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326  

2013-12-16 09:42: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26章  真假梦境

   应天府离许县还是很近的,骑马的话一个时辰就到了,而离开红樱寨也不远,大概半

天左右的路程。
  红樱寨就在眼前了,展昭还是有些想念爹娘的,毕竟好久没见了。
  包大人想让他先回去,不过展昭身为官差,有公务在身,不好弃了包大人而去,理应

公事为先,也不差这一两日。红九娘已经先去了,展昭本来想让天尊和殷候也去,不过

殷候还在跟陆雪儿闹别扭,不肯去,天尊则是更想去许县“做梦”。
    吃过早饭之后,众人就先别过易贤,赶路前往许县。
  易贤给众人派了两个熟悉地形的衙役带路,包大人询问两人,才知道两个都是许

县本地人,于是问他俩,许县是一直就被称为“梦县”,到了此处的人都会做梦,还

是最近才变成这样。
  两个衙役都摇头,说,“以前从来没听过,人么,都会做梦的,谁做梦做疯了我

们倒是没听过。不过这两年的确与以往有些不同,来的人也多了,地方变得有些乱。

  “你们不经常回家么?”包延问。
  “经常回去啊,我三天前还回去一趟看我娘呢,我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做

梦。”那衙役摇头。
  “是啊,我爹娘一直住在许县,都好好的啊。”另一个衙役也说,“貌似是新到

的,或者是有一阵子没回去的人,反而容易做梦,经常出入或者直接就住在那儿的人

就没事。”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这的确是有些奇怪。如果说以前没有……那太师二十年前

就在这儿做过梦了。可近期有……真的有这么邪门么?梦都能够控制?
  赵普好奇地问公孙,“书呆,有什么药能控制人做什么梦么?”
  公孙也挠头,“我别说没听过,以前想都没往这方面想过……做梦比幻觉还难控

制,通常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白玉堂和展昭骑着马,走在前边,听着身后众人讨论。
  白玉堂见展昭没精打采的,不确定他是没睡好还是有些想家,就问,“猫儿?”
  “嗯?”展昭回过神。
  “你怎么了?”白玉堂问。
  展昭眨了眨眼,摇头,“没……”
  白玉堂问,“你今早做的什么梦?”
  白玉堂一个问题问到展昭眯着眼睛皱眉头……其实他刚才就在想今早的梦呢,为

什么会做这么一个梦呢?而且梦境里好真实,最重要的是,展昭发现一个问题!
  今早那个梦里,他看到白玉堂的尾巴和耳朵的时候,就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呢?

于是他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当时感觉还挺疼的。
  而就在刚才,展昭偶然发现自己的胳膊上有一块儿乌青,他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在那儿撞到了还是碰到了,也没太在意。可这一路骑着马赶路,展昭忽然想起来,今

早在做梦的时候,他掐自己的时候好像就是掐在了这个位置,于是……为什么做梦的

时候掐到的地方,会痛还会留下痕迹?
  展昭还是不太确定只是巧合还是自己多虑了?可问题是为什么只有他做梦了,其

他人没做呢?
  展昭这一路纠结,但是又说不出口,总不能告诉白玉堂,自己梦见他变成耗子精

了,还长了两颗大板牙!
    ……
  众人有一句每一句地聊着天,很快来到了许县。
  一进县城吓了一跳,只见街上人多得跟菜市场似的,而且都是江湖人。
  “嚯。”赵普一挑眉,“这跟黑风城附近那个黑县差不多的感觉啊。”
  “黑县不是西域和中原往来通关的最重要一个驿站么,人多可以理解。”展昭皱

