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冷如君

相濡以沫 却厌倦到终老 相忘于江湖 却怀念到哭泣

 
 
 

日志

 
 

龙图案卷集 294  

2013-11-01 10:57: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294章 晚间活动


    包夫人,董氏,名门千金,也是庐州府知名的才女,不过,作为开封府尹的夫人,董氏相当的低调。她不太喜欢开封的生活,所以一直居住在庐州老家,教导包延长大成人。
    虽说董氏与包大人聚少离多,但是两人感情深厚。
    从包延的行为气度和品行上,众人都能看出这位包夫人,做娘做得还是很成功的,只不过……
    众人都歪着头瞧着包夫人,在心里感慨了一百遍“美女啊!”之后,又一起回头瞧包大人,最后总结——毫无夫妻相!
    当然了,其实包大人五官还是非常之端正的,只是太黑了,一白遮三丑,同理一黑就遮三美,包大人黑得美丑都快看不见了。
    小四子捧着脸喊了出来,“哇!小包子的媳妇好漂酿!”
    包夫人就对小四子一笑,笑得小四子再一次捧脸——超级漂酿!有气质!
    赵普无奈捏了捏小四子滚滚的腮帮子,那意思——你才屁点大,知道什么气质。
    小四子仰着脸瞧赵普,像是问——没有气质么?
    赵普嘴角抽了半天,摸下巴——的确是有气质!
    包延一见娘来了,赶紧跑上前,往他娘身边一跪,双手扒着他娘膝头就问,“娘你怎么来了?”
    众人又一挑眉——小刺猬瞬间边萌兔了!好乖顺。
    包夫人伸手轻轻摸了摸包延的头,将他拉起来,自己也起身,给进来的诸位浅浅一礼。
    还愣在门口的众人赶紧还礼。
    包大人也走了进来,看到包夫人显然也有些吃惊,“夫人怎么来了?”
    包夫人先看了一看包大人,随后浅笑着道,“哦,我有些想念延儿。”
    包大人微微地一愣。
    包延和包夫人母子情深这点包拯是知道的,不过他俩平时总有书信来往,而且包夫人如果真的思念包延,大可以叫他回去一趟,没理由自己亲自走一趟啊,而且……
    包大人看着包夫人随身的两个丫鬟抱着几个包袱跑进来,笑眯眯跟着包兴去包大人的卧房,就有些纳闷——夫人像是打算长住啊。
    “你们谈着,我先去休息一下。”包夫人跟众人告辞,包大人让展昭等人先吃饭,吃晚饭再谈,自己就送夫人回房,看着很是体贴。
    等人走了,庞煜一把拽住包延,“那个真是你娘啊?你爹是怎么骗到她的?有空要跟大人谈一谈人生!”
    包延白了他一眼,“什么骗啊!他俩是两情相悦,而且还是我娘先爱慕我爹!”
    众人张大了嘴。
    庞煜皱眉,“你娘什么都好就是眼神不好,果然人无完人……“
    话没说完,包延蹦起来揍他。
    “哎呀,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老包有两把刷子。”庞太师摸着下巴点头,“难怪不纳妾了啊……敢情夫人这么好看。”
    八王爷也点头,两人略做了一会儿,就先进宫去了。
    包延见众人都夸奖他娘的外貌,眯着眼睛似乎很不满,“我娘不止好看!她还很聪明呢!”
    “这个我相信啊!”庞煜点头,“看着就很聪明的感觉。”
    “不过奇怪。”包延摸着下巴琢磨,“我娘最怕麻烦了,怎么大老远跑来了?”
    ……
    包大人也有同样疑惑,等夫妻二人到了房中独处之时,包大人就问,“夫人……”
    包夫人点点头,知道自家夫君想问什么,就低声道,“老爷可还记得你那同窗屈仲远?”
    包夫人一句话,说得包拯有些怔愣。
