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300  

2013-11-11 10:0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00章  黑猫

展昭将白玉堂的砚台给藏了起来,原本以为他没法写字一定没法考试了,没想到下午沈

夫子乐呵呵捧了一张九弦琴和一副棋盘过来,说这次考琴技和棋艺。
    展昭无语扶额,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太学的学生不是很忙么?考试这么休闲的啊!

    太学其他学生也觉得莫名其妙,因为以前没碰到过这种情况。
    沈夫子也无奈,告诉众人,太学的夫子都被八王爷找去了,没法上课,就留下了几个

在书院。人手不够,所以干脆考试算了。一时半会儿又没人出卷子,于是就考琴和棋。
    一听要考的东西,展昭就暗暗道一声糟糕,那白耗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估计四样加

起来能赢他的只有公孙,可公孙是夫子不是学生,不会参加考试,这太学的学生不知

道顶不顶用。
    展昭想指望一下包延,但包延不是没和白玉堂下过棋,虽然包延十分聪明,但毕竟

还小,而且人也老实,这里下棋能赢白玉堂的只有赵普,但赵普会弹个屁的琴啊,估

计都不会参加。
    展昭隐隐有些担心,最好的办法是让那耗子不参加,不过……
    展昭回头看了白玉堂一眼,就见他略感兴趣的样子,就知道他打什么主意。白玉堂

还能怕鬼?他这会儿估计就想弄个第一,让那个小鬼上门来找自己呢。
    其实话又说回来,展昭也明白白玉堂的心态,如果这事情换做自己,应该也会这样

引那“鬼”出来。只是,自己冒险和让白玉堂冒险是两种心态,那耗子还不是一样,

这事情要是换他来做,白玉堂说不定连琴都给他砸了。
    “不用太紧张。”沈夫子见众人都有些着急的样子,就道,“这次每个书斋一个第

一,大家就当玩一玩么,不影响你们的成绩和推荐。”
    学生们这才松了口气。
    展昭戳了戳淳华,“这书斋里有琴艺和棋艺特别出众的学生么?”
    淳华搔了搔头,“原本石叶不错,不过他不在,王琪是书法好。这书斋说实话都是

成绩特别好的,附庸风雅没闲工夫啊……”
    展昭无语——糟糕啊!谁来阻止这耗子?!
    想到这里,展昭一歪头——要不然猫爷亲自上?可琴艺的话……展护卫扶额捶桌。
    白玉堂在他后面坐着,就见展昭抓耳挠腮一会儿又捶桌子,忙的慌,也有些想笑。
    “咳咳。”
    展昭正纠结,就听那沈夫子咳嗽了一声,小声说,“那什么,展护卫就不要参加抚

琴了。”
    展昭一愣,为什么?
    其他学生一起点头,今早被展昭魔音灌耳之后,众人都觉得坚决不能让展昭再靠近

琴之类的东西。
    沈夫子招呼学生们到院中,先抚琴又对弈。
    展昭小声问赵普,“那什么,你会弹琴么?”
    赵普看了看展昭,伸手拍拍他肩膀,道,“你就死了心吧,今天无论谁都阻止不了

白玉堂拿第一。”
    展昭皱眉,“这么肯定?”
    “当然肯定。”赵普指了指白玉堂,一笑,“你家那位什么事情是想做而没做到的

?”
    展昭觉得……不妙了!
    “也不一定啊。”
    就在展昭有些绝望的时候,霖夜火凑过来给他出主意,“小四子说不定下棋能赢。

    赵普一挑眉,点头,“倒也是,他乱摆有时候都能摆赢,你也知道我家小四子有特

殊的本事。”
    展昭觉得这法子说不定可行!不如跟他商量一下,不过首先是小四子会不会弹琴,

他是公孙的儿子,应该会的吧?
    于是,展昭就凑过去问正听琴的小四子。
    “小四子。”
    “唔?”小四子见蹲在身边的展昭双眼亮晶晶的,就笑眯眯看着他。
    “你会弹琴么?”展昭话问完,就见小四子腮帮子鼓起来了,像个包子。
    展昭一惊,心说——这是会还是不会?
    小四子扁嘴,“我……手短……够,够不着。”
    “噗……”一起过来偷听的赵普和霖夜火忍不住喷了出来,立刻接受到小四子一个

