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330  

2013-12-21 22:00: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30章 四面楚歌

 掌灯的时候,众人终于算是都安顿下来了,出门就闻道一股饭菜香,原来是外边的士兵已经先开饭了。
    展昭轻轻摸了摸鼻子,“喔?今天军营吃猪肉炖粉条、板栗鸡块、地三鲜、烩三丝和鱼丸汤啊,好像还有烤地瓜。
    “哇!”小四子和小良子仰着脸敬佩地看着展昭,“猫猫好厉害!”
    展昭无奈地搔了搔头,吃货的本性再一次暴露了。
    这时,就见邹良进来了。
    邹良到了红樱寨之后,就带着几个影卫到许县和附近去查看了一下,不过看邹良的脸色,似乎并不是太好。
    到了赵普身边,邹良低声道,“王爷,好多江湖人。”
    赵普皱眉。
    展昭和白玉堂也对视了一眼,走过来问,“都是四海帮的么?”
    “的确是原本四海帮的,但是我们仔细调查了一下,似乎不止,还有很多其他江湖门派的,而且大多数都是大门派。
    “都住在许县了?”白玉堂皱眉,“这么巧许县又开了那么多梵琼花,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乱子。
    “大概多少人?”赵普问。
    “不太清楚有多少高手,但江湖人至少几千。”邹良皱眉,“要不要再调派点人马过来?”
    赵普也摸下巴,可是红樱寨是个盆地,调派很多人来也拉不开阵势啊。
    “不用。”一旁正给众人换茶水的喜儿摆了摆手,特别淡定。
    众人都好奇地看着她。
    展昭也点头,“江湖事江湖了,朝廷官兵若是介入就更乱了。”
    “可是万一打起来,殷候和天尊难免出手。”赵普皱眉,“还是我用兵马压一压?”
    “不用。”一旁,来上点心的乐儿又摆手。
    众人都好奇地看着那几个胖丫头,庞煜好奇问,“我说,外头好几千江湖人想来找红樱寨的麻烦,你们就这么点儿人,不担心啊?”
    喜儿一挑眉,“夫人在呢,白夫人也在呢。”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好奇,“她俩在,然后呢?”
    乐儿笑眯眯说,“这两人,其他地方不好讲,但是只要是在红樱寨。别说几千人,几万大军都不怕!”
    众人都瞧着两个有些“狮子大开口”的小丫头,觉得不可信。
    两个丫头却是很笃定,一挑眉,“真敢送上门来才好呢,叫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武林绝学!”
    说完,仰着脸,扭搭扭搭地走了。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白玉堂问展昭,“你娘有什么能一下子摆平几万大军的武林绝学么?”
    展昭摸着下巴仰脸想了半天,问白玉堂,“你娘呢?”
    白玉堂抱着胳膊摇头,难道是俩丫头吹牛皮?
    众人正纠结,就见外头殷候回来了,身边是拿着一串烤肉的天尊,边往里走边说,“开饭了。”
    众人起身准备去前边吃饭,展昭好奇地问殷候,“外公。”
    “嗯?”殷候瞧展昭。
    “如果有几千江湖人突然来攻打红樱寨……”
    展昭话没说我那,殷候一撇嘴,道,“别说几千了,几万都攻不进来。”
    展昭不解,“你和天尊他们都不出手的前提下……”
    “谁都不用出手,只要你娘和陆家那个丫头在就行了。”
    展昭和白玉堂又对视了一眼,一起问,“她俩要怎么做?”
    殷候微微一愣,看着两人,随后摸了摸下巴,“哦……也对,你俩没见过。”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问,“见过什么。”
    天尊嚼着烤肉,道,“红樱寨和映雪宫这两个地方是有讲究的。”
    众人都好奇,“什么讲究?”
    “那俩丫头虽然平时总拌嘴吵架,不过小时候功夫是一起练的,功夫很多地方都互补,她俩若是联起手来打架,威力比平时要高好几倍!
    众人张大了嘴。
    “说起来,好久没见过那招了啊!”一旁无沙也笑,“那俩丫头片子以前在映雪宫的时候用过一次之后,应该也没怎么用过了吧?”
    “她俩联手有多大威力?”霖夜火也很好奇地凑过来。
    四个老头仰起脸想了想,随后一脸郁闷地摇头,那样子,似乎想起来就头疼。
    陆天寒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摆了摆手,道,“所以说,千万不要得罪女人!”
