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306  

2013-11-18 10:30: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06章  药与妖

众人瑶香阁收获颇丰,同时也觉得很头痛,是不是得想个法子取消明天昊天楼行程,或者索性就别吃酱猪蹄?可吃是人家提供,而且加了草药连银针都试不出来,没准有毒还不只是猪蹄,于是众人只好指望去找八王爷商量赵普。
    展昭和白玉堂也回了开封府,找包大人商量一下。
    刚进包大人院子,就见包大人和包夫人正做着喝茶呢,像是讨论什么。
    见展昭、白玉堂带着公孙和小四子进来,就对他们招手,让坐下一起边喝茶边说。
    等众人将瑶香阁调查线索说完,包大人又看完了司佟写书信之后,也陷入了困惑之中。
    “奇怪啊。”包大人皱着眉头苦思不解,“王峰竟然联合瑶香阁人给昊天楼客人下过那么多次药……”
    包夫人也看了账本,“奇怪,被下毒并非是皇宫贵族,有些知识有钱一点客人,下毒不是让人暂时失心疯就是让人失去记忆什么,图什么呢?”
    正讨论,庞太师也来了,边往里走,边说,“老包啊,我查到点事情。”
    包大人让他坐下,先不让他说话,将司佟信给他看。
    太师看完之后,倒是挑了挑眉,“喔,和老夫查到差不多,我问了一下六部熟人,有人知道刑部近有些奇怪,大牢里人犯莫名其妙死越来越多,还多是些无家人重刑犯,搞得监牢里头人心惶惶说什么有鬼吃人。另外发配边关一些囚犯突然没了音信,追查起来,也只说半路途中病死了。”
    等太师说完,包拯看着他,良久,开口,“我说……”
    庞太师一抬手,“别催,光知道这么点儿敢来见你么!我倒是真还打听到一些别。”
    众人都好奇地看着太师,心说打听到什么重要线索了?
    “啧。”太师开口之前砸了咂嘴,“这事情吧……牵扯到一些人家私事,要不是为了破案,也不好背后说。”
    众人都让他说乐了。
    包拯失笑,“你就说吧。”
    “是这样。”太师端着杯茶,小声说,“其实王峰和公主虽然婚配,但是政治婚姻。”
    包大人有些好笑地看着神神秘秘庞吉,“王峰不过是丞相义子,年纪还比公主小一些,王丞相别说早退了,就算朝,权力有你一半大么?找王峰政治婚姻还不如直接招你做驸马。”
    “呸!”庞吉让包大人一顿说,直跺脚,“哎呀!政治婚姻是好听,难听点是公主当年看上王峰了,横刀夺爱!”
    众人都微微一愣。
    “横刀夺爱是什么意思?”展昭好奇,“王峰本来有情人么?”
    “有,平民女子,家里是做伞,长得挺好看,可惜是个哑巴。”太师道,“据说王峰十j□j还太学念书那会儿,有一回下雨路上被淋成落汤鸡,这么巧就跑到人家姑娘家铺子屋檐下躲雨。大概也是节省银子,宁可躲一躲也不买伞,就让人家姑娘看到了,过来借了把伞给他。”
众人都一挑眉——太师够可以啊,真是什么都能打听到。
    “王峰从此之后总去,那姑娘别看不会说话,但是字写得相当好,两人越处越好,据说都私定终身了。”太师接着说,“王峰善画画,由其善画花鸟,当时公主可不像现赵兰她们那样可以进太学念书。公主爱画画,想请个画师教,于是皇上就让她众多画卷中挑,挑出喜欢,让那画师进宫教她。这么巧,公主一眼就相中了王峰画,给皇家当画师教公主那是莫大荣耀,也是份美差,于是王峰就进宫去了。一来二去,王峰自己没注意,公主可是看上他了,就跟皇上说。当时皇上,也就是先皇,其实是公主哥哥,两人感情甚好,一听皇妹有了喜欢人,他特地请王丞相带上王峰来饮宴,看过之后觉得人品、样貌、才气都好,又是丞相义子,也不失礼,就准备下旨赐婚。可王峰当时与那个哑姑娘感情正好,姑娘家二老也早拿王峰当了准女婿了,你们想啊,这是丞相家公子,虽然不是亲,但自家平民百姓还是个哑妹,算是高攀了,二老还觉得丫头又福气。本来欢欢喜喜,谁知道没多久,皇上果然赐婚。”
    众人都皱眉,这是棒打鸳鸯了,先皇下旨之前倒是问一问么。
    “王峰是个死心眼。”太师慢悠悠道,“圣旨下来时候,丞相高兴坏了,王峰招了驸马等于日后飞黄腾达,前途无限啊!可高高兴兴跟王峰一说,他却不肯。”
    众人都一挑眉,不禁对这个准备给他们下毒王峰生出几分好感来。
    “王峰是死活都不肯啊,就要娶哑妹。”太师叹了口气,“这小子年轻那会儿也是个情种啊,丞相好说歹说他就是不肯,还准备和哑妹私奔,你想啊,圣旨都下了,不成亲那等于是抗旨,是要杀头。再说了,不要公主要个哑巴,这是不想大宋官场混了啊,等于前途也断送了,后来听说那哑姑娘为了不连累爱郎,上吊自了。”
    “死了?!”众人都一惊。
    “能有什么办法啊。”太师无奈一摊手,“那姑娘也不可能看着王峰为了和她成亲抗旨吧?做驸马连妾都没法纳,等于厮守无望了,估计性子也挺烈,这辈子不行,等下辈子咯。”
    众人都有些无语。
    白玉堂看了看太师,问,“那姑娘真是自么?”
