍拍他肩膀,示意他——无须担心。
  没过多久,外头包大人的车马来了,公孙带着小四子,提着小药箱,准备验尸。
  包大人和庞太师下车,赵普也走下了车子,身后的一辆马车里,车帘一挑,殷兰瓷和陆雪儿走了下来。
  门口,好多江湖人都在围观。
  殷兰瓷和陆雪儿是自愿来衙门配合调查的,她俩说,在查明一叶夫人的死因之前,她俩是主要的嫌疑人,可以在衙门接受监视,等洗清了嫌疑之后再离开。
  江湖人面面相觑,这事情的发展出乎众人的预料。换句话说,这是讲道理的结果!
  殷兰瓷和陆雪儿这两个人,除非她俩自愿,不然是谁都没法让她们来衙门的,但叶星很讲道理,所以两位前辈也很给他面子。所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江湖并不是叫嚣着喊打喊杀才称之为江湖的。
  公孙和几位郎中仵作一起进入了仵作房,开始仔细的验尸。
  众人都在门口等着。
  白玉堂坐在桌边喝茶,展昭就站在仵作房门口,而站在他身边的,是叶星。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公孙他们走了出来。
  几个仵作向包大人一拱手,“一叶夫人是中毒死的。”
  众人都一愣。
  包大人皱眉,“可能查到是何种毒?如何中的毒?什么时候死的?”
  几个郎中和仵作包括公孙先生,显然是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我们起先检查一叶夫人的尸体,发现她没受任何的外伤也没任何的内伤,看着就像是自然死亡。”公孙道,“但是经过仔细检查,发现一叶夫人的指尖,有一个极细微的伤口,似乎是新伤,像是被什么利刃划伤的。”
  众人都皱眉。
  “伤口的四周围有一点毒物的残留,具体是什么毒药,还需要查证。”应天府最好的老郎中陈郎中对包拯道,“我们想做个试验。”
  众人都等着看是什么试验。
  这时,公孙问叶星,“少帮主,可否抓一只老鼠来。”
  叶星想了想,让手下去弄了一只老鼠过来。
  那只老鼠被关在笼子里,动来动去。
  一个郎中拿着一根银针,道,“这银针上有昨天一叶夫人手指上残留的毒药。”说着,扎了那只老鼠一下。
  众人等待着,大概过了一炷香左右的时间,那老鼠突然睡下不动弹了。感觉就好像只是睡着了,但是再一查看,发现那老鼠已经死了。
  郎中对包大人一拱手,“一叶夫人死于中毒,而非外伤,我们得出的结果是——昨夜一叶夫人被剧毒之物割破了手指,中毒而亡。”
  包大人看了看叶星。
  叶星点了点头,道,“也就是说,我师父是昨晚在客栈的时候,被人暗算而死的……有嫌疑的,是昨晚客栈里的众人。”
  包大人点头。
  叶星叹了口气,“还请包大人彻查此事,查明杀害我师父,以及企图利用我一叶教挑起江湖正道两派纷争的那个真凶。”
  包拯点头,这年轻人眸正神清明辨是非,他十分欣赏,点头答应,对展昭道,“既然展夫人的嫌疑已经排除,还请展护卫负责调查此事,无比查明真凶,还死者公道。”
  展昭点头,他娘和白玉堂的娘嫌疑都排除了,可以松口气了。
  叶星突然看了看四周,有些好奇地问展昭,“请问哪位是病书生吴一祸?”
  黄月琳一摊手,“病书生没来。”
  “没来啊,有些事我一直想问他。”叶星有些遗憾地说,“当年我师父的相公是不是死在他手上的。”
  展昭摇了摇头,“不是。”
  诸葛吕怡比较清楚当年的事情,将经过告诉了叶星。
  叶星有些不解,“那为什么那么多年了,他都不说清楚?害我师父恨他入骨。”
  黄月琳一笑,“那书生怕麻烦吧。“
  叶星微微皱眉。
  一旁,展昭嘟囔了一句,“他也许是觉得,你师父恨他总比恨自己相公要好。”
  叶星看了看展昭,沉默半晌,点头,“我明白了。”
  白玉堂看了叶星一眼,正好被展昭看到他这个举动,莫名有些纳闷——白耗子神情有点古怪啊。
  叶星站了起来,问手下几个护法,“你们觉得呢?是继续跟红樱寨死磕,还是找到真凶。”
  几个护法年纪都比叶星大,也不是没脑子的,都道,“一切听少主决定。”
  叶星点了点头,“留下几个人守灵就可以了,其他人全部回一叶教,安抚教众说明情况,不要被人利用,师父已经不在了,她留下来的基业,我们要守住。”
  “是!”一众一叶教的人都有序撤离。
  众人都暗暗点头,叶星将一叶教的人都撤走,等于不给真凶利用他们的机会,可谓是当断则断!有主见!