怨念的眼神,邹良蹦起来踹霖夜火,“不准笑槿儿!你不是也不会!”
    展昭抱着胳膊,一肚子气到了白玉堂身边。
    白玉堂倒是靠着树好整以暇地看着其他学生弹琴下棋,他身后,天尊像是睡醒了,

打着哈欠走上来,问,“在干什么啊?”
    “弹琴和下棋。”白玉堂道。
    “哦?”天尊觉得还有点意思,就想凑上去看,不过被白玉堂拽住衣领子。
    “干嘛!”天尊整理衣领子,心说,反了你!
    白玉堂轻轻摆了摆手,指了指远处那个锁着的书阁,“看到那书阁没有?”
    天尊点点头,“嗯。”
    “你找到公孙,带他去楼上看看外面的封条和咒符,有没有什么问题。”白玉堂道

    “哦。”天尊找到事情做了,就跑出去找公孙了。
    展昭有些不解,问,“赵普不是让紫影他们去做了么?你还让天尊亲自去一趟?”
    白玉堂望天。
    展昭愣了愣,突然明白了过来,“哦!你故意把天尊支开!”
    白玉堂不置可否地一笑。
    展昭来气,失算啊!被天尊平时的样子给糊弄了,他听殷候说过,别看天尊这样,

他琴棋书画样样都好,和白玉堂一样天赋异禀。另外,天尊毕竟一百多岁了,那还不

得登峰造极!
    展昭就要出去追,不过被白玉堂拽住腰带。
    展昭赶忙往回拽,两人对峙。
    白玉堂开口,“没用的。”
    展昭不解。
    白玉堂微微一笑,“我师父不是奉旨读书的。”
    展昭张了张嘴——对哦,天尊不是学生不能参加考试。
    这时,就听到有些骚动,两人转脸看,就见轮到赵普下棋了。
    九王爷善兵法同样善棋艺这一点,世人皆知。
    沈夫子毕竟只是个太学夫子,看到赵普还是恭恭敬敬行礼,似乎自己也跃跃欲试。
    赵普走到桌边一撩衣摆坐下,见一个学生战战兢兢坐到前边准备对弈,就伸手对那

夫子勾了勾。
    夫子走过来,“王爷。”
    “多弄几幅棋盘来,一起上吧。”赵普嫌一个一个下太慢了。
    沈夫子张大了嘴,赵普的意思是——车轮战?
    众学生们都搬起桌子,拿出自己平日用的棋盘,群战赵普。
    展昭和白玉堂也顾不得互掐了,好奇过来围观。
    庞煜也问一旁打哈欠的欧阳少征,“赵普一个人下那么多个,行不行啊?”
    欧阳少征一笑,“一万兵马打二十万都有法子赢,下棋多少个都无所谓啦。”
    邹良坐在一旁喝茶,霖夜火见他依旧发呆,就去抢了他杯子,好奇问,“你不去看

你家元帅下棋?”
    邹良看了他一眼,“下棋和写字画画不一样,不是练一练就会好。”
    霖夜火撇嘴,“行啦,知道你家元帅聪明。”
    “跟聪不聪明也没关系。”邹良伸手拍了拍他的头,“是永远比别人多想一步,就

行了。”
    霖夜火眯起眼睛,盯着邹良看了良久,随后开始坏笑。
    邹良看他,“干嘛?”
    霖夜火摸出一个棋盘来,往桌上一放,伸手一指他,“哑巴!报仇雪恨的时候到了

!来吧,决胜负!”
    展昭等人本来看赵普下棋,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都回头看,就见邹良托着下巴坐

在桌边,对面,霖夜火一脚踩着石凳子,一只手指着邹良的鼻子,“旧愁新恨一次了

结。”
    邹良看了他一会儿,懒洋洋开口,“你又不是没输过。”
    霖夜火来气,之前那次下棋输了还被这流氓剥衣服,这次一定要报仇。
    “那次不算!”霖夜火边跺脚边说,“这次到你了!哑巴你死定了!这次老子赢了

的话,不止衣服,连裤子你都给我脱了!”
    ……
    霖夜火的话说完,原本闹哄哄的院子瞬间鸦雀无声,连弹琴那个都手一抖。
    沈夫子本来正欣赏赵普的棋艺,被霖夜火的话惊得汗毛都竖起来了,回头眯着眼睛

瞧他和邹良,良久,憋出一句,“不准赌博!”
    众人一脸佩服地看着沈夫子,这要书呆子到什么程度,关注的重点才会偏成这样?
    霖夜火这时候大概也明白自己的话被误会了,赶忙解释,“不是,我是报仇!之前