眉看着许县来往的江湖人,“这怎么兵荒马乱的感觉?”
  这时,白玉堂轻轻碰了碰展昭的胳膊,低声道,“许县应该算是距离红樱寨最近

的一个县城。”
  展昭微微愣了愣,皱眉。他明白白玉堂的意思,最近去红樱寨找麻烦的人不少,

那些人总不会露宿荒野吧,自然是盘踞在此处最方便。
  “红樱谷和红樱寨这么相似……”白玉堂略微有些担心,“可别到时候惹出麻烦

来。”
  展昭皱眉,又偏巧外公的背景和鹰王有关系,这若是被查出来,说不定真的会引

人误会。
  众人进入许县之后,就分头行动了。
  包大人和庞太师带着包延和庞煜,这几人都没什么战斗力,因此殷候和天尊陪着

他俩,赵普还让几个影卫跟着,确保安全。
  包大人他们一行人去往许县的县衙,准备在衙门睡一会儿,然后再找几家衙门附

近的酒楼客栈睡一会儿。
  赵普带着公孙、小四子和小良子,还有欧阳以及影卫们,决定在城外试试。
  赵普身份特殊,包大人和太师比较担心他的安全。当然了,以赵普的本事也没什

么人能动他,不过城内毕竟人多,所以城外的官道什么的比较好。另外,赵普手下的

兵士野地里露营比较有经验,所以众人准备在露天“睡”一会儿。
  霖夜火和邹良还有展昭和白玉堂是去的城内。这几个都是高手,也没有不会武功

的人需要照顾,所以比较自由。他们四个分了下工,展昭和白玉堂负责南边的半个城

,而霖夜火和邹良负责北边的半个城,争取将所有地方都睡一遍。
  包大人觉得安排妥当了,于是下令——原地解散,找地方睡觉!
  话分几头,先说包大人他们,一路顺利地赶到了县衙门。
  县令没什么准备,一听包大人和太师来了,赶紧出门迎接。
  许县的县令早就换了,如今这个还挺年轻的,三十多岁,也姓许,叫许言。
  众人进了县衙,包大人简短地说明来意,还问了一下关于做梦的事情。许言听得

也是也挠头,“不瞒大人,我这许县最近真的是……先不说做梦不做梦的,突然来了

那么多江湖人我就有些招架不住!这衙门才多少兵丁啊,那些江湖人一个两个功夫都

好得不得了,下官又是个文人……哎。”
  包大人倒是也能理解许言的难处,略安慰了他几句,就提到了做梦的事。
  许言说他自己一直都生活在许县,从来没做过什么升官发财的梦,尽梦见那些江

湖人械斗了,不过这也是平常事,白天担心所以晚上偶尔做梦呗……可至于“梦县”

这个称呼,他虽然是知晓,却没发现究竟许县有什么特别。
  许言给包大人安排了三间客房,让他随便睡,许言的衙门里也没多少人,没案子

的时候还挺安静的,包大人觉得环境不错!
  于是,众人纷纷回房。
  包大人和太师一间屋子、包延和庞煜一间屋子,殷候和天尊一间屋子,影卫们纷

纷找屋顶躺好,轮流守着顺便也睡一会儿。
大概半柱香的功夫,庞太师开始有些睡意了,正迷迷糊糊的准备打呼噜,就感觉肚皮

上被人拍了两下。
  太师睁开眼,只见眼前有包拯的大黑脸。
  “哇……”太师一惊,瞌睡也醒了,瞪包拯,“老包你说你怎么耽误事儿呢!我

刚有点睡意!”
  包拯狐疑地看着太师,“本府刚才小睡过了,没做梦!”
  太师望天,小睡……
  “哎呀,你耐心点,人要睡熟了才会做梦的!”太师无语。
  包大人皱眉,摇了摇头,又去床上躺下。
  刚刚躺好,就听太师很感兴趣地问,“我说黑子……你长那么大,有做过梦么?