  公孙道,“不如我们去客栈查一查,一叶夫人中毒的源头在那儿。”
  展昭点头,“我陪你去。”
  白玉堂也要去,不过叶星对他摆摆手,“白兄你还是免了吧。”
  白玉堂下意识地看展昭。
  一旁陆雪儿也点头,“展昭查案是纯官府出马,那些江湖人没什么话好说,你去了就变得复杂了。”
  白玉堂有心无力,为了避嫌不给别人挑事的机会,只好保持中立。
  “你也不是帮不上忙的。”诸葛吕怡轻轻拽了拽白玉堂,“名查留给昭,暗访你来吧。”
  白玉堂看诸葛吕怡,“怎么暗访?”
  诸葛吕怡一笑,对他招了招手,“跟我走。”
  说完,带着白玉堂走了。
  霖夜火和邹良对视了一眼,霖夜火的身份也很敏感,他是西域武林的代表,若是掺合进来估计更复杂了,而且还是无沙的徒弟,于是也跟着白玉堂他们去暗访了。
  赵普要跟着公孙,于是抱着小四子,和展昭叶星他们,去了客栈。
  衙门这次是光明正大来调查的,于是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在前边,赵普身边自然有不少人护卫,他在,江湖人也不好造次。
  而队伍的最后边,展昭和叶星并排走着。
  两人身边都没有其他人,气氛,有一点点尴尬。
  展昭走了一阵,忽然回头看,双眉也皱了起来——那种感觉又来了!暗中有人盯着的感觉!那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竟然从开封跟到了许县,究竟是怎么回事?最然展昭疑惑的是,今天白玉堂没在,之前几次都是和白玉堂在一起的时候发现,今天只有自己,身边是第一次见面的叶星……于是也可以说明,那目光里的怨毒,直视单纯地针对自己!
    四外,人很多,根本无从分辨。展昭觉得那目光十分谨慎,起码每次出现的时候,周围都有很多人。
  “怎么了?”叶星问展昭。
  展昭回过神,问叶星,“你没感觉到?”
  叶星不解,“感觉到什么?”
  “呃……”展昭想开口,但是那目光消失了,那种被盯着的感觉也很快消失。
  展昭皱眉,摇了摇头。
  叶星倒是接着说,“其实我一直想见见你。”
  展昭微微一愣,从走神的状态中回过神,有些不解地看叶星。
  叶星转过脸,仔细看展昭,道,“以前白兄有空就会来跟我叙叙旧,喝喝酒吃吃饭什么的,但是自从认识你之后,他就不来了。”
  展昭一愣。
  叶星见展昭似乎有些局促,笑了,“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就是展昭。”
  展昭不解,“为什么?”
  “嗯……”叶星抱着胳膊想了想,“就好像我第一眼看到白玉堂的时候,感觉他就是白玉堂一样,你俩某种程度上说,很相似。”
  展昭点了点头,问,“白玉堂很久没去找你了啊?”
  叶星看了看展昭,“白玉堂……你叫这三个字的时候好像有些别扭,你平时不是这么叫的吧?”
  展昭尴尬,平时怎么叫来着,耗子……玉堂……
  “以前白玉堂总到处跑,我说他不务正业。”叶星道,“他说等他找到归宿的时候,就不会再到处跑了。”
  展昭眨了眨眼——归宿?这两个字莫名地撞心头。
  叶星背着手,“不过有一点你俩真是衬绝!”
  展昭搔了搔头,“哪……哪一点?”
  叶星无奈摇头,“你俩都是招灾惹祸的人啊,麻烦不断。”
  展昭很有同感地点头,根本无从反驳。
  就这样,展昭这样和叶星聊着白玉堂,聊了一路,渐渐就不尴尬了。
  到了客栈门口,展昭忽然问叶星,“你喜欢那白耗子么?”