    展昭皱眉,“你怀疑……”
    白玉堂道,“王峰敢为她抗旨就表示他也不怕死,如果爱人自了他跟着殉情合理。”
    众人都摸了摸下巴,看着太师。
    太师咯咯一乐,道,“这件事情当时是众说纷纭,那家伞铺也姑娘死第二天关门不见了,女孩儿父母去了哪儿也没人知道。很多人都说是公主知道了这件事,派人给了那户人家很多钱,叫他们带着闺女有多远走多远。也有人说是皇上派影卫连夜将这一家子都撵走了或者索性宰了,总之各种传言……不过后来王峰乖乖就和公主成亲了,与公主相濡以沫这么多年也没见他有过别女人,过很低调,唯一奇怪就是从此之后,王峰再不跟义父王丞相来往了……所以很多人都说是王丞相害死了那姑娘。”
    太师说到这儿,就见包大人连连摇头,“不可能,王丞相性格根本不可能为难一个哑女。”
    “这个倒是我也相信。”太师点头,“而且王峰毕竟是他义子,亲儿子他也不可能做到这份上,老头连只蚂蚁都没踩死过……总觉得他背了个黑锅。”
    “王琪也说过。”展昭道,“他爷爷很不喜欢提起王峰,听到昊天楼还会发脾气。”
    包大人点了点头,“看来,当年那个哑女可能是一条线索。”
    说着,包大人对展昭道,“展护卫,你明日去查一下当年那个伞铺,看看有没有线索。”
    展昭点头,边对白玉堂眨眨眼,那意思——明天公务繁忙我们逃课吧!
    白玉堂立刻点头——那个必须。
    众人接着说案情,包大人就注意到,包夫人一直看那张从瑶香阁里拿出来,用人来炼丹羊皮图纸。
    包大人见她看得出神,就轻轻拍了拍她,“夫人?”
    “嗯?”包夫人抬头,总算是回过神来了。
    “这图纸有何问题?”包大人问。
    “哦……”包夫人笑了笑,问包大人,“你还记不记得以前破庙里那个陈二郎?”
    包大人微微一愣,点头,“哦……就是那个神神叨叨疯乞陈二郎?”
    包夫人点头。
    “什么陈二郎啊?”展昭好奇。
    包夫人道,“我们家附近有一座破庙,里头有个乞丐,疯疯癫癫,名字叫陈二郎,他总喜欢跟着相公,说他身边安全。”
    众人都一愣,随后有些哭笑不得,跟包大人身边确挺安全。
    “此人疯傻,无依无靠。”包大人道,“不过经常跟着我,倒是能聊上两句,我吃饭时候都给他准备一份,等我去太学念书之后,就让夫人叫管家代为照顾,十几岁就行乞,也是可怜人。”
    包夫人点头,“我经常让管家送饭去给陈二郎,有一次,他突然让管家带个信来,跟我说,叫我这一天别出门,会出事。那天我本是想去上香,听了他话就没去,谁知当天下午突降暴雨,山洪冲走了好多去上香人,我因为听了他话逃过一劫。”
    “这么神?”公孙惊讶,“他是会看天气,还是会算命?”
    包夫人摇了摇头,道,“不太清楚,后来也有一次,我带着云儿出游,他突然跟着我,说跟我一路,帮我挡挡煞气。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也没撵他……后来我和云儿从铺子出来时候,他忽然一拽我们,谁知道屋顶掉下来好大一根木梁……原来上边修房顶呢。”
    包大人惊讶地看着他娘子,“夫人你怎么从来没提起过?”