    其他几人也点头。
    “说起来。”殷候道,“九娘也在的时候更恐怖。”
    “对对,冰火两重天啊简直!”无沙摇着头感慨,几个老头边聊边往外走。
    众人面面相觑,好奇得不得了,神神秘秘的。
    ……
    红樱寨的夜晚,比起白天一点也不逊色。
    该怎么说呢,鲁山寒简直就是个追求完美的天才,白天根本看不出来,晚上才知道,红樱寨里到处都是灯……每一个需要照明的地方,都在木结构的凸出部分暗藏了夜明珠,只要打开匣子,“灯”就亮了,不需要的时候,轻轻推下一个机括,“灯”就熄了。最神奇的是,还有许多的“浮”灯和“天”灯。
    在瀑布下边,有一条长长的走廊,是可以走人的,上边搭着一个架子,架子上挂了一排的钩子。只要在这些钩子上,挂上灯笼……灯光就会经由山壁的映射,变成很多个,这些灯光映射在水潭上,就好像水面上瞟了好多的浮灯。映射在其他的山壁上,又好像空中有好多的天灯。再加上瀑布的水流制造出来的效果,好像水面上的灯顺着水流浮动,半空中的天灯在缓缓地飞升。
    小四子边走边看,边转圈圈,忙得眼睛都不够用了。
    赵普也忍不住赞叹,“鲁山寒的确是天才啊,难怪当年那昏君都不舍得杀他。”
    公孙无奈地拽了拽他袖子,那意思——你知道你在说谁是昏君么?
    赵普一挑眉。
    前方一处大院子里,桌子已经摆好了。
    丫鬟们忙忙碌碌上菜。
    殷兰瓷和展天行准备的都是家常菜,当然了,能养出展昭这么挑剔的吃货的地方,家常菜也是无可挑剔。
    众人也饿了,端着饭碗边吃边聊天,其乐融融。
    殷兰瓷和陆雪儿轮番给几位老人家夹菜,展天行和白夏则是跟包大人和庞太师敬酒,几个小的就自顾自边吃边聊,小五就趴在展昭身边啃着一大块牛肉,吃得直晃尾巴。
    辰星儿他们一众丫头几十个人,都聚集在下一层山坡上的小院子里,边吃饭边放烟花玩,这些烟花据说都是魔宫拿来的,很小巧,绚丽夺目。
    展昭边吃边瞧着烟花旁边几个小丫头的笑脸傻笑。
    白玉堂问他,“怎么了?”
    展昭指了指,道,“我小时候就经常放。”
    白玉堂笑了笑
    “一会儿我们拿一些,也去屋顶上放。”展昭的话刚说完,突然,就听到“啪”一声。
    众人就看到远处的天边,一个亮光升上半空,随后炸开,光华四射。
    公孙抱着小四子仰着脸看,边问,“外边也在放烟花么?”
    赵普皱着眉头将酒杯放下了,“这不是烟花,是联络用的响箭。”
    说话间,就见两个影卫进来了,“王爷,远处好多人正在靠近。”
    展昭问,“多少人?”
    “很多,从火把的数量以及队伍的规模看,至少一千人。”
    “是什么人?”赵普皱眉。
    “不确定。”影卫们要接着去查探,却见殷候摇了摇头,道,“是四海帮的聚集信号。”
    众人都皱眉,“真的找上门来了?”
    “大概知道你回来了吧。”陆天寒道,“看来肖长卿是真的挺想你的啊,一天都等不得了,连夜跑过来。”
    殷候放下杯子,就要站起来,不过被殷兰瓷拽住了,“坐下。”
    殷候不满地看闺女,那意思——怎么跟你爹说话呢?!
    殷兰瓷眯着眼睛警告他,“不准出去!”
    殷候来气,“让我做缩头乌龟?”
    殷兰瓷白他,“你出去了能打死他们么?”
    殷候憋气。
    天尊夹着个四喜丸子凑过来,“那我去吧?我想揍四海帮的人很久了!”
    陆雪儿一把拽住他,“老爷子,你忘了你是正派之首啊?四海帮是名门正派!”
    天尊眨了眨眼——差点忘了这茬。
    “我去吧。”展昭就要起身,白玉堂也要去,霖夜火和赵普也要去凑热闹。
    殷兰瓷无奈,“那些都是老头子,比你们大几倍呢,你们几个什么身份,搀和这事儿干嘛?!”