  包大人愣了愣,摸着下巴,“应该做过吧。“
  “应该……”太师嘴角抽了抽。
  “不过很少就是了!”包大人认真想,“好像真是很少很少!”
  “那你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梦是什么梦啊?”太师问。
  包大人又想了想,“嗯……对了!当年查狸猫换太子案的时候,我梦到死去的玉

珠跟我说娘娘的下落。”
  庞煜望天,“这算什么梦?有没有噩梦?”
  “嗯……当年黄河发大水前我梦到连着下了一个月雨,开封府都淹了!”包大人

接着说,“这算不算?”
  太师瞧了瞧他,“嗯……哪发财的梦呢?做过没?”
  包大人摇头,“没。”
  “娶媳妇儿呢?”太师接着问。
  包大人继续摇头。
  “那……”太师坏笑,“春梦做过没?”
  包大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问,“梦还分春夏秋冬?”
  太师望天,“死黑子你给我装傻充愣……”
  两人正讨论,忽然就听到隔壁包延和庞煜的房间里,传来了一声惨叫。
  两人对视了一眼,赶紧起床出门。
  冲到隔壁房里推开门,就见包延正抱着枕头站在庞煜床边瞧着他,庞煜则是坐在

床上正擦汗呢。
  就听到包延好奇地问他,“你梦见什么了?”
  太师也凑过去看,“速度这么快啊?刚睡下没一会儿就做梦了?”
  包大人点头称赞,“小侯爷好效率!”
  庞煜无语地看了看众人。
  “你梦到什么了?”包延问。
  庞煜道,“邪了门了,我梦有一本书突然张嘴咬我!”
  众人眨眨眼,“书咬你?!”
  包延好奇,“什么书?”
  众人都瞧着他——关注的重点果然是不同。
  庞煜搔了搔头,“那不记得了。”
  包大人摸了摸下巴,“有梦到邪羽么?”
  庞煜摇头。
  包大人一指床铺,“那就是还没到火候,躺下!再接再厉!”
  庞煜无奈躺回去,包延也抱着枕头爬回自己的床上,众人继续。
  包大人和太师出门,就看到隔壁房门口,殷候和天尊无奈地站在那里。
  “二老有没有收获?”太师好奇问。
  天尊和殷候颇为无奈地望了望天——大概是因为年纪大了,实在是睡不着。
  ……
  另一头,且说城外。
  影卫们找到了官道旁边一个山坡上,有一座破庙。
  于是众人进去,影卫们搭了个简易的帐篷,铺上了行军时候用的铺盖,众人进去

睡。
  赵普躺着打哈欠,他还真是困了,于是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公孙有些纠结于什么

东西能让人做梦,于是一时半会儿睡不着,倒是小四子和小良子两个没心没肺的小孩

儿很快也睡着了。
  特别是小四子,他本来就容易睡,枕着赵普的胳膊,也跟着开始打呼噜。
  公孙躺着,就听到四周围呼吸之声均匀,还有些鼾声,于是望着帐篷顶部发呆。
  他正走神,忽然,就见身边的赵普睁开眼睛看他。
  公孙瞧他,“你不是睡着了么?”
  赵普笑了笑,盯着他看。
  公孙不解地看他,“干嘛?”
  赵普突然伸手,挑了挑他下巴,“书呆,冷不冷?”
  公孙一个激灵,心说赵普怎了的了?
  公孙狐疑地凑近看他,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突然,赵普捏住他下巴,凑上去就

亲他。
  “呀啊!”公孙挣扎半天,掐住赵普,“要死了你,这里还有孩子呢!”
  “公孙!”
  “爹爹!”
  之后,公孙突然就感觉一阵剧烈的摇晃,天旋地转的。等他明白过来,就见自己

正扑在赵普身上,用力掐他胳膊,赵普躺在毯子上骇然地看着他,而小四子和萧良都

已经醒了,两小孩儿抓着公孙的手正摇他呢。
  帐篷外边,欧阳摸着下巴感兴趣地看着,四周围好些影卫也探头看。
  公孙一惊,不解,“怎么了?”
他记得赵普突然动手动脚的,所以自己就教训他了。
  “爹爹。”小四子凑过去看公孙,顺便摸他额头,“你做什么梦了?”
  “我?”公孙不解地指了指自己,“我做梦?”
  “是啊!”小四子点头,“你刚刚突然扑过来掐九九,叫你你也不醒。”
  公孙傻眼,指着自己,“我做梦?”
  赵普可算坐起来了,撩开袖子给公孙看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哇……书呆你