    “陈二郎说不让告诉你。”一旁小丫鬟云儿插嘴,“说怕你打翻醋坛子。”
    众人都默默忍者笑,包大人有些尴尬地摸了摸下巴,疑惑,“那他不疯?”
    “疯。”丫鬟点头,“经常发疯自言自语,估计一阵儿一阵儿吧,可是他前后救了夫人有四五次吧?”
    包夫人点头,“应该说是五次。”
    “那是贵人啊。”包大人好奇,“陈二如今还老家破庙?”
    包夫人摇摇头,“后一次她告诉我小心防火之后,人就走了,那天晚上打雷,柴房着了,因为早就准备了水龙车,所以宅子没事。他走前跟我说,你请他吃了五年饭,他救我五次,算是还清了。”
    众人都惊讶地看着包拯,那意思——你请一个乞丐吃了五年饭?
    包大人摸着下巴,“早知道多请他吃几年。”
    众人好笑,传说中好心好报么。
    “陈二郎跟这案子有什么关系?”白玉堂好奇。
    “哦,这个药鼎。”包夫人指着羊皮画纸上那个用来烧人心炼丹药香炉,“我记得那天云儿跑来跟我说,说陈二郎疯了,跟我要五百两银子。”
    一旁被叫做云儿丫头点头,“是呀,陈二郎府门外叫住我,说让我给传个口信,说想要五百两银子。”
    众人于是问包夫人,“你给了?”
    包夫人点点头,“我让云儿拿了五百两银票给他。”
    众人嘴角抽了抽——这夫妻俩够般配啊,一个无缘故请人吃五年饭,一个就随便给人五百两。
    后来事情,包夫人让云儿说。
    云儿道,“我给了他银子觉得奇怪,心说陈二郎不是去赌钱吧?就和霞儿一路跟着他。”
    说着,那叫霞儿丫鬟也帮着说,“我们就发现他没去赌坊也没去窑馆,而是跑去了铁铺哦!他拿出一张图纸给铁匠,说帮他造个香炉。那铁匠看了图纸之后说好难做,陈二郎把五百两银子给他,让他做好,铁匠一年也赚不到五百两啊,别活都推了,专心帮他做。”
    说着,俩丫头伸手一指那张图纸,“跟这个一样!”
    众人都一惊。
    “不太一样。”包夫人比较细心,轻轻摆了摆手,“他临走跟我来辞行时候,就抱着这个药鼎,长得真挺像香炉,比这个小多了,大概两尺多高,他抱怀里正好。我好奇问他这是干什么用,他说炼药用,他药材都集齐了,要走了,以后有空再来看我和……”说着,看了包拯一眼,“和包拯小朋友。”
    包大人一乐,心说那陈二郎才比自己大几岁啊,就叫自己小朋友,看着也就十六七。
    “比这个小啊……”展昭拿过那张图纸看。
    “当时云儿多嘴说了一句。”说着,包夫人又看云儿。
    云儿扁了扁嘴,“我跟陈二郎说,这么小个炉子一百两就够了,你给铁匠那么多钱,能做个一人多高了。”
    众人下意识地看了看那张图,一人多高,就和图上一样了。
    “他当时神神叨叨地回了我一句。”云儿学着样子,一摆袖子,“哎呀,童言无忌,这东西啊,小是炼药,大是可炼药,你以后要是不幸看到大啊,赶紧跑去跟你家姑爷说,有人干杀人害命事情了。”
    “小炼药大炼药……”众人听得一头雾水——有什么区别?
    “他当时说是有区别。”包夫人却是摇了摇头,道,“如果我没听错,他说是,小是炼药,大可是炼妖。”
众人都一挑眉,“炼妖?!”
    “妖要怎么练?”公孙抱着打盹小四子,一脸疑惑——头一次听说。
    这时,就听一个声音问包夫人,“闺女啊,那个陈二郎看着几岁?”
    众人都转脸……就见天尊拿着一根烤串,不知何时站了白玉堂身后。
刚才进开封府门后,天尊跟白玉堂要了零花钱出去对门吃烧烤,白玉堂给了他钱,见他这会儿满嘴油,估计吃得挺好。
    “十六七……”包大人和包夫人异口同声,随后,包大人忽然坐直了,“呃……”
    包夫人也是轻轻一捂嘴,“对啊,我们十三四时候见他,他十六七。”
    包拯也觉得不对劲,“等我五年后长大了,他还是十六七。”
    “他走时候我都二十了。”包夫人皱眉,“他还是十六七……就是脏兮兮,从来没人注意到他。”
    庞太师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哎呀……你们夫妻俩这是撞鬼还是怎么着?哪儿有人活了十来年还是十六七?”