    众人眨了眨眼——什么身份……
    无沙无奈地拿着筷子指了指白玉堂,“天山派的,名门正派!”说着,又指了指霖夜火,“我徒弟,名门正派。”再指赵普,“你就给我坐回去吧,万一碰伤点肉皮你那帮兵马和江湖人火拼起来就天下大乱了。”
    赵普嘴角抽了抽,被公孙和欧阳少征他们拽坐下了,那意思——老实点!
    最后众人都看展昭。
    展昭拍了拍胸口,那意思——我名正言顺啊!
    无沙盯着他看了良久,一摇头,“还是算了吧,那帮老头不讲理的,你出去他们正好借题发挥,万一他们大欺小,你外公看不过眼出去把他们都宰了那麻烦更大了。”
    展昭皱眉。
    展天行看了看他,严肃脸,“听话,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插手。”
    展昭嘴角抽了抽,坐下瞧了瞧身边的小四子,心说——这才是小孩子。
    此时,已经可以看到山谷四周围,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火把光芒。
    红樱寨地处半山腰,虽然山谷是个盆地状,但众人看山谷边缘却是居高临下,视野十分清晰。可以看到红樱寨之前的山谷里聚集了大量的人,于此同时,军号声响了,两枚赵家军的响箭飞上了半空,炸开之后,借着镜面一样反光的山石壁,四周围瞬间亮如白昼,众人就坐在饭桌边,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山谷边缘,已经站满了人。
    赵普的兵马都是训练有素的,已经拉开架势和山上的人对峙了,就等赵普一声令下。
    赵普看殷兰瓷,“伯母,准备怎么办?“
    “劳烦王爷让兵马都推开,我来处理。”殷兰瓷说得不紧不慢的,淡定得不得了。
    赵普虽然疑惑,不过还是对欧阳少征点了点头。
    欧阳站起来,抬手往天上扔了一枚联络响箭……那响箭散开之后,发出了绿色的光芒。
    就见原本已经准备好的士兵往两边一撤,让开了大片的空地。
    “你们接着吃。”殷兰瓷说着,就往外走了。
    陆雪儿放下筷子,跟她一起出去了。
    在座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白玉堂低声问展昭,“你娘……脾气挺好的啊,哪儿暴躁了?”
    展昭眨了眨眼,拉着白玉堂问展天行,“爹,我去看看行么?”
    展天行点了点头,道,“不过要听你娘的话,别捣乱。”
    “哦!”展昭赶忙起身,拉着白玉堂跑了,众人也都对视了一眼,走到院子旁边看。
    站在院子边沿的栏杆里边往山下看,简直是一览无余,视野清晰。
    就见此时,殷兰瓷已经走到了山门前,喜儿和乐儿帮她推开山寨的大门。
    殷兰瓷走了出去。
    陆雪儿一跃上了山门的顶端,坐着看热闹。
    展昭和白玉堂也到了接近山门的高处山壁一侧,看着对面。
    门外,赵普的那些士兵都转脸,他们原本以为赵普会带着人出来,没想到打开门,走出来了展昭的娘。
    这些兵将面面相觑,他们大多不是江湖人,不太清楚展昭的娘究竟多厉害,不过么……对面山崖上至少一千个江湖人,就她一个人出来应付?是准备讲道理?
    殷兰瓷走到了山门外,仰起脸看了看山谷边缘,皱眉。
    “叫殷候出来。”这时,山谷边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我找了他快一百年了!让他出来受死!”
    殷兰瓷看了看对面的山谷,依然平静。
    众人再一次怀疑地看展昭,那意思——你娘哪里脾气暴躁了。
    只有展昭有不好的预感,他娘的脾气来之前,都是十分平静的。
    殷兰瓷看着对面山坡上一个白袍的老头,这人岁数不小了,倒是挺有派头,只是……
    殷兰瓷开口,“肖长卿,你都来了几趟了,一次比一次带的人多,你烦不烦啊。”
    “丫头,我不是来找你的!”肖长卿显然不想应付殷兰瓷,“叫殷候出来受死。”
    殷兰瓷盯着他看了良久,开口问,“你知不知道殷候是我什么人?”
    “废话!”肖长卿冷笑。
    殷兰瓷点了点头,“我说你们这些江湖人混了这么多年江湖能不能换套词啊?每次都这一句。还有啊,你们这么多年光长岁数不长脑子的么?跑到我家门口,让我叫我爹出来受死?你这一百多年吃的不是饭是屎吧?”