    屈仲远的案子刚刚发生没多久,而且相当保密,连皇城之中都没几个人知道,他远在千里之外的夫人是怎么知道的?包延写信去告诉她的?那也不可能啊,赶不上……
    包大人点了点头。问董氏,“夫人为何提起仲远?”
    “是这样……老爷记得他青梅竹马的表妹,唐姑娘的吧?”包夫人问,“就是二十多年前过世那位。”
    包大人点头,“记得。”
    董氏又知书达理,且十分有见识才学,包拯对她除了爱护之外还十分尊重,两人有商有量相处了这么多年,包大人当年经历的事情包夫人都知道。当年屈仲远失踪之后,又适逢鬼面人作怪,包大人着实不开心了一阵子,连读书都无法集中精神,多亏了同当时还没过门的董氏书信来往,诉说心中苦闷,董氏一直开解鼓励,他才熬过最后的殿试高中状元,成就了如今的开封府尹。
    包大人看着董氏,心中隐约觉得,可能夫人并不知道开封又出现了鬼面人,而是家乡那边出了事,还是跟屈仲远和唐姑娘有关系。
    “前几天下雨,好多人家的坟都被淹。”包夫人接着说,“水退了之后,我带着云儿和霞儿去看看祖坟有没有浸水……就见好多人家都在修缮粉底。我本想找几个工人检查一下我爹的坟,这么巧,听到他们在说一件怪事。”
    包大人皱眉,“他们说什么?”
    “唐姑娘的坟里只有一口空棺材,没有尸体!”董氏皱显得也有些忧心,“唐姑娘的坟据说整个塌了,因为唐家人早就迁走了,所以这次是以前相熟的街坊合力出钱让人修缮。工人们挖开塌掉的坟之后发现棺材板裂开了,想换一块,撬开棺材却发现里头竟然是空的!”
    “空棺?”包大人双眉深锁,如果棺材里没人,那唐姑娘究竟死没死!屈仲远又知不知情,如果不知情……那他岂不是冤死了?!
    “我特地带着霞儿和云儿去看了,棺材的确是空的!而且是没人用过那种,也不像是盗尸。”董氏认真说,“另外,坟边杂草丛生,似乎从来没人打理过。我特地让人去打听了一下,结果发现唐家的人这么多年,竟没来上过一次坟!”
    “的确是可疑!”包大人陷入某种沉思。
    “我觉得事情蹊跷,正好又想见见开封府的人,所以就来了。”包夫人微微一笑。
    包大人倒是一愣,不解,“你来见开封府的谁?”
    “延儿的信每次都跟书稿那么长,一会儿是江湖豪侠、一会儿又武林至尊、那真是惊心动魄的,看得我都有些心动了,真没想到他出了一趟庐州,竟然这么长见识。”
    “哦……”包大人也笑了,笑得还难得有些憨厚,幸好没其他人看到。
    包大人抓了抓头,“夫人可常住一段时间,开封府的确是有意思,也热闹。”
    “我自然要长住,你可别忘了,等过了这个冬天就春试了,春试之后如果一切顺利,延儿要入太学读书的,你那么忙,我好留着照顾他,还要督促他念书。”
    包大人忍笑,心说包延的快活日子看来是到头了,他娘来管着他了。
    “啊……阿嚏……”
    别院里,包延忽然仰脸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小包福颠颠地跑了出来,边跑边说,“少爷你完蛋了,夫人说来看着你念书!”
    “啊?!”包延一惊。
    “你也该收收心念书了。”一旁,庞煜还挺像那么回事地督促包延,“过阵子春试了!考不过你就惨了!”
    包延一愣,瞬间紧张了起来。
    众人正讨论明日去太学要带的东西,白福带着几个丫鬟下人跑了进来,手里拿着好几大食盒。
    “好香!”众人异口同声。
    白府将从太白居买来的极品佛跳墙拿出来,原来刚才白玉堂吩咐他了,买来到这儿吃吧,省得拉大队人马出去,折腾到半夜耽误工夫,还好多事情要做。
    于是,众人团团围坐,准备品尝一下太白居新厨子的手艺。
