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333  

2013-12-25 12:09: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33章 展护卫的危机感

这一路赶往许县,众人都隐隐有些担心,觉得前途未卜。
    幸好随行的人中,有黄月琳这个开心果。虽然一把年纪了,但是相当的开朗,说说笑

笑,倒是能调节一下气氛。
    展昭本来也不是愁眉苦脸的人,担心也解决不了问题。
    “你姑姑呢?”展昭见陆天寒一个人行动,陆凌儿没跟着来,于是问。
    “哦……她在魔宫呢。”陆天寒道,“魔宫里有几个她的朋友,她若是看到人找殷丫

头的麻烦,该生气了,万一打死了人,反倒不好。”
    众人都点头,也对,陆凌儿不太好控制。
    刚到许县的城门口,这么巧,正看到一队人马入城。
    这对人马浩浩荡荡的,光一个尾巴就有好几百人,不过让众人瞩目的原因是……这

些人全部披麻戴孝,还有人举着白帆,似乎是送葬的队伍。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该不会,是一叶教的人马?
    “一叶教离这里不远。”邹良道,“很可能是。”
    展昭看了看白玉堂,“现在去好么?毕竟刚刚发生,叶星应该情绪比较激动。”
    白玉堂摇了摇头,示意——无妨。
    众人往里走,果然,进了城就看到前边真的是一叶教的队伍。
    在队伍的最前边,有一匹白马,白马上坐着一个人,从背影看,身材匀称,个子挺

高的,也是一身白衣。只是不同于平日见到的白衣,此人是披麻戴孝。
    展昭皱眉,问白玉堂,“那个是不是叶星?”
    白玉堂点点头,“我虽然没见过他跟一叶夫人相处,不过叶星是孤儿,一叶夫人收

养他再一手拉扯大还教他武功,跟亲娘也差不多。”
    众人莫名都有些不好的预感——那现在展昭的娘不是疑似叶星的杀母仇人?
    客栈就在前边不远,已经变成了灵堂,来吊唁的江湖人十分多。
    应天府是秦淮一带的中心,这一带本来江湖门派就多,许县这么近,一叶夫人江湖

地位显赫,她突然离世,再车上魔宫这一层的关系,引来了好多好多江湖人。
    “这帮人……”陆天寒皱眉,“不止针对殷候,还针对天尊。”
    这里都没有傻子,知道那些江湖人打的是什么主意。
    白玉堂帮助开封府查案,常年住在开封,并且随出巡队伍一起满天下跑的事情,整

个江湖都知道。原本以为他和展昭是鼠猫不和的,不过事实证明,展昭应该是白玉堂

最好的朋友……当然了,两人之间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另一层原因或者关系,江湖人也

无从得知。
    而天尊和开封府往来密切,如今展昭捅破窗户纸,让众人知道了他和红樱寨以及魔

宫的关系,那同时也揭示了天尊和殷候的真正关系。
    殷兰瓷和陆雪儿是好朋友这一点也是江湖人公认的,虽然时不时吵两句,但两人合

力做过不少事。原本正邪不两立的两派,代表着正派最高权威的天尊,和邪派最高权

威的殷候,竟然是好友!而且不止他俩是好友,陆天寒的女儿和殷候的女儿是好姐妹

,天尊的徒弟和殷候的外孙好得穿一条裤子……这不是正邪不分是什么!
    对于特别讲究派别的江湖人来说,这是莫大的禁忌!
    如果天尊再不能代表正派,那么正派武林,也是时候选举新的人物出来了,就算找

不到天尊那样的魁首,那起码现在的结构会被整个推翻,跟天尊有牵连的一大帮门派

都会由盛转衰,而新兴的门派则是崛起的好时机。通过挑起正邪两派的再一次对立,

可以攫取不少的好处。如今武林后起之秀不断涌现,新兴的门派也是野心勃勃,新一

轮的江湖乱斗,可能即将开始。
    而展昭和白玉堂两个无疑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要不然就彻底决裂,代表正邪两派再

争斗一次,要不然就会被一起清除出正派之外,从二人在此江湖上的前途,也是堪忧

了。
    诸葛吕怡伸手轻轻一拽还在往前走的展昭和白玉堂,道,“我们先找个地方避一避

,看看情况再说。”
    “呃……”展昭觉得倒也是,这个时候没必要去刺激他们,不过白玉堂却说,“你

们先找个地方等等,我去找叶星。”
    “你一个人去?”展昭问。
    白玉堂拍了拍他肩膀,示意——不用担心,就径直往前走了。
    展昭没拦住,陆天寒摆了摆手,示意先上对面的客栈找间房住下,看看情况再说。

白玉堂毕竟还是天尊的徒弟,那些江湖人应该不会乱来。
    于是,展昭被拉进了不远处的客栈。
    霖夜火摸着下巴,胳膊碰了碰邹良,“哑巴,你有没有听过江湖传言?”
    邹良无语地看他,“我又不是江湖人,你有什么八卦就说。”
    霖夜火小声嘀咕,“我听江湖传言说,叶星是白玉堂让他去死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去