他脱的我……”
    邹良无力。
    展昭等人都挑着眉头看着他俩,那意思——哦?你俩是这么回事啊。
    萧良正和小四子下棋呢,无语地摇了摇头,“那只火鸡真是……”
    小四子则是心不在焉地摆着棋子,边捧着下巴瞧一旁的赵普,觉得可惜,“九九好

帅,可惜爹爹没看到。”
    “说起来。”萧良凑过去问,“师父和你爹下棋的话,谁会赢?”
    “他俩下过的。”小四子认真说,“九九赢的。”
    萧良张大了嘴,“真的?”
    “嗯,我告诉你但是你不好在爹爹面前提起,爹爹要炸毛的。”小四子神神秘秘说

,“因为九九说,爹爹是直肠子,下一步想怎么走,都写在脸上。”
    “阿嚏……”
    书阁二楼的窗户外边,正看咒符的公孙突然一个喷嚏,揉鼻子。
    天尊凑过去问,“咒符是真的么?”
    “嗯……真假先不说。”公孙一脸困惑,道,“这些咒符和玄宁大师茶禅房里的一

样啊!”
    天尊不解,“一样?”
    “这些旧了些,那些新,但是应该是一块板子印出来的。”公孙藏了几张在袖兜里

,刚想说去别处看看,却听天尊轻轻地“嘘”了一声。
    公孙微微一愣。
    天尊抱着胳膊瞧了瞧紧闭的窗户,道,“楼里有人。”
    ……
    原本以为下棋会耽误很多时间,但赵普没多少工夫就将众多学生都杀败了,沈夫子

一个劲擦汗,不跟赵普下棋,真是不能领会这位大元帅究竟有多少心眼,这一步十计

,步步陷阱的架势啊,难怪打起仗来战无不胜了。以前一直被赵普霸气的外表所蒙蔽

,以为他是个以勇取胜的将领,现在才明白,这位绝对是智勇双全。沈夫子暗暗心惊

,此人也幸好是生在太平盛世又没什么野心,否则必定能成为一代雄主。
    这边刚刚下完棋,那边正好白玉堂开始弹琴,五爷这一上手,听傻了整个书斋的人

    沈夫子摸着胡子跑过去细听,再想到白玉堂的字,再看看他白衣翩翩坐在古琴之前

的气度风华。
    众学生面面相觑,这老天爷真的好不公平。
    赵普边听琴,边准备收棋盘,就见前边坐下个人。
    赵普微微一愣,抬头看展昭。
    展昭眯着眼睛,对他轻轻扬了扬下巴,那意思——轮到我了。
    赵普好笑,“你都不考琴。”
    “是啊。”展昭点头。
    “然后呢?”赵普问。
    “很简单!”展昭道,“我赢你,然后我再赢了那耗子,再输给那边弹琴好过或者

只比白玉堂差一点的那个学生,那耗子就拿不到第一了!”
    赵普摸了摸下巴,“你这算向我挑战?”
    展昭拿起一颗白字,一挑眉,慢悠悠来了一句,“来吧,不用客气。”
    赵普心中了然,展昭动真格的了。
    赵普和展昭对弈。
    只是,赵普发现展昭放一颗棋子,看一眼那边弹琴的白玉堂。
    “你这样算一心二用?”赵普问。
    但是展昭不出声,似乎很认真。
    赵普回头看了看正在弹琴的白玉堂,心中微微一动,展昭该不会是想……
    想到这里,赵普笑了,觉得事情越来越有趣。
    白玉堂一曲弹完了,站起身,就看到展昭和赵普正杀得难解难分。
    自白玉堂弹完了琴之后,展昭就没再抬头看了,专心和赵普对战。
    而另一头,霖夜火突然站起来转身就跑,邹良在后头追,“你自己说的,裤子也脱

!”
    “我说你,我没说我!”霖夜火显然是输了想赖账,跑得贼快。
    沈夫子摇头,“都说了不准赌博!”
    众学生嘴角抽了抽,这位夫子真是……
    赵普和展昭下了接近一个时辰。
    其他人都不下了,全部围拢过来看这边的情况。
    最后,展昭和赵普下了个和局。
    赵普边收棋子,边问展昭,“之后呢?”
    展昭轻轻一拍赵普,“靠你了,下赢那耗子!”
    赵普无奈,“你家那位也不是好对付的,而且老子都快坐不住了,最多打个平手。