    展昭抱着一罐子,吃了一口就点头,“赞!”
    众人都点头,这厨子的确好本事!
    唯独庞煜,吃了两口,皱着眉歪着头看罐子,“咦”了一声。
    之后又吃了两口,随后挠头,“奇怪啊!”
    包延见他忙的慌,就问,“怎么了?不好吃啊?”
    “不是!这味道好熟悉!”庞煜一脸茫然,“和我以前在昊天楼吃到的那个几乎一模一样啊!”
    “确定?”众人都问他。
    “嗯!”庞煜点头,“那个味道很特别我记得的!那厨子用的香料别的地方吃不着。
    “会不会那个厨子就是原来昊天楼请过去的?”展昭问。
    赵普让赭影去打探了一下,赭影回来说,“不太可能,太白居新请的厨子相当年轻,听说是外乡人,到开封想见识天下厨艺。他到太白居吃了一顿饭,将太白居的厨子批得一文不值,最后太白居掌柜的让他做一桌来试试。他就做了一桌子酒席,将伙计和老板都吃哭了,于是掌柜的将他留下做了大厨。”
    “哦?!此等人才需要结交!”展昭一听双眼就亮了。
    只是还没等他激动起来,一旁白玉堂就将他按下去,那意思——猫儿!矜持!
    展昭嘴角抽了抽,瞟着白玉堂,那意思——猫爷要什么矜持?!
    白玉堂有些不爽,这猫……一个好厨子就能把他拐了。
    众人吃了晚饭之后,公孙跑去验尸,其他人又遇到了一件挠头的事情——明日要去太学了!得收拾一下东西,起码文房四宝每个、人要准备一套吧?
    幸好白福比较机灵,跑去买了大量的笔墨纸砚。
    小四子站在凳子上挑着毛笔,顺便帮小良子也挑一支顺手的。
    白玉堂和展昭边等公孙的验尸结果,边无奈挑着纸笔。
    天尊兴匆匆从房间里跑出来,手上捧着一个盒子,笑眯眯说,“终于有机会用了!”
    白玉堂有些不解,凑过去看了一眼,就见是之前给天尊凑齐的,当年李世民用过的文房四宝。
    “哇!”庞煜赞叹,“天尊,这个好东西啊!”
    天尊点头。
    白玉堂不解,“给我用?”
    天尊藏起来,“我自己用的。”
    白玉堂看了他一会儿,随后扶额,“你不是也想去吧……”
    “当然要去!”天尊乐呵呵,“可惜殷候老鬼不在,不然也拉他去,看他背书就好玩了,最好再被夫子罚站!“
    众人都替天尊捏把汗,那意思——怎么看被罚站的那个也是你的可能性较大。
    展昭捧着个砚台,试探着问,“怎么还要罚站的?”
    “那是!”包延点头,“学堂里都要罚站的,说不定还要打手心。”
    展昭张大嘴,“那可以还手么?”
    众人都鄙视地看他。
    赵普无奈摇头,“那几个老头子以前都教过老子,一个两个脾气耿直又不好对付,总之是麻烦!”
    展昭和白玉堂默默地对视一眼,其他人倒还好,他俩可是江湖人,万一传出去在太学念书被罚站,那以后还混不混了?
    “小王爷。”
    这时,紫影跑了进来,拿给小四子一个罐子,问,“这个可以么?”
    小四子捧着看了看,点头,“嗯!”
    众人看了一眼罐子里的东西,吓得一哆嗦,就见里头一个骷髅头,浸在不知道什么药水里。
    “槿儿!”萧良一惊,“这什么啊?”
    “爹爹要用的。”小四子笑眯眯,“爹爹明天不是要去太学上课么?这个是上课的时候要用的。”
    众人张大了嘴,“你爹准备给他们上什么课?”
    “学医术是这样的,要晓得人的构造,先从骨头开始啦……”说着,小四子问紫影,“有眼珠子没有……噗。”
    小四子话没说完,罐子被赵普抢走了,顺便按住他脑袋搓啊搓,“嫑学你爹做些吓人的事!”
    小四子撅着嘴揉脑袋——他爹爹是他偶像来的!怎么可能不学!
    众人瞬间从为明天要去上课的自己担心,转变成了为明天要听公孙上课的那些太学书呆子们担心……公孙明天捧着人头出来会不会吓晕几个?
