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296  

2013-11-04 13:2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296  大家一起上学堂

清早,开封府里头比往常热闹得多。
丫鬟们跑进跑出地准备早饭,一个个情绪高涨。
展昭端着辰星儿塞到他手上的豆腐脑,不解地问,“今天吃什么啊?”
“状元粽!”辰星儿认真说。
展昭嘴角抽了抽,“那什么,我们只念一个月……”
辰星儿眨眨眼,“那吃包子?”
展昭瞄了一眼粽子,问,“什么馅儿的?”
“板栗、蛋黄和五花肉。”辰星儿晃着一根油条问,“包着吃不?”
展昭笑眯眯,“那就来个状元粽,第一天上学讨个好彩头!”
……
白玉堂无奈走出来,看着抓着油条包粽子吃得一嘴油乎乎的展昭,叹气。
展昭回头,瞧见白玉堂依旧一身白衣潇潇洒洒地走出来了,就问,“你真的不穿学生袍啊?”
白玉堂上下打量了一下展昭。
展昭换好了学生袍,今早穿的时候他还蛮开心的,这猫穿着倒是好看……话又说回来,这猫身材好皮肤也好,穿什么都好看。
白玉堂边打量展昭,边摇头,“不穿,大不了开除我!”
和以往一样穿着一身黑,大摇大摆跑出来的赵普正好听到这句话,摸着下巴扬起脸认真考虑了起来——这难道是白玉堂的计策?
说话间,公孙带着小四子也走出来了。
众人回头一看,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因为爷俩一个穿着夫子的袍子一个穿着学生袍,一大一小倒是很合适。小四子那件是特制的最小号,父子俩手拉手往外走,看着特别有趣。
用赵普的话说,公孙就是最标准的那种书生胚子,那身夫子袍真是被他穿得尤其有书生味。
包延和庞煜也跑出来了,身后还有边走边扒拉衣领子的萧良。
小良子野惯了,平时都是短打扮,第一次穿这种大袖长袍,觉得拖泥带水的。
不过他出来就看着小四子了,跑过来,“槿儿,你穿着真好看!”
小四子伸手帮他整理歪掉的衣领子,见他两边衣襟左右叠错了,就将他腰带解开重新帮他穿。别说,经过小四子小手整理了那么两下,那衣服就服服帖帖了,萧良穿着也跟着服服帖帖了。
包延换了学生袍,一看就是太学的学生,包大人正喝着豆浆呢,看到后点点头——不错。
包夫人放下筷子对包延招了招手,给他整理一下衣襟。
庞煜身上完全没有书生气,因此穿着太学的学袍看着有些别别扭扭的,他也不讲究,过来吃粽子。
太师特地起了个大早过来,一眼看到庞煜穿着太学的学袍眼泪都快下来了,激动地给儿子整理衣领子,边说,“你放了课,抽空去趟宫里给你姐姐看看啊。”
众人都忍笑。
庞煜也怪不好意思的,都怪自己不争气啊,如果凭本事,他可能这辈子也穿不上这件袍子。他爹平日看到别的王公贵族的公子哥们上太学指不定多羡慕呢,哎……
想着,庞煜看到那头包延坐在包夫人身边,乖乖等着他娘给他剥粽子,边听着他娘小声的教诲。
庞煜突然胳膊蹭了蹭太师,道,“爹啊,要不然你再生一个,然后送来给包夫人领?”
太师气得就要拿吃豆腐花的调羹抽他。
邹良和欧阳少征也出来了。
正喝豆浆的赵普一回头看到两人,一口豆浆喷出来。
这两人身上武将的气息太浓了,所以穿着学生袍成了标准的穿龙袍不像太子。
欧阳少征那身板,昂首挺胸的,就没见过那么武的书生,再加上这厮一颗鲜红多的脑袋,最近头发长了点,刺猬似的他也不剪,这学生袍被他穿的……张牙舞爪的!