    “不止。”天尊呵呵一笑,“那人活了一百多,还是十六七。”
    “师父,你认识他?”白玉堂问天尊。
    天尊咬着烤串,看着包夫人,感慨,“他竟然救你命?”
    “还不止一次!”包夫人点头。
    “哎呀,年纪大了活糊涂了么?”天尊似乎觉得不解,“还是脑子不灵光了?”
    白玉堂拍了拍天尊胳膊,那意思——说直接点。
    “那小子叫陈鬼。”天尊一挑眉,“是那只风水龟徒弟,他功夫好着里,不过他不老不是因为他内力深厚,而是因为他自己炼药研究驻颜术。”
    众人又一惊,风水龟说应该是季长天太爷季润,季润传人么?
    庞太师关注重点则是不太一样,“驻颜术?!”边说,边摸了摸自己胖胖下巴。
    “等等。”白玉堂拉住准备去吃个梨子下下火天尊,“那你知不知道这个药鼎是怎么回事?”
    天尊瞄了一眼图纸摇头,“不知道,不过肯定是干坏事用,那二龟师徒可不是东西了,真奇怪竟然会救人,可能陈鬼学好了?”
    “陈二郎不像是坏人。”包夫人道,“他眼神不坏。”
    天尊摸了摸下巴,“那估计学好了吧,毕竟这么大年纪了。”
    “知道怎么找到他么?”白玉堂问天尊。
    天尊抱着胳膊摇头,“有难度。”
    包夫人也道,“算算看,是延儿出生前事情了,十几年了,再没见过陈二郎。”
    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线索又没了,众人盯着那张图纸看——炼药和炼妖……
    ……
    “哑巴,是不是有虫子啊!”
    开封府郊外,官道旁一片密林之中,邹良带着几个影卫埋伏那里,霖夜火就站邹良身边,搔着小腿,“有蚊子咬我!”
    邹良无语地看他,“早说了让你别来,回家睡觉去。”
    霖夜火眯着眼睛看他,那意思——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这时候,外边传来动静。邹良赶紧捂住霖夜火嘴,躲到树干后边……
    没一会儿,就看到几个人经过,有一伙官差,押送这几个戴着枷锁脚镣人从路上走过。邹良对几个影卫一使眼色,几个影卫立刻散开,暗地里跟着。
    邹良和霖夜火也远远跟着。
    就刚才,邹良悄悄去找了司佟,司佟正翻箱倒柜呢,一脑门冷汗,因为他明明记得自己把书信藏床底下来,但是找不到了。
    邹良将信已经到了包大人手里事情一说,司佟倒是松了口气,其实他怕信被王峰人拿到。
    邹良跟他说,让他将功补过帮开封府查案,司佟很合作。
    说来也巧,有人来禀报,说宁公公派来家丁来送信。
    司佟说宁公公每次需要死刑犯都是这个家丁送信,这几天刚刚送来了一批重犯,是十几个盗贼,都判得很重。
    邹良到屏风后暂避,就见那个送信人进来,给司佟一张字条。
    司佟拿起来看,就见上边写着,要男性、二十六七岁,身体强健,晚上让官差押送转到西郊牢房,子夜经过九峰岭时候,官差离开,之后事情就不用管了。
    司佟看完了信之后,将纸条当着家丁面烧掉,家丁才走了。
    邹良走了出来。
    司佟说,“每次办事都是这样,要一点证据都不留下。”
    邹良点头,觉得刚刚好,让司佟按要求办,他正好跟踪,看看这些死囚是派什么用场。
    当晚,邹良蹲守林子,霖夜火也跟着他来捣乱,不过失算是没想到野地里好多蚊子,咬得他抓耳挠腮。
    九峰岭附近很荒僻,那几个囚犯也有些疑惑,问那些官差——这是去哪儿?
    官差也不说话,只叫他们接着走。
    邹良和影卫们到了九峰岭附近就没再追,等外围,因为感觉到里边有埋伏,怕打草惊蛇。
    邹良正等着岭地里埋伏人动手,忽然就感觉听到了什么别气息,但仔细听又没了,正疑惑,霖夜火伸手轻轻一拽他袖子。
    邹良看他。
    霖夜火道,“除了我们,还有人跟踪。”
    邹良皱眉,果然,“可是气息很消失了。”
    霖夜点头,“那人功夫很奇怪,气息一会儿有,一会儿又没有,明明分辨到一点,又突然消失了。”
    邹良点头,表示自己也感觉到了,同事,两人都想到了展昭所说那个“鬼面人”,还有他们太学跟丢了那个黑衣白面鬼魂……那么现跟来是谁呢?还是说,那鬼面人和那黑衣鬼影,是同一个人?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