    “少爷。”
    众人正讨论,院子外面,庞福跑了进来,“少爷少爷!”
    庞煜皱眉,“干嘛一惊一乍的!”
    “我让人打听过了。”庞福跑进来之后,跟庞煜说,“嫣凤儿一年前死了!”
    “什么?!”庞煜一蹦三尺高,“怎么会?!”
    “说是用一根碧玉簪扎透自己喉咙自杀的!”庞福边说边摇头,“据说她爱上了一个权贵,被那权贵家里的正室知道了,给逼死的。”
    “那个嫣凤儿不是昊天楼的头牌么?”白玉堂有些不解,“按照你们说的,昊天楼是王峰的地盘,王峰背景那么硬,谁能逼死他手下的人?”
    众人听完之后,面面相觑,都觉得是有些奇怪。
    “除非……”展昭微微一挑眉,看了看众人。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有了同一个想法。
    包延胳膊碰了碰庞煜,小声问,“会不会嫣凤儿喜欢的是王峰本人?”
    “不是吧……”庞煜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王峰的年纪可以做她爹了!”
    众人都斜着眼睛看庞煜,那意思……你爹也能做你小妈的爹啊。
    庞煜挠头。
    众人又下意识地看赵普。
    赵普皱个眉,摇了摇头,“不可能。”
    白玉堂问他,“怎么说?”
    “我姐夫平日有没有寻花问柳我是不清楚,不过他对我皇姐极尊重。”赵普道,“而且我皇姐什么身份,又一把年纪了,跟个小窑姐争风吃醋岂不是叫人笑话?!”
    众人想想倒也是。
    “你说她是用碧玉簪自尽的?”展昭将那个装着簪子的匣子拿了出来,问庞福,“你有没有问那簪子现在在哪儿?”
    庞福神神秘秘地说,“据说……簪子本来插在她发髻里的,但是下葬的时候发现,簪子已经不见了!”
    展昭又打开那个匣子,拿出那支碧玉簪仔细研究了起来——簪子完好无损。
    “就是这簪子么?”庞煜凑过来看。
    “看着好脆的感觉。”包延想象了一下,觉得这下手得多狠啊,一个姑娘,要自尽上吊服毒什么的,比用簪子自残容易多了吧?!
    “一个柔弱女子,能用这簪子刺穿自己的脖颈?”白玉堂突然说了一句。
    众人也都皱眉——案子越来越复杂,这簪子莫名其妙出现在了苦悲寺,似乎是引导众人去调查昊天楼,如今又查到了嫣凤儿的死。这么巧,嫣凤儿以前又何庞煜关系甚好……庞煜又是被追杀的对象,其中有何关联?
    “嫣凤儿的尸体葬在哪儿?”展昭忽然很感兴趣地问庞福。
    庞福机灵着呢,就料到展昭等人可能想验尸,于是说,“我打听过了,应该是在青竹山的山脚下。”
    展昭一笑,站起来,拽白玉堂雪白的一袖子。
    白玉堂警惕地看着他,“猫儿,你想干嘛?”
    “月黑风高当然刨坟掘墓啦,明天就关进去读书了,今晚当然好好活动下!”展昭笑眯眯,顺便揉揉肚子,“吃了一肚子好东西也应该运动下。”
    白玉堂一想到大半夜挖坟,青竹山附近又脏不拉几的就倒胃口,再想到刚吃了东西,就有些犯恶心。
    展昭笑眯眯抱着白玉堂的胳膊,将人拉走了。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觉得挺有趣,小四子跑进仵作房就说,“爹爹,猫猫白白他们说要去挖坟!”
    公孙扔了手里的竹刀就飞奔出来了,“我也去!”
    ……
    于是,吃饱了有些撑的一群人兴致勃勃出门,白玉堂无奈叹气——是去挖坟又不是去踏青,这群人真是不可理喻!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