邹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觉得衣服难看所以脸色比以往更差了几分,哑狼依然没表情,而且气质阴郁冷酷还有一点点阴森。众人都替太学的学生捏把汗,会被这俩吓死的吧?
两人大摇大摆出来,端起一碗豆浆想喝,就听到萧良蹦跶了起来,“火鸡,你穿的啥!”
众人回头一看,一起“噗……”了一声,连包大人都喷了,包夫人掩着嘴忍着笑,觉得这开封府的人真是太有意思了。
霖夜火晃晃荡荡地出来了,只见他的学生袍……做了些改动,确切地说,是改得面目全非。
霖夜火的学生袍是特制的,虽然那款式和学生袍一样,但是颜色是红色的,红底暗花绣着一只大凤凰,外头红色薄纱,一贯的华丽艳冶风格。
霖夜火边走还边整理自己的头发,“这学生袍其实款式还是不错的,就是颜色太丑了,然后选料查了点。”
展昭呼噜噜喝着豆浆,边凑过去小声跟白玉堂说,“估计咱俩不用请假了。”
白玉堂有些不解地看着展昭。
身后赵普倒是领会了展昭的意思,点头,“那几个老学究应该会被霖夜火气死,然后……”
众人都点头,“我们就不用上学了!”
连邹良都难得地没损霖夜火,而是走过去,伸手,往两边拽了拽霖夜火衣服的领子。
霖夜火也点头,“你个哑巴还有点审美啊!我也觉得领口窄了点!”
邹良盯着霖夜火看了一会儿,一拍他肩膀,“靠你了!”
霖夜火不解。
包大人扶额——霖夜火把太学的学生袍改成这样,那几个老夫子真的可能会被气死吧。
包夫人给包大人夹了个包子放到碗里低声说,“开封府果然有趣。”
包大人尴尬地笑,心说,这些都不是他开封府的正规编制啊,除了展昭公孙他们,其他的都是不知道怎么就凑过来的……让媳妇儿怀疑自己的领导能力了。
包夫人见小四子到了不远处,就对他招了招手。
小四子跑过来,仰着脸看包夫人。
包夫人笑了笑,见他没戴学生帽子,就问,“学袍不带帽子的么?”
“有的。”小四子拿出软趴趴一块学生巾来,还有个黑色的帽子,“不晓得怎么戴。”
包夫人拿过学生巾,给小四子在脑袋上绑好,再带上了太学学生统一的风格的,改小的帽子。
戴完之后,众人都忍不住笑,小四子小小一个,完全的太学学生打扮,活脱脱一个小夫子,看着就有趣。
包夫人也帮萧良戴好了,包延和庞煜本身就戴着,其他人默契地将学生巾塞花盆底下了,学生帽丢河里,死也不要戴!穿学袍已经是最大限度了。
众人正吃早饭,门口八王爷走了进来,身后事多罗,还有欧阳淳华、王琪和赵兰三个。
往院子里一走,看到众人的装扮,三人都乐了,淳华笑得直蹦跶,指着他舅舅欧阳少征,“哈哈……”
欧阳抬脚就踹他屁股,赵兰则是四处张望。
展昭见她像是找人,就问,“怎么了?”
“呃……”赵兰脸红红,嘟囔了一声,“那什么,我听他们说天尊也在,我想见见天尊呢!”
众人倒是想起来了,之前天尊救他们那次赵兰不在,估计王琪和淳华在她面前不知道怎么吹了一通了,所以跑来见天尊了。
“说起来。”展昭有些纳闷地问白玉堂,“天尊呢?昨天晚上不还开开心心说要去太学上课么?”
白玉堂也有些奇怪,难道是还没睡醒?
正疑惑,就听到小四子说,“尊尊早晨起来了,跑到小青青那里了。”
众人都一愣,才想起来,戈青还在开封府养伤呢。
白玉堂点点头,天尊挺喜欢戈青的,那个戈青也有意思,崇拜天尊崇拜得自己姓什么都快忘了。
“戈青的伤怎么样了?”淳华问。
公孙点点头,“状得跟牛一样,好得快!”