  叶星微微一愣,看展昭,随后笑了,拍拍拍展昭的肩膀,“我刚才还替白兄着急,原来你也不呆么,那就好。”
  展昭跟着进去。
  叶星忽然回头问他,“你有注意过白玉堂看你的眼神没有啊?”
  展昭一愣。
  叶星接着问,“你又有没有看过自己看他的眼神?”
  展昭没说话。
  “找一面镜子看看吧。”叶星道,“还有,白玉堂是不是从来没跟你提起过我?”
  展昭点了点头。
  “我和他合得来的理由是我俩口味差不多,喜好也差不多。”叶星摸了摸下巴,“于是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想……真是便宜白五了!”
  展昭愣了。
    叶星挑了挑眉,“我再说那耗子该来追杀我了!”说完,进客栈了。
  展昭跟进去,发现自己整个过程都在震惊之中。
  “对了。”叶星问展昭,“肖长卿干嘛那么恨殷候?”
  展昭于是就将当年西海圣女的事情说了一下。
  叶星皱眉,“就这么点事?我还以为你外公杀了他全家呢。”
  “的确很反常。”展昭也同意肖长卿的反应不太正常。
  说话间,众人上楼。
  楼上,肖长卿不在,但是其他江湖人不少,一个两个表情严肃,似乎并不太想搭理叶星。
  展昭明白,叶星要承受的压力也不小,未必是所有江湖人都能理解他,现在他们说他的话应该更难听。
  展昭询问昨天和一叶夫人有接触的人。大家都说没发现夫人有什么异常,也不知道她手指是什么时候受的伤。
  公孙带着赵普等人找到伙计,详细问了一圈,最后,公孙跑到酒楼后头,将存放垃圾的大篓子搬到了院子里,将所有的垃圾倒在一块空地上,公孙用长长的火钳仔细地挑拣着,最后,公孙夹出了一个破掉的茶壶。用银针试了一下,银针变了颜色。
  众人都过来看,“就是这个?”
  公孙点点头,又拿着茶壶闻了闻,随后皱眉问伙计,这茶壶是谁打破的。
  伙计回答,是从肖长卿的房间里扫出来的。
  公孙皱眉,“不妙!”
  “下毒的是肖长卿?”叶星问。
  公孙摇了摇头,“恐怕,是一叶夫人不幸,做了肖长卿的替死鬼!”
  众人都皱眉。
  展昭吩咐衙役,“立刻去找肖长卿!”
  然而……众人找了一下午,肖长卿却是踪影不见。
  众人天黑才回到红樱寨,展昭伸着懒腰跑回房间,就看到白玉堂已经在了,见他进门就问他,“饿不饿?”
  展昭忽然觉得很有意思,白玉堂似乎看到自己每次都是问饿不饿冷不冷热不热什么的,甚少问他案情进展怎么样。
  展昭捧着喜儿拿进来的参茶,边喝,边跟白玉堂说了一下下午客栈查到的。
  说话间,展昭忽然看到了不远处的一面镜子。
  展昭莫名又想到了叶星说的那番话——照面镜子看一下,自己是怎么看白玉堂的,白玉堂又是怎么看自己的。
  于是,展昭走到了镜子前边坐下,对白玉堂招手。
  白玉堂有些不解地走了过去,就站在他身后看他,“怎么了?”
  展昭盯着镜子,将白玉堂的目光看得很清楚。
  看了好一会儿,展昭低头喝茶,嘴角带出了笑容来。
  白玉堂低下头,不解地看他,“参茶很好喝?”
  “嗯!”展昭将参茶递到他嘴边,“就是蜜糖放得太多了,甜腻腻的感觉。”
  白玉堂喝了一口,没喝出蜜糖味道来,不解地看展昭,“有甜么?”
  展昭点头,笑了,“嗯,很甜!”
  白玉堂也不知道展昭闹什么,转过脸想站起来,却无意中,看到了镜子里,展昭望着自己的样子。
  ……
  良久,白玉堂回头,跟展昭对视,低声说,“再给我喝一口。”
  展昭将杯子凑到他嘴边,白玉堂喝了一口,点了点头,“嗯!是甜的,真的是甜。”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