做梦的时候力气还蛮大啊!掐死我了!”
  公孙茫然,刚才的感觉,根本不是做梦啊!
  “我说你平时都想什么呢?”赵普揉胳膊,“做梦都想对我行凶啊?”
  公孙皱眉,坐在原地想了良久,突然抬起头,对影卫们说,“你们分头找找,这

附近有没有一种红色的花?长得有些像桔梗,但是比桔梗要小很多,而且是重瓣。
  众影卫立刻分散去找了。
  赵普不解地看公孙,“跟花有什么关系?”
  公孙摇了摇头,“还不敢确定。”
  “哦……”赵普点头,又好奇问,“你梦到什么了?”
  “呃……”公孙脸一红,顺手抱小四子,“没……没啊!“
  “没梦到什么你干嘛对我打我?”赵普揉着胳膊不满地看着公孙。
  公孙扭脸。
  赵普看着公孙的耳朵红得整根脖子都红了,更加好奇——这是怎么了?
  ……
  而此时,北城某家客栈的客房里,睡了半个时辰左右的霖夜火,突然听到动静,

睁开眼睛,就见邹良从对面的床上,已经爬到了他的床上。
  霖夜火眯着眼睛瞧着邹良,“哑巴,你干嘛?”
  邹良缓缓伸手,按住了霖夜火的嘴……
  ……
  南城,某家客栈的客房里。
  白玉堂没顾上睡,让伙计买了浴桶打满热水,他先泡澡。
  等五爷泡好了澡走出来,就看到原本应该在睡觉的展昭却醒着。此时,展昭正斜

靠在床上,双手抓着窗栏杆,睁大了眼睛瞧着白玉堂。
  白玉堂倒是觉得展昭这样子有些像是刚睡醒的猫,挺乖巧的,平时从没见他这样

子过。
  “还不睡?”白玉堂走过来问他,“睡不着?”
  展昭没说话,而是不错眼珠地,盯着白玉堂看着。
  白玉堂失笑,去桌边到了杯水,喝了一口,忽然注意到展昭床边的矮柜上,、放

着一个花盆,盆里种着几株红色的桔梗花,开得茂盛又鲜艳。白玉堂有些纳闷,这个

季节是桔梗花开的季节么?另外,这花怎么感觉小了很多?而且还是重瓣。
  白玉堂正研究那花,就见展昭突然伸手,轻轻地挠了挠自己的头。
  白玉堂看着展昭的举动,脑内莫名就将这个动作和平时大虎小虎用爪子洗脸的动

作重合了。
  白玉堂不确定地看着展昭,就见展昭还是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白玉堂微微皱眉,展昭好像,有些不对劲。
  “猫儿?”白玉堂叫了他一声。
  展昭没动,就是瞧着他。
  白玉堂放下茶杯,走到床边,“猫儿。”
  展昭依然没动,紧紧盯着他。
  白玉堂伸手,想去碰他一下,“猫……”
  只是他手指头还没碰到展昭,忽然,就见展昭抬手一爪。
  “嘶……”白玉堂抽回手,就见手背上,有两条细细的爪印。
  白玉堂嘴角抽了抽——自己平时爪猫的时候,若是没留神倒是会被猫爪一下,当

然了……那是真猫。
  他正不解,就见展昭忽然眯起眼,对他呲牙,“喵!”
  白玉堂愣了,盯着展昭看,“喵?”
  展昭又张嘴,“喵!”
  白玉堂想了想,伸手,拿起展昭摆在桌边的巨阙,将剑穗递到展昭眼前,晃了晃

  就见展昭伸手,跟只猫似的,撩拨那剑穗,边抓还边“喵”。
  白玉堂倒抽了一口冷气,看着抓住了剑穗不放的展昭,觉得自己有些晕!
  五爷只知道,这是出了什么状况了!要不然自己疯了,要不然,就是展昭出了问

题!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