    “噗……”
    山寨里,毫无准备的众人都一口茶喷出来,公孙更是被茶水呛到了,拍着胸口。
    众人下意识地看殷候,殷候仰着脸望天……丫头说的是大实话!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
    展昭抱着胳膊点头,“的确每次都是这么一套,谁谁谁出来受死……一点创意都没有!”
    “殷兰瓷。”
    这时,肖长卿身后走上来一个女人,看岁数也不小了。
    展昭皱眉,“这个是不是一叶夫人?”
    白玉堂点点头,“嗯。”
    “一叶夫人不是不过问江湖事的么?”霖夜火好奇地问他师父无沙,“怎么去帮四海帮了?”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吴一祸老实交代,“她是我对头。”
    众人都瞧着吴一祸。
    殷候也点了点头。
    “你俩因为什么结怨?”众人好奇问吴一祸。
    吴一祸想了想,“怎么说呢,她一直以为他老公是被我杀死的,认为是我害他守了这么多年寡。”
    众人张大了嘴。
    赵普好奇,“那她老公究竟是怎么死的?”
    “嗯……”吴一祸似乎挺无奈,“其实他老公是背着她出去偷人的时候,遇上了个妖姬,被人家宰了。”
    众人再一次张大嘴——好大的八卦!
    “你怎么不解释清楚?”包延和庞煜都着急。
    吴一祸失笑,“那也要她肯相信才行啊。”
    ……
    此时,殷兰瓷扫了一眼山坡上的人,朗声道,“你们有什么仇怨,有本事就去找仇家单挑。我殷兰瓷走江湖讲的是道理,殷候是我爹,展昭是我儿子。红樱寨退隐江湖多年,你们若是来讲道理,可以!但如果来撒野,或者胡搅蛮缠,别怪我不客气。”
    “哈哈哈……”
    山坡上,传来了群雄的笑声,“殷兰瓷,你要借朝廷官兵之力才能自保,竟然口出狂言。”
    殷兰瓷瞧了瞧山坡上的众人,没说话,双眼则是微微地眯了起来。
    “小丫头!”其他几个江湖人大概看着殷兰瓷特别年轻,于是打趣她,“还是让你爹出来吧!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
    殷兰瓷点了点头,对一旁赵普带着的几个副将道,“让官兵都到帐篷里去。”
    几个副将也不争辩,点头,一摆手,士兵们都回到了帐篷里。
    殷兰瓷暗暗点头,赵普的兵马就是不一样啊,令行禁止,没有一句废话。
    等士兵们都回到了帐篷里,殷兰瓷抬头看众人,随后笑了。
    众人都看着她的笑容,发呆。肖长卿也皱眉,殷兰瓷相貌出众,这一笑温暖和煦,明朗如旭日,双眼如星辰璀璨,可见她娘必定也是个美人。肖长卿脸色更难看了几分,“让殷候出来!”
    “就不。”殷兰瓷一挑眉,众人忽然就感觉一股内力狂泻而出,排山倒海。
    “哇!”霖夜火一惊。
    无沙摇头,“哎呀,那丫头来真的了!”
    白玉堂惊讶地问展昭,“你娘练的什么功夫,为什么内力可以这样用?”
    展昭道,“和移穴是一个道理,将所有穴位移开,内力没有任何阻滞的情况下,自由流转就会感觉源源不断,其实只是一个大的循环而已。”
    白玉堂问展昭,“那你会不会?”
    展昭点头,“倒是可以,不过我没用过,用哪个容易饿……”
    展昭“饿”字刚刚出口,就看到陆雪儿也已经站了起来,朗声道,“你们这些江湖人真是永远不会变,要让你们坐下来讲道理,就得先痛扁你们一顿,让你们知道赢不了,就老实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的确是这么个道理,可是……对面那么多高手,这又是个盆地,万一一拥而下……
    只是二人还没研究明白,忽然就见殷兰瓷一抬眼,提醒众人“站稳了!”
    对面群雄微微一愣,殷兰瓷突然双掌一撤,踏上一步狠狠往地上跺了一脚。
    众人就感觉伴随着汹涌澎湃的内力,地面震了一下。
    大概是木结构的房屋传震,红樱寨的众人都感觉整个山寨都晃了一下。下意识就想到展昭那句——他娘跺脚地面都要颤三颤,展昭果然是老实孩子不骗人啊!