正聊天,就见天尊晃晃悠悠出来了。
天尊也穿了太学的学生袍,神仙就是神仙,这一条学生袍都让他穿出仙气来了。
展昭摸了摸下巴,赞赏的同时好奇地问白玉堂,“天尊也有学生袍?圣旨里面没让他去念书啊。”
白玉堂望天。
展昭突然想起来了,看着他,“你那件给他了?”
白玉堂无所谓地来了一句,“他一定要穿么,我比较孝顺。”
众人无语。
“公孙。”天尊到了小四子身边坐下,边拿筷子夹一个包子吃,边戳戳一旁的公孙。
公孙就看他,“老爷子什么吩咐?”
“不是啊。”天尊摆了摆手,“戈青小朋友又昏过去了,他是不是有什么病啊,老昏倒。”
众人嘴角抽了抽,心说你不在他眼前晃他也不会昏啊。
“又晕?”公孙也无奈,站起来去看看他。
白玉堂问天尊,“你对他干嘛了?”
天尊嚼着包子也无奈,“没干嘛啊?我就跟他说粽子很好吃要不要咬一口,他就昏倒了……这小子怕馄饨又怕粽子,早饭恐惧症?!”
众人都有些同情戈青,这什么时候才能好啊,每天天尊都‘刺激’他一回,再晕几回。
折腾了好一阵子,终于早饭也吃完了,众人浩浩荡荡准备出门去上学。
包大人详细地交代了一下要调查的几个点,到时候分头行事,众人也都听到了,赵普留了所有影卫下来听包大人差遣。
刚出门,白福和包福两人就捧了炮仗鞭炮出来放,还有开封府一群丫头站在门口对众人挥手绢,“好好念书啊!”
众人赶忙东张西望佯装不认识开封府的人,不过这群人穿着他爱太学的学生袍招摇过市实在太过明显了,成了瞩目的焦点。
大清早的,开封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早起,都来看热闹,就听闲得慌的开封百姓们叽叽喳喳议论。
“呀!开封府的人真的去太学念书了啊!”
“哇!展大人穿学生袍都好帅!”
“五爷啊啊啊啊啊!”
“欧阳少征的红脑袋好好玩!”
“呀呀呀!小四子给阿姨亲一个吧!”
……
众人神色各异地在人群中穿行。
展昭依然好脾气地跟热情的街坊们招手问好,赵普甩着大袖打着哈欠,小四子还是最受欢迎,公孙要拉着他以免被人抱走,萧良帮忙看着天尊,白玉堂则是在后边扶额——好想死!
开封府离太学也不算多远,众人没一会儿就走到了太学的门口。
太学的学生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开封府本地人,也就是走读的,不住学校。而外地的学生,一律住在太学的学寮里。
这会儿,正好是早晨早课开始之前。
太学的学生们拿着书本,三三两两地过来,大老远就看到了众人,好奇地张望。
太学门口,站着两个夫子。
太学十分严格,每日学生必须准时到,不准迟到,另外,学生进出举手投足要有礼有节,还要跟夫子相互行礼。
今日轮值在门口记录学生到校情况的是沈夫子和林夫子。
那位林夫子众人认识,正是那晚上差点被玉璧上的血字气昏过去的那位夫子,林萧。
沈夫子叫沈雁,四十多岁,看着还挺随和,跟进出的学生都是笑着打招呼。
众人到了门口,淳华他们走在前面,跟两位夫子一礼。
两位夫子还礼。
公孙拉着小四子的手走上前,也一礼,小四子一直都有跟公孙学礼仪,这一礼十分标准。
林夫子和沈夫子眉开眼笑的,一来小四子又可爱又有规矩,二来,谁不知道公孙是大才子,他肯来上课那是太学众学生的福气!只是……两人都瞄了一眼公孙提在手里的小木头箱子,这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公孙身后众人都望天——还能是什么?人头呗,公孙精心准备的。
公孙进去之后,是庞煜和包延。
两位夫子看了看,觉得还挺满意,包延不用说了,连庞煜也规规矩矩。林夫子对庞煜甚是满意,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么!包大人果然是有办法啊,真是近朱者赤。
等包延和庞煜进门,两夫子一抬头,笑容就在脸上僵住……因为后边是欧阳少征,叉着腰还跟两人打招呼,“早!”