    “没事,我会让他分心的,你负责速战速决。”展昭坏坏一笑,“咱么来阴的。”
    说完,站了起来。
    赵普有些不解——来阴的?怎么让白玉堂分心?
    之后,轮到白玉堂和赵普下棋了,白玉堂刚坐下。
    赵普就看到展昭走向沈夫子。
    赵普突然明白了什么,无奈一笑,看了看白玉堂。
    白玉堂拿起棋子,见赵普看自己,就问,“你要不要先歇会儿喝口水?”
    赵普一挑眉,道,“不用,速战速决吧。”
    白玉堂看了看他,“你这是准备认输?”
    赵普干笑了两声,心说——你也是个老实的,你家那只猫比你腹黑一万倍。
    于是,赵普也拿起棋子和白玉堂对弈。
    只是刚刚下了几步,忽然就听学生群一阵骚动,随后,琴声起了……
    白玉堂本来认真和赵普下棋,但听了这琴音,微微一愣,竟然和刚才自己弹的一模

一样。
    在场学生也有些惊讶了,他们本来还陶醉在白玉堂的琴音之中,感慨这样的人物绝

对是独一无二。可现在的琴音,几乎要让众人以为白玉堂又弹了第二次,而看清楚谁

在弹之后,众人都不敢相信地张大了嘴。
    就见坐在桌边弹奏的正是展昭,原本上午的魔音灌耳,连姿势都不标准,一看就是

完全不会弹琴的人,可现在……他完美地重复着白玉堂的每一个动作,弹奏出来的每

一声琴音都是一模一样,甚至神态举止都一样。
    可展昭是什么时候学去的?他刚才分明在跟赵普下棋啊。
    沈夫子微微地摸了摸胡须,比起赵普的锋芒毕露、白玉堂的风采照人,展昭就像掩

在匣中的美玉,让不让人惊艳,只在于他愿不愿意打开匣子。沈夫子倒是也有些好奇

,是什么让这温吞水一样慢慢悠悠的年轻人,突然露出锋芒,全力以赴呢?
    白玉堂回头,看着展昭抚琴的样子……莫名觉得移不开视线,这猫难得如此认真…

    正走神,白玉堂放下棋子。
    “呀!”
    身边突然有人叫了一声。
    白玉堂回过神,就见小四子歪着头正看他呢,“白白别走神啊!走错了呀!”
    白玉堂看了看棋盘,自己果然走错了一步,棋子放在了该走的那一步旁边,原本的

好棋变成了臭棋。
    周围观棋的人倒是也能理解白玉堂的走神,刚才大家都走神了,因为展昭弹琴的确

出人意料。
    赵普坏坏一笑,可不跟白玉堂客气,痛下杀手。
    白玉堂无奈扶着额,回头,就见展昭边弹琴,边翘起嘴角,笑得像一只得逞的猫。
    白玉堂叹气——那猫竟然来阴的!
    最后,白玉堂琴艺第一,下棋却输给了赵普,当然了,主要原因还是五爷看猫看得

手一抖。
    而赵普棋艺除了和一局之外全胜,但是不会弹琴,因此放弃考试。
    展昭下棋和了赵普,弹琴和白玉堂并列第一,因为两首曲子完全一样,沈夫子也听

不出区别来。
    另外,展昭和白玉堂单独的棋局下了个和棋,于是……这次考试的第一名是——展

昭。
    太学众学生在受打击的同时,也对展昭刮目相看。
    开封府这一群人里,白玉堂也好、赵普也罢,包括公孙,甚至是小四子,优点缺点

都分明,只有展昭一个人很特别。乍一看他,无棱无角,温润润毫无特点,可就是这

样一个人,偏偏忽略不掉,年少成名而且还是那么大的名气,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今天,可是让这群才子好好见识了一下。
    之前也有人这样跟白玉堂说,“展昭这人吧,太平淡,没缺点也没优点。”
    白玉堂的回应除了一个森冷的目光之外,还有一句,“就是因为没缺点,所以才看

不出优点了。”
    “于是,看到黑影的未必是第一,所以说传说不准,对吧?”展昭学着小四子常用

的动作一拍手,“如果考第一就有小鬼来找,那猫爷今晚能抓鬼了。”
    看着展昭给自己的笑脸,白玉堂再一次确定,他家的猫,一根杂毛都没有,纯黑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