    展天行在一旁安慰众人,“没事没事,红樱寨震不塌的。”
    再看,就见对面山谷上的群雄似乎感觉到了更强的震感,而重点,似乎不是地面的震动,而是殷兰瓷眼前的潭水,像是晃动的脸盆一样,水面翻涌了起来。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就见陆雪儿一跃而起,飞上了半空,消失在了瀑布之后。
    众人一愣的当口,突然就见殷兰瓷双掌往空中一抛,一股内力被送出,随着内力,水潭里的水和整条瀑布都像是炸开一样,水花四溅。
    众人听到巨响的同时,就见水花之中,陆雪儿随着水花一跃而上半空,只看到白色的衣袂翩翩,那些飞上了半空的水珠瞬间凝结成冰,寒气逼人,连水潭的面上都起了一层薄冰。
    “哦……”陆天寒摸了摸胡须,点头,“雪儿的内力又上一层楼了啊。”
    天尊摇头,跟殷候道,“你闺女力气好像也长了,比以前晃得还厉害。“
    殷候哭笑不得,殷兰瓷打起架来的确力拔山兮气盖世,好爷们。
    就见陆雪儿将所有水珠都冻上的时候,殷兰瓷也已经一跃上了半悬空,众人仰起脸,就见一抹红影消失在种田那一轮圆月的光影之中。
    正在感慨这轻功绝对是展昭的亲娘的时候,就见殷兰瓷突然出现在半空中的冰珠之中,双掌送出,那空中无数被冻成了冰球的水珠像是离了弦的箭一样,直射对面的山坡。
    霎时间,那些冰珠带着内力,出现在了山坡上放,雷霆万钧之势砸向那些江湖人。
    这时候再高的高手也没用,因为冰珠一旦借了内力实在是杀伤力惊人,关键是多得下雨一样防不慎防。
    江湖群雄纷纷抱头躲藏,内力护体也不行,因为那些珠子都带着内劲,飞射的速度和力道是强弓硬弩的数倍。也幸好陆雪儿和殷兰瓷手下留情,用的是冰珠而不是冰锥,不然这些江湖人就不是受伤那么简单了。
    殷兰瓷落到地面的时候,陆雪儿也优雅地回到了山门之上,坐着继续看热闹。
    殷兰瓷一收内劲,地上尘土扬起了一个巨大的圈,飘散于半空,收掌的同时她一脚踏出,整个山谷又是一颤。
    此时,军营中的士兵看着帐篷外边落了一地的冰珠子,一个个瞠目结舌哑口无言,此时众人只有一个想法——娘啊!好可怕!
    殷兰瓷一背手,对山坡上一众狼狈群雄朗声道,“有种讲道理的,下来,捣乱的,滚!”
    除了肖长卿他们几个上百岁的武林至尊,其他江湖人早就吓坏了,呼啦一声转身就跑。他们边跑还边琢磨——这怎么打啊!殷候女儿都厉害成这样,那真的殷候出马还得了。
    陆雪儿坐在山门上,对着落荒而逃的江湖人摆了摆手。
    殷兰瓷看着还傻站在山坡上的肖长卿等人,道,“天晚了,有什么事明早再说吧。”说完,转身回来了。
    喜儿和乐儿关门。
    此时,红樱寨山坡上众人,除了展天行、殷候、天尊他们几个,其他人都傻了眼。
    小四子捧着脸,“喔!好厉害!好厉害!好厉害!……”(无限循环中)
    赵普问无沙,“就是这一招?”
    无沙点点头,“这一招叫四面楚歌,见佛杀佛,见魔杀魔。”
    众人都忍不住赞叹——果然,虽然时间短暂,但是能称霸武林的,都是有真本事的啊。
    殷兰瓷轻轻松松解决了那些江湖人,潇洒一转身,回山寨。
    白玉堂突然对展昭说,“其实你性格像你娘。”
    展昭笑了,点头,“是啊,他们说我长相像外婆,不过我娘的性格也是像我外婆。”
    白玉堂点了点头,拍了拍展昭的肩膀,“你外公不选西海圣女选你外婆,是有道理的。”
    展昭愣了愣。
    白玉堂已经跃下山坡,走回红樱寨了。
    展昭摸了下巴,这耗子算是在夸他?还是在夸他外婆?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