死的。”
    霖夜火的话出口,前边展昭的脚步顿了顿,后边,黄月琳凑上来,八卦地问,“真

的么?”
    霖夜火一摊手,“我住在大漠么,喜欢打听一些中原武林的八卦,而且你们也晓得

,白老鼠是我的宿敌!”
    众人嘴角抽了抽,霖夜火还记得这一茬呢?
    “我听到过不少关于他和叶星的事情。”霖夜火眯着眼睛,“哎呀,你们猜白老五

桃花那么旺,会不会叶星也是一朵烂桃花?”
    众人对视了一眼,如果是,那可谓是乱上加乱了。
    只有展昭嘴角抽了抽——桃花?!
    不过没等展昭窜过去研究个仔细,就被诸葛吕怡拽进了客栈里,示意他别蹦跶了,

上楼就能看清楚。
    众人上了楼,打开窗户,就看到白玉堂正好走到了挂着奠字灯笼的客栈前边,就在

斜对面,二楼不高,看得清清楚楚。
    “嚯呀!”霖夜火托着下巴,“白五就这么走进去啊?大模大样的!”
    灵堂门口,有几个人发现了他,一叶教有不少人都认识白玉堂,惊讶地喊了出来,

“白……白玉堂!”
    众人摸下巴——基本跟白玉堂无冤无仇的人,或者关系挺好的人,都叫他白五爷或

者白少侠,开口就来句“白玉堂”的,应该是有所不满了。
    果然,就见一叶教教众都抽出了兵刃,客栈门口一些江湖人也喊了起来,“白玉堂

,你来干嘛?!一叶夫人是你娘和殷兰瓷联手打死的!”
    楼上几人皱眉——果然传成这样了。
    陆天寒冷笑了一声,“尽往自己脸上贴金,那两个丫头随便挑出一个,一只手就能

干掉一叶,用得着联手?”
    白玉堂自然不会被几个江湖人吓到,背着手站在灵堂前,道,“我找叶星。”
    “你找我们当家的干嘛?”有个一叶教的护法问他,“我们教主伤心欲绝,今日要

吊唁前教主,不会见客。”
    白玉堂见众人拦着路,也不多说,抬手轻轻一晃手中长刀……云中刀出鞘又回鞘,

一个动作,发出了一声破空的龙吟声。
    那些江湖人捂耳的同时都纷纷后退,不过白玉堂显然只是想用刀发出一些声音,而

并非想动手。
    没一会儿,就见灵堂里,走出了一个人来。
    叶星穿着白色素麻长袍,头上绑着一条白色的孝带,缓缓走了出来,对紧张戒备的

一叶教教徒一摆手,走下台阶,到了白玉堂面前。
    “哎呀!”霖夜品评了一下,“叶星长得不错啊!”
    邹良也点头。
    叶星斯斯文文的,给人的感觉有些敦厚,面向善良,一双眼睛虽然有些红肿,但是

明亮清澈。
    众人下意识地看了看展昭。
    展昭眨了眨眼——的确是意外的顺眼啊!
    叶星年岁和白玉堂展昭他们差不多,虽然年轻,但很有些一门之掌的派头。严肃,

不过并不凶恶……
    “看着好像挺冷静的啊。”邹良道,“不像是胡搅蛮缠不讲理的类型。”
    “嗯……”霖夜火也点头,“不过应该会有江湖人撺掇他。”
    果然,就见叶星后边跑出了一个人来,正是肖长卿。
    肖长卿到了门口,“白玉堂,你来替红樱寨当说客还是来推卸责任的?”
    白玉堂都没看他一眼,只是对叶星道,“一叶夫人不是我娘和殷夫人杀的,昨天他

们回去的时候状态还很好,有些袭击的人受了轻伤,但是我看得很清楚,一叶夫人一

点伤都没有。”
    白玉堂的话出口,四周围的人就开始闹哄哄议论了起来。
    其实昨天参与去红樱寨门口讨说法的众人,好多都站在这里。他们昨晚都看到一叶

夫人捧着药箱子到处给人包扎伤口,的确状态很好一点伤都没受。
    “她是被你娘和殷兰瓷用计暗算……”肖长卿道。
    白玉堂没等他说完,又对叶星道,“你信不信我?”
    楼上众人托着脸,看着叶星。
    叶星始终面无表情,看了白玉堂一会儿,抬手,示意身边叽叽喳喳各抒己见的众人

都闭嘴。
    现场安静下来,叶星问白玉堂,“你确定我师父昨天回来的时候没受伤?”
    白玉堂点头。
    “那如果她真是死在你娘手上的呢?”叶星问。
    “我赔命给你。”白玉堂淡淡道。
    楼上众人摸下巴——哎呀……
    叶星微微皱眉,“那我师父是怎么死的?”
    白玉堂道,“要查。”
    “白玉堂,你一张嘴说什么都行啦,口说无凭!”
    这时,有另外几个江湖人反驳,“你们师徒和魔宫的人不清不楚的……”
    白玉堂依然没搭理他们,对叶星道,“你也想查你师父是怎么死的吧?不要被人利