欧阳中气太足,惊得一旁几个学生赶紧跑进学堂去了。
淳华一个劲给欧阳使眼色,那意思——是行鞠躬礼的!
欧阳问了好之后,大大咧咧就进去了,他还觉得自己不错了,克制住了去拽一下林老头胡子的冲动。
沈夫子轻轻给林夫子拍背背,那意思——算了,武将么。
两人又抬头,就觉得眼前一黑……
原来是赵普出现了。
林夫子嘴角抽了抽,赵普从小就是个刺头儿,众多夫子一听到九王爷的名字就头疼。
林萧板起脸,问赵普:“学生袍呢?”
赵普一笑:“哦,我最近胖了,那衣服小,改改再穿。”说完,笑呵呵进去了。
沈夫子接着拍林萧夫子的背脊,那意思——算了算了,大将军么,不拘小节。
林萧尽量深呼吸,一抬头,又吓了一跳……就见邹良出现在眼前,那一张脸跟谁欠了他银子似的,身旁是打着哈欠的萧良,边对后边招手,“火鸡,你快点!”
“这件衣服没改好,下次衣摆让他们做大一点,走路不方便。”
霖夜火拽着衣服大摇大摆过来,顺便一甩头发,对张大了嘴目瞪口呆状的两位夫子一摆手,“呦,早啊。”说完,甩着袖子进去了。
“他……他……”林夫子指着霖夜火的背影手指头抖啊抖,都说不上话来了,沈夫子一个劲帮他揉胸口,就怕他上火昏过去。
“有……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老头气得直跺脚。
邹良摇着头跟着霖夜火往里走,就见这厮所到之处,那些夫子学生捂着眼睛都不敢看他,到处撞树。
最后,有些幸灾乐祸的展昭和白玉堂走了过来。
展昭对两位夫子一礼。
两夫子还礼,林萧的气稍微小了点,展昭温润如玉,这学生袍穿着气质非凡,样子也好,果然是文武全才……
正赞叹,就见白影一晃,白玉堂拽着天尊就往里走。
“慢着。”林萧眯着眼睛看白玉堂,问,“你的学生袍呢?”
白玉堂指了指天尊身上那件,“让给他了。”
林萧一愣,问,“为什么?”
“敬老。”白玉堂说完,又要往里走。
“哎!”林萧拦住他,“我再让人给你准备一件。”
“不用了。”白玉堂摇头。
“哎!”林萧板起脸,“太学上课要穿学生袍的!”
白玉堂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微微地笑了笑,笑得林萧就觉得有点眼花,心说——哎呀!这好大个美男子!
白玉堂笑完了,认真问,“我要是不穿你会开除我么?”边说,边一脸期待。
“呃……这个么……”林萧张了张嘴,“你是奉旨读书,所以没办法……”
“那要怎样才能被开除?”白玉堂接着问。
两位夫子张了张嘴,良久,“呃……因为你是奉旨读书,所以没法开除……”
白玉堂遗憾地叹了口气,摇着头进去了,边走还边跟展昭讨论,“要不然明天装病请假吧?”
“嗯……”展昭摸着下巴浩气问,“装成生什么病?”
白玉堂想了想,认真说,“就说衣服太难看了,被难看病了,怎样?”
展昭哭笑不得,同情地往后看了一眼,果然,林夫子都快喘不上气来了,沈夫子帮他拍着后背,“先生,忍耐啊!”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