用。”
    霖夜火摇头,“哎呀,白老五就是嘴笨啊,还懒,这种事情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么,

这么简单直接人家不相信。”
    展昭看着叶星看白玉堂的眼神,轻轻摇了摇头,“不……他相信。”
    众人都一愣,看展昭。
    展昭道,“他是真的拿玉堂当朋友的。”
    话音刚落,就见叶星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
    叶星的话音出口,现场瞬间沉默,随后,“轰”一声炸开了锅。
    众人七嘴八舌劝他,那意思——不要被蒙蔽啊什么的。
    叶星皱眉深吸一口气吼了一嗓子,“都给我闭嘴!”
    众人哑然,看着不怎么耐烦的他。
    叶星看了看周遭的江湖人,“你们有脑子么?你们这些天去红樱寨门口闹了多少次

,哪次死人了?偏偏开封府的人刚到,殷候天尊刚到我师父就不明不白死了!她这个

时候死对红樱寨和魔宫有什么好处?”
    群雄张了张嘴,说不上话来。
    叶星道,“我师父死的蹊跷,我不管你们跟魔宫有什么仇怨,你们想顶掉天山派也

好,想称霸武林也罢,跟我一叶教无关。我只想找到杀我师父的真正凶手,一叶教我

说了算,我师父不明不白死的,这件案子我报官,叫包大人处理。”
    众人张大了嘴,肖长卿就劝他,“少帮主,你冷静啊,不要被白玉堂蛊惑,包拯和

展昭是一伙的……”
    “要冷静的是你。”叶星冷笑了一声,看肖长卿,“到头来还不都是你惹出来的事

端,你为中原武林干过什么好事?殷兰瓷和陆雪儿为中原武林干过多少好事?包大人

这些年有冤枉过好人没有?昨晚我师父是死在这家客栈里的,你和她在一起,最后见

到她的也是你。若是她的死能挑起中原武林对魔宫群起而攻之,最如愿的还是你,你

的嫌疑不必殷候小!”
    肖长卿张大了嘴说不上话来,楼上众人也是目瞪口呆——好直接!
    说完,叶星对自己的手下道,“将我师父的尸体抬到衙门去,冰棺停放,灵堂撤掉

,我师父的丧失在找到真凶之后再办。”说完,又看了看在场的江湖人,“麻烦你们

长点脑子,你们谁活过一百岁了来找殷候算一百年前的帐,祸不及子孙,殷兰瓷和展

昭有害过一个江湖正派没有?”
    说完,一甩袖,气哼哼走到白玉堂身边,“走,我带你去看我师父的尸体,开封府

不是有神医么,我还带了几个最好的郎中和仵作来,一起验尸。”
    白玉堂点头,和叶星一起走了。
    在场众人鸦雀无声。
    良久,客栈上头霖夜火一捧脸,“妈呀!中原武林这么多年终于出了一个有脑子的

正常人。”
    邹良也点头,“不容易啊!”
    黄月琳拍手,“思路清晰啊!中原武林祖坟冒青烟了啊!竟然有正常智力的人了!

    诸葛吕怡和陆天寒也哭笑不得,的确,叶星出乎他们意料的讲道理和冷静有智慧。
    展昭站在窗边,看着楼下白玉堂和叶星,带着人护送一叶夫人的尸体去衙门。
    白玉堂还回头看了一眼客栈的楼上,对展昭指了指衙门,那意思——让包大人也来

一趟吧!
    展昭点头,但同时,莫名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哎。”霖夜火拍了拍还发呆的展昭,“幸好碰到个清醒的,赶紧找公孙验尸去!

    邹良带着影卫先走,“我让包大人和太师也去衙门接手案子!”
 
    “哦……”展昭回过神,点了点头。的确,叶星明白事理又讲义气,对白玉堂可以

说是深信不疑,自己应该高兴才对。只是……
    展昭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消化不良的感觉,总觉得胃里什么东西顶着气到不是很

顺,早饭吃错东西了?不对啊……展昭看了看天色,快晌午了,自己应该饿了才对,

怎么感觉那么饱?
    众人一起下楼,展昭满心疑惑外加有些别扭地往下走,就听身边诸葛吕怡忽然用很

轻很轻的声音来了一句,“堵啊?”
    展昭一愣,看她。
    就见他绿姨微微一笑,小声说,“不是堵,是危机感。”
    说着,诸葛吕怡戳了戳还有些呆愣的展昭的腮帮子,“醋猫啊,你可长点儿心吧。

    ……
    作者有话要说:刺激感情进展的娃来了。
    另外,25号下午2点-3点,有一个微访谈活动我会参加,地点在我微博,有什么问

题可以来问我,倒时候可以和大家在线交流一小时,